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伏灵院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伏灵院是Tkom的经典作品。楚鳞回房换了套衣服,果然这娇俏的颜色穿在她身上就是不舒服。还是深色的男装好,至少不容易被发现,同封煦阳在屋顶也不会太奇怪。屋顶上封煦阳早备好了酒和吃食,是给他们两人准备...

伏灵院小说-第十八章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伏灵院》在线阅读

楚鳞回房换了套衣服,果然这娇俏的颜色穿在她身上就是不舒服。还是深色的男装好,至少不容易被发现,同封煦阳在屋顶也不会太奇怪。

屋顶上封煦阳早备好了酒和吃食,是给他们两人准备的,但结果肯定是差不多他一个人吃完。

楚鳞平时也不怎么饮酒,应该说饮食之类的除了水,她什么都不太喜欢,但酒量还不错就是了。

小的时候,每次受了委屈或是有了烦心事,封煦阳总爱往房顶上跑。那里有些像一个避风港,他能够得到短暂的歇息,而不受外界的打扰。久而久之,屋顶就成了他心中特殊的地方,不论是事情好坏都会去那,甚至在他心中屋顶成了商讨大事的正式地方。

楚鳞就不一样了,她从小也爱往屋顶上爬,有时候一待就是很久。和封煦阳不同,她不是上去寻求短暂的护佑安宁的,而是“因为我是仙子啊,仙子就是该在天上。”

她说话的那份笃定的模样,现在还能清晰地在封煦阳眼前浮现。当时她说得太过坚定,以至于明知道说法的荒诞,他还是迟疑了,有些相信。

楚鳞手中拿着件披风,一跃而起登上了屋顶,递给封煦阳。“披上吧,晚上风大。”

“谢了。”封煦阳顺手接过来披上,暖和了不少,是可有可无的温暖,当然还是有的好。

“怎么样了?今天的事情。”封煦阳再按耐不住性子,迫不及待地问道。

楚鳞白了他一眼,现在这么急了,那刚才吃饭还吃那么久,果然爱情比不过美食是吧?等着吧,等以后你俩成了,这事自个儿和孙媳解释去吧。

“不急,叫声爷爷听听。”楚鳞悠哉悠哉地抿了一小口酒。嗯,不错,至少八十年的皎清溪,下血本了啊。

“鳞爷!”封煦阳没有丝毫犹豫,喊得那叫一个声情并茂,连他亲爷爷都没机会听到过。

楚鳞看着他满眼的诚意,浑身上下都是听话乖巧的气息,有些恶寒。

天哪!这就是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吗,太可怕了吧!这个笑容我在哪看见过?对了,赵财主家的那个傻大儿。

楚鳞用手掌遮住他的脸,把他的头扭到了一边,“你正常点。”

“好的。”封煦阳答道,不过还是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

楚鳞没有丝毫吝惜地给他当头一掌,“蕤冰叫你正常点。”

“什么,她提到我了吗?”

楚鳞看着面前这个一脸春思的男人,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纯情了?摇摇头,“你别说话了,听我说就行了。”

封煦阳乖巧地点点头。

要是他正常地问的话,还指不定楚鳞要怎么吊他的胃口呢,干脆不如装成这样。这招叫做以毒攻毒,坏处就是自己也被恶心得不行就是了。

“从我的观察看,蕤冰应该对我有了初步的好感,并且觉得我是个挺有趣的人,和她以往见到的姑娘都不一样。这样挺好的,我打算明天再去一趟,听听箜篌聊聊天,巩固巩固。”

封煦阳自动忽视掉楚鳞大段对自己的夸赞,抓住了重要信息:进展不错。

“那什么时候我可以出场啊?”

楚鳞随手拿了块杏仁酥塞进封煦阳嘴里,“吃你的东西吧,想什么呢?才见了一次面,你就想登堂入室了?等着吧,再等一两年吧。”

“鳞爷~”封煦阳扯着嗓子,两个字愣是被他叫出了一句话的长度。尖细又油腻的腔调,一看就是学小姑娘撒娇没掌握要领。

楚鳞实在受不了,封煦阳现在怎么回事,不要脸的程度都快追上她了。“好好好,再等几次行了吧?”

“听鳞爷的!”

“对了,帮我办几件事,当将功赎罪了。”楚鳞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寄到辰州,亓官那里,你知道的。还有就是林储秋、林秋儿的消息知道该怎么做吧?”

封煦阳恢复了正经的模样,接过来,“当然,这种小事,你放心吧!”

楚鳞微微点头,补充道:“给我些银子。”

“要多少?”

“你家库房的钥匙吧,我需要的时候自取。”楚鳞笑着说。

封煦阳迟疑了一下,“也行,你不会搬空的对吧?”

