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答应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是苹果小姐的经典作品。沈励摇摇头,“忠叔许是明白,一会儿买完东西去去问问忠叔,知己知彼,师傅也好准备。”周青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事已到此,也也没别的法子,没办法等明日本场了。周青他们一离开了,掌柜的便将他妹夫也撵走了。妹夫一走,店小二给掌柜的倒了杯茶,“掌柜的,您怎么明白周青点点头,嗯了一声。。...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小说-第四十六章 答应全文阅读

沈励摇头,“忠叔许是知道,一会儿买完东西去问问忠叔,知己知彼,师傅也好准备。”

周青点点头,嗯了一声。

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法子,只能等明天比赛了。

周青他们一离开,掌柜的便将他妹夫也轰走了。

妹夫一走,店小二给掌柜的倒了杯茶,“掌柜的,您怎么知道周姑娘是来求名额的?”

掌柜的一盏茶仰头喝干,茶杯重重搁在柜台上。

“她爹想参考,又不是书院的学生,这个时候来不是为了名额还能为了什么!”

说及此,想到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妹夫,掌柜的没好气叹一声。

“不过,别说是周姑娘了,就算是刚刚进来一头驴,我也那么问!”

一头驴都比他妹夫强!

他就算是把名额给了一头驴,也比让他妹夫糟践了好。

气归气,掌柜的心头还是有自己的盘算的。

他手里一共三个名额,两个早就用出去了,唯独剩下一个,就等着周青上门呢。

他还想得一首诗。

虽然知道,好诗难成,可......万一呢。

正好他妹夫添乱,明儿周姑娘的爹来参加比赛,兴许就能在赛场上得一首好诗。

他不在乎诗的版权归谁,只要上了他云海书局的诗册就行。

周姑娘的“爹”......是那个跟在她旁边的小伙子吗?

这厢,掌柜的琢磨着明天的赛事。

那厢,周青和沈励置办了整整一车的东西。

卖字赚了不少钱,又从王强身上薅了几两银子,再加上刚刚掌柜的的妹夫扔过来的十两,周青敞开了买。

毕竟,有钱不花王八蛋。

置办完,两人赶车回笔墨斋。

“云海书局的掌柜的,有个妹夫?”

店中坐定,沈励端了茶喝了一口,朝忠叔道。

忠叔幽怨的看了他一眼。

沈励从云海书局出来就暗暗招呼暗卫来送信儿。

暗卫急吼吼的赶来,他还以为沈励出了什么事,结果是让他立刻马上去调查云海书局掌柜的的妹夫!

半个时辰内他要他的全部信息。

以为自己是霸道王爷呢?!

“此人名唤赵大成,家境颇好只是不求上进,整日只知吃喝玩乐,十六年前与徐峰的妹妹徐可莹成亲,夫妻恩爱,并无侍妾通房,膝下有一女,今年十五,闺中待嫁,名唤赵曦。

虽是纨绔作风,但从不去花柳之地,平日也就斗鸡斗蛐蛐,早些年读过书,连考三年不中便放弃了,如今是与人打赌才又准备参考,原本是打算买县衙的名额,只是为了抓蛐蛐去了一趟郊外,等他回来,名额就被卖完了。”

周青听得眼角直抽。

这人设很熟悉啊。

“云海书局的掌柜的,怎么看都是有学识的人,他家的妹子,怎么就嫁了这么个人?”周青有些不解。

忠叔就道:“当年徐可莹去寺庙上香,路上遇到歹人,是赵大成拼死相救,为了救徐可莹,赵大成胳膊差点让人砍断,之后徐可莹便嫁过去了。”

顿了一下,忠叔补充道:“赵大成虽然不上进,但是对妻女却是极尽宠爱,他家有祖上留下的铺子,日子宽绰。”

忠叔说完,沈励朝周青看过去。

“赵大成既是个纨绔,那师傅的胜算还是很大的。”

周青......

呵呵。

要是比谁更纨绔,她爹完胜。

要是比学识......

嗯......没准儿她爹也能完胜。

“四书五经,我爹已经背会了,这个不怕,况且我爹的字写的好。徐峰既是要安排比赛,想来这名额他是不愿意给赵大成的。”

沈励......

你这么自信,可让我说点什么好呢。

宠溺的看着周青,沈励笑道:“正是如此。”

周青端茶喝了一口,“就这样吧,要是实在不行,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忠叔就朝沈励看过去。

前几天您不是从县衙买了一个名额吗?

没说?

沈励......

动了动嘴角没开口,只目光温柔含笑望着周青。

她喜欢自己争取,他便陪她,她做不到的最后他给她兜底便是。

两人休息片刻便赶车回村了。

他们进村子的时候,正好村里几个奶奶辈的人正站在村口聊天。

眼见周青回来,一个奶奶立刻就尖着嗓子道:“呦,青丫头这是出息了,买这么些东西孝顺你奶啊。”

另一个奶奶就挤眉弄眼笑道:“听说青丫头都住到他家里去了,啧啧,这么一马车的东西,得多少银子啊,城里人就是有钱,青丫头,悠着点啊,还没成亲可别把肚子搞大了。”

周青的奶奶孙氏就在这几个婆子中间站着。

冷眼讥诮的看着周青,“别到时候坏了名声连累远哥儿,我老周家可没有这种没皮没脸的人。”

沈励闻言,眼底刷的冷了下来。

周青扬了扬眉梢,面上带着盛笑,一扫那几个婆子。

“奶,昨天您还说,王奶一辈子生不出儿子太晦气呢,咋今儿就一起聊天了,您不是说怕王奶的晦气传染给大哥吗?”

人群里,王奶的脸色骤然如铁,看向孙氏。

“呦,赵奶奶也在啊,我肚子大不大倒是好说,不过,听我奶说您家大孙子跟着王强逛窑子,您也不管管?”

赵奶奶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转头看向孙氏。

孙氏立刻恶狠狠朝周青道:“我可没说。”

周青又看向另外一个婆子。

“宋奶奶,我奶说您天天虐待家里几个媳妇,大媳妇被您虐待的差点投井了,是真的不?”

宋奶奶跳脚就去撕孙氏。

“好你个孙婆子,平日里大家一起聊天,没想到你这么黑心编排我,难怪你两个儿子离心分家呢,活该!”

孙氏一下没躲开,被宋奶奶一把拽了头发,疼的直叫。

“小贱货,我什么时候说过,你给我滚下来说清楚。”

孙氏气的一面挣开宋氏一面朝周青咆哮。

周青才懒得理会孙氏呢,鞭子一扬,赶着骡车走了。

反正话她是说出去了,说出去的话就是种下的刺。

骡子欢快的前行,周青嘴里哼着小调。

晚上涮羊肉喽!

沈励眼见周青眼角眉梢不带怒气,自己脸上的冷色也就缓了三分,“你不生气?”

周青笑道:“气什么,他们几个平时和我奶关系并不好,能那么说话不过是嫉妒我日子过得好罢了,被人嫉妒那是好事,说明咱有本事呀!”

沈励就笑了笑,好想伸手揉揉周青的头发。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