第八十二章 故事

穆十四娘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穆十四娘是意已阑珊的经典作品。穆十七娘怎么也没想起,快活容易逃脱了将她视作‘工具人’穆府,又遇恩人洛玉瑯后,诚心诚意地想知恩图报,恩人却一门心思想将她藏出来。随后哄着她改名换姓,又托词帮她弄户牒,未署名洛府施氏,还睁着眼说瞎话:“是以我府上的名义办的,因为姓洛,施氏是他们随便取的名字。”从来不没有没见过户牒的十七娘就这样被他骗了还对他涌泉相报。一直到恩人终于等到对她露着了狼尾巴,她才省悟,洛玉瑯索要的报酬从来不都也不是钱财,不是要将她吃干抹净!由恩人变为大灰狼的洛玉瑯一脸无辜:“谁让你一双眸眼那样勾人,我也是受害者快活好?”穆十七娘:“还不快去抱孩子喂奶时。”穆十四娘仓皇间看到了远处那赤色的红崖山,山顶上耸立着一块突起的岩石。身后的人声传入她的耳中就像野兽在狂叫,连带着从她身旁滑过的树枝都成了帮凶。她用尽全力穿行在山林间,顾不得抹去脸上的泥浆,努力提着因为沾了泥浆而变得厚重的裙衫,深一脚浅一脚地山下跑去。。爬上红崖山顶,去迎接他们的是晚霞满天和一轮落日。洛诚他们飞散在红崖周围,青荷和纯笙一左一右静立在崖下。洛玉瑯摇摇头望着穆十七娘倔犟地爬上红崖后,与她一起望着满天浸了红色的云霞,“还记得我我们在船上看见的落日吗?”穆十七娘轻念:“日晚菱歌喉,风烟满洛诚他们四散在红崖周围,青荷和纯笙一左一右静立在崖下。。...

穆十四娘小说-第八十二章 故事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穆十四娘》在线阅读

爬上红崖山顶,迎接他们的是晚霞满天和一轮落日。

洛诚他们四散在红崖周围,青荷和纯笙一左一右静立在崖下。

洛玉瑯摇头看着穆十四娘倔强地爬上红崖后,与她一同望着满天浸了红色的云霞,“还记得我们在船上看到的落日吗?”

穆十四娘轻念:“日晚菱歌唱,风烟满夕阳。这句映这景倒是极为合适。”

洛玉瑯学着她的腔调,“几百黄昏声称海,此刻红阳可人心。”念完还重复了句,“可人心。”

“你不是说这诗太过颓废了吗?不如你这首有朝气。”穆十四娘回怼他。

换来洛玉瑯轻笑不断,“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觉得这两首诗都极好,我吹首曲子给你听。”

也不断穆十四娘反应如何,从腰间抽出一根竹笛,悠扬地吹了起来,与前次听到两首曲子都不相同,是穆十四娘从未听过的新曲。

穆十四娘转身,专注吹笛的洛玉瑯,长身玉立,上下皆是鲜红的衣衫,脸上也因为霞光的映射沾了红色,显得非常不真实,仿佛真是快要羽化成仙之人,吹着临别一曲。

因为笛声,寂静的山林也活动起来,带起了山风,摇动了枝叶。

不止穆十四娘,所有人都听痴了,在青荷眼中,红崖之上的公子和姑娘,一红一绿,衣袂翻飞,宛如天下飘落的仙人,偶尔在此驻足。

洛玉瑯一曲终了,喃喃说道:“听到了吗?我今日极高兴,从未有过的高兴。”

穆十四娘依稀听到,好奇地看着他,见他并未解释,决定不要多问。

之后,洛玉瑯一直静静望着远处,不知是在看山,还是在看云。

穆十四娘也随他静静地站着,直到红日偏西,终于不见,带走了最后一丝光亮。

洛玉瑯转身,趁黑牵起她的手,“站累了吧?去那边坐。”

其实这地方他们十分熟悉,也不是他们第一次在这里过夜。

等四周终于安静下来,连小兽的声音都不再,一直沉默的洛玉瑯才问她,“累吗?”

