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殿下的身份不要了

团宠大佬带着小奶包征服全星际!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团宠大佬带着小奶包征服全星际!是门楣喜的经典作品。沐夭夭出身贫寒贫民窟,家里穷的冒气,被人冤被捕入狱后,在狱中遭受欺凌。而这一切,穷和孱弱是原罪!因为,当她意外救了一位超级有钱的人无权的帅哥时,她切记名份,只要你钱!跟帅哥银货银货两讫后,她意外发现自己肚子里居然多了一个金手指,还没出生于就了拥用了五种异能。便,儿子成了她的靠山!被恶霸欺门,小奶包:“妈妈,站远点儿,小心溅你一脸血!”被色狼想调戏,小奶包:“妈妈,你是想他的眼珠子呢但是想他的一双手?”被亲爹找登门时,小奶包:“一挑五吗?谁赢了,妈妈是谁的!”萧云锦直接拎起儿子的后衣领将他丢出了门外,接着房门一关,将沐夭夭被称作老大的女人名叫林月珊,也才二十出头,她扫了一眼缩在角落里的女孩儿,直接眼色一使,旁边的小跟班便立即将女孩儿又围了起来。。“我是为她好啊!”沐母并不会觉得自己的想法有错,还理直气壮地回道。“她这张脸,仔细一看是个引祸的!她若娶一个普普通通人,能护她周详吗?”沐云生但是也会觉得妹妹长得好看,可他并不征得母亲的谬论。“苏苏这么很厉害,她自己能保护好自己!”“反正了,她若给人“她这张脸,一看就是个招祸的!她若嫁给一个普通人,能护她周全吗?”。...

团宠大佬带着小奶包征服全星际!小说-第22章 殿下的身份不要了全文阅读

“我也是为她好啊!”

沐母并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错,还理直气壮地回道。

“她这张脸,一看就是个招祸的!她若嫁给一个普通人,能护她周全吗?”

沐云生虽然也觉得妹妹长得漂亮,可他并不同意母亲的谬论。

“夭夭这么厉害,她自己能保护自己!”

“再说了,她若给人做小,那一辈子就得被正房压一头,若争宠,正房能饶得了她?若不争,那冷清日子跟个寡妇又有何区别!”

沐母一急之下说出了心里话。

“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和云开好吗!”

“她若攀了高枝,不仅她会过得好,你跟云开的将来也定不会差!”

沐云生是真的生气了:“母亲,你怎么能这么想呢!”

沐母没好气地回道。

“我这么想有错吗?盼子成龙,望女成凤,谁不想自己的儿女有个好一点儿的未来啊!”

“再说了,她做妹妹的,若是有能力的话,拉扯一下自己的兄长也是应该的!”

沐云生:“母亲!”

沐夭夭本来很饿,一听母亲的话瞬间没了胃口。

“我累了,先回屋休息了。”

回到房间,沐夭夭简单洗漱了一下便上了床。

“宝贝~”

沐夭夭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叫了两声,可小宝贝没反应。

“睡吧,多睡觉才长得快。”

.

当天晚上,张龙便派人回了趟上都,跟主人复命去了。

“我们在路上遇袭了,对方有二十多人,像是被人养的死士,最后都服毒自杀了,这是从他们身上搜到的。”

从护卫手里接过一块铁牌,萧云锦看了眼上面的图案,微微皱眉。

本以为那帮人跟沐鸣淮有关,可是这铁牌,他见过一次,在父亲的心腹那里见过一次。

“这次遇袭,我们的人受了很严重的伤,幸亏……”

萧云锦打断了他:“沐夭夭受伤了吗?”

护卫:“沐小姐有治疗术,即便有伤应该也恢复了。”

萧云锦眉头一皱:“治疗术?”

护卫:“这次多亏了沐小姐,要不然我们可能就没命回来见殿下了。”

萧云锦想的却是,她的异能恢复了?

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被她打掉了?

萧云锦突然有些生气,也不知道是在生谁的气。

在屋内走了几圈后,他便拿着那块牌子直接去了乾坤殿。

“殿下,国主已经休息了!”

萧云锦被父亲的护卫拦在了殿外。

“我有急事要见他!”

护卫:“容我进去通传。”

几分钟后,萧云锦被请进了殿内。

萧文昱披着一件外套便从寝室里走了出来,往椅子上一坐,然后表情严肃道。

“你最好有十万火急的事儿禀报!”

萧云锦走上前,直接将手里的牌子递给了萧文昱。

“从一群死士身上搜来的!”

萧文昱垂眸看了眼,然后将牌子往桌上一丢,朝儿子冷声道。

“就为了这事儿?”

萧云锦却怒不可遏道:“是你派人去杀她的对吗!”

