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软弱的焦虑症妈妈(13)

快穿好妈妈的救赎计划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快穿好妈妈的救赎计划是般若铃铛的经典作品。  校门口。  王艳绷着脸,没好气地对顾媛说:“现在老师就是针对我,动不动就是找家长,我爸妈平时也不管我,一接到老师电话,不管黑白就是骂我。”  王艳一种憎恨的神情,“这学我...

快穿好妈妈的救赎计划小说-第13章:软弱的焦虑症妈妈(13)全文阅读

  校门口。

  王艳绷着脸,没好气地对顾媛说:“现在老师就是针对我,动不动就是找家长,我爸妈平时也不管我,一接到老师电话,不管黑白就是骂我。”

  王艳一种憎恨的神情,“这学我不上了。等下我们到酒吧,让小樱阿姨给我安排一个宿舍,我干脆不回家去。”

  顾媛是被惯坏了的天真思想,一点也没能体会王艳的那种叛逆,只是当她在开玩笑。

  “看,那不是陈欣微吗?她在”角落傻站着干嘛?顾媛这时转移话题道。

  王艳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接着再看了看前方,陈欣微眼睛看去的方向。

  只见那边站着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一脸横肉,神情很凶。

  “现在好了,让她后悔去吧,昨天说失约就失约,现在就是拜托我带上她道酒吧,我也不干。”

  王艳的思绪,被顾媛的声音拉了回来。

  她明白了,顾媛还以为陈欣微在校门口站着,是要等她一起去上班呢。

  王艳认出了那边男人,知道他就是老打陈欣微的那个酗酒爸爸。

  “我们过去……”王艳说完,移动脚步走向陈欣微。

  顾媛一愣,反应过来后,也跟着过去。

  陈博生最近真是活得窝囊又憋屈。

  他怕坐牢,所以只能答应离婚后将房子和孩子都交给温颜。

  不只是这样,他甚至连所有积蓄都拿出来,就为了那什么精神损失费。

  温颜现在有陆峰当后盾,陈博生不敢硬碰硬。

  但最近,他实在受不了林小樱三天两头的闹腾。

  特别是手中没钱,也不能随便买酒,憋着气的他,突然想起林小樱昨晚上回家提起的那件事。

  “你就是窝囊废,你要是男人,就该让温颜那个野种女儿去赚钱,她也不小了,你把她养了那么大,她每个月拿点小钱孝敬孝敬你也是应该的吧。”

  陈博生心动了,温颜他现在不敢随便去惹,可是陈欣微不一样。

  从小到大,无论怎么打骂,她眼皮都不敢抬一下。

  陈博生越想越觉得林小樱是对的,养了一条狗,都知道看门来回报主人,更何况是一个孩子。

  只是奇怪了,放学铃声响了那么久,怎么一直没见陈欣微,陈博生这时开始踱步,神情非常不耐烦。

  陈欣微吓坏了,躲了好一会儿,可是陈博生就是不走,她心慌意乱。

  正在这时,她见陈博生网那边走去,想着偷偷往另一个方向走掉,别被发现。

  虽然不知道他出现在这里要找谁,可是陈欣微就是厌恶极了这个人,看到他双手就会忍不住害怕地抖动。

  “欣微呀,你要去哪里?你家不是该网那边吗?”王艳是故意的,她尖锐的声音拔高音量喊着。

  果然,陈博生注意到这边了。

陈欣微站定,不敢回头,脸上一片惊慌。

  “我们的班长,怎么也会偷偷摸摸的呢?看你这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遇到债主呢?”

  王艳拦住陈欣微的路,看了看顾媛,接着说:“你看,之前班长还和你那么亲近,现在怎么见了你连招呼都不打一声了,是不是欠了你钱?都把你当债主了呀。”

  王艳刁蛮地笑着,故意挑拨离间。

  陈欣微无心听她们说什么,整颗心都是畏惧,因为他能感觉到那可怕的男人,正在朝着这边走来。

  “你这白野狼,明明看到我还装看不到,才多久,你都不认你爹了吗?”

  陈欣微低下头,双手紧紧握住书包的纽带。

  王艳满意了,一切都是她猜想的那样。

  特别是看到此刻陈欣微无助的神情,她心里这才舒坦一点。

  搞不清楚状况的顾媛,仍正在好奇地看着来到面前的壮汉。

  “听说你那个妈开网店赚了不少钱,她没良心你可不能没良心,爸爸最近有急用,你身上有多少钱都拿出来吧。”

  陈欣微攥着纽带的手更用力了,她感到非常难堪,特别是现在身旁就站着王艳和顾媛。

  班上的同学见班长在这边,而且和她说话的男人声音不小,样子挺凶,所以都好奇地走向这边。

  “你从小就是块笨木头,只会这样傻愣着,听不懂话吗?身上有多少钱都拿出来呀!”

  陈博生声音越说越大,陈欣微越是沉默,他就越觉得她一定不敢违抗。

  “班长,原来他是你爸爸呀。你爸爸要钱,你理所当然该给他的呀。”王艳眼珠转动,不怀好意地笑着。

  周围开始了议论,大家都在发挥想象力分析眼前的事情。

  “我就说你这臭丫头养不熟,你看看别的孩子多懂事,多明事理,哪像你,书都白读了。”

  陈欣微鼓起勇气,抬头迎上陈博生浑浊的目光。

  “我没钱!”她满目委屈转变成愤怒,“钱是妈妈很辛苦才赚到的,我就是有钱,也不给你拿去喝酒。”

  陈博生实在接受不了,温颜性情大变就算了,现在连从小就是逆来顺受的女儿也敢顶撞自己,他粗暴一抬手,根本也不管这里是哪里。

  “我再问一次,你还当不当我是你爸爸,钱你给是不给?”

  看着男人抬起的粗壮手掌,过去自己所遭受的种种暴打场景,不住在脑海里回放。

  “你不是我爸爸!”陈欣微脸涨的通红,情绪激动,“钱我没有,没有就是没有!”

  陈欣微是害怕的,陈博生那些暴烈的行为,不是这短短几个月时间,能完全从她心中根除的。

  但是她不想屈服,怕顺从后了就会无休无止。

  “好呀,我是白养你了,看我不打死你!”

  陈欣微一脸倔强,昂起头,转身往家的方向走去。

  陈博生不罢休,更愤怒了。

  “欣微……”

  熟悉的声音传来,陈欣微心间一暖,抬头,果然前方不远处,就站着温颜。

  温颜当然看出了女儿脸上的迷乱。

  她无比庆幸,还好不放心,怕女儿放学后,还是跟着同学去酒吧,所以她想着来接女儿放学。

  她皱起眉头,看了看女儿身后粗鄙的男人,接着移动目光,看着刚刚从车上下来的陆峰。

  他们是一起过来的。

  温颜也是希望陆峰丛细节做起,让陈欣微能自然接受这份迟到的父爱。

  开始移动脚步朝着陈欣微走去的陆峰,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愤怒神情。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