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特殊情结

夫人每天都被套路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夫人每天都被套路是叶染衣的经典作品。入冬天气转冷,姜妙给小宝穿上亲手做的棉袄,脑袋上扣了顶夹绒风帽,跟随姑妈去隔壁县城查账。肖府名下产业不少,京城周边不太紧要的县城,账目都归了姜秀兰管。归来的途中,下起了初雪...

夫人每天都被套路小说-045、特殊情结全文阅读

入冬天气转冷,姜妙给小宝穿上亲手做的棉袄,脑袋上扣了顶夹绒风帽,跟随姑妈去隔壁县城查账。

肖府名下产业不少,京城周边不太紧要的县城,账目都归了姜秀兰管。

归来的途中,下起了初雪,不算大,撒盐似的,簌簌落在马车顶。

路过法源寺,姜秀兰提议进去避避风雪,顺便给佛祖上柱香,主要还是担心小宝寒气入体会生病。

姜妙想着难得出来,带儿子进去沾沾佛气也好,便点点头。

姑侄俩一前一后进了法源寺大门,刚下石阶,就见里头出来几个人。

为首的,姜妙认识,还很熟。

大概是为了避人耳目,他没有穿御赐的绣金线蟒袍,身上只是件寻常立领袍,领口两枚盘扣保守又禁欲,身旁是位姑娘,有丫鬟为她撑伞。

伞下的姑娘一身娇黄齐胸襦裙,外罩狐狸毛斗篷,右手捧着暖炉,左手捏着一串小叶紫檀佛珠,隔着雪雾,姜妙没太看清楚她的容貌,匆匆一瞥便收回眼。

“怎么是她?”姜秀兰低声惊呼。

“谁?”姜妙下意识问。

“九公主。”

九公主,李敏薇,当今圣上崇明帝的第九个女儿,孙贵妃所出。

这是姜妙从姑妈那儿得来的消息。

大概是因为傅经纬曾经在肖彻跟前提及了这个人,她下意识记住了。

当下见这俩人在一处,姜妙多看了两眼。

来不及多想,她抱紧儿子屈下双膝,准备跟着姑妈行礼,却被李敏薇先一步拦住,她迈着小碎步走来,轻咬唇瓣,“不用多礼。”

听声音,还很稚嫩,大约只十四五岁的一个小姑娘。

姜妙抬头时,看到她将左手上的佛珠取了一颗下来,扔进丫鬟捧着的盒子里。

之后,就没再听到李敏薇说话了。

姜妙心中狐疑,不明白这位公主到底在做什么。

肖彻注意到这边的动静,视线掠过来,恰巧与姜妙的撞上。

四目相对,姜妙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明显加快。

不想让这种异样的情绪再继续,她别开头,假装伸手拨弄了一下小宝头上的帽子。

李敏薇被肖彻送了出去,姜妙回过神,问姜秀兰,“姑妈,公主刚才为什么要把佛珠取下来?”

姜秀兰也不太确定,“我听冯公公说的,好像是在练什么闭口禅,说一句话,她取一颗珠子,珠子完了,明日之前她都不会再说话,所以一般情况下,没有重要的事儿,她不会轻易开口。”

姜妙:“……”

都还是张娃娃脸,这么小的年纪,为何要如此封闭束缚自己?

姜妙想不明白,索性不再往下想,“姑妈,咱们进去吧!”

姜秀兰每年都会给法源寺添一笔香油钱,寺里的小师傅们认识她,才见到人就把她们请去客院厢房,又给端了个火盆进来。

姜妙把小宝抱坐在腿上,伸手轻轻搓着他冻得半僵的小肉手。

小宝很安静,瞧着像是要睡着的样子,实际上是在生闷气。

臭爹爹,娘亲不陪去陪什么九公主,还想不想要媳妇儿了?

喝过热茶暖了身子,姜秀兰才带着姜妙去大殿进香。

怕里头焚烧香纸的味道太浓熏到小宝,姜妙没有做祈福,上了香就抱着儿子退出来。

殿外右墙边有一株梅花,花苞刚吐蕊,开得正好看,姜妙抬步走过去,尚未来得及细赏,就听到墙外有人在说话。

“劳烦大师……嗯……肖某就此告辞。”

哪怕隔着一堵墙,姜妙也第一时间认出,那声音的主人正是肖彻。

看来他并没有直接把九公主送回宫,而是送到大门口又折了回来。

姜妙晃回思绪。

她一手抱着小宝,另一只手伸出去折了一朵梅花放在鼻尖嗅。

可惜鼻子被冻僵了,什么香味儿也没嗅出来。

这时,有脚步声靠近,紧跟着,男人低稳的嗓音便传入耳,“怎么不进去?”

听出来人是肖彻,姜妙没有看他,只冷静道:“上完香,怕熏到小宝,出来透透气。”又道:“真巧,竟然会在这儿碰到厂公。”

肖彻轻嗯:“办差。”

干脆利落的语气,符合他一贯的作风。

姜妙不再多言,这种场合,问得多说得多反而招人烦,她懂得适可而止,更懂得拿捏分寸。

刚才跟肖彻在墙外说话的是法源寺住持大师,他也走了进来,目光首先落在小宝身上,看了片刻,竖起手掌“阿弥陀佛”一声,“小施主福泽深厚,将来是个贵人。”

小宝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他太小了,上一世死的时候才五岁,即便是重生,他也不知道自己重活了一回,以为只是做了场没有娘亲光有爹爹的梦。

因此他并未反应过来住持大师已经看穿了一些东西。

姜妙对于神佛,谈不上信,也谈不上不信,闻言,对着住持大师行了个礼,“多谢大师吉言。”

住持大师走开后,姜妙也想走,不想气氛尴尬。

小宝一双水葡萄似的大眼睛却盯在肖彻身上,满满的幽怨,知道自己说了话也没人听得懂,他索性就不说,只气鼓鼓地瞪着他爹。

肖彻有所感应,但理解错了,以为小家伙是被冻得不高兴,吩咐姜妙:“客院有厢房,带孩子进去取暖。”

姜妙嗯了声,迎上他平静的目光,“厂公不进去吗?”

肖彻回视着姜妙,她那双眼因为有雪瓣落入,浸染得水润湿漉,添了几分娇气,与他的深沉莫测比起来,她显得稚嫩又单纯,单纯的心思,单纯的目的,让人一眼就看穿。

鼻腔里,是小宝身上的奶香味。

肖彻神色微动。

可能年纪越大,越能体会男人在那方面被判了死刑意味着什么,他对这个孩子,总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这种感觉从第一次见到小宝便开始存在。

肖彻忽然就理解了东厂的人为何都喜欢认干儿子,或许自己本身就有这样的心理,对永远都不可能拥有的东西,有着特殊情结。

小宝见他爹犹豫,恼得很,哼哼两声后,对着肖彻喊:“抱抱~抱抱~”

他已经会扶站,简单的叠字也喊得很好,趁着娘亲不在的时候还练习过喊“爹爹”,就是不敢当着肖彻的面喊,怕娘亲过早的知道真相气怒之下扔了他一走了之。

姜妙有些囧,正想让小宝别胡闹,就听肖彻说:“给我吧!”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