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伏灵院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伏灵院是Tkom的经典作品。三十来人跟在一只威风凛凛的异瞳白虎后面,浩浩荡荡地朝着学堂而去。周围的人都见怪不怪的,毕竟自己当年都是这么过来的。楚鳞瞧着白虎威猛,又毛茸茸的又干净,心中喜欢得不得了,也...

伏灵院小说-第九章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伏灵院》在线阅读

三十来人跟在一只威风凛凛的异瞳白虎后面,浩浩荡荡地朝着学堂而去。周围的人都见怪不怪的,毕竟自己当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楚鳞瞧着白虎威猛,又毛茸茸的又干净,心中喜欢得不得了,也就一直盯着白虎看。

只见白虎背上的花纹有些部分不是连贯的横条,而有另外的小图案给打破了,模模糊糊的。细细观察,可以见到左右各三处,小小的,像是几把小弯刀的样式。

楚鳞悄悄将自己的发现告诉封煦阳,他正在用心记着路,很是敷衍地附和了两句。

一旁的顾蔺夏听见了,也颇有兴趣,说道:“是欸,这白虎长得还挺有特色的嘛。”

“是吧,你也看出来了?”楚鳞很高兴有人可以一起讨论自己的发现。

“这应该是飞廉兽,而不是白虎。”谢君修也冷不丁地来了句。

楚鳞又多看了几眼,兴奋地转过头跟谢君修说道:“我刚刚又观察了下,那些真的是它的小翅膀欸,不过现在贴在身上看不出来。你怎么知道的,真厉害!”

“以前翻过几本古籍图录,上面有所记载。”谢君修回答道。

楚鳞扯了扯顾蔺夏的衣袖,小声说道:“看,叫咱们平日里不读书,现在尴尬了吧!”

“我哪里不读书了,我只是……忘记了,对,忘记了。”顾蔺夏不满地扯回衣袖,反驳道,尽管这理由没什么可信度。

飞廉兽停在了一座房屋前,牌匾上写着“感灵堂”三个大字。屋内出来位老者,一身粗布麻衣,历经了岁月,一些部分已经起了毛断了线。老者鹤发白须,精神矍铄,颇有几分仙人之姿。

老者摸了摸飞廉兽硕大的脑袋,说了声“去吧,好孩子。”它蹭了蹭老者的腿后,便张开了自己的三对翅膀,随风而去。

看着它张开的三对洁白如雪的翅膀,不少人惊呼,而楚鳞他们几个是知道谢君修的判断是正确的。

“以后我就是你们灵术课的老师,负责引导你们灵术入门和点拨你们遇上的瓶颈,至于具体的每种灵术该怎样修习,那个可不是我的事情咯。你们唤我列老就行了。”老者的声音并不干瘪,反而如清泉一泓,滋润着众人,光是听他说话便如沐春风。

“好了,进来吧。”

屋中,几案列成两排围成半圆状,正前方的几案稍大,是老师坐的席位。几案围绕的中心地面下陷,最中心更低,是一眼澄净的蓝白色液体,散着袅袅白烟。

“你们就按照房号的顺序入座吧,一个房间的前后随你们选择,从最左边开始。”列老吩咐道,自己则是走向正前方的位置。

谢君修看着楚鳞,用眼神询问着她想坐前排还是后排。

“那你坐前面吧。”楚鳞觉得自己不算什么安分的学生,还是坐在后面得好。

顾蔺夏瞧着楚鳞坐了后面,也选择了后排,这样离她近些。封煦阳坐了前面,叶子明不太想直接面对老师。

等到所有人都入座好了后,列老便开始讲话了:

“你们昨天才入学,对很多事情都还不清楚,但听说都已经有人被罚了是吗?”列老轻笑,那几个被罚了的,脑袋恨不得埋在几案下面。楚鳞坐得端端的,一点也不像是在说自己的样子。

“作为入门课,我便先跟你们讲讲这伏灵院以及灵修最基本的事情吧。你们每个人的室友并不是随机分配的,而是选择的和你们资质最为接近的人,这样你们一同生活一同修习,相互学习,也可事半功倍……”

资质相近?楚鳞看着前面的谢君修,我和他资质相近?那既然如此,他能自习得灵术我也该也行,也不知道他用了多长时间学会的,我也得赶紧学学,不然每天麻烦他给我打水怪不好意思的。

“……修灵最重要的在于感灵,只有先能够感受到灵的存在,才有可能借助它、利用它。不过不要尝试去控制灵,这样只会适得其反被灵所吞噬。如果你们实在不信,偏要去尝试,那我也没有办法,只是到那一步的时候恶果只能自己尝了……”