穆十四娘轻轻摇头,她也极喜欢这里,站在这里,仿佛俗世一切的烦恼都不再有,世间也唯有他们二人而已。

“我讲个故事给你听,你想听吗?”洛玉瑯声音极轻,却字字入耳。

穆十四娘点头。

“红崖山的传说你听过吗?”洛玉瑯偏头看她。

“听过一些,十一娘当初就是直奔这里而来,只是在半路上就被拦下来了。”听她这样说,洛玉瑯又问了句,“你信吗?”

穆十四娘本想说不相信,可望着火把映射下,洛玉瑯那璀璨的眼眸,她开不了口。

“我知道,你是不会信的,我也不信。可偏有人信,还坚信无疑。”洛玉瑯幽然说道。

“谁不想忘却烦恼,无忧无虑的重新来过。尤其是当过往痛苦不堪时,抛却这一切,换一个美好的未来,肉身又算得了什么?”穆十四娘虽然不信,但她当日爬上红崖时,有那么一刻,确实也曾想过,如果下场凄惨,不如跳下去落个干净。

洛玉瑯盯着她看了许久,“难道不是活着才能有将来吗?”

“要是这个将来不值得再等,就不算是真的将来。”夜色中,所有的话没了遮掩,穆十四娘也没了白日里的顾忌。

洛玉瑯下意识想要回避,“讲岔了,说好要讲故事给你听的。”

穆十四娘大胆地注视着他的脸,流露出已经做好准备的表情。

洛玉瑯难得地没有打趣她,转头望着幽黑的夜空,“十五年前,有人信了传说,千方百计来了这里,纵身一跃,抛却了所有的烦恼。留给牵挂她的人,永远难以消磨的痛苦和思念。”

“她有没有获得解脱,无人知晓。但我很难过,却是真的。”洛玉瑯看着穆十四娘,眼眸中有了湿意,“她是我的母亲,我的亲生母亲。”

穆十四娘眼神中的惊愕让洛玉瑯会心一笑,“现在有没有觉得我俩挺般配的?”

“说故事就说故事,扯这些做什么?”穆十四娘觉得脸上有些发烫,平时洛玉瑯也没少说这样的话,可都没有今晚让她这样心悸。

“是啊,接着讲故事。她也是庶女,是景家的庶女。为了家族的利益,不见天日地生了我。或许这种经历太过痛苦,生不如死。她也逃了,却不是赴生,而是赴死。”

“我得知后,生了一场大病。之后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在这待上一晚。算是尽孝,也算是陪她渡过人生最后一个夜晚的孤苦。”

“你说,她能知道吗?”洛玉瑯幽幽地声音在夜色中传来。

穆十四娘转头,对上映着火苗的眸眼,“万物皆有灵,她应该知道吧。”

洛玉瑯抓住她的手,对着红崖上的虚空,轻声问道:“母亲,看到了吗?我比你有幸,我抓住了自己的幸福。”

穆十四娘下意识地看他,依旧对上了他的眸眼,其中满溢的赤诚,“你是母亲送给我的,当时我没想明白,过后我想明白了,你必定与她十分相像,我不会让你离开的。”

穆十四娘懵了,这是把她当母亲的替身了,这是有什么状况?

“你现在不理解我不怪你,你只需记住,乖乖在我身边,所有的交给我处理。”洛玉瑯有些无力地靠着小树。“乏了吗?”

穆十四娘心说,刚听了这样的故事,要多没心没肺的人才睡得着啊?

“娘亲常说,世上万般苦,自有万人受。看来这话不假,这人世的苦,无人躲得过。”穆十四娘感叹着。

“我偏不信,八岁那年,人人都说我躲不过。这都多少年了,我不依旧活得好好的。”洛玉瑯不服气地捏了捏她的手,“我偏不信。”

穆十四娘感觉到了,点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当家的年少有为,必是有后福的。”

洛玉瑯轻笑,“既然做了你的当家人,当然要好好活着,将来拖儿带女来给母亲看。”

穆十四娘脸上再一次燥热了,挣了几次也没挣脱手,只得任由他轻笑不断,继续牵着。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