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有些事,总要搏一搏

夫人每天都被套路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夫人每天都被套路是叶染衣的经典作品。姜妙没有回头,那穿着一身华贵紫袍的男人却绕到她跟前,手上洛神赋折扇“唰”地一收,直接伸过来将她下巴抬起,面上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欲念,“绝了!我府上那么多女人,竟是没有一个能比得...

夫人每天都被套路小说-026、有些事,总要搏一搏全文阅读

姜妙没有回头,那穿着一身华贵紫袍的男人却绕到她跟前,手上洛神赋折扇“唰”地一收,直接伸过来将她下巴抬起,面上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欲念,“绝了!我府上那么多女人,竟是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她,二弟,你觉得如何?”

一旁被他称作“二弟”的青袍男子,自始至终也没看过姜妙一眼,闻言,只淡淡点头,“兄长喜欢便好。”

这话无疑取悦了紫袍男人,他看向姜妙的视线越发灼热,仿佛已经用眼神把姜妙扒了个精光。

姜妙坐姿不变,袖中手指却早已攥紧。

可她看得出,这俩人衣着不凡,又是肖府的客人,毫无疑问,非富即贵,她招惹不起。

尽量稳住情绪,姜妙轻声道:“公子慎言,小女子已是有夫之妇。”

紫袍男人闻言,不怒反笑,“有夫之妇好啊,谁让爷就好这一口,小娘子倾城绝色,何必鲜花插牛粪暴殄天物,跟了我如何?”

姜妙紧抿着唇,脑子里快速思索着要如何应对。

这时,小安子从厨房出来,一眼就看到姜妙被人调戏的场景,他脸色大变,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妙姐姐已经是有夫之妇,还望世子爷高抬贵手,就放过她吧!”

听到“世子爷”三个字,姜妙心下一沉。

果然她猜的没错,面前站着的,是她惹不起的权贵。

紫袍男人挑眉看向小安子,“你管她叫什么?妙姐姐?”

小安子讷讷垂下头。

“你姓什么?”男人转头,视线再次落回姜妙身上。

姜妙如实回答:“姜。”

“姜妙,妙……这名儿美,人儿更美。”

话完俯下身,挑着她下巴的折扇没松,整个人都凑过来。

姜妙垂下长睫,眸底是翻滚不休的厌恶。

就在她以为自己逃不出被权贵捉弄的时候,游廊那头突然传来一把低稳的嗓音,“义父有请,世子爷怎么在这儿?”

来人正是肖彻,他步履从容,一身御赐黑色绣金线蟒袍将身姿拉得颀长挺拔,清晨的光穿过廊柱,落在他轮廓深邃的面容上。

紫袍男人缓缓松开姜妙站直身子,顺手将折扇甩开摇晃两下,语气中听不出分毫对这位百姓闻之色变的东厂督主的惧意,“肖彻,你府上这位小娘子挺有意思,借我玩儿两天,如何?”

闻言,肖彻将目光投过来,那一眼格外的平静深远。

这是姜妙头一回看清他的全貌,没有想象中的狠厉杀气,但那成熟稳重的气质之下,是看不见却能感受到的积威。

并未接紫袍男人的话,肖彻只吩咐了一句,“你先回去。”

话是对着姜妙说的。

姜妙想,他应该猜到自己是谁了。

小安子如蒙大赦,谢恩起身后拽上姜妙,逃命似的往外跑。

等回到庄子,小安子才告诉姜妙,刚才那个紫袍男人叫傅经纬,乃承恩公府世子爷,站在旁边的叫傅经纶,是他二弟,这俩人皆是当今圣上的长姐永宁长公主所出,不过永宁长公主在生傅经纶的时候难产死了,但即便是这样,也丝毫不影响他们兄弟俩的尊贵身份。

姜妙听完,整个人陷入了沉默。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长得容易招祸,但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般痛恨过自己的容貌,空长一张好看的脸,却没有能力去护住它,这是一种悲哀。

见姜妙情绪不对,小安子忙又说:“有厂公出面,傅世子应该不会再纠缠你了,妙姐姐就放心吧!”

姜妙抿唇不语。

这次是护住了,那下次呢?谁又能及时出现护住她?

临睡时,姜妙坐在妆台前,盯着铜镜里那张脸发了好久的呆,最终拔下头上的木簪子,毅然决然对准右脸。

小宝被她吓坏了,及时大哭。

姜妙被这突如其来的哭声吓一跳,木簪子落在地上。

她弯腰捡起来,先前想毁容的心思被小宝冲走大半,不得不起身过来哄。

小宝眼泪汪汪地看向姜妙,白天小安子和娘亲的对话,他都听到了,娘亲是因为被人调戏,觉得这张脸会惹麻烦,所以想毁了它吗?

呜呜,不要……

……

肖府寿宴已经过去半个月,姜妙的小日子又恢复到平静,她以为当初那件事儿早已经翻篇了,却不想,傅经纬压根就没死心过。

这天一大早,冯公公来了庄子上,进门就直奔姜秀兰的院子,约莫一炷香的工夫才离开。

这个时辰,姜妙正蹲在菜园子里浇水,远远看到姜秀兰往这边来,她笑着喊了一声,“姑妈。”

姜秀兰面色不大好,走到她旁边时,低声说:“妙娘,你先别捣腾了,我有话跟你说。”

姜妙察觉出有事儿,把木瓢放回桶里,洗手之后跟着姜秀兰回房。

把门都关严实,姜秀兰这才坐下来,拉过姜妙的手,神情分外凝重,“上次你跟着小安子去肖府送菜被傅世子缠上那事儿,我到今天才晓得,冯公公刚告诉我,傅世子今儿一早去见厂公了,说愿意以厂公所中之毒的解药换你。妙娘,这地儿不能待了,你赶快收拾收拾,我马上让小安子送你走,走得越远越好。那傅世子是出了名的荒淫无度,成日里嫖妓宿娼。但凡他看上的,才不管你是不是有夫之妇,必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弄到手,你要真落他手里,那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你娘啊?”

姜妙恍惚一瞬,问:“厂公同意了吗?”

“这个,冯公公倒是没说,但我觉得可能性很大,毕竟厂公被身体里的毒折磨了那么多年,解药对他而言有多重要,想必不用我说你也明白。”

姜妙深吸口气,“姑妈,我不走,我也走不了。”

傅经纬那样的人,一旦真认准了她,她又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姜秀兰急得眼圈都红了,“妙娘,你必须走,你一旦离开,兴许傅世子没了兴致,日子一久,这事儿也就过去了,可你若是留下……”

姜妙反问,“姑妈怎么知道我离开会让他没了兴致,而不是彻底激怒他?”

姜秀兰瞬间哑口无言。

姜妙挣扎许久,终于下定决心,“姑妈,您当初给小安子写的那张纸,能不能也给我写一份?”

改变不了别人,那就改变自己,有些事,总要搏一搏才知道。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