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顾神医,我得了相思病14

宿主她在每个位面都美炸了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宿主她在每个位面都美炸了是檐上覆雪的经典作品。顾槿和一个名为魂祭的系统做了一次交易—只要游历这些小世界就能获得一次逆转乾坤的机会。骄纵小侯爷VS腹黑顾神医:在世人面前叱咤风云的傅小侯爷乖顺的靠在了顾槿肩头撒娇:“顾大神医,我好像得了相思病,你能不能给我看看?”外冷内热丧尸王VS娇气纯真小公主:丧尸王收起他平日里凶狠、喜怒无常的模样,轻轻的抚着顾槿的脸:“阿槿,你别怕我,我保你一世平安。”护短总裁VS温柔舞者:陆大总裁轻轻的扣着顾槿的腰肢,温柔缱绻道:“小槿,谁欺负你,我为你出头,你别离开我……”穿越数个位面,他一直追随着顾槿。【快穿 多世界 1v1】原主是孤儿,自小被碧扬峰上的掌门—第一名医白礼给收养并且传授武功和医术。。“母后。”皇帝早以等在那里,看见太后前去,他忙喊了一声。“阿夜呢?”太后一脸急切。皇帝刚要说话的,就看见一辆马车朝着他们飞驰而来,在他们的面前堪堪停下来,他忙道:“母后,这就是阿夜的马车,阿夜恐怕正里头。”太后闻言,忙冲上来。看见满身是伤、昏“阿夜呢?”。...

宿主她在每个位面都美炸了小说-第14章 顾神医,我得了相思病14全文阅读

“母后。”皇帝早已等在那里,看到太后前来,他忙喊了一声。

“阿夜呢?”

太后一脸焦急。

皇帝刚要说话,就看到一辆马车朝着他们疾驰而来,在他们的面前堪堪停下,他忙道:

“母后,这便是阿夜的马车,阿夜估计正在里头。”

太后闻言,忙冲上去。

看到满身是伤、昏迷不醒、不省人事的傅夜被夜一夜二两人合力扛出来,她的脸上满是心疼之色。

“阿夜!”

夜一夜二把傅夜扛进了太医院。

太后连喊了几声傅夜,傅夜都未曾有任何反应。

太医院的几个御医都上前为傅夜把脉,可是面对此等情况和此等脉象,太医院的人都摇摇头,叹了口气,说是治不了。

“你们这群庸医!”

皇帝急了,怒骂道。

就连太后的脸色也不太好。

“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

太医院所有御医都跪了下来,不停的朝着皇上磕着头。

“都闭嘴!!!”皇帝怒了,怒吼一声。

太医院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有皇帝因怒火而导致的粗重的呼吸声。

“阿槿,你去。”

顾槿一惊:太后不知何时来到自己的身边,拍了拍她的手臂。

顾槿有些局促,她抬头四顾,却看到皇上也朝着自己点点头表示肯定。

顾槿只得上前,行了个礼,走到傅夜身旁,跪下,微遮衣袖,伸手给傅夜把脉。

御医们都轻嗤一声,腹诽:还道是什么厉害的人物,原来只是个未经世事的野丫头!这把脉的手法,不是也跟他们一般无二吗?

他们已经准备好看这个姑娘被皇帝和太后喊下去的笑话了。

可和他们不同,顾槿把完脉,便扭过头,朝着茯苓招了招手:“茯苓,药箱。”

