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伏灵院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伏灵院是Tkom的经典作品。楚鳞瘫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谢君修跟她说话时也只是斜个眼睛看着他,连头转都不想转一下。昨晚实战是和傅掌教对练,结果自然是惨烈的。本来依照楚鳞的性子,能偷一分懒那就是一分...

伏灵院小说-第十四章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伏灵院》在线阅读

楚鳞瘫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谢君修跟她说话时也只是斜个眼睛看着他,连头转都不想转一下。

昨晚实战是和傅掌教对练,结果自然是惨烈的。

本来依照楚鳞的性子,能偷一分懒那就是一分,从不肯多废自己力气。然而傅掌教怎么可能让她如愿,当然看得出来并没有拼劲全力,然后,就一直打到她虚脱为止。

事后苏曜还来专门问她,是不是她和顾蔺夏得罪傅掌教了,明眼人一瞧就瞧出来了,傅掌教显然是在针对他俩。

楚鳞大概猜到是为了什么,自己平时和同学对练时,从来不去主动找人,能少打一次就少打一次。第一次对练的时候,她出手就是多方齐攻卯足全力,把第一个和她对战的人,打得可不轻躺了两天,也借此立了个下马威,除了李达山也很少有人主动挑她了。

划水的次数多了,傅掌教当然也看出来了,这不,就亲自来和她对练了。

修行就容不得马虎,即便是资质再高,也必须踏实刻苦。现在靠着天赋可以碾压他人,那日后呢?谁又说得清楚。

“好,我知道了,再见!”楚鳞目送着谢君修出门。

没有听见熟悉的关门声,倒是在门口看见封煦阳的身影。这小子来得真及时,要不然等会自己还得下床给他开门。

“君修再见啊!”封煦阳看着谢君修的背影挥手告别着。

封煦阳关好门,驾轻就熟地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每个房间的布局一样,大同小异罢了。

看着桌上还热气腾腾的茶水和早点,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带回来的。

“想不到谢君修对你还挺好的嘛!”封煦阳打趣道,当然是另有所指。

这屋子非一般的材料制成,可以隔绝声音,外面听不到。现在房间里就他们两人,自然说话也不用太注意。

楚鳞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对啊,你和他住一起,他对你也好。”

谢家的家风很严,这只是最基本的人际来往要求。

都是大家族出身的,楚鳞和封煦阳又怎么不知道,从小当然也是受过这样的教育。不过两人从小就野,也不拘着他们性子,只要大方向没问题,楚老爷和封老爷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那你觉得谢君修怎么样啊,考虑考虑?”封煦阳贱兮兮地问道。

“你的冰姑娘是不想要了是吧?正好我也不想动,睡了。”楚鳞轻飘飘地问道,闭着眼,一副马上就睡觉不理他的样子。

封煦阳忙倒了杯水,半蹲在楚鳞床边,哀求道:“鳞爷我错了,来喝口水,吃了早点收拾收拾咱们就动身吧?”

楚鳞眼珠一转,盯着封煦阳,颇有些无语。

“不是我说,封子,你现在怎么这么狗腿了?以前都是想着法子当我大哥,占我便宜,现在想通了?一口一个鳞爷叫得比谁都顺溜。”

封煦阳讪笑一声,有些不好意思,但脸都没红一下。

“我这不是大丈夫能屈能伸嘛,韩信尚受胯下之辱,我这叫两声也不吃亏啊。再说了,要是这事成了,您就是我一辈子的鳞爷!”

楚鳞冷笑一声,“人家是能屈能伸,你是一直屈啊。没成就不是了?”楚鳞眯着眼,含着警告的意思。

“鳞爷!成不成都是!”封煦阳忙拍着胸脯保证。

“我发现这几个月没见,你是皮变厚了,尤其是脸皮。”楚鳞从床上坐起,接过水抿了一口,将杯子还给了他。

“你先坐一会儿,我收拾一下。”

楚鳞从柜子里随便找了套衣服换上,她心中已经有了个大致的计划,等东西准备好了就可以去勾搭姑娘了。

自从掌握了用灵,楚鳞觉得自己的生活水平得到了质的飞跃。

以前洁面洗澡洗头一类的事情,就算有仆人的服侍,做好了准备,也需要自己亲自动手。而现在不一样了,直接操纵水灵就可以迅速清洁了,嫌冷还可以用火灵加热。这样也可以顺便避免谢君修发现的尴尬。

