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修库山明

伏灵院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伏灵院是Tkom的经典作品。“这就是你说的天水级玄奴?”楚鳞嘶哑低沉的声音藏着薄怒回荡在阴冷潮湿的地下室,伴着偶尔传来的老鼠啃咬的声音,在空旷的地下更显得瘆人。驼头拿头巾悄悄地抹了一把汗,这个地下...

伏灵院小说-第二十七章 修库山明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伏灵院》在线阅读

“这就是你说的天水级玄奴?”

楚鳞嘶哑低沉的声音藏着薄怒回荡在阴冷潮湿的地下室,伴着偶尔传来的老鼠啃咬的声音,在空旷的地下更显得瘆人。

驼头拿头巾悄悄地抹了一把汗,这个地下室太过潮湿,对于他这般的体态来讲,有些过于闷了,逼仄得紧。

他不知道面前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也不知道此人的实力如何,只觉得有一股自己忽视不了的气势与威压。

驼头不知道的是,这份实质感极强的威压,本身也是实际存在的:楚鳞觉得地下潮湿阴冷,早就使用了火灵护体。他离得近,胖子又容易热,又潮又热的当然就很不舒服了。再加上灵修对于普通人而言,确实会带上压迫感。

“是……纳达别看这里脏乱,他们看起来腌臜,收拾好了都是品质很好的玄奴。”

驼头对于自己这批货还是信心十足的,他也算是有些见识的。

楚鳞环视了周围,与其说是一个地下室,不如讲是一个地洞来得合适。

四壁地面修整得很不齐整,坑坑洼洼,让人不由得怀疑这壁面是直接挖掘后就没有加工。

中央是精铁铸造的栏杆,足有碗口粗细,上面有部分斑驳锈迹。栏杆里面拥挤簇拥着好些玄奴,他们的肤色黢黑,同黑暗融为一体,只有壁面上零星的油灯散发着昏黄的光亮。若是仔细听,还偶有水滴的声音,顺着墙壁的凹凸痕迹,汇聚在地上的浅坑处。地上的水坑映着摇曳的火光,星星点点明明暗暗。

一股发霉的潮气从关押玄奴的狱所阵阵传来,还有一股发馊发酸的诡异气息。

楚鳞皱了皱鼻子,这里的味道直让她恶心,想要作呕。又是一阵腥风而来,是有玄奴听见了这边动静起身而来,嘴里还喃喃念叨些什么。

“他在说什么?”楚鳞下意思地后退,躲开了前来的玄奴,其实他们被关在了这样类似笼子的地方,哪里能够真正靠近。

“都是些无意义的话语罢了,纳达不用在意。”驼头擦着汗,内里衣衫已经濡湿了,以前也没有觉得有这么热,不由得又远离了楚鳞一些。

“纳达可要仔细瞧瞧?”

驼头这样问着,又给手下做上手势,示意他们行动。

手下也是驾轻就熟,将早已备好的湿毛巾,水盆端来,麻利而又粗暴地清洁着玄奴们的面容。

一盆清水很快就浑浊起来,白色帕子也变得油腻污浊。那些藏在污垢后面的一张张脸也逐渐显露,显现出他们真实的模样。

楚鳞看着这些玄奴们,他们看起来皆是年纪不大,十多岁的样子,多是相貌清秀的少男少女。

他们的肤色虽同自己不同,从五官上仍是能觉得其独特的精致。称得上漂亮,又带着别样的异域风情。

楚鳞突然想起以往在花楼里偶然听过的“黑皮子”,有些嫖客对此啧啧称奇,总说想换换口味尝尝鲜。现在想起来,她大概明白了,他们口中的“黑皮子”就是卖进窑子里的玄奴了。

她不由得感到一阵战栗,像是触电般,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恶心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笼里的玄奴们对于自己正在接受的粗暴对待并没有太大的反应,那双黑亮的眸子里却看不见一点活气的光。他们逆来顺受的样子让楚鳞又想了那头老驼——它在昨天天黑后不久便死了。

楚鳞微微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怀着悲悯,却没有作用。

驼头在下令后便一直观察着楚鳞的神色,见她摇头叹气,以为是觉得这些货不行,急忙说道:

“纳达要不要再看看天水级的,可库达保证会满意的。”

驼头试探着问着,却已是示意手下带路,做了个请的手势。

楚鳞想着来便来了,看看也无妨,也就跟着前面的小厮走了。

关押玄奴的里面还有一条小路,藏着个暗门,进去后是一间不大的屋子,同外面一样用精铁打造的栏杆,不过更加整洁一些,里面只有一个玄奴,看起来也宽敞很多。

“去!”

