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好笑

大帝姬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大帝姬是希行的经典作品。张莲塘一声笑出,越想越好笑,干脆捧腹大笑。而引发了这笑的薛青却神情平静,既没有不安也没有因为大笑而懊恼。张莲塘好容易忍住笑,用扇子敲薛青的头。“你这小子真敢自夸啊。”他...

大帝姬小说-第十一章 好笑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大帝姬》在线阅读

张莲塘一声笑出,越想越好笑,干脆捧腹大笑。

而引发了这笑的薛青却神情平静,既没有不安也没有因为大笑而懊恼。

张莲塘好容易忍住笑,用扇子敲薛青的头。

“你这小子真敢自夸啊。”他说道。

薛青没有避开任他敲上去,一把折扇一个少年能有多大力气。

“你怎么就很好让人喜欢了?”张莲塘接着说道,又咳的一笑,“这话连我那自诩为举世无双的双桐小弟都没敢说过。”

“那为什么觉得我令人厌要欺负我呢?”薛青微微抬头看着他。

十五六岁正是窜个子时候,张莲塘比她要高很多。

“不是因为我这个人,只是因为我这个身份吧。”她不待张莲塘答话,就接着说道,“因为我是低贱的贫穷的无家无业无势的。”

张莲塘握着折扇的手一顿。

薛青摇了摇头。

“所以你跟我不熟啊。”她说道,“你要是跟我这个人,不是跟我这个身份熟悉的话,就会看到我的好。”

她说罢叉手施礼转身走开了。

张莲塘举着扇子站在原地,哎哎两声,看着这小少年不回头的走出门去了。

“真是...”他将扇子在手里一敲,失笑,“牙尖嘴利。”

他站在原地一刻,见那少年没有再回来,小童们因为玩球争执打起来很是吵闹,便摇摇头向内走去。

如同先前一样,到了郭家的门上自有小厮引他进去,这一次柴房那边却有些吵闹,室内发出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响声。

“...子安你要是不听话,娘可也护不住你了,大伯父把你送去从军....”

有妇人柔和又严厉的声音传来。

张莲塘拔高声音喊了声子安。

室内的摔打声暂停,门被打开。

“莲塘来了。”妇人的声音从内传来。

张莲塘走进去,看到室内已经狼藉一片,盘碗桌椅都被推在地上,郭子安穿着亵衣披头散发搂着床架站着。

一个圆脸微胖的美妇对他露出无奈的笑,这是郭二夫人。

“你来的正好,劝劝子安,又发脾气呢。”她说道。

张莲塘施礼唤了声婶娘应声是,看那妇人要走,想到什么开口。

“那个文竹婶娘是如何处置?”他问道。

郭二夫人咦了声审视张莲塘,作为家里的主母她自然知道那次文竹被张莲塘叫来观看,当时便有仆妇报到她哪里,用的就是观看二字。

张家的孩子也能看上文竹这种粗婢吗?或许见太多精细婢女了换换口味?

她心里想着神情不显。

“..到年纪了配人罢了..”她道。

“还是发卖出去吧。”张莲塘说道,并没有隐瞒将自己的猜测说了,末了不忘补充一句,“这也是我两相对照的猜测,婶娘再盘问文竹一下。”

郭二夫人是内宅妇人,立刻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顿时恼怒。

“不用问了,定是这文竹丫头对婚配不满,想要讨好与我才如此这般。”她说道,对张莲塘郑重的点头,“还好你遇到了,若不然留这祸害在家里。”

郭子安听不懂大声询问。

“如果偷窥文竹洗澡是那薛青,就证明他是个品德败坏的人,教训一个品德败坏的人你和子谦就是仗义而为,而郭小姐也不能嫁给那么样的人。”张莲塘对他说道。

郭子安听得跳起来。

“这法子好。”他喊道,“那要奖励文竹啊,这是替天行道!”

