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脑瓜子嗡嗡响

夫人每天都被套路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夫人每天都被套路是叶染衣的经典作品。纵使姜明山心中有千百个不乐意,终究还是不敢忤逆老娘,晚饭后趁着天色暗,去了趟老宅。姚氏刚吃完饭,正在收拾灶台。听到脚步声,往围裙上擦了擦手,站出来。当看清楚来人是姜明山,她扭...

夫人每天都被套路小说-015、脑瓜子嗡嗡响全文阅读

纵使姜明山心中有千百个不乐意,终究还是不敢忤逆老娘,晚饭后趁着天色暗,去了趟老宅。

姚氏刚吃完饭,正在收拾灶台。

听到脚步声,往围裙上擦了擦手,站出来。

当看清楚来人是姜明山,她扭头就要进去。

“哎……”姜明山喊了一声,“那什么,妙娘都走好几天了,你要不,就搬回去住吧?”

姚氏回身看他,眼神嘲讽,“搬回哪儿?”

“回家。”姜明山说。

回家?

姚氏仿佛听到笑话。

东屋三间房,原本是姜明山和陈氏一间,她一间,姜云衢一间,去年她跟着妙娘搬过来以后,陈氏就时不时地抱怨姜云衢都中秀才了,还没个正经书房,姜明山二话不说,隔天就把她那间房腾出来给姜云衢做了书房。

现在来告诉她搬回去住?想也知道是被老曹氏给逼的。

姚氏原本就没打算回去看这对狗男女成天在自己跟前秀,当下见着姜明山敷衍的态度,越发觉得没劲,“我在这儿已经住习惯了。”

姜明山直皱眉头,“以前妙娘在家,村里人只当你是来照顾她,现在人都走了,你还赖在老宅,这算怎么回事儿?”

姚氏冷笑,“要我回去也行啊,你把姜云衢的书房给我腾挪出来,我明儿就搬。”

姜明山一噎,但很快又理直气壮,“西屋不还有房间么?妙娘以前住的,你搬去她那儿就是了。”

不等姚氏开口,他又抱怨,“大郎今年要下场,正是紧要关头,你个做大娘的,别的忙帮不上,把房间让出来给他温书这么点小事儿也要斤斤计较?你就不能学学莺娘?”

姚氏不怒反笑,“对对对,你的莺娘放个屁都是香的,那你去找她呀,往我这儿凑啥热闹?”

“你!”姜明山气得发颤,“姚氏!我如今是在好好跟你说话,你别给脸不要脸!”

姜明山越生气,姚氏浑身越舒坦,不由得嗤笑出声,“脸?打从陈莺过门你没白天没黑夜钻她被窝起,我哪还有什么脸?不都被你俩丢祖坟上去了吗?”

姜明山没想到姚氏会这般口无遮拦,什么话都敢往外吐,一张老脸又僵又难看。

他冷哼一声,完全没了把姚氏接回去的心思,一甩袖离开老宅。

陈氏烧了一锅热水,见姜明山回来,马上倒进木盆端回房间伺候他泡脚,听他数落起姚氏的种种不是,陈氏轻声叹息,“姐姐性子耿直,你多多包容,说几句软话就是了,何必跟她闹僵?”顿了下,又说:“不就是为了一间房,原本也是我考虑不周,让大郎占了她的房间,你明儿去把她接回来,我搬回公婆那儿住,往后尽量抽空来给你做饭就是了。”

姜明山哪舍得她这么辛苦,又要伺候公婆又要伺候他,顿时心疼坏了,一把握住陈氏的手,“二婶不是什么善茬,你搬回去,少不得要被她磋磨,往后就住这儿,没我的允许,哪也不准去。”

陈氏眼神微闪,随后犹豫:“可姐姐那儿……”

“你别管她!”姜明山冷声道:“那就是个没教养的泼妇,都什么时候了还拎不清,妙娘正是摊上这么个娘才会落得这般下场,要早知道那贱妇如此能祸祸,打小我就该把妙娘交给你养。”

姜妙那张脸,前些年一直是姜明山引以为傲的资本,原打算送她去富贵人家给自己当块探路石,不想一个没看住就让人给糟蹋了闹出这么大的丑事儿来。

每每想起,姜明山肺管子都像被人用针给戳了几个洞,气得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

正在被她爹念叨的姜妙猝不及防打了个喷嚏,把摇篮里刚要入睡的小家伙给逗乐了,咧着小嘴,眼睛弯成月牙儿看着娘亲。

姜妙哄了半天功亏一篑,无奈伸手捏捏儿子的小胖脸,“还不睡?”

小宝兴奋地瞪了瞪两条小短腿,嘴里发出“哦哦哦”的声音。

姜妙眼皮有些重,实在撑不住,不多会儿就开始打盹。

小宝见娘亲累了,不敢再吵她。

这时,姜秀兰从外面进来,看到姜妙脑袋一磕一磕的,伸手轻轻推醒她,“妙娘,你去睡吧,我来哄小宝。”

姜妙揉揉眼睛,“姑妈怎么来了?”

姜秀兰道:“我睡不着,想着来你这儿坐坐,就看见你在打瞌睡。”

姜妙有些不好意思,打个哈欠后立马精神起来,见小家伙还是没有要睡觉的意思,她又伸手摇着摇篮。

看着出生不到俩月的小奶娃,姜妙忽然想起一事,她问姜秀兰,“姑妈,厂公他不知道庄子上来了个带着奶娃娃的寡妇吧?”

要是肖彻不允许,姜妙打算马上带着小宝走人,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连累了姑妈。

姜秀兰笑道:“你以为东厂的庄子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出的?这里头规矩可多着呢,接你来之前,我已经跟冯公公打过招呼了,说你是我侄女儿,他应该跟厂公提过的。”

那就好。

姜妙松口气,同时又有些囧,那天在东院奉茶,其实厂公早猜出她的身份了吧?只不过很给面子地没有揭穿她。

当时那个人统共就只说了三句话,却是一句比一句深沉内敛,实在让人琢磨不透他到底是个什么性子。

这厢姑侄俩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摇篮里的小宝却是惊呆了。

东厂,厂公,冯公公?

所以,姑姥姥是直接把他们母子俩接到东厂的地盘来了?

那她们口中的“厂公”是谁?会是爹爹吗?

如果真是,那这个娘就一定是梦里面爹爹没找到的那个娘,自己也还是梦里面的小宝太子。

突如其来的重磅消息,炸得小家伙脑瓜子嗡嗡响,可他现在连话都不会说,要怎么才能见到厂公呢?

这一着急,小宝就在摇篮里扭来扭去。

姜秀兰被他吓一跳,“是不是哪不舒服了?”

姜妙也皱起眉,“先前还好好的。”

姜秀兰不敢大意,站起身,“妙娘你看着,我让小安子出去请个大夫来瞧瞧。”

小宝这才意识到自己着急过头让娘亲和姑姥姥误会了,他马上安静下来,耷拉着眼皮装睡。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