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顾神医,我得了相思病11

宿主她在每个位面都美炸了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宿主她在每个位面都美炸了是檐上覆雪的经典作品。顾槿和一个名为魂祭的系统做了一次交易—只要游历这些小世界就能获得一次逆转乾坤的机会。骄纵小侯爷VS腹黑顾神医:在世人面前叱咤风云的傅小侯爷乖顺的靠在了顾槿肩头撒娇:“顾大神医,我好像得了相思病,你能不能给我看看?”外冷内热丧尸王VS娇气纯真小公主:丧尸王收起他平日里凶狠、喜怒无常的模样,轻轻的抚着顾槿的脸:“阿槿,你别怕我,我保你一世平安。”护短总裁VS温柔舞者:陆大总裁轻轻的扣着顾槿的腰肢,温柔缱绻道:“小槿,谁欺负你,我为你出头,你别离开我……”穿越数个位面,他一直追随着顾槿。【快穿 多世界 1v1】原主是孤儿,自小被碧扬峰上的掌门—第一名医白礼给收养并且传授武功和医术。。“小姐,顾允公子派人来报信来了。”茯苓一脸神秘的的把刚顾允的手下给他的纸条递过来了顾槿。顾允?顾槿递过来纸条,继而从门口步入了屋内。她轻轻地全面展开纸条:「阿槿,当心傅夜,他的身份不简单的。」顾槿一怔,随即疾步走到桌旁,将纸条直接点燃。迅速,纸条就化成了一团茯苓一脸神秘的把刚刚顾允的手下给他的纸条递给了顾槿。。...

宿主她在每个位面都美炸了小说-第11章 顾神医,我得了相思病11全文阅读

“小姐,顾允公子派人送信来了。”

茯苓一脸神秘的把刚刚顾允的手下给他的纸条递给了顾槿。

顾允?

顾槿接过纸条,而后从门口走入了屋内。

她轻轻展开纸条:

「阿槿,小心傅夜,他的身份不简单。」

顾槿一怔,随后快步走到桌旁,将纸条点燃。

很快,纸条就化作了一团灰烬。

茯苓看着顾槿顺畅的做完一系列动作,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小姐,顾允公子他......”

“师兄他让我在皇宫中多加小心,别被骗了。”

顾槿轻描淡写的扯了个谎。

茯苓虽说有些狐疑不决,但她看着顾槿一脸信誓旦旦的表情,还是相信了顾槿。

顾槿看着茯苓离开,而后松了口气。

......

一连数日,每当顾槿在清早给太后施针的时候,傅夜总会前来。

太后倒是真心的从心里觉得好笑。

不过随着接触的愈来愈深,太后和秦嬷嬷发现—

顾槿这丫头不骄不躁、做事细心,确实是有其他人不及之处。

傅夜和顾槿的交流简单而粗暴。

傅夜总会借着复查的机会在顾槿所住的偏殿里呆上一会儿,直至顾槿赶他走。

而顾槿发现—

今日,傅夜竟然破天荒的没有来看望太后。

顾槿在施针的时候不急不缓的提了一嘴:“娘娘,今日傅小侯爷没有来吗?”

太后凤眸一抬,打量着顾槿依旧一副波澜不惊、好似与自己无关的模样,叹气道:“阿夜被皇上安排前往武林郡赈灾了,恐怕要过个几日才能归来。”

“原来如此。”顾槿点点头,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她的眸底却微微一动。

“阿槿。”在顾槿施完针,提起药箱正准备要走的时候,太后突然叫住了她。

“娘娘?”顾槿放下药箱,又折返回来,她坐在太后的床榻边,“娘娘可是又有哪里不舒服了???”

“哀家一切都好。”太后眼含笑意的看着顾槿,“阿槿......你今年多大了?”

“十六了。”顾槿顺畅的回答着。

“这么大了......”太后满意了许多,“那......阿槿可有心上人啊?”

