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再访雪原白骨

剑宗小师姐她被迫成为万人迷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剑宗小师姐她被迫成为万人迷是九方yu的经典作品。【清剑宗秘密群聊】小师妹:大师兄风光霁月惊才绝艳,只有他才配得上清冷强大的师姐!啊啊啊他们今天必须在一起!百炼峰师弟:胡说!师姐明明和我们裴师弟最配!安济峰打杂的:可是,我觉得师姐和衍天宗的沈槐序更配啊,上次在秘境里他们配合得简直天衣无缝!落云宗小霸王:瞎说什么呢?!卿师姐是我们祝余师兄的道侣!他可是天生剑体,他们生来就最配,你们死了这条心吧!小师妹:(拍桌而起)谁把其他宗门的人拉进群的?!我要踢人了嗷!神机门代言人:我派炼器天才商师弟有话说。九虚宗接班人:我闻小师叔自带嫁妆请求参战。小师妹:你们外派的赶山脚周围,大片的丛林后就是平坦草原,总之满眼绿色,生机不绝,是各大宗门弟子历练的好去处。。里面低声的交谈不绝,洞口处几个人倒是安静许多。本来苏半夏打瞌睡困得迷迷糊糊的,看见卿云回来了,就要冲上去抱着这根大腿诉说自己的孺慕之情的。可是刚站起来兴致勃勃叫了声“小师姐”,就被安阳拉下去了。“月黑风高夜,洞口两璧人,你看这是你能凑上去的本来苏半夏打瞌睡困得迷迷糊糊的,看见卿云回来了,就要冲上去抱着这根大腿诉说自己的孺慕之情的。。...

剑宗小师姐她被迫成为万人迷小说-第五十章再访雪原白骨全文阅读

里面低声的交谈不绝,洞口处几个人倒是安静许多。

本来苏半夏打瞌睡困得迷迷糊糊的,看见卿云回来了,就要冲上去抱着这根大腿诉说自己的孺慕之情的。

可是刚站起来兴致勃勃叫了声“小师姐”,就被安阳拉下去了。

“月黑风高夜,洞口两璧人,你看这是你能凑上去的时候吗?”

苏半夏后知后觉看向一旁盯着卿云看的周郁林,乖巧地重新坐下了。

周郁林长身玉立,并没有离卿云太近。他借着夜色的遮掩,注视着她的身影,犹如在仰望天边一轮明月,没有任何的亵渎感,只有失神般的欣赏。

卿云对他的视线视若无睹,还道:“周师兄他们一行人受了伤,可能需要周师弟你的治疗。”

周郁林“嗯”一声,并没动弹。

安阳于是想:难不成为了师弟追求爱情,他还得拖着病躯帮人治疗去?

好在周嵊那群人并没有叫他。

不过周郁林虽然没动,却在卿云偏头看向他之前收回了视线。

“师姐可是又受了伤?我看你有些不适。”

她只是一直轻蹙眉,轻易看不出来。

卿云借着山洞里微弱的光看向他眼睛:“多谢周师弟关心,我无事。”

那双清凌凌的眼睛像是面水镜,能照射出与之对视的人的一切心思。

周郁林别开眼:“无事就好,师姐还是多休息一会儿吧。”

卿云收回视线:“嗯。”

然后果真找了个没人吵闹的角落,把剑放在一边,闭眼打坐。

周郁林继续守在洞口,视线偶尔还是会落在她身上,明明灭灭深深浅浅,是旁观者看得出却看不懂的眼神。

安阳叹口气。

他可怜的师弟,好不容易有个倾慕对象,却是卿云这种不解少男心的剑痴。

可怜一腔深情无处许,和他这个连本峰上的师妹都栓不住的可怜师兄有得一比。

苏半夏本来在他旁边,看洞口两个璧人分开了,于是趁黑摸到了卿云那边,看见卿云紧绷着身体睁开眼要拿剑的动作,立马小声解释一句:“小师姐,是我是我,我觉得还是你这里最安全,想来这儿睡一觉。”