列老说这话的时候笑呵呵的,半点不改他慈眉善目的样子,只是话语中的提醒警告意思明显。楚鳞也想起了小时候常听的唬小孩的那些个故事,印象最深的就有个走火入魔的灵修灭了自己的亲族,最后自己也落得个被联合剿灭的下场,好像叫什么小虎来着。小时候还因为他,一直对灵修有些介怀,觉得灵修太过邪恶恐怖。

“……灵,是无处不在的,万物皆灵,灵即万物。你们首先需要感知灵,不需要太用力,用你们最原始最自然的感受去感知它。不需要探寻它,它们就在身边……就如同呼吸一样,这是天生就会的东西,也不需要刻意去做,自然而然地让它发生……”

列老闭上了眼,悠悠地说着,在他如同有着催眠魔力的声音下,学生们纷纷也阖上了眸子,感知着自己从未探索过的那个世界。像是徘徊在一扇透明门的前面,只要打开了它,世界虽还是那个世界,但天地的一切都会变得不同,即使它们本来就是那样。

“你们有没有感受到什么?”列老问道。

“风,我感受到了风……”“……像是,水……”“我好像听见了雷声……”“……火……”

众人紧闭着双眼,第一次感受到这些微弱的灵,让他们兴奋不已,纷纷回复着列老的提问。列老听着这群孩子的回答,捋了捋自己下巴上的胡子,欣慰地笑着:这些孩子,第一次兴奋是难免的嘛。

“再好好感受下吧,记住这种感觉……”

楚鳞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嗡嗡一片,分辨不出。她看见了——火,满目的红色,烈焰滚滚,扭曲着眼前的空间,似是感受到了滚滚而来的热浪。

这便是灵么?尽管面前的火蛇肆虐张狂,叫嚣着毁灭一切的信号,楚鳞却并不害怕,反倒有一丝的亲切。她的意识随着火焰深入,越过它们直到最深处。

她看见三团格外炽热的火球,它们比所有的火光还要明亮还要耀眼。那些火舌在它们面前不自觉地变得温顺,如同臣服的仆。

楚鳞想要靠近它们,一股来自灵魂深处最原始的渴望,想要接近它们,投入它们,如同飞蛾抵不住火光的吸引。却怎么也不能再近一步,像是被什么力量阻隔着,温柔的却始终阻拦。

面前的这些让楚鳞感到熟悉,似乎在她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便写入了她的记忆中,早就和她融为了一体。她似乎听见了龙吟,低沉而苍老的声音。可是,她从未见过龙更不消说龙吟了,这世上怎么会有龙呢?明明从未有人见过。但她认为那就是龙吟,说不上来为什么,就像她会看见这些一样没有道理。

“……储秋……储秋……”

楚鳞还在尝试接近它们,一次次被柔柔地反弹回来。外界的声音不断重复着,愈来愈大,好像是有人在叫她?

“储秋……储秋……”

闭眼太久,外界的光线还一时不太适应,一张模糊的面容在她眼前逐渐清晰。

“啊?顾蔺夏,怎么了?”楚鳞揉揉眼睛,帮助它适应着明亮的环境。

顾蔺夏见她睁开了眼,舒了一口气,楚鳞发现谢君修也在看她,好像大家都在看她这个方向。

“列老叫你呢!你不会睡着了吧?”顾蔺夏小声地提醒着她,坐垫都快要移到了她的案几这边。

“啊?哦……”楚鳞忙点点头,看向正前方,“列老,您叫我?”

列老慈爱地看着她,摸着自己的胡须,问道“孩子,叫什么名字?”

“回列老,林储秋。”

“感受到了什么呢?”列老继续问道,那双眼睛像是能够穿透她,直接看见她所见到的画面。

“火,烈火,它的温度、颜色、声音我都感受到了。”楚鳞斟酌着,描述她所见到的画面,不过一些细节直觉告诉她要隐瞒下来。

楚鳞说完后,下面顿时窃窃私语,他们大部分人都感受到了灵,不过是很细微的感受。同样是感受到火的人,也不过是隐约看见了一点火光。

“不错。”列老点点头依旧微笑着,和蔼可亲,但不知怎么楚鳞觉得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别有深意。

列老移开了视线,转到谢君修身上,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感受到了什么呢?”

