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顾神医,我得了相思病18

宿主她在每个位面都美炸了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宿主她在每个位面都美炸了是檐上覆雪的经典作品。顾槿和一个名为魂祭的系统做了一次交易—只要游历这些小世界就能获得一次逆转乾坤的机会。骄纵小侯爷VS腹黑顾神医:在世人面前叱咤风云的傅小侯爷乖顺的靠在了顾槿肩头撒娇:“顾大神医,我好像得了相思病,你能不能给我看看?”外冷内热丧尸王VS娇气纯真小公主:丧尸王收起他平日里凶狠、喜怒无常的模样,轻轻的抚着顾槿的脸:“阿槿,你别怕我,我保你一世平安。”护短总裁VS温柔舞者:陆大总裁轻轻的扣着顾槿的腰肢,温柔缱绻道:“小槿,谁欺负你,我为你出头,你别离开我……”穿越数个位面,他一直追随着顾槿。【快穿 多世界 1v1】原主是孤儿,自小被碧扬峰上的掌门—第一名医白礼给收养并且传授武功和医术。。这几日,宫里传的最为沸沸扬扬的便是皇上给傅夜和顾槿赐婚一事。茯苓和连翘倒是也想不到,原本互相视对方为仇敌的顾槿和傅夜竟然会迎来一个成亲的结果。不过,倒也不是不行。只不...

宿主她在每个位面都美炸了小说-第18章 顾神医,我得了相思病18全文阅读

这几日,宫里传的最为沸沸扬扬的便是皇上给傅夜和顾槿赐婚一事。

茯苓和连翘倒是也想不到,原本互相视对方为仇敌的顾槿和傅夜竟然会迎来一个成亲的结果。

不过,倒也不是不行。

只不过......她们更甘愿眼不见为净。

慈宁宫仅仅只有小小的一方天地。

太后又早已下令,让顾槿和傅夜同时住在偏殿里。

茯苓和连翘日日看着二人的情感升温,有时候也不由得哀叹一声。

皇帝早就吩咐尚衣局着手做婚服了。

太后和皇帝盼星星盼月亮的,总算盼来了顾槿和傅夜成婚。

前夜。

顾槿并未睡好,她在太后那儿和太后彻夜长谈了半宿。

太后愈来愈喜欢这个外表沉稳、内里却可爱无比的医术超凡的小姑娘了。

两人在经过两个多月的相处之后,都熟络了起来。

甚至连寻常不会信任谁的秦嬷嬷也对顾槿好感倍增。

“阿槿,时候差不多了,明日是你和阿夜的好日子,可别耽误了,还不快好好休息去?”

顾槿浅浅一笑:“是。”

正当顾槿准备福身离开的时候,慈宁宫外却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太后皱眉:“都这个时候了,是谁在外头吵吵嚷嚷?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绿芽跌跌撞撞的冲进来,一把跪下,脸上眼泪涟涟:

“太后娘娘,玉妃......玉妃她谋反了!!!”

太后大惊:“你说什么?!!玉妃她不是陛下在边境巡视的时候带回来的女子吗??要家世没家世的......好端端的,怎会谋反?!”

绿芽一把跪下,她抽泣道:“娘娘,玉妃她......她是敌国安插到后宫的奸细!!”

太后一惊,跪坐在地上:“原来如此......”

“娘娘,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秦嬷嬷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太后,也有些六神无主。

顾槿却一把站起身来。

“阿槿?”

太后看着脸上温柔的表情迅速变换为冷酷的表情的顾槿,愣住了。

“茯苓!!连翘!!”

