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前来

大帝姬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大帝姬是希行的经典作品。夏日的清晨街上反而人多的很,街道上熙熙攘攘,城门口也进进出出的排起了队,有车有马还有肩挑手提的货郎小贩,这都是为明日的端午节龙舟赛来的。对于长安城来说这是如同中秋上元一...

大帝姬小说-第三十八章 前来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大帝姬》在线阅读

夏日的清晨街上反而人多的很,街道上熙熙攘攘,城门口也进进出出的排起了队,有车有马还有肩挑手提的货郎小贩,这都是为明日的端午节龙舟赛来的。

对于长安城来说这是如同中秋上元一样盛大的节日,很多远处的民众都会提前进城,投亲靠友或者住店等候,更有没有钱住店的干脆就在街上或者龙舟赛的途径河边歇息一晚,夏天也不冷,天为盖地为席。

当然官府对于这种盛事已经做好了应对,街上巡逻的兵丁多了起来,城门的核查也更为严厉,每年龙舟赛事随之进行的还有各种参赌,也会引发很多争斗,对于械斗的兵器自然要严防。

看着前方缓慢的人群,郭宝儿坐在车里极其的不耐烦。

“我就说早点嘛。”她忍不住抱怨。

郭大夫人笑着抚她的肩头。

“比赛还早呢。”她说道,“再说也不一定轮到他上场呢。”

“不上场才好笑。”郭宝儿哼声说道,带着恨恨,“还真以为自己成了精。”

对于孩子脾气郭大夫人笑而不语,郭宝儿干脆掀起帘子跳出来,一把夺过车夫的鞭子。

“都让开,都让开。”她喝道,将手中的鞭子向前甩去。

郭大夫人阻拦不及也阻拦不住,便有猝不及防的人被打到,四周一阵骚乱。

城门前的守卫也被吸引过来,看到郭家的徽记都有些头疼的皱眉。

“这样不好啊,郭小姐。”为首的将官无奈的劝阻。

郭宝儿不待他说完就用鞭子指着他。

“邓贤,你是看我父亲不当将军了,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她喊道。

被唤作邓贤的将官脸都绿了。

“郭小姐啊,将军永远是某的将军啊。”他说道。

这边郭大夫人才开口。

“宝儿,不要胡闹,为难邓大将。”她柔声说道。

这话让邓贤的脸色更难看。

“不是这样的..夫人言重了...既然夫人有急事...”他只得说道,又看身后的兵卫,“让夫人先行吧...”

兵丁们忙引开前方的民众,民众自然不乐意但也不敢不从,只嘀嘀咕咕吵吵闹闹。

“不要说了,快点让开吧...还能走的快一些。”

“闹起来大家更耽误时间。”

兵卫们一边呵斥着一边劝说着,驱开了一条路。

郭宝儿带着几分得意扬鞭催马。

“郭宝儿,你又横行霸道了。”有声音从后传来。

这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声,郭宝儿回头,见一辆马车上有两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掀着帘子看过来。

“小心被人替天行道。”她们接着说道。

郭宝儿哼了声。

“本小姐义薄云天......过个城门还需要排队么。”她说道。

郭大夫人这时也将她叫进来,马车向前而去。

那两个女孩子忙催车夫。

“快些我们也跟上。”她们说道,“恶人郭宝儿做了。”

几辆马车先后驶过城门,引发的骚乱也平息下来。

城外的车马少了很多,行驶也顺畅,长安城外绿荫遍地更有花树盛开,很是赏心悦目,但郭宝儿可没心情赏风景,干脆坐在车外摇着鞭子催马,她原本是要骑马的,只是没有被允许。

身后的那两个女孩子的马车也跟上来。

城外官路宽阔倒也能让她们并行。

“宝儿,你说这次谁能赢。”两个女孩子没有像郭宝儿那般坐在车外,只是掀起了车帘倚着车窗问道,“要不要打个赌?”

郭宝儿哼声。

“赌什么?你要赌五陵社输吗?”她说道,“好啊,我跟你赌啊。”

两个女孩子便挤在一起咯咯的笑。

“才不要。”她们说道。

说说笑笑后边的马车越来越多,都向一个方向去,前方山可见,河水也呈现一道白线,而车马人群也出现在视线里。

“怎么感觉这么多人?”郭宝儿皱眉道。

两个女孩子也有些不解。

“是啊,以前可没这么多人....”她们也说道,“都快赶上赛龙舟了。”

.......

观众还可以啊。

这时的薛青早已经在悬挂着长乐社的彩棚下坐了一会儿了,从最初只有他们队友,到四周渐渐喧哗,来了不少人了。

不过对于见识过现代足球赛事的薛青来说,这些围观的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校队比赛。

还真是校队,因为四周聚集来不少社学的学生,本身长乐社和五陵社的少年们也多数都是社学的学生。

薛青还看到了一个熟人。

“子清!”

高亢的喊声响起,一声接一声,人也跑近前。

为了避免被打扰,比赛场地外有安排好的小厮负责阻拦,这人当然被拦住。

“那是我朋友。”但这人显然没有放弃,指着这边喊道,“长乐社里的..”

他说着再次喊子清,还将手拢在嘴边。

“三次郎。”楚明辉拍了拍低着头将鞋带子系来系去的薛青,“那小胖子是叫你吧?”

避不开了,薛青咦了声似乎刚看到,神情几分惊讶又几分不好意思,一面抬手对张撵挥了挥。

“...我并没有告诉他们我来呢。”他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楚明辉说道。

还不一定上场呢,又是第一次,跟同学炫耀的话是有点太过于轻狂了,楚明辉了然的点点头。

“原来你叫子清啊,你也在青霞先生这里读书啊,我怎么没见过你。”他说道。

那边张撵喊的更声嘶力竭了,薛青对楚明辉抱歉的一笑。

“那么多同学呢...我刚来的....”她说道,便起身走开了。

那倒也是,社学里足足二百多学生呢,跟随的先生也不同,都认识才奇怪呢,楚明辉也不再理会了。

看着薛青走过来,张撵高兴的抓耳挠腮。

“你怎么没来上课?我好几天没见你...”

但不待回答就扔开了。

“...原来你是长乐社的成员啊...那厉害了...是忙着训练吧怪不得...”

好吧,你都说了,薛青耸耸肩没有说话。

张撵也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又嗨了声。

“真是巧了,我就是想着今天这么热闹可能遇到你..我给你带了...”

他打开随身带着的布包,拿出一张油纸裹着的东西递过来。

什么?薛青不解。

“糖饼啊,我妹妹做的。”张撵说道,“上次说了请你吃嘛...”

薛青看着解开油纸中的一角饼子。

少年人的友谊真是热情如火啊......

她正想着说些什么,围观的人群中一阵骚动。

“知府大人来了。”

喊声也随之传开。

知府大人?这个长安城最高最大官员?

张撵的手啪啪的拍在薛青的肩头,道:“咿呀,知府大人竟然也来看你们蹴鞠了,子清,你可要好好踢,机会难得啊!”

这么说,这个校队比赛的规格还很高的呀,薛青看着那边骚动的人群。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