张莲塘用扇子敲了下他的头。

“好什么好,不要乱用。”他道,“让你多读书。”

“她这法子不是为了我们,是为了她自己玩弄我们与手上,这等恶仆怎么能留?”郭二夫人说道。

郭子安哪里听得懂这些内宅道道。

“反正我觉得这法子好。”他大声说道,跃跃欲试,摩拳擦掌,“也不用文竹,待我找四五个美婢脱光了塞他屋子里去,好让他有口难言。”

张莲塘再次用扇子敲了他一下。

郭二夫人也嗔怪胡说八道,叮嘱张莲塘劝说郭子安,自己则忙去处置这内宅的事了。

母亲走了郭子安更肆无忌惮。

“莲塘哥,这法子太好了,咱们家这么多女人,总有办法证明他品德败坏,宝儿妹妹怎么能嫁给那样淫邪之徒。”他说道,忽的又一抚掌,“也不用找别人,宝儿妹妹干脆自己来诱他好了,然后再狠狠打这淫贼,这下总没人说什么了吧。”

张莲塘笑了。

“这女人惯用的法子虽然低贱不堪,但也不是不管用。”他说道,与先前郭二夫人在时的话不一样了。

当着大人的面装乖巧听话,背地里却打架闹事从来不少,这就是张莲塘。

郭子安眼睛一亮,嘻嘻笑。

“莲塘哥,你说吧这次我们怎么做?”他耸肩压声说道,又带着几分恼火,“大伯父还不肯放我出来。”

张莲塘的扇子啪的又敲了他一下。

“但这次绝对不能这么做。”他说道,“否则我敢肯定薛青依旧在外蹴鞠玩乐,而你就要被关上半年放不出来了。”

郭子安怔了怔,注意到蹴鞠二字,顿时大怒。

“那小杂种竟然还在外边玩乐,不是要死了吗?”他骂道。

张莲塘用扇子将他按着坐下。

“你如果不听我的话,还这样吵闹,你就永远不能像他那样玩乐了。”他道。

郭子安坐下,又嗷的叫着跳起来....被杖打了十几棍,纵然年纪小也好的没那么快,这才刚能下床。

疼的郭子安又一叠声的骂。

“莲塘哥,到底怎么样才能报仇啊。”他委屈的问道。

张莲塘一笑。

“容易的很。”他说道,将扇子刷拉打开一摇,“首先我们要知己知彼。”

郭子安不解看着他。

“怎么知己知彼?”他问道。

张莲塘将扇子合上。

“带他一起玩。”他道。

........

薛青并不知道自己将要多个玩伴,甚至没有去打听这张莲塘是什么人,能在郭家登门拜访又与郭子安交好的,非富即贵。

她倒不是刻意要与之交好,只是没有必要交恶,解决与郭家的婚事,尽量做到买卖不成情义在。

她在街上走了没多远,就遇到替家里的小姐们买杏脯的蝉衣。

“你尝一个。”她塞过来一块。

薛青犹豫。

“你别被骂了。”她说道,她知道古代当奴婢很不容易。

蝉衣嘻嘻笑。

“不会...”她说道,“老板多给了我一些呢。”

薛青这才接过,笑着点头说好吃。

蝉衣见他吃的认真,眼里都是笑意,忍不住也开心,自己也吃了一块,二人正站在街边说话,见郭家正门前一阵热闹。

“是大老爷回来了。”蝉衣高兴的说道,一面推薛青,“你快去求见吧。”

薛青也托她打听郭怀春什么时候回来,吴管事一个人的应诺她并不太放心,蝉衣在内院行走消息也是很灵通的。

薛青点点头,将沾了甜霜的手指在唇边蹭了下,转身向回走去。

蝉衣咦了声。

“大老爷在这边呢,吴管事肯定在门前迎接呢,你自上前去问...”她说道,但转念一想,这薛青一向胆小,从不敢单独见郭家的人,应该是回去找薛母了,便将余下的话咽回去。

薛青回头对她笑了笑。

“大老爷会来家找我的,我去等着。”她说道。

蝉衣半解不解,跟着薛青进了门,还没走到家就见两个小厮跑来。

“薛少爷,薛少爷,大老爷过来看你了。”他们喊道,“你快家去。”

薛青应声是加快脚步,蝉衣站在原地有些愣神。

薛青现在跟神仙似的,她想道,怎么什么都知道呢。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