桌上的早点虽还冒着热气,但已经是强弩之末,不是温度最可口的时候了。

楚鳞随意用了点火灵,加热到喜欢的温度。拈起一个包子吃,将剩余的推给封煦阳示意他想吃就自己拿。

见识到楚鳞控灵的技术以及用到的地方,封煦阳有些惊讶,她好像将灵用在了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此得心应手,像是天生就会。

“鳞爷,你这控灵的本事有点厉害啊。”封煦阳咬了口包子,“还有你怎么想到用灵来干这些事的,太妙了!”

楚鳞挑了挑眉,“也没什么,谢君修用灵烧洗澡水给了我灵感。”

封煦阳有些诧异,他俩某些方面还真像。

“对哦,就是刚来学院那天晚上,你们还在努力烧水的时候,我已经用上了他帮我弄来的热水了。”楚鳞补充道,吐了吐舌头,得瑟得不行,“这种好室友你不想要?”

楚鳞还记着刚才封煦阳调侃谢君修对她好的事情,见准机会就刺激他一下:没想到吧,你又脏又累的时候,爷已经干干净净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了。气不气气不气,是不是不平衡,略略略。

楚鳞捏了个诀子将手指清洁干净,起身向门外走去,“走吧!”

封煦阳晃了晃手中的袋子,里面还有好些吃的,“你才吃了一个包子,就不吃了?”

“你吃了吧,最近被逼着吃了那么多东西,不想吃了!”楚鳞摆摆手。

“要是被苏曜知道了我就完了,都怪你说我以前抢你吃的,最近他就没给过我好脸色!”封煦阳虽这样说着,拿包子的手可是一点也没有松,嘴也没停过。

“知道了,走吧!”

昱州封家,也是当地有名有姓的大族,世代耕读传家,虽不算什么望族,但在文坛学界的份量不清。到了封煦阳的父亲封济海这一支,弃文从商,不免遭到家中反对,当年一闹差不多就是断了联系。

昱州封家,也算是当地有名的世家大族,追溯族史已有二百年。而这种传承越久的大家族,规矩限制往往也是最多,繁文缛节家风门规数不胜数。

封煦阳他们这一脉是封家正苗嫡支,本来不出意外的话,封煦阳从小过的日子应该就是那种大家族里规矩却枯燥的生活。

然而这只是假设的情况,现实中充满了变数。

封煦阳的父亲封济海,在年轻的时候立志于经商,当然受到了封老太爷的严肃反对,当年因为这事,封济海同封家一度决裂。

为了经商方便,封济海和其妻白诗迁居辰州宁阳城,也是在那里诞下了封煦阳和他的妹妹封萱儿。

封济海和楚宪是早就认识的朋友,又都住在宁阳城,两家离得不远,封煦阳封萱儿两兄妹小时候就常和楚鳞一起玩。

一年前,封济海和夫人在去漠州的途中遇见山匪,惨遭杀害。自此,封家的产业与未来的担子都落在了封煦阳的肩上。好在,有楚宪的帮忙一切处理起来还算顺利。

封煦阳对经商没有兴趣,封济海也从没有强迫过他,由着他选择自己喜欢的事情。现在封济海亡故,他那偌大的产业没人打理,封煦阳从小没学过定然是不会的,况且也没有兴趣,封煦阳便将其悉数变卖,只留下了最核心的一部分,也算是父亲多年心血留下的念想。

封济海虽然不说,但封煦阳看得出来,他还是想同家中和解,日后魂归故乡。在外奔波了大半辈子,还是想着落叶归根。

封煦阳便带着封萱儿返回昱州。这一来是为了安置父母灵柩,二来是封老太爷去世前按例留给了封济海一份家业,他还需要回去打理。封老太爷这些年气归气,但心中还是一直有这个小儿子的,该有的一样不少。

封煦阳回来以后,同封萱儿在本家里住了一小段时间。封老太太对着这两个长年在外的孙子孙女自然是喜欢的,不过在这的约束太多,他们俩从小野惯了,当然浑身都不舒坦。没多久就搬了出来,去到封老爷子给他们留下的宅子里。

这些情况楚鳞当然是知晓的,封煦阳面上虽然不说,但她知道他需要承受的压力有多大。她之所以答应得这么痛快,除了和封煦阳的交情外,也想有个人能够和他相互扶持,有个照应。当然,前提是那个蕤冰姑娘得过了她这一关。

“鳞姐姐!”

