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傻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是苹果小姐的经典作品。周怀山嘿嘿笑着。“就上次你们吃饭时的时候呀。”周青......鸡窝距离吃饭时的厨房也是两三米远,周怀山基本是相当于在大家眼皮子底下流窜作案的。怎么能做到的!并且,鸡都没锅似。“你就就怕被意外发现?”要是被意外发现了,周怀山人设彻底坍塌,她好容易努力争取来的读书机“就刚才你们吃饭的时候呀。”。...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小说-第十章 不傻全文阅读

周怀山嘿嘿笑着。

“就刚才你们吃饭的时候呀。”

周青......

鸡窝距离吃饭的厨房也就是三五米远,周怀山基本是等于在大家眼皮子底下作案的。

怎么做到的!

而且,鸡都没炸窝。

“你就不怕被发现?”

万一被发现了,周怀山人设彻底崩塌,她好容易争取来的读书机会也就泡汤了。

为了吃鸡,你真是拼了。

周怀山一脸得意,“怎么可能发现,你们在厨房说的热火朝天,谁有功夫注意外面呀。”

“就算刚刚没人注意,可现在你就不怕......”

周怀山摇头打断周青。

“放心吧,不会有人来咱们这里的,我要读书这事儿,今儿拍板定了,你三叔一家肯定要关门商讨分家的事,你打了王强,我估计你大伯一家不光要讨论我读书的事还得讨论王强,至于你爷奶,你奶肯定磨你爷让他改主意呢,大家都没工夫。”

周青......

“你们纨绔,也分析问题?”

周怀山白了周青一眼。

“这话说的,我们纨绔归纨绔,不代表我们傻啊!”

周青......

周怀山擦了擦手,起身上炕,“闺女,等一会儿吃鸡。”

鸡已进泥,泥已入灶,她还能说什么。

连毛都不用她收拾。

拨了拨灯芯,周青拿出纸笔,朝炕上那张破炕桌一铺,“来,写字吧。”

周怀山立刻哭丧了脸,“这就开始了?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啊!写什么啊,你让我抄书,总得给我个范本啊。”

周青就道:“随便写点什么,明儿我拿到县城的书局给店家看看。”

笔沾了墨,周青塞给周怀山,“写吧。”

“随便写?”

“嗯。”

周怀山提笔一挥:我想吃鸡。

周青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抬手一巴掌就朝周怀山拍去。

不过巴掌落到周怀山头顶的那一瞬,到底停住了。

“你要是我儿子,信不信我抽你,这纸多贵啊,你写这么个玩意儿?”

周怀山一脸委屈,“我是你爹!”

周青气的大喘气。

周怀山幽幽又道:“而且,这纸是买一送二送的,不要钱。”

周青......

大巴掌忍不住了。

周怀山继续,“还有,是你让我随便写的。”

说完,周怀山一脸委屈巴巴望着周青,满面赫赫:不怪我啊!

周青......

恨恨瞪了周怀山一眼,抬手在我要吃鸡下方重重点了一下,“在这里,写德不孤,必有邻。”

周怀山一脸惊讶,“哇,你还懂《论语》?”

周青啪的一拍桌子,“写!”

周怀山撇撇嘴,“写就写。”

刷刷落笔。

虽然人不着调,但是周青不得不承认,周怀山的字写得很好。

很有气势。

等周怀山写完,周青又道:“在这个底下写克明俊德,以亲九族。”

这次周怀山没废话,刷刷写。

等他写完,周青想了想,又道:“写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周怀山正要落笔,猛地抬头,震惊的望着周青,“闺女,你还会作诗?”

周青瞪着他,“写就是了。”

“哦。”

看着周怀山落笔,周青心思翻飞。

古代寻求抄书并不容易,她没有十足的把握,只能用一些她在现代读过的古诗去骗一骗原创价值。

争取一些机会。

这首诗朗朗上口,用词也算朴实,硬说是周怀山写的,也勉强说得过去。

等周怀山写完,周青将纸转过来看。

别说,周怀山的字很配这首诗的气势。

“会作画吗?”

周怀山摇头,“开什么玩笑,我要是会作画,还叫纨绔?闺女你是不是对纨绔有所误解。”

周青......

她感受到了来自辅导作业的暴击。

别人家是熊孩子,她家是熊爹!

还不能打的那种。

搓搓脑门,周青把纸还给周怀山,“把你会写的喜字福字的所有样式,都写了。”

周怀山登时一脸不情愿,“都写了?很多的。我都有点手疼了。”

周青咬牙,“写。”

周怀山叹了口气,低头写了四五个福字,然后惨兮兮道:“我想去茅房。”

“写。”

......

“我腿痒。”

“写!”

......

“我饿了。”

“写!”

周怀山每写几个字,就开始找借口溜号,周青最后忍无可忍,啪的把锄头拍周怀山腿边。

“一次性写完,要不然明天你就去种地。”

这下周怀山老实了。

周青大喘一口气。

万里长征第一步,它开始了!

周青和周怀山失去了父慈女孝,展开了鸡飞狗跳。

周家正房。

孙氏躺在炕上,眼睛盯着头顶房梁,不住的唉声叹气。

周老爷子被她叹的实在睡不着,“你到底怎么了?”

孙氏就哭道:“你说我怎么了,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你怎么就答应让老二读书了,青丫头要是真的在县城找到了营生,远哥读书就宽裕多了,这下好了,钱都糟践到老二身上了。”

周老爷子叹了口气,“当初委屈了他,如今他既是想要试一试,就让他试一试吧,我怕他以后恨我们。”

孙氏没好气道:“恨个屁,供他吃供他喝,生他养他,还招来恨了?”

周老爷子就道:“你也别闹了,青丫头给了一百文,雇人够三天,三天以后,我估计她是拿不出钱的,机会我们给了她,到时候他们自己不行,也没得怨恨。”

孙氏一听这话,眼睛转了转。

“老头子,你的意思是,你敷衍他们的?”

周老爷子想解释,可一想孙氏向来无原则的偏袒周远,也就没解释,只嗯了一声。

这下孙氏心里踏实了,“我就说,你怎么老糊涂了,对了,王强那事儿......”

周老爷子严肃道:“你趁早死了那条心,今儿一闹,街坊邻居都知道王强逛窑子,这样你都让青丫头嫁过去,你不怕戳脊梁骨我还怕!”

黑暗里,孙氏撇撇嘴。

怎么可能算了。

足足五两银子呢。

三房里。

周平将他求周青的事告诉了周怀林和赵氏。

赵氏乐的嘴角就没弯下来过。

以前他们也想送周平去村里的族学,可周怀海一句周平天资愚钝就把他们的想法扼杀了。

周平拢共就读了半个月。

这一直成了三房两口子心头一块心病,尤其每次周远散学回家的时候,他们更是心里难受。

现在,周怀山读书,周平能跟着认字......

周怀林将儿子搂在怀里,粗糙的大手拍拍他的头,“好儿子,你跟着你二伯好好学,爹争取让你也去读书。”

声音带着些许哽咽。

周平亮晶晶的眼睛争得大大的,“爹,你放心,我晓得。”

这一刻,三房比周青都盼着周怀山能继续读书。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