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泥人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是苹果小姐的经典作品。鸡腿吃完,周怀山捧着溪水喝了几口,朝周平笑嘻嘻道:“玩过泥人儿没?”周平嗦着鸡骨头,“毕竟了。”“那玩过打泥人儿没?”周平坐站起身朝周怀山看去。啪!周怀山手里了备好的一坨泥,直接朝周平身上拍去。拍完,后转身跳开,哈哈哈哈大笑。周平......我二“那玩过打泥人儿没?”。...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小说-第三十一章 泥人全文阅读

鸡腿吃完,周怀山捧着溪水喝了几口,朝周平笑嘻嘻道:“玩过泥人儿没?”

周平嗦着鸡骨头,“当然了。”

“那玩过打泥人儿没?”

周平坐起身朝周怀山看去。

啪!

周怀山手里已经备好的一坨泥,直接朝周平身上拍去。

拍完,转身跳开,哈哈大笑。

周平......

我二伯这是疯了?

这厢周怀山和周平撒欢的玩,很快吸引来了村里其他的小孩子。

二人对打立刻变成多人混战。

......

日落西山,天色变黑。

没了光亮,地里的农活便不能再做了,村里人陆陆续续回家。

然而,直到到了吃饭的点儿,家里往常闻到饭味儿就猴急的小崽子却一直没有出现。

“闰子,回家吃饭啦!”

“大桥子,回家吃饭啦!”

“铁蛋子,回家吃饭啦!”

“二哥,平子,回家吃饭啦!”

......

在众多呼唤孩子回家的声音里,夹杂着赵氏的声音。

只是,任凭家长们怎么呼唤,也不见孩子一点踪影,家长们着急了,各家各户出动寻找。

这一出动,几乎出来半个村儿的。

“你家孩子也没回来?”

“你家也没回来?”

“孩子们能去哪啊?”

“别是去了后山那边。”

“天!后山可是有狼,还有毒蛇。”

“快,快点。”

七嘴八舌,大家在族长的带领下,举着火把就朝后山奔去。

周青坐在周怀林的骡子车上,远远看着壮观的火把靠近,眼角一抽,“三叔,咱村儿这是过火把节呢?”

记忆里没有这个节啊。

周怀林摇头,“可能是谁家丢了什么东西,大家跟着找呢。”

人群和骡车相向而行,很快相遇。

赵氏一见周怀林,腿软脚软的扑上来,“他爹,二哥和平子不见了,他们说可能是上了后山。”

赵氏猛地扑上来,吓了周怀林一跳。

然而她这句话直接把周怀林从骡车上吓得跳下来。

“啥?”

赵氏哭道:“村里好些孩子都不见了,他爹,会不会是......后山可是有狼啊!”

周怀林立刻转头朝周青道:“......”

没等周怀林开口,周青已经跳下车,“我和三叔一起去找。”

说完,周青冲着沈励道:“你自己能赶两个车回去不?”

沈励点了下头,“你们先去,我送了车回去就来。”

兵分两路,立刻行动。

跟着村民,周青一路提心吊胆。

人群里,男人们面色铁青不断的喊着孩子的名字,女人们忍不住的哭起来。

要真是遇上狼......

大家伙一路奔向后山,快抵达山底小河边的时候,听到了吵闹的声音。

是孩子们的声音。

一听到这活蹦乱跳的声音,悬了一路心的家长们顿时松下一口气。

同一时间,憋出另外一股气。

“哈哈哈哈哈,平子,你要是不说话,我都认不出来是你。”

“你也是,哈哈哈哈,你全身都是泥,真是一泥人了。”

“也就怀山叔还能认得出,别人都分不清楚啦。”

......

黑天里,孩子们站在小河边,正乐此不疲的朝自己身上涂泥。

一眼望去,高高低低一片,全是泥人,要是站住不动的话,和寺庙里铜塑的十八铜人没有任何区别。

在一群矮泥人里,周青一眼看到了周怀山。

想看不见都不行啊,那么大个子,鹤立鸡群在那里,正捞泥朝自己胳膊上涂呢。

周青气的差点晕过去。

家长们打着火把找来,孩子们惊慌之下,瞪大眼睛齐齐朝家长们看去。

家长们......

眼见面前泥猴似的崽子,压都压不住心头的火气,只想冲过去一脚给他踢去后山让狼吃了得了!

刚刚有多着急害怕,此刻就有多想揍人。

然而......

一群泥猴儿立在面前,根本分不清谁是谁家的孩子。

族长立在最前面,看着面前的情形,气的胡子只颤,孩子众多,不好发火,火气直接奔向一群孩子里的那个傻大个。

“你是谁家的,这么大了不跟着你爹娘下地去,跑这里来胡闹什么!要胡闹也看着点啊,这后山是你们能来的?”

周青赶忙上前,一把将周怀山从坭坑里拖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族长,这是我爹。”

周怀山低着头,任由周青拽出来,周青声音一出,众人惊得没掉下眼珠子来。

啥?

谁?

周家那个木头疙瘩老二?

这......

看着面前这个泥人儿,大家实在难以将他和周怀山那个老实人联系在一起。

周怀山一出来,周平拖着背篓也跟着出来,立在周怀山身边。

周平一出现,周怀林上来一脚踹了他身上,“让你在家跟着你二伯学习,你跑来这里喂狼!活腻歪了你!”

一脚踹过去,看到背篓里的东西,周怀林紧跟着又是一脚。

“这是你师兄给你二伯的拜师礼,你背出来做什么?”

周平委屈巴巴,“是二伯让背出来的,二伯说,怕我们不在,让奶和大伯娘拿走了。”

众人......

难道周怀山来这里和孩子们瞎闹,是为了躲避孙氏和王氏?

他难道在家里待不住了?

周怀山毕竟是个老实人啊,大家宁愿相信,周怀山出来玩泥巴,是被孙氏和王氏欺负的在家待不住,也不会相信,是周怀山自己愿意来的。

要不怎么出门还得把拜师礼也背着出来。

大家齐刷刷同情的看向周怀山。

族长咳了一声,“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孩子们小不懂事你也该知道厉害!行了,我去和你爹说一声,以后踏踏实实在家用功。”

既然是周怀山,他也不好怎么训斥了,毕竟是个大人,还是个老实人的那种大人。

周青歉意的朝族长笑笑,“给三爷添麻烦了。”

族长没说话,转头看向那群几乎一模一样的高低泥猴。

“杵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去你们爹娘那去,真等着回家挨揍呢!”

一得这话,泥猴们挪着步子走向各自家长。

步伐那叫一个不情愿。

仿佛他拖拖拉拉就真的能脱离回家挨打的事实似的。

各人领到了自己的娃,不且回家,就公然上演了一幕暴揍。

一时间,后山脚下,惨叫声此起彼伏。

周青冷冷看着周怀山,咬牙切齿,“你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吗?”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