驼头下令道,手下们皆是心领神会,端着盆缶盥洗用具放在了围栏前,以便让里面的人自己清洗。

那玄奴对于他们的到来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仍是背对着他们一动不动,像是盯着墙壁在发呆。

她披散着头发,身上只套了件破烂的袍子,烂旧得分不清本来的颜色。

即使是这样,楚鳞还是看出了她曼妙的身材,在摇曳的灯火下映照在墙上的影子也顾盼生姿,婆娑婀娜了起来,隐隐约约,明明暗暗,勾动着人心,摄人魂魄。

“纳达,这就是天水级的玄奴,不过她有些不识好歹,还没有经过调教,若是出言不逊惹怒了纳达还请多多海涵。”

驼头介绍道,看他铺垫这么长,想必以前没少“海涵”她的出言不逊。

“去,开门。”

楚鳞观察着门内的女子,她似乎对他们丝毫不感兴趣,对于他们的说话声充耳不闻。

直到门打开的时候,她突然转过身来,一双漆黑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楚鳞。

楚鳞一直盯着她,被她这突然而来的动作有些吓到,微微向后倾斜了一些。

闯入楚鳞眼帘中的首先是她那双燧石般透亮漆黑的眼,再随着她的眼扩大,逐渐勾勒描绘出她的整张容颜。

艳丽而张扬。

这是楚鳞对她最为直接的第一印象,即使非我族类,肤色也有很大的差异,楚鳞也不得不承认她被眼前的这个玄奴给深深惊艳到了。

她的衣服堪堪蔽体,与其叫做衣服,不如称之为破烂的布条,全是真正的“百衲衣”。

曼妙的胴体在这些短而紧贴身躯的衣服的勾勒下,更是引人遐想,带来无穷的遐思。

她带着笑,肆意的笑,眉目间是不加掩饰的嘲弄,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现在的境遇,一点也不面前的人们放在眼中。

楚鳞只觉得眼前一亮,被她的明艳吸引。说来实在讽刺,在这样一个阴暗的地下,面对着这样一个囚奴般的玄奴,自己却看到了张扬明艳。

“你,可以带我走。”

一个缠绵慵懒妩媚得能够拉出丝的声音蓦自响起。楚鳞只觉得鸡皮疙瘩洒了一地,真真是媚到骨子里去了。

一旁的驼头打了个冷颤,长舒一口气,身边的几个手下也是同样的反应,光是声音就让他们如此受用。

“我?”

楚鳞敛了敛心神,她毕竟不是真正的男人,并不能更真切地体会他们现在的感受,于是表现得还算正常,没有失态。

玄奴点了点头,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很是无语地指着楚鳞。她的手指也非常好看,修长匀称,指节纤细肤质细腻。

“你,带我走。”

她说的话非常笃定,笃定没人会抗拒她的魅力,笃定楚鳞不会拒绝她的要求。但是对于一个阶下囚,一个连自身自由都没有的玄奴,这话说得却太过猖狂。

楚鳞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她,眼前这个玄奴和她这两日见过的全都不一样,她不像他们一样麻木温顺,她拥有着独属于自己的鲜活。

“我为什么要带你走?”

“你会带我走的,我比你看到的要有用得多。”

玄奴仍旧保持着自己说话漫不经心的调调,丝毫不担心楚鳞真的会拒绝自己。

她瞥了一眼面前那个油腻肥胖的男人,他正色咪咪地盯着自己,那双污浊的眼睛中映着自己玲珑的曲线。复而嫌恶地移开了眼,这些男人她看一眼都觉得恶心,又补充道:

“当然,并不是他们眼中的有用。一群只会滥交的蠢猪。”

驼头神色一变,他是贪恋她的美色,但还没到能够容许一个低贱的玄奴出言侮辱自己的地步。他心中已经盘算好了,如果楚鳞不要这货,那么自己也不想着再卖了,这小骚货的滋味他早就想尝尝了,自己已经忍耐够久了。

楚鳞注意到了驼头神情的变幻,他阴桀扭曲的脸上只差没明白写上自己的想法了。不过,她也不甚在意。

“名字?”

“修库山明。”

“好。”

楚鳞从怀中随意摸出了一个锦囊,扔给了驼头,“放人吧。”

驼头还沉浸在自己的意淫当中,突然被打断,还颇有些恼怒,“这怎么能够……”

够字还没说完,开锦囊的手突然一顿,脸上不屑、震惊、狂喜的神情交织着,颇为滑稽可笑。

“快,快开锁交货!谢谢纳达,谢谢德尔玛纳达,还不快感谢德尔玛纳达……”

驼头语无伦次地说着,他的手下们也遵循着他的命令,符合着“感谢德尔玛纳达……”

一时间狭小的地下室中充斥着起伏不一的感谢声,闹哄哄的,吵得人脑仁疼,像极了一群讨人厌的苍蝇,嗡嗡地叫个没完,

楚鳞一直观察着修库山明的表情,她也回望着她,眼神中带有赤裸裸的欲望与勾引,但更深处是不屑,对什么都不屑一顾的鄙夷。

楚鳞不明白她的这份傲慢来自何处,让她同她的族人区分开来。

修库山明娇喝一声,笑声中是化不开的魅意,让人听了骨头都酥了。

“走吧。我的……主人!”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