楚鳞的眼神中闪烁着狡黠的光,看看天,玉盘悬空皎皎生辉。“那可不一定。”

“那我就只好找楚伯伯了。”

楚鳞转过头看着他,“知道吗,亓官当初也和你说了相同的话。但他给我的戒指太大了,我也不敢真的在他们家铺子里用啊,那不是等于直接给我爹信号?”

“这叫做恶人自有恶人磨!”封煦阳晃着脑袋,这么多年难得看见她如此吃瘪。

“其实谢君修也不算恶人吧,他遇上我算是好人没好报了。”楚鳞抱着头躺在屋顶,这样看月亮别有一番滋味,手可摘星辰,指可触明月。

“酒还要吗?”封煦阳晃了晃手中的秘色瓷莲花壶,“没多少了。”

“再来一杯吧,难得你小子舍得把这坛皎清溪给拿出来,不能全便宜了你。”楚鳞一个翻身,同封煦阳共举杯,一饮而下。

果然好酒。

第二日,楚鳞一大早就出门了,去了醉花楼,被告知已经有人点了蕤冰。

好家伙,一大早就去花楼,肯定也不是什么正经人。

楚鳞要走的时候,遇见了妙梅。

早上客人少,也落得清闲,尤其是她们这些皮肉姑娘。

楚鳞当然又被妙梅调戏了一番,红着脸写了张花笺托她带给蕤冰。

妙梅顺手将它折好放进了胸衣里面,羞得楚鳞道了句再见就仓皇而逃。

当然全是装出来的,她见过的世面恐怕比有些楼里的姑娘都大。这么一点小事还得装害羞,也是难为她了。

递完信后,楚鳞是径直回到封府,她可不想节外生枝,再遇上什么熟人。

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行踪已经暴露了,谢君修早就看见她了。

那个一大早就逛窑子不正经的人就是他,蕤冰现在接待的客人。

“主子,你笑啥呢?”

蕤冰大大咧咧地躺在贵妃榻中,一只腿垂在外面晃着,哪里还有半点平日里的温婉贤淑。

“没什么,见到一个认识的姑娘罢了。”谢君修淡淡地说道,嘴角还保留着刚才勾起的一丝浅浅的笑容。

“哟,我来瞧瞧。”蕤冰起身来到窗前,顺着谢君修的眼神看过去,“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竟然能让你感兴趣,眼睛都恨不得飞出去了。这不是昨日来找我的姑娘嘛!”

蕤冰一眼就看到了楚鳞,现在时辰还早街上的人不是很多,看得也清楚。

“哦?”谢君修收回了目光,饶有兴趣地问道:“她昨日来找过你?”

“对啊。”蕤冰又倒回了榻中,平时端得太辛苦,可得抓紧时间休息。“昨天下午来的,也和今日一样穿的男装,不过装扮的技术也太差了,一眼就看出来了。”

谢君修想起了昨日在风华阁见面的场景,的确装扮得一点也不像,明明是十足的小女儿做派。

“那她来找你干嘛?”

“还能干嘛,喜欢我呗。”蕤冰摸了下自己的脸颊,这番容颜谁不喜欢?“说是喜欢我好久了,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才来找我的,想和我做朋友。”

“那看来我今天来的不是时候,让人家小姑娘白跑了一趟。”

“是吧,我还挺喜欢这个小姑娘的,蛮有趣的一个人。你猜猜,她昨天点了什么曲子。”蕤冰坐起身来,翘了个二郎腿,冲着谢君修扬了扬头。

谢君修刮着茶碗里的浮沫,眼也不抬,“既然你这样问了,肯定不是些寻常姑娘爱的曲子。该是些什么江湖豪情家国大爱一类的。”

“嘿,还真叫你给说中了。”蕤冰走到了箜篌边上,随意抚摸着它的琴弦,“她一来就点了《破阵子》,说话都还是结结巴巴的,听的曲子却这么豪迈。”

《破阵子》?谢君修默念了一遍,这还真是意外啊。

琴声铮然肃杀,战场的死亡气息弥漫着整个绣房,碰撞出不一样的和谐诡异。

蕤冰指尖的音比昨日更加铿锵有力,她的脸上再不是柔柔的神情,而是坚韧又自信,这才是她本来的面貌。

谢君修听着琴声,眼前不知怎么浮现出了林储秋的面容,轻笑着。

果然是兄妹啊。

本来今天是来看看蕤冰最近有没有新的情报,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收获,得让人查查林储秋和林秋儿了。

他们看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但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直觉啊,告诉他事情没这么简单。

“蕤冰,你不是说林秋儿似乎对你很有好感,在接近你吗?”待一曲弹完,谢君修说道。

蕤冰又恢复到刚才的样子,趴在贵妃榻上,玩着一双芊芊玉手,纠正他道,“是啊,不是似乎,是赤裸裸地表明了对我的迷恋。”

“那这些,你帮我仔细观察着她,有什么异常就跟我汇报。”

故意接近蕤冰,是发现了什么呢还是巧合?如果是发现了蕤冰的身份,那么她是哪边的人?