茯苓连忙把拎着的沉甸甸的药箱递给了顾槿。

御医们有些意外,都偷偷的朝着顾槿的方向看。

顾槿从一旁拿了块半湿润的手帕便给傅夜擦了擦脸,露出了原先的面容。

傅夜的脸上有一道划痕,伤口很深,现在仍然有血珠在不停的涌出来。

顾槿从药箱中拿出一包药粉,撒了些许上去。

伤口很快凝固。

顾槿简单粗暴的给他喂了解毒丹。

而后给他输入内力,感受着内力在傅夜体内的游走,检查着傅夜的具体伤势。

刚刚她把脉之时,就已经察觉到了傅夜脉象紊乱不已,比上次傅夜的情况更加糟糕。

顾槿扒开傅夜的衣服,看到了他胸膛上交错斑驳的伤疤,甚至还有些伤口还在不断的渗着血,粘连在了衣袍上。

当顾槿撕开衣袍的时候,傅夜的眉毛紧紧地拧着,好似在忍受极大的疼痛一般。

顾槿瞥见了傅夜紧拧着的眉毛,手竟然颤了颤,撕开衣服的动作也轻柔了一些,这是从前从来没有过的。

顾槿给傅夜撒上药粉。

可药粉和伤口的反应太过于剧烈,尽管顾槿不再小心粗暴,可是这痛意还是无可避免的。

疼痛感直击傅夜的大脑,让傅夜直接清醒了过来。

傅夜睁开眼,看到垂眸的顾槿,原本有些懵的头脑也因为顾槿而逐渐清醒起来。

“阿夜!”太后和皇帝都是一喜,却不敢上前,生怕耽误了顾槿治疗。

只是捂着嘴,一脸难以置信。

顾槿偏过头,看到了傅夜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眯了眯眼睛:“忘了我几日前跟你说的话了吗?别做太剧烈的运动!”

顾槿一字一顿道。

傅夜有生之年第一次有一种做错事的感觉。

他扭过头,像是为了躲避顾槿谴责的目光一般。

顾槿叹了口气:“到时候诊金给我送过来。”

傅夜一喜:她的意思是......原谅自己了?!

尽管高兴,傅夜也不能把喜悦的情绪表现出来。

他只是扭过头,继续面无表情的看着顾槿在自己的身子上摆弄。

顾槿收回手,而后深吸一口气,将内力收回体内。

她从药箱中拿出给太后按摩的那瓶药水,涂抹在指尖,给傅夜按摩着穴道:“疼了跟我说。”

傅夜感受着顾槿的手指轻柔的在自己的穴道上来回按动,酥酥麻麻的,舒服的不行。

他感觉他常年紧绷的身子因为顾槿的按摩而放松下来了。

......

“差不多了。”顾槿收回手,转身,“把他送回去吧,现在死不了了。”

“来人—”皇帝开口,正要下令,却被太后打断了。

“来人!把阿夜送到哀家的偏殿去!!!”

偏殿?

顾槿一愣:可她还未来得及整理东西......

太后像是看出了顾槿心中的顾虑,她上前几步,附在顾槿耳边道:“阿槿,我记得偏殿里除了茯苓和连翘住的地方,还有一个房间......”

“太后娘娘,我......我不行!”

顾槿想都没想,就立即拒绝了。

“阿槿,辛苦你照顾这小子了。”太后捂嘴一笑,随即就装作如同没听到顾槿的呼唤声一般,和秦嬷嬷离开了太医院。

顾槿一脸局促,她看向了一字不差的听完了太后和自己的短对话的皇帝,一脸求助的表情:“皇上......”

但是皇帝却也和太后的反应如出一辙—装作没听到一般,轻咳一声,下令道:“你们没听到太后的话吗?快扶阿夜去慈宁宫偏殿!可千万别把阿夜磕着碰着了!”

“王德,随朕一同回金銮殿!”

皇帝喝道。

看着人流散去,茯苓低声问顾槿:“小姐,我们怎么办?”

顾槿捏了捏眉心:“还能怎么办?这道选择题都摆到眼前了,难不成我还能拒绝不成?!”

顾槿上前,帮着夜一夜二一同扛着傅夜上马车。

顾槿和茯苓与傅夜一般坐在马车中。

“阿槿。”傅夜有气无力的唤着顾槿。

顾槿白了傅夜一眼:“别说话,到时候又虚弱的不行了,还得我来治!”随即便扭过了头,不去看傅夜。

傅夜乖乖的闭上了嘴。

只是不动声色的看着顾槿。

顾槿被傅夜看的有些脸红,她不自在的扭了扭脖子,开始和茯苓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傅夜看出了她的不自在,也不戳穿她,只是一脸好笑的看着顾槿。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