顾槿的脸微微泛红:“娘娘,阿槿十六年来,没见过几个除了病人之外的男子,更别提是心上人了。”

她娇嗔道。

“如此......”太后眸中闪过一道精明的光—这说明:阿夜还有机会!!!

太后笑道:“阿槿你先回去吧,好好休息休息。”

顾槿也不敢多说话,她提起药箱就离开了。

......

顾槿站在窗前。

「宿主!宿主!」

魂祭不知是因为什么,又开始在顾槿的神识世界之中蹦跶。

「嗯?」顾槿略有些不耐。

「刚刚顾允写的信中提到的傅夜背后不一般的势力,您就不好奇吗?」

「顾允?我那个便宜师兄?他叫我小心傅夜,便是让我不要去得罪他,只要安守本分就好,免得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

顾槿冷哼一声道。

「可......宿主,您难道就不想知道傅夜来找你治病时候的累累伤痕是谁做的吗?」

魂祭努力调动自己所有感情来劝慰顾槿。

顾槿没有说话,她直直地盯着窗外停在一棵大树上的一只鸟。

忽而,那鸟“扑棱扑棱”翅膀飞走了。

顾槿一怔,挪开了目光。

「说。」

魂祭一喜,它就知道宿主会妥协—

「宿主,你这还得去顾允那儿打探。顾允的集御阁可是天底下所有情报的收集中心!」

顾槿凝眉。

她当即转身,走向茯苓:“茯苓,我们速速前往集御阁一趟。”

茯苓有些惊讶:“小姐,您是有什么事想告诉顾允公子吗?”

顾槿摇摇头道:“我有事情要问师兄。”

茯苓定了定心神,很快做了决定:“小姐,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她扭头:“连翘,好好守在这里,我和小姐出去一趟。”

顾槿在太后这里住了许久,已经相当于是太后的人了,守卫很快就把两人放了出去。

茯苓租了一辆马车。

顾槿掀开车窗帘,看到窗外的景色疾驰而过,内心愈加焦躁不安了。

终于,马车在一幢看似如同“怡情楼”一般的烟花之地门前停下。

茯苓率先下了车,从口袋中掏出碎银递给了车夫,而后搀扶着顾槿下车。

顾槿和茯苓目送着车夫离开。

茯苓一脸小心翼翼的牵着顾槿的手走进了集御阁。

茯苓轻车熟路的绕过前面纷繁复杂的玩弄着脂粉的女人们,而后笔直的走到了后头。

那里有两个女人守在床边,穿着寻常人家奴婢的服饰,极为正常的倚靠在门上,就好似是守门人一般。

看到茯苓和顾槿走过来,她们耷拉着眼皮,迷迷糊糊的看向了两人:“你们是来换班的吗???快来快来......我都快要困死了。”

茯苓还没有换上宫女装,一身奴婢的装束让守着门的两个女子误会顾槿和茯苓是和她们一般守门的人。

茯苓和顾槿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两人推搡到了门边。

两人招招手:“祝你们好运,一定别犯困了。”

顾槿和茯苓相视一眼,眼里满是困惑的表情。

正巧,此刻一个男声传了过来,极为严厉:“你们在干什么呢!玩忽职守!!!”

这个男人一脸严肃的看着刚刚犯困的两个守着门的女子,微怒。

“这不是换班了吗?”

其中一个女子打了个哈欠,无精打采道。

“哪里换班了?”男人冷笑,“是你梦里梦到换班了吧?这才是换班的人!”

男人侧过身,又是两个女子走了出来,低着头。

“那......那她们是谁?!!!”

两人惊了,连忙回头去看顾槿和茯苓。

顾槿和茯苓不约而同的伸手朝着几人挥了挥。

男人看到两人,一惊:“茯苓!!!你怎的来了!!!”

他连忙上前,半途还扭头打量了两人一眼,冷声道:

“我现在有要事,回来再收拾你们!还不赶快换班?!”

四个人连忙交接,那两人连忙灰溜溜的离开了。

两个换班的女子也不敢划水了,踏着小步走到了门边上,站的笔直,生怕挨骂。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