卿云听见声音,重新闭上眼,放开了剑,等于默认了。苏半夏连忙爬过去坐好,靠在洞墙上也闭上眼。

跟在那个安阳师兄旁边不能说危险,但也不能说安心。她总觉得穿过来不可能事事顺遂到大结局的,说不定宗门里有什么人想干掉她呢。

大宗门里最不缺的就是这种戏码。

等到旁边人呼吸均匀了,卿云复又睁开眼,打量苏半夏片刻。

随后回头直视着正前方的周郁林。

周郁林没想到她会突然看向他,下意识慌忙地移开视线。等回过神来又觉得自己既然已经挑明了,就不用再这样躲躲闪闪,于是又再次看过去。

而此时卿云已经又闭上了眼,没再管任何人。

她静静吸收着灵气,让灵气顺着经脉运行,打通各个关节,最终在丹田处环绕凝聚。

她还处于筑基期,丹田里没有金丹,只有翻腾着灵气氤氲着灵雾的灵力海。

如果内视,就能看见那一片有界限的灵力海,正往上升腾着云雾,云雾卷成一团,初初有了金丹的形状。

倘若以后冲击金丹顺利,这灵力海中的核心灵力就会形成一颗金色的圆丹,里面灵力澎湃,以后吸收入体的灵气也会绕着那颗金丹环绕凝聚。

就是不知道她冲击金丹还要多少年。

从最开始引气入体的练气期,到现在的筑基八层,她用了几十年,再到后面的金丹期,元婴期,化神期,一步步不知道又要多久。越到后面,想要再上升一阶,就越难,花费的时间就越多。

很多人到化神也就止步了,后面的炼虚期,合体期都是传说中才存在的境界。更别说再往上的大乘期,渡劫期。

镜元洲上,连传说中都没有人走到合体期之上,真正修道成仙的人更是没有。

但仍旧多的是人为了“得道成仙”这四个字前仆后继地入了这条危险的通天大道。

呼——

一个小周天过去,灵气凝成灵力,汇聚到灵力海中,如同一滴滴水进了河流,补充着用掉的灵力。

这让她舒服不少。

山洞里其他弟子的交谈声也渐渐没了,洞口外慢慢迎来天光。

在秘境里的最后一日,卿云脱离了队伍,又去了雪原一趟。

雪原上仍然存在着刮得人生疼的风雪风暴,一走进去就入了阵法,之前能看得清轮廓的雪原变得漫无边际。

那座山也还在,不过已经只有山脚,凸出的山体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雪,把之前的所有痕迹都掩盖了。

她把剑刺进雪地里,剑尖触不到底,无法想象这雪覆盖得多厚。

雪太厚了,她也就放弃把雪挖开看看底下真正的尸骸的打算。

她进了山脚那个凹进去的陷洞里。

没有了鬼修,这地方被冰雪冷冻起来,除了雪,没看见其他东西,仍然光秃秃的。

卿云握着剑,警惕地继续往里面走。

这里的雪并不多了,扫开后可以看见下面零散的白骨。

她深吸一口气,面色紧绷。

鬼修没说假话,在迷阵和幻境中丧生的那些弟子被虐杀在风雪之中,其他侥幸逃出来站在鬼修面前的人,也被他用另外的方式杀掉了。

他一直在找可以寄生的身体容器,不过大概是暂时没人能令他满意,或者是因为其他原因,总之当初进入这座雪原的弟子都丧命于此。

除了她。

不过如师父所说,能和她一样生来就神识强大,与他人不同的人,千年来也少有见过,所以鬼修布下的虐杀迷阵,大部分的筑基期弟子确实逃不过。

再往里面一点,还是白骨。不过这次的白骨并不零散了,是完整的,就靠坐在墙上,头颅折断偏向肋骨,而那一排肋骨中间……

爬满了已经被冰冻起来的藤蔓,藤蔓中间,在那尸骸的心脏部位,有着一颗熟悉的果实。

那是已经被冰冻裂解的人脸果,看得她触目惊心。

为何这里也有人脸果?为何有死气的地方就有它?为何它会独独攀爬在这具白骨之上?

之前碰到过的风雪迷阵和幻境,真的是鬼修的手笔吗?会不会有人脸果的参与?

还有,为何妖植会长出人脸?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