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伏灵院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伏灵院是Tkom的经典作品。“说真的,储秋,你吃得有点太少了。”苏曜眼神落在楚鳞面前的碟子上几次,欲言又止,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楚鳞看了眼自己碗里的饭,少吗?不觉得啊,我明明还多要了些,怎么会少呢?“是嘛,哈...

伏灵院小说-第十一章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伏灵院》在线阅读

“说真的,储秋,你吃得有点太少了。”苏曜眼神落在楚鳞面前的碟子上几次,欲言又止,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楚鳞看了眼自己碗里的饭,少吗?不觉得啊,我明明还多要了些,怎么会少呢?

“是嘛,哈哈。”她笑着说道,掩饰着一丝丝局促不安,“也不是特别少吧?”

“她小时候身体不好,生过一场大病,自那之后就不太爱吃东西,也是最近几年才好些。你们用不着管她,她知道自己应该吃多少的。”封煦阳刚吃完第一碗的最后一口饭,在端起第二碗饭的间隙向他们解释道。

楚鳞将自己碟子中的鸡腿推给他,好兄弟,够意思!封煦阳也不客气,拿着就啃起来,这些年也没少吃她的东西,所以这个举动做起来格外熟练。

“储秋,你们从小就认识啊?”苏曜问。

“对啊,从小就认识。”楚鳞说完拍拍胸口和旁边封煦阳的手臂,“一起长大的兄弟。”

“那这么说,储秋也是昱州人?”

“啊,这个……”楚鳞一时不察,将这点给忘记了,她就不该一时嘴快说什么一起长大的,“不是啦,我是辰州人,小时候他也住在辰州,就那个时候认识的。”

“辰州……”苏曜重复着点了点头,他总觉得辰州有一些不一样的联系,但其中的关联他一时想不起来。“那还挺远的不是,你怎么想到来昱州上学啊?”

梓州、酀州都和昱州接壤,一个在南一个在北,相较起来处于西边的辰州的确离得远了。

“可能是……贪玩吧。”楚鳞低着头小声念叨了一句。

“啊?什么?”苏曜没听清,贪玩?应该是听错了吧。

“哦,没什么,就是前些年收养我的叔叔故去了,家中也没什人了,我就四处游历。后来封子给我来信说他搬来了昱州,我就来这边找他了。至于入学之事,实在是因为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了。”楚鳞悠悠地解释道,一番话就将自己的人际关系撇干净,孑然一身,多妙啊。

封煦阳偷偷给她竖了个大拇指,她这随口胡编的功夫是越发炉火纯青了。楚鳞也暗暗地在桌下给了他回复,自己已经收到了他的夸奖。

她偷偷打量了下谢君修的反应,不知道他有没有调查过自己,或者父亲有没有跟他讲过一些关于自己的事情。希望他听见了自己是辰州人,又和封煦阳从小认识不要起疑心。

谢君修也察觉到她的打量,迎上来她的目光,楚鳞连忙装作看风景的样子四处张望,慢慢地转移走了视线。

“那你们呢?明明是梓州和酀州人,还不是来昱州上学了。为什么要进伏灵院呢?”楚鳞问道,她觉得现在转移下话题比较好,一直讨论自己的事情,迟早也会自相矛盾露出马脚。

“有志报国,不负年华。”谢君修淡淡说道,眼神中的坚定彰显着他心中的力量。

他会回答还是第一个答的,这是楚鳞没有想到的。现在国家看起来还是天子掌权君临天下,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天子的权力早就被架空,所谓九州也是名存实亡,地方势力割据各自为政。面子上看起来相安无事,底下早就暗潮汹涌,撕破脸是迟早的事情。那么,谢君修说的“报国”,到底是哪个“国”?

