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丈夫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是苹果小姐的经典作品。周青心头一跳。么王强出事了了?真有人为人民提供服务了?王强他娘被被推倒,一咕噜爬出来又朝周青身上扑。“色诱男人的小娼妇,我王家哪里开罪你了,你要这么害我儿,你说,你说啊!不不要脸的贱货!你究竟把我儿弄哪去了。”王强他娘疯了似的扑向周青,本来都走到屋难道王强出事了?。...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小说-第四十八章 丈夫全文阅读

周青心头一跳。

难道王强出事了?

真有人为人民服务了?

王强他娘被推倒,一骨碌爬起来又朝周青身上扑。

“勾引男人的小娼妇,我王家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么害我儿,你说,你说啊!不要脸的贱货!你到底把我儿弄哪去了。”

王强他娘疯了似的扑向周青,原本都走到屋门口的周怀山一阵风就跑了过来,抢在沈励动手之前,抬脚一脚踹向王强他娘。

“滚,你儿不见了你找去啊,关我闺女屁事!”

周怀山纨绔了一辈子,什么弟弟不打嫂子这种人间常识在他这里完全不成立。

更何况是嫂子的嫂子。

他只知道一件事,谁欺负他闺女谁就是王八蛋。

一脚踹翻王强他娘,周怀山铁青着脸站在周青另外一边,和沈励一左一右形成一对保护周青的门神。

王强他娘怎么也没想到,周怀山这个平日里连屁都不敢当众放的蠢货居然敢对她动手。

被周怀山一脚踹翻,王强他娘坐在地上一拍大腿嚎啕咆哮。

“我不活了啊,我还活着做什么,让亲家一脚踹翻,我还有什么脸活着啊。”

听王强他娘突然说这个,孙氏顿时脸一白,飞快的看了周怀山一眼,想要跑过去堵住王强他娘的嘴。

就在此时,外面一阵脚步声逼近过来。

好在周青他们似乎对亲家这个字眼没多想,眼见周青他们没有反应,孙氏松了口气。

族长打头,后面跟着周老爷子周怀海两口子以及王强他爹,还有一个严肃的老头周青不认识,众人沉着脸进来。

沈励朝族长看去,赶在他们开口之前,率先开口。

“大半夜的闹起来,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闹,既是连您都惊动了,可见不是小事,只是......这里到底是我家。”

说罢,沈励朝族长身边的那个老头打量了一眼。

族长就朝沈励开门见山直言道:“王强已经一天一夜未回家,有人看到下雨那天,王强和青丫头前后脚进了一处荒庙避雨,王家的来问问情况。”

沈励就道:“只是问问情况吗?进门就打人的那种问?”

这句,沈励就不是朝族长说了,而是看向族长身侧的那个老头,语气里是极浓的不善。

他本就是暗影组织的头子,腥风血雨什么没有经历过,此刻冷下脸来,身上的戾气可谓浓。

那老头被沈励这么看,心下不由一缩。

族长倒是心里挺痛快的。

王家村的人丢了,跑到他庆阳村来找人也就罢了,还闹出这么大动静,一点不把他这个族长放在眼里。

周怀海见沈励摆脸子,没好气道:“你什么态度,怎么和王族长说话呢!你们还有理了不成。”

沈励就看向周怀海,“你觉得我应该什么态度?这里是庆阳村,不是王家村,王家村的族长来庆阳村摆什么威风!”

族长......

小伙子,很会说话啊。

王族长......

我哪里摆威风了!

王族长狠狠瞪了王强他娘一眼,“什么话,好好问。”

王强他娘一脸愤愤的从地上爬起来,咬牙切齿朝周青道;“下雨那天,你见过王强没有?”

周青就道:“没有。”

“你胡说,有人亲眼看见你和王强一起进了一处荒庙。”王强他娘就尖着嗓子道。

“有人?谁?说出名字来!”

周青就不信,那天下那么大的雨,能有人遇到她和王强进了荒庙。

沈励立在周青一侧,神色微冷看着王强他娘。

“既是有人看到王强和周青前后脚进了荒庙,现在王强又找不到了,报官吧,反正我们说什么你们也不信,何必耽误时间,报官吧。”

沈励话音一出,孙氏和王氏顿时对视一眼。

周怀海低了低头,目光闪烁看向一旁。

王氏哥嫂两口子怒的冒火,“报官?行啊,别以为报官我们就怕了你!有理走遍天下!报!这就报!”

族长看了周老爷子一眼,朝王族长道:“那就报官吧,你看如何?”

“不行。”周怀海立刻反对。

族长朝他看去。

周怀海舔了一下嘴皮,道:“大晚上的官府哪有人,就算是报官,那也是明天了,这耽误一晚上的时间万一王强有个三长两短......”