萧文昱面色一冷,哼道。

“你母亲说,你最近被一个下等贫民迷的晕头转向的,我还不信,看来是真的了!”

“一个女人而已,值得你大半夜不睡觉,跑来对你父亲这么兴师问罪吗!”

.

萧云锦瞪着萧文昱看了许久,瞪的眼睛都开始变得酸涩了才出声。

“不管她身份如何,那都是一条人命!”

“更何况,她又没做错什么,你即便身为星元国主,也无权要她的命!”

萧文昱却冷笑一声,回道。

“没做错什么?”

“因为她,你跟苏家两兄弟结了仇;因为她,你跟江家又结了梁子!”

“再过两年就要重新选举新国主了,你得罪他们,不就相当于是将一部分势力往外推吗?”

“现在,江家想要她的命,我派人出手也只是想做个顺水人情,你要记住,当我们还没有强大到让所有人都忌惮时,这些贵族你就必须得想办法笼络!”

萧云锦闻言只觉一阵心寒。

眼前的父亲仿佛已经变得跟自己记忆中的父亲不太一样了。

为了坐稳这个位置,他竟然会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

萧云锦:“一定要杀她?”

萧文昱:“她必须死。”

萧云锦盯着父亲,一字一顿道。

“想杀她!那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见儿子转身欲走,萧文昱直接一掌拍向了旁边的桌子,桌子应声裂成了几块。

“站住!”

“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都学会威胁你老子了!”

“想护着她是吗?可以!只要你敢踏出紫宸宫半步,你以后便不再是我萧文昱的儿子!”

“是走,是留,你自己选!”

萧云锦紧握拳头,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怒气。

他往前走了两步,然后突然转过了身,就在萧文昱以为他终于想通了的时候,却见儿子跪在地上朝他磕了三个头。

“儿子不孝!”

磕完头后便转身大步离去了。

“锦儿!锦儿!”

听到动静儿的褚湘湘连忙跑了出来,一直追到了门口,可儿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月色之中。

“有话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说啊!”

褚湘湘回头看向萧文昱,埋怨出声。

“锦儿脾气本就执拗,得需要耐心劝说,你激他只会适得其反!”

萧文昱却朝褚湘湘高声训斥道。

“还不都是你把他给惯坏了!”

“他今年也十八了,不是八岁、十岁!”

“峥儿像他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订婚了,可他呢?就只知道跟我们作对!”

“现在竟然因为一个下等贫民连他殿下的身份都不要了!”

“没有了我们的庇护,我看他到外面还怎么嚣张!你也不要管他!吃了苦受了罪,他就知道他今天的选择到底有多可笑了!”

.

萧云锦什么东西都没拿便直接离开了紫宸宫。

就连他身边的护卫也被萧文昱下令不准再跟着他了,但他的‘左右护法’最终还是追了出来,决定跟他共进退。

待萧云锦他们骑马赶到柳村的时候,沐夭夭正在房间里吃夜宵。

她是在梦中被饿醒的。

萧云锦推门进来时看到的就是一副她正举着鸡腿大快朵颐的模样。

“你恢复异能了?”

萧云锦往凳子上一坐,婢女立刻给他上了副碗筷。

沐夭夭看了眼萧云锦,实在搞不懂他为什么大半夜地来这里,都不困的吗?

“嗯,恢复了一些。”

萧云锦视线下移,结果桌子挡住了沐夭夭的肚子。

“孩子……没了?”

沐夭夭为了扮可怜,便随口胡诌道。

“嗯,沐鸣淮派来的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我的肚子哪里能承受得住他们一掌!”

“不过,也幸好打掉了,要不然我们十几条人命怕是根本就见不到今天的太阳了!”

萧云锦愧疚顿生:“对不起。”

那帮人不是沐鸣淮派来的,而是他的父亲!

话已到了嘴边,可他却怎么也张不开这个口告诉她实情!

沐夭夭一边啃着鸡腿一边笑着,丝毫不注意自己的形象。

“干嘛突然跟我说对不起?你派那么多人保护我,我应该感谢你才是!”

萧云锦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从怀里掏出几张星元票子,直接放到了沐夭夭的面前。

沐夭夭放下鸡腿,用湿帕子擦了擦手上的油,拿起票子数了数,一共二十张,每张面额五十万。

“一千万啊?干嘛给我这么多钱?”

萧云锦别扭道:“这阵子,你先待在这边好好养养身体,想吃什么直接告诉厨子。”

沐夭夭愣了半晌,终于反应了过来,原来这个男人是在对她失去孩子这件事儿进行补偿。

可她肚子里的小家伙好好的呀。

让她怎么好意思拿他这些钱啊。

可到手的钱,她又不想还回去。

怎么办啊?

嗯,就当是给她和小家伙的营养费吧!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