“我就没有君修那般有抱负了,只是想着男子汉大丈夫,需要闯出一片天地,成就一番事业。以前有灵修给我测过,说我资质还行,君修又要来伏灵院上学,我也顺便一到来了。”苏曜将自己的鸡腿夹给了楚鳞,刚才她推鸡腿给封煦阳的动作他瞧见了,明明就吃得很少了,怎么还把食物给别人呢?封煦阳也真是的,还真就接了。

楚鳞看着苏曜夹来的鸡腿,面露难色,很快就被感谢的神情给取代了,“谢谢你啊,苏曜……”她已经吃饱了,刚才好不容易将鸡腿送出去,本以为没人发现,怎么苏曜把他的又给自己了。他还真是个热心肠,这么下去可不行,尽快把饭量提上来吧,她可不想才逃离了每天劝她多吃些的铃兰,又来个苏曜。

“储秋你喜欢吃鸡腿啊,来我这个也还没动,给你,瞧瞧你瘦的。”顾蔺夏作势也将自己放鸡腿的盘子送到了楚鳞面前,看样子送得还挺开心。

楚鳞忙摆手,“不不不,你吃就行,我饱了,不用给我……”顾蔺夏跟着凑什么热闹啊,一个腿不够还要再加一个!

“甭跟我客气,咱们谁跟谁,吃就行了。”顾蔺夏以为她是在跟自己客气,“自家兄弟,不用客气。”

谢君修看了眼这边的情况,又看了眼自己还未动的鸡腿,也默默将碟子推了过去。

“请。”

楚鳞看着封煦阳欲哭无泪,对方只在埋头吃饭,没有理会他们的情况,不过嘴角弯成了可疑的弧度。

封煦阳受了楚鳞一脚,猛地抬头,撞上楚鳞威胁的目光。她眼中的警告很简单:吃掉这些鸡腿。

他刚想动筷子将它们夹走,便感受到了三个方向上的目光正监视着他,尤其是他的正对面。只要他一动筷子,他保证,苏曜的眼神盯都能将他盯两个窟篓出来。

封煦阳默默地收回了筷子,低下头任凭楚鳞怎么盯着自己也不管,自己的饭菜真香!

“储秋啊,是不是他小时候老欺负你,抢你吃的,所以你才不爱吃东西了?”苏曜犹犹豫豫地开口。他是注意到了,这两次都是封煦阳先看了眼楚鳞,她才把自己的食物给他的。刚刚她眼中那是充满着愤怒与无奈,想夺回自己的鸡腿却因为被抢了多年,成了习惯,敢怒不敢言。

“啊……”楚鳞不知道苏曜为何会这样想,眼珠一转,“是……”

封煦阳心中狂啸:姑奶奶我啥时候欺负过你?从七岁起,你不欺负我就算是好事了好么……

苏曜看着封煦阳的眼神逐渐危险,瞧把储秋饿成什么样了,个子也不太高还那么瘦……

“……是这样的,小时候生病以后我就不爱吃东西了,就让他帮我吃,反正他也挺爱吃东西的。后来就成习惯了,总想把吃的给他,也许是下意识习惯了吧。”楚鳞解释道。

在苏曜如同老父亲般的关爱眼神下,楚鳞夹起一个鸡腿咬了一口,他也很是欣慰,如同不听话的孩子终于听劝了一样。

楚鳞细细地嚼着嘴里的那块鸡肉,她实在是不想吞咽下去,真的已经很饱了,比平时已经多吃了一半的量了。为什么鸡要长腿呢?为什么鸡长了腿就要吃它呢?为什么要吃鸡腿呢?还有两个!

谢君修瞧她吃得痛苦,开口道:“要不带回去吃吧,马上午膳时间就结束了,膳房也快关门了。”

楚鳞如同抓住了根救命稻草,附和道:“对对,我去要个纸袋。”立马放下筷子,撒腿就跑。

“对了顾蔺夏,你为什么来伏灵院啊?”楚鳞问着跟着自己去拿纸袋的顾蔺夏。

顾蔺夏双手抱在胸前,满不在乎地说:“还能为什么,我爹让我来的呗。不过来了遇见你这个朋友,还是挺不错的。”

“还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来着。你说咱们认识时间也不长,为啥感觉你……”楚鳞思索了一下,斟酌着用词,“这么自来熟?”