“回列老,谢君修。我感受到了风、火、水。”谢君修回答道。

讨论更为热烈,如同一滴水溅进了油锅,瞬间炸得劈里啪啦的。列老没有制止他们的行为,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等水分蒸发干了才继续问下一个。

“列老,我叫顾蔺夏。火、冰。”顾蔺夏说完,得意地朝楚鳞扬扬头,一脸等着听夸赞的表情。

待顾蔺夏说完,底下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油锅又沸腾了起来。列老也是好脾气,任着他们吵去,自己先喝一口茶再说。

楚鳞刚才也没听见列老讲了什么,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激动,便问着这个已经和她坐在一张案几前的顾蔺夏。

“诶,为什么大伙都这么激动啊?”楚鳞将头凑过去小声问道。

“你不知道?刚刚没听列老讲?”顾蔺夏也将头凑过去,心中还在为楚鳞没夸自己而小别扭。

“我不是睡着了嘛!”

“你真睡着了?”顾蔺夏有些惊讶。

楚鳞敷衍地点点头,“你倒是快说啊。”

“也没什么,就是列老说能感受到的灵越多越具体就越好。”顾蔺夏概括了一下刚刚的那一大段话,中心意思大概就是这个。

楚鳞点点头,原来如此。看他们这样激动,应该是自己不行,又听见别人很厉害而震惊的反应。本以为大家都是小虾米,谁知道自己身边的却是真龙,放谁身上不吃惊。

不过说到具体嘛,刚刚那个马上就要将自己烤焦的温度确实挺真实的。不过那些火焰温度虽然高,火势虽然猛,但好像完全没有伤害我的意思。这灵还真是有灵啊!

楚鳞盯着谢君修的后脑勺,也没有心思听其他同学的课堂回答,心中自是在想其他的事情:他竟然感受到了三种灵?哦,不对,他是自己修习过的,不算是第一次感灵,和我们不能相提并论。

又看了眼顾蔺夏,他正好也在看自己,发现了她的目光冲她眨了眨眼。这小子倒是不错,应该是第一次感灵吧,不然昨晚就会自己烧洗澡水了。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天赋竟然还可以。

楚鳞这样想着,不自觉点着头,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顾蔺夏莫名其妙地感觉自己被肯定了,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很高兴的,回了一个微笑。手就要揽上楚鳞的肩膀,以表示他们兄弟俩好,却被楚鳞无情地拒绝了。

列老问完了一圈,无论听见了怎样的结果,都笑眯眯的,对他们表示着肯定。对于那几个什么也没感受到的学生,也是一句重话没有,鼓励了他们几句,表示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多试几次就好。

“赵飞章、程珈、刘和、孙开宇,你们四人过来。”列老点着四人的名字,他们皆是刚才没有感知到灵的人。

四人相互看看,磨蹭着从座位上起身,不知道列老叫他们做什么。他们真恨自己资质不行,刚才为什么没有感受到灵,现在真是脸都没了。

列老看着他们垂头丧气地走来,这样的事情他已经见得太多,但是自己也只有尽可能的帮助引导他们。毕竟不是所有人都适合修灵的,这必须得承认,尤其是那些才经历了一次不算失败的小小挫折就否定自己的人。

“去碧灵池那里再试一次吧。”列老指着屋子里中央的那个散着白烟的圆形池子。

“是。”

待他们围坐好,进入冥想的状态。列老也没闲着,嘴里念叨着什么,使得白烟更甚,笼罩着他们四人。

楚鳞也感到一阵沁人心脾的灵气滋润,她知晓那里面的绝非凡品,应是增强灵气帮助修行的宝物。

“我闻到了!泥土的味道!”“风!是风!”

那两人兴奋的神情难以掩饰,他们感受到的不光是最简单的嗅觉、触觉上的刺激,而是一线修灵可能的生机。就像是他们在一座上锁的屋子里摸索了好久,终于找到了大门,无论废出多大的力气,他们都要用力把它推开。否则,一生都只能困在这房子中,而屋外的风景只能听他人讲讲。

随着时间的流逝,另两人也逐渐有些焦急,尤其是听见那两个人的惊呼后,更是着急。他们也想看一看其他人都能看见的风景,可是他们连门都还没有找到。

汗珠逐渐从他们的额头、鬓角涌现,从最初细细密密的小汗粒,到最后豆大颗的滚落。

终于,他们还是失败了。

列老给予了感知到的两人鼓励,对于仍没有感受到灵的两人,他给了他们两个一个小吊坠。水滴的形状,里面泛着蓝色,装有一滴碧灵液。嘱咐他们道:“这个坠子有五天的效用,你们最就带在身上吧,没事再多练习练习,不要放弃相信自己。”

列老看着这两个头垂得更低的孩子,也没有说过多安慰的话语,毕竟那些只能有一时的作用。只是给了他们一个鼓励的笑容,就让他们回去了。

楚鳞看得有些唏嘘,列老说得还是委婉,没有挑明,如果五天内他们还是感知不到灵,那应该就真的无缘于修灵了。

最终能有大成的灵修本是寥寥无几,在踏上这条道路的时候便会不断淘汰。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