刚进封府,就见着一个鹅黄的身影扑过来,直撞入楚鳞的怀中。

“喂,萱丫头,你哥还在这儿呢,就没看见!”封煦阳不满地抗议,狠狠地揉了一把封萱儿的头。

“你干什么呢,哥!我头发都弄乱了。”封萱儿用手整理着自己的头发,一手拉着楚鳞,“我当然看见哥了,鳞姐姐又不常来,你反正随时都能见着,我当然是先招呼鳞姐姐了。对了,鳞姐姐,你怎么想起来看我了?”封萱儿转头问着楚鳞。

“进屋再说吧,不急。”

“好。”

楚鳞任着封萱儿牵着往里走,留着封煦阳孤零零一人在后面。

真不知你到底是谁的妹妹,小没良心的。封煦阳酸溜溜地想着,默默地跟了上去。

半个时辰之前,楚鳞和封煦阳去了成衣店买了男女装各一套,然后又去了买了些脂粉和首饰。去客栈换好了行头,重新了辆马车才回去。

封煦阳不明白为什么,先前还说不去封府,怕封萱儿泄露了她的行踪,怎么现在又要去了。

本来在他的设想中,楚鳞还是住在客栈当中,有行动他再出来就是。

楚鳞解释道,若是父亲真想找她,她不信到现在还没有找到,那只能说明他是故意放水;这其次嘛,既然婚事还没有正式定下来,她也没什么好怕的了,尚有一线逃生可能;还有,到时候女装出现在街上遇见封萱儿更麻烦,容易露馅,还不如一早安排好她,通通气。

至于为什么要换一套衣服回去,那还不是怕他们家下人怀疑:明明是个男子为何小姐要喊姐姐?

“啊?所以鳞姐姐你这次是偷偷跑出来玩的?”封萱儿一脸钦佩,“那我一定会替你保密的。”

楚鳞点点头,继续瞎编道:“所以啊,为了不被我爹发现了,你千万别露陷啊。现在我叫林秋儿,反正你一直叫我鳞姐姐,鳞姐姐林姐姐也没差,没多大问题的。”

封萱儿重重地点了点头,拍拍胸脯郑重其事地说道:“你放心吧,林秋儿姐姐,我一定不会说漏嘴的。”

“很好。”楚鳞也是一脸郑重,像是在交代什么天大的事情,“还有,为了行动方便,有时候我会穿男装,那个时候我叫林储秋,千万记住了。林储秋和林秋儿是龙凤胎,所以长得像名字也像,记住了吗?”

“记住了,麟哥哥。”封萱儿煞有介事地点点头。

封煦阳在旁边看得一脸担忧,他生怕封萱儿以后跟着楚鳞学坏了。

果然,谁家妹子谁心疼。若是楚鳞有哥哥的话,怕是早就将封煦阳给修理一顿了。真的要细究的话,楚鳞应该是他带坏的,虽然本身也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乖宝宝就是了。

“那鳞姐姐这次会在这边待多长时间呢?”封萱儿问道。

“如果顺利的话,应该会待上几年。”楚鳞顿了顿,补充道,“我也进伏灵院了。”

封萱儿听到这个消息微微张大了嘴,呆滞了片刻,而后怒气冲冲地看着封煦阳。

“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鳞姐姐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封煦阳看着眼前这个捏着拳头气鼓鼓的小姑娘,想起了以前见过的河豚,生气时就是这副样子。

“是哦,都是你哥的主意哦。”楚鳞看热闹不嫌事大,还要添一把火。

“我这不是入学后才知道,怕写信说不清楚,事情传到楚伯父耳中就不好了嘛。现在一放假,我不是就把她带来了?”封煦阳急急解释道。他这些年最大的成熟应该就是对妹妹变温柔了。

封萱儿想了想,觉得封煦阳说的挺有道理的,但还是好气哦,闷声闷气地说道:“好吧,我原谅你了。不可以有下次哦。”

得到了妹妹的原谅,封煦阳自然是连连答应,至于下次要不要瞒着,下次再说嘛。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