顾槿朝着门外喊了一声。

两个姑娘也是一脸严肃的屈膝:“主子。”

“茯苓和我一道,先去金銮殿,连翘负责护送太后娘娘、秦嬷嬷和绿芽到金銮殿,别让她们受伤了。”

“是。”

连翘走到太后三人身旁:“娘娘,秦嬷嬷,绿芽,跟我来吧。”

纵然茯苓和连翘只是碧扬峰的掌门赠给顾槿的丫鬟,但是也有着非同一般的武功。

顾槿三步作两步跑出了慈宁宫的宫门

“主子,是宁宇。”

顾槿抬头,果然看到宁宇正吊儿郎当的坐在一旁的宫墙上,手里拎着一盏灯笼。

“二小姐,顾允少爷说,倘若您不想要趟这么一趟浑水最好。假若您非要去趟浑水,记住了,傅珏、林襄宁和敌国联合了,不要小看这次谋反!”

宁宇点了点额角,耍帅道:“任务完成,二小姐,茯苓小姐,祝你们......一路顺风!”

说完,就如同一阵风一般离开了。

顾槿和茯苓相视一眼,都点了点头,面色都十分凝重。

到了金銮殿,果然是被重兵包围。

顾槿和茯苓迅速的突破重围,来到了金銮殿内部。

玉妃正把玩着手上的匕首,时不时的打量一眼被反手绑着的皇帝、太子、皇后等人。

“君恙,你是个什么东西,也胆敢扬言让我屈尊降贵做这小小后宫中的一介嫔妃?”

玉妃眯着眼睛。

“实话告诉你吧,太后的毒是我下的。傅夜两次陷入生命危险的境地也都是我做的,只可惜太后被顾槿救了,傅夜也被顾槿救了两次,侥幸逃生。”

“顾槿我不敢动她,但是你们的性命,根本不值得一提。”

玉妃冷冷开口。

“你!!!”

皇帝恼了。

玉妃好闲以暇的看着皇帝:“一个俘虏罢了,根本不值得一提。等傅安颜那个老太婆来了,我就把你们都杀得干干净净!”

“你这个毒妇!”

“随你怎么骂喽,将死之人。”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将领奔了过来,在玉妃耳边说了些什么。

玉妃大惊失色:“你说什么?!傅安颜不见了?”玉妃当即镇定下来,冷静分析,“不对,她这个老太婆,不可能能想到这么多!一定是顾槿!!!”

将领又说道:“玉大人,外头的士兵......好似也少了几个......”

玉妃冷笑:“定是顾槿无疑了。”

“既然被傅安颜那个老太婆给逃走了,那我先把这几个杀了!”

玉妃提起匕首,走到太子身边,将锋利的刀刃逐渐逼近了太子的脖颈。

“主子......”

茯苓看向了顾槿,但是顾槿却一动不动。

正当顾槿要把匕首刺下去的时候,顾槿一下子抛出银针,准确无误的打在了玉妃手腕上。

银针刺中了玉妃手腕边上的穴道。

她只感觉手腕一麻,匕首就不受控制的松了,掉落在了地上。

顾槿此刻也不隐藏了,拉着茯苓,站了出来。

顾槿打倒了一个士兵,从他的腰间抽出一柄长剑。

顾槿善于使用长剑,而茯苓和连翘则都善于用赤手空拳和内力搏斗。

顾槿用长剑一路披荆斩棘,她完全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了茯苓。

两人背靠着背,打退了一批又一批的士兵。

很快,顾槿的长剑就抵在了玉妃的脖颈上,她冷笑一声:“玉妃,你有什么遗言吗?”

玉妃抬起美眸,看向了顾槿:“妾身并无遗言。因为......”她轻笑一声,恶狠狠的看着顾槿,“妾身还不会死!”

“砰”的一下,顾槿手中的剑被打掉了,顾槿一脸惊愕,她环顾四周。

打掉她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姗姗来迟的傅珏,他的身后还跟着一身素衣的林襄宁。

“师姐,好久不见。”

傅珏一脸阴狠:“上次没来得及算清楚的账,现在该算算了!!!”

顾槿当即御起全部内力来准备抵挡傅珏和林襄宁的攻击。

“师姐,请接招!!!”

傅珏也操起一枚长剑,摆出阵势,朝着顾槿飞奔而来,林襄宁则紧随他其后。

“茯苓,接应连翘,不必管我!”

顾槿做好了孤身迎战的准备。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