“可能这就是缘分吧。我瞧着你有缘,面相不错。”顾蔺夏也说不上来,不过他这个人一向如此,看得上眼的人,不论对方身份怎样,他都想去结交一番。

“那第一次见面你还动手?”楚鳞颇为不信,在他身上上下打量着,满是审视怀疑的神色。

“这不是不打不相识嘛,反正最后也是我吃亏,你看还没消呢!”顾蔺夏指着自己的左眼眶,有些不太好意思,开始确实是自己莽撞了。

楚鳞注意到,那个地方的痕迹已经消失了,明明早上看的时候还有。知道了!碧灵液真是个好东西!楚鳞再次肯定了自己心中那个想法,并下意识有了初步的打算。

“已经没了。这里的灵气充沛,倒是适合养伤。你的伤应该也是上午上课的时候好的,那个屋子里有碧灵池,灵气分外充裕。”楚鳞从怀中掏出一方小巧的铜镜,交给顾蔺夏。

顾蔺夏仔细检查了一会儿,发现确实一点疤痕都没有,甚至恢复得比以前的皮肤还要好。

“真的欸!碧灵液真是个好东西!”

楚鳞看着顾蔺夏,要不是声音不对,她还以为自己不小心说出了心声。和他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见了自己的心思。他俩一拍掌,好兄弟!

下午的是体术课,傅掌教亲自给他们上课,所以还是休息一下,养精蓄锐得好。再说他们现在对于里面的情况不熟悉,除了申斋,也找不见其他地方,万一又迷路了怎么办?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楚鳞将打包好的鸡腿放在桌子上,她吃不下也不想吃,只好到时候找个机会塞给封煦阳。

谢君修又坐在了他的几案前,看的书和昨天的不一样了。

“如果不想吃就不要勉强自己了。苏曜他就是有一点劝饭的毛病,他最见不得别人吃得太少了。你也不要怪他,也是因为他小时候经历了些事情,才落下的毛病。”谢君修冷不丁地开口说道。他见着面前这人对着鸡腿一脸为难的表情,想着还是解释一下比较好。

“什么事啊?”楚鳞在他旁边的案几前坐下,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事才会喜欢看别人吃饭?

“他小的时候被拐子拐过,不给吃的,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又在外面饿了好几天,不知道怎么活下来的。他家人找到他的时候,已经只剩一口气在了。所幸最后没什么大事,也没留下什么阴影,只是见不得别人吃得少,更见不得别人没饭吃。”谢君修看了眼桌上的鸡腿,“所以他才给你鸡腿,你真的吃的太少了。”

“原来还有这么桩道理在里面。”楚鳞又想起了自己吃鸡腿时他的那一脸欣慰,原来是以己度人推己及人的高尚情操。别人是“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他是“惟愿天下饿殍无饥馑”,皆是圣人品质!佩服,佩服。

“那你呢?”顾蔺夏应该就是凑个热闹,她没想明白为啥谢君修也给她鸡腿。

“也许……贪玩吧。”谢君修笑了笑,脸上少见地带上了戏谑的表情。

“啊?”楚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起来不像是你会做的事……”至少看起来不像。

“那你觉得我像是怎样个人?不苟言笑、一本正经、一脸严肃?”谢君修反问道。

楚鳞摇摇头,“我不知道。”她认识谢君修的时间也不长,说不上来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至于正不正经嘛,那可不一定,毕竟她是在青楼打了他一顿。

“对了,你那有关于修灵的书吗?我想看看关于水的,我路况不熟,等知道藏书楼在哪后就还你?”

“有。我找找。”谢君修起身,来到自己的柜子边翻找,他带来的书籍不少,不像楚鳞那边,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放。

如果是楚宪知道了他的宝贝女儿现在主动要求看书,还不知道会高兴成什么样子。楚鳞现在很需要看书,真的很急,不然晚上又得让谢君修帮她弄来热水。

“给。”谢君修将书递给楚鳞,“需要我演示一次吗?”

“行啊,谢谢你了。”楚鳞点点头,有真人教学那是再好不过了。

“水渊潜龙,共努波罔。”楚鳞学着谢君修的手势,这一次她很小心地控制着,谨防上午的情况发生,将这屋子都淹了。

一股清泉注入了面前的盆里,一滴都没有洒出来,做得很好。

“挺好。”谢君修由衷地夸赞道,他的天赋是真的强。

楚鳞抱拳行了个礼,“还是老师教得好。”

心下里在盘算着其他,我这么快就学会了,那书是不是不用看了?算了,人家既然借给我了,至少还是翻一翻再还吧。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