“好,没问题啊。”蕤冰答得爽快,“您把钱加够了就行。”

谢君修从怀中摸出个貔貅的玉坠,扔给蕤冰,“少不了你的,生辰快乐。”

“嚯,这可是上好的独山玉,主子阔气啊。”蕤冰对着光把玩着手里的玉坠,在阳光下是透彻的墨绿,成色极好,“貔貅,只进不出你倒是有心了。不过生辰一类的,我向来是不过的,东西我收下了,不过这祝福嘛我就不要了。”

蕤冰晃了晃手里的玉坠,笑得没心没肺的,但眼中却闪过一丝阴霾。

谢君修不赞同地摇摇头,“总归是个特殊的日子,生命的初始,本就是造化的成全,没有再比这大的事情了。”

“主子,有时候你真的挺唠叨的。”蕤冰吐了吐舌头,岔开着话题。

谢君修笑了笑,不置可否。

回到封府后,楚鳞总觉得有些不踏实,具体是什么她也说不上来,只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封煦阳有事不在,封萱儿还在抄昨日罚的内容,楚鳞百无聊赖,便回房睡觉去了。

觉睡到一半,楚鳞突然清醒,想起还有件事没办,忙从床上下来,收拾好出门。

昨日林储秋一直没有出现,为了避免怀疑,她得去让林储秋干点什么事情,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快到晚饭的时间,楚鳞才从外面回来,手里还提着两只野兔和一只野鸡。交给了下人,嘱咐道要用炙烤的方式,今晚加餐。

封煦阳在院子里练着大刀,舞得飒飒生威。

楚鳞看了一会儿,这小子的大刀又长进了不少,难怪傅掌教夸他,挺刻苦的嘛。

又练了几式,封煦阳收了刀势,到点了,该吃饭了。他的肚子向来特别准时,从不误一刻的时辰。

“楚,储秋。”鳞字都到了嘴边,愣是被硬生生地憋了回去,看来下意识的反应还得改改。“你这一天都干嘛去了,我哪都找不见人。中午是不是又没吃饭?”

“去山上玩了一转,打了两只野味,晚上加餐。”楚鳞拿过封煦阳的大刀,掂了掂,比学校里的要沉。“忘了。”

封煦阳自然知道她说的忘了是什么意思,就是吃东西对她来说是件可有可无的事,没人提醒着,吃不吃就看心情了。

“小心我告诉苏曜去。”封煦阳真的想象不到自己若是一顿不吃饭那会怎样,对他来说不能吃东西就是最大的刑法了,妥妥的酷刑。

楚鳞舞了一下手中的大刀,还挺顺手,正好也想玩玩。

“无所谓,你们怎么总是喜欢管我吃东西的事,不吃我又饿不死。”楚鳞一个借势转身,横挥出刀去,“你忘了,小时候我怎么过来的了。”

楚鳞这么一说,封煦阳又想起了小时候自己不懂事干出的蠢事。

那时候楚鳞比现在还不喜欢吃东西,每天一到要吃饭的时候,她就跑了,家中的仆人好些时候都找不见她。

后来,她发现封煦阳喜欢吃东西,并且胃口极好,便想着法子地把自己的吃的给他。

封煦阳那时候也不懂事,只晓得别人给自己东西吃,是件好事。所以楚鳞给多少,他吃多少。

谁能想到的是楚鳞那段时间把自己的吃的全给他了,每天就只喝点清水。

这种情况还是后来楚鳞虚弱得太厉害,一天在街上突然晕倒才被发现。

一问,才知道她至少有十天没有吃过饭了,能活下来已经算是个奇迹了。

封煦阳当时吓得要死,足足过了好久才敢吃楚鳞给的吃的。

不过自那时起,包括封煦阳在内的楚府、封府、亓官府上上下下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开始监督楚鳞按时吃饭。

这种情况直到楚鳞长大了些,更懂事听话的时候,才作罢。不过一些习惯却保留下来了,比如有时候自然而然地问她吃饭没就是一个。

封煦阳见着楚鳞大刀耍得挺高兴的,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那小的斗胆问一句,您前几个月有按时吃饭吗?”

楚鳞顿了顿,将大刀扔回了刀架上,“没意思,不玩了。”看着封煦阳还没跟上来,回头催促道:“饿死了,走,吃饭啊。”

封煦阳了然,看来没有按时吃饭。不光没按时吃,甚至吃没吃都是问题。

她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这是封煦阳这多年一直没有弄明白的事情。

而他以后依旧想不通。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