王强的娘顿时嚎哭起来,“强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说着,她红着眼瞪着周青,“强子到底在哪?啊?他可是你丈夫啊,你不能这么狠心啊!”

周青......

啥?

周怀山眼角一抽,“你说什么放屁话,你家那王八羔子绿豆崽儿怎么就成我女婿了,哪门子女婿!”

沈励眼底泛起杀气。

王强他娘就呸的啐了一口。

“你家收了我家的定亲礼,两个孩子交换了庚帖,婚书都写了,周青她不是我家的媳妇是什么!”

“我家什么时候收你定亲礼了!”周怀山暴躁道。

王强他娘就咬牙道:“中秋前两天,你家收了我足足十两银子的定亲礼,怎么,吃相这么难看?

我告诉你,我儿子要是好好地,你老老实实给我过门,我儿子要是有个什么,纵是他死了,你也去给我配**去!”

周怀山气的哆嗦,扬手一巴掌就扇了王强娘脸上。

啪!

重重一巴掌打的那叫一个响。

“放你娘的屁!老子什么时候收你十两银子了!你才配**呢,你全家**!”

周怀山突然爆发,谁都没防范住,一巴掌打下去,王强娘顿时身子一偏朝一侧趔趄过去。

王强爹赶紧伸手扶他。

族长和庆阳村族长目瞪口呆。

周怀山?

打人?

打女人?

“你怎么打人?你还是人吗?”周怀海一把拉住周怀山,伸手就要揍他。

周怀山一把推开周怀海。

“滚,你算哪颗葱,我打人怎么了?她污蔑我闺女,我不能打?别说她了,你我也一样打!”

周怀海哪里架得住周怀山推,为了不吃亏,赶紧松手。

“你,你......你简直目无王法!”周怀海重重一甩手,气的咬牙切齿。

周怀山则一把提起王强他爹的领子,眼睛怒睁,“谁收了你的银子?谁和你交换的庚帖?”

王强他爹想要挣脱开,可他手腕刚刚不知被什么撞了一下,突然一麻,一点劲儿使不出来。

“你娘收的,怎么,想要赖账?婚书都定下了,你赖账也没有用!”

虽然挣脱不开,可王强他爹到底还是不输气场的吼道。

一听这话,周怀山立刻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一把推开王强他爹,转手就扯了周怀海的衣领。

“你抓我做什么,松开,松开!”

周怀海被周怀山揍过,唯恐再挨揍,他急急的喊着,拼命去掰开周怀山的手。

周怀山一拳揍到他眼窝。

周怀海顿时眼冒金星。

砰!

就在周怀海眼冒金星那一瞬,他后脖颈子忽的挨了一棍。

周青手里提着一根木棍子,狠狠朝周怀海抽去。

周怀海猛地吃痛,顿时向前踉跄,周青抬脚就朝他踹过去。

周怀海没站稳,扑通跌到,周青手里提着一根绳子扑上去,绳子直接绕上周怀海的脖子。

“你做什么!”

“放开你大伯!”

“青丫头,你冷静点!”

......

周青一绳子绕了周怀海的脖子,现场顿时混乱。

沈励默默用一颗小石头弹向周怀海,让他起身不得。

族长惊得一口气提到嗓子眼,“青丫头,听三爷的,松开,松开,这要出人命的。”

周青死死拽着绳子,周怀海被他勒的喘不上气。

“三爷,我就想知道,我怎么就和人定亲了,谁给我定的,王强是个什么东西三爷你也清楚吧,这是谁十两银子把我卖了!今儿要是说得清便罢了,说不清,我也不活了,临死拉个垫背的。”

王强他娘今儿不来闹,她还不知道自己个已经有了丈夫了!

孙氏拿起地上的棍子就抽周青。

“死丫头,你给我松手,松开!”

周怀海被周青勒住,孙氏吓得全身哆嗦。

沈励一把抓住孙氏扬起的棍子,站到周青身边去。

孙氏棍子打不下去,眼看周怀海又憋的脸都紫了,急的眼泪哗哗的落,扑通给周青跪下。

“青丫头,你要缠缠我,放开你大伯,放开。”

周青不理她,只一双眼睛看向周老爷子。

周怀山站在周青一侧,咆哮怒吼,“说,到底怎么回事!”

谁也没想到,事情发展到这一步。

周老爷子只觉得胸口疼,喘不上气。

孙氏哭的泪眼婆娑,“银子是我收的,庚帖是我交换的,青丫头,你要生气冲我来,放了你大伯。”

周青就朝族长道:“三爷,这事,总该给我一个交代吧。”

族长就道:“青丫头,你松了你大伯,三爷给你一个公道。”

“三爷,我一向听您的话,可这次,您还是先帮我解决了吧。”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