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穆冕,你就无悔吗?(1更)

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是帝歌的经典作品。杜婷婷双眼通红,眼泪簌簌往下落。“我觉得,我们生下这个孩子,就是背叛秋天儿。”杜婷婷一想到医院里独自痛苦的穆秋,就怎么都开心不起来,心都疼得揪了起来。“生下他,秋天儿一定会...

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小说-第五十章 穆冕,你就无悔吗?(1更)全文阅读

杜婷婷双眼通红,眼泪簌簌往下落。

“我觉得,我们生下这个孩子,就是背叛秋天儿。”杜婷婷一想到医院里独自痛苦的穆秋,就怎么都开心不起来,心都疼得揪了起来。

“生下他,秋天儿一定会觉得我们是抛弃了她,她若是知道我怀孕了,一定会失去求生欲望。老公,我们不能对秋天儿这么残忍。”

穆冕心里也不好受。他把杜婷婷按回怀中,捏起双拳,发誓道:“你放心,秋天儿会活下来,你跟肚子里的孩子,也会活下来!”

杜婷婷的哭声,突然一顿。

穆冕以为是自己的安慰起了作用,正要松口气,却忽然听到杜婷婷说:“我今天,看到了你保险柜里的那份心脏移植基因抗体检测报告。”

穆冕浑身一僵。

杜婷婷推开穆冕的双手,她仰头,泪眼婆娑盯着穆冕。

杜婷婷深吸一口气,才鼓足勇气问他:“你拿宋翡的血液去跟秋天儿做配型,你...”杜婷婷声音颤抖地发出质疑声:“你是不是打算,杀了宋翡,挖了她的心脏救秋天儿!”

穆冕眼神闪闪躲躲,一直没有回话,可脸色却肉眼可见的白了下去。

杜婷婷痛心道:“那可是宋宋的亲姐姐!穆冕,为了我们的女儿,去杀了别人的女儿,你怎么这么狠心呢?”

穆冕试图争辩,“可她只是一个植物人!”

杜婷婷按着心脏,痛苦地摇头,“植物人?你口中那个植物人,她醒了!如果不是宋翡突然醒来并失踪,你是不是就要挖了她的心脏给秋天儿。你说,是不是!”

面对杜婷婷的责问,穆冕嘴皮像是被用针线缝合起来了一样,张都张不开。

他的沉默代表了什么,杜婷婷心知肚明。

杜婷婷看着穆冕的目光,逐渐变得陌生起来。

她踉跄地倒退,一屁股跌坐在床边。杜婷婷低着头,双手十指深深地插在长发缝隙里,痛苦地拽着发,她自言自语道:“你怎么会是这样的人,怎么会?”

“我认识的那个善良的穆冕,他去哪里了?”

杜婷婷抬头盯着穆冕。

穆冕已经僵成了一座石雕,听见杜婷婷的连番叱问,他心在滴血,心里有愧,却也无悔。但他也感到不堪,让杜婷婷看到这么残忍无情的他,穆冕很羞愧。

“宋翡可是宋宋的姐姐啊。”杜婷婷流下泪来,“穆冕。你天天面对着宋宋,你就不觉得良心难安吗?每当宋宋跟你问起宋翡的下落,你是怎么做到面不改色跟她谈话的?”

“穆冕,你就无悔吗?”

天真的杜婷婷根本就没有想到,不仅宋翡是穆冕给穆秋样的器官供体,就连被她视为亲女儿的宋瓷,也不过只是一个器官供体。

见穆冕一直不出声,杜婷婷情绪终是崩溃。她捞起床头柜上的糕点盒子,朝着穆冕劈头盖脸地扔了过去。“你说话啊!”

那盒子很轻,砸不伤穆冕,其中一个椰球滚了出来,在穆冕的脸上留下一些白色的碎屑沫。

穆冕望着脚前散落满地的盒子跟椰球,沉默了许久许久...

良久,一道嘶哑绝望的声音,从穆冕嘴里发出:“我能怎么办?”

闻声,杜婷婷倏然抬起头来,盯着穆冕,一言不发。

穆冕低着头,与杜婷婷四目相对。

男人的眼神,那样脆弱痛苦。“我们就这么一个孩子,她是我们的宝贝,从她生下来,我们就把最深的爱给了她。秋天儿说倒下就倒下了,她真死了,你肯定会承受不住丧女之痛。”

“不仅仅是你,我也一样。”

“婷婷,我和你一样,都接受不了秋天儿随时都会死去的可能。”穆冕捏紧拳头,因为用力,指甲几乎陷进了肉里。“我想她活着!好好地活着!她没有几日可活了,让我眼睁睁看着她死去,我做不到...”

穆冕身子蹲在了地上,他绝望的低吼:“我做不到啊!我就想她能活着!我想我的女儿活着,我有错吗!”最后这话喊出口,穆冕的声音已经破了音。

他在哭,中年男人的哭声,最是悲怆。

杜婷婷失神的看着穆冕。这是她第二次见穆冕哭,第一次是他们结婚那天,他为她戴上戒指的那一刻,热血男儿落泪了。

杜婷婷身子从床上滑到地下,她跪着挪到穆冕的身边,一把将穆冕抱住。

“穆冕。”杜婷婷抱着穆冕颤抖的肩膀,低头亲吻穆冕的头,“穆冕,不要让我爱的那个男人,成为杀人犯...”

穆冕将她紧紧抱住,声声啜泣,令人心碎。

“对不起,对不起婷婷...”

天晓得这段时日,穆冕过得有多煎熬。

看着病床上越来越消瘦低沉的穆秋,穆冕心急如焚。望着宋瓷明媚无瑕的笑脸,穆冕心里不是无愧。回家对上温柔体贴的杜婷婷,穆冕疲惫的想要拉着她哭一场。

终于,他的龌龊卑劣行径被杜婷婷发现了。

他就像是一只讨人厌的蛆虫。

这一夜,他们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

翌日清晨,宋瓷又一次被定时闹钟给叫醒。她打了个哈欠,望着刚亮的天,低声将韩湛骂了几句,这才爬下床洗漱换衣。

韩湛晨练结束,洗了澡下楼,看见宋瓷将早餐做好了。如他所愿,是他昨日点名要吃的酸辣米线。

宋瓷系着黑色的围裙,站在餐桌旁朝他招手,“韩哥快来,尝尝我的手艺。”

韩湛不抱期待地走过来。落座,拿起筷子,韩湛在宋瓷的注视下尝了一口米线。只吃了一口,韩湛便停下筷子,有些意外地望着宋瓷。

“怎么样?”宋瓷像是一个等待被夸奖的幼儿园小朋友。

韩湛说:“米线很好吃。”他见过宋瓷做的减肥餐,吃过她炒的炒饭后,对她的厨艺已经不抱期待,没想到这碗酸辣米线的味道还不错。

宋瓷得意洋洋,“我昨天看了好几遍教程视频。”

韩湛想了想宋瓷看美食视频学做菜的样子,心里一阵柔软。

宋瓷趁热打铁,一把握住韩湛的放在桌上的左手,情深款款跟他说:“韩哥,我是不会做饭,但为了你,我愿意学。找做饭阿姨的事以后再说,先让我感受一下照顾自己深爱男人的滋味。”她将韩湛的手拿到嘴前,低头一吻。

韩湛的手指缩了缩,但宋瓷紧紧捏着,不许他抽回。

小女朋友太热情浪漫,韩湛招架不住。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