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向朝阳也是阳城的

六零有姻缘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六零有姻缘是三羊泰来的经典作品。复活回没消失了前,低调生活,没想起,都当奶奶的人了,从儿媳妇身上明白了……连沫沫头有些疼,缓缓睁开双眼,愣住了,熟悉的摆设,这是她的房间?连沫沫惨然一笑,一定是执念太深,哪怕是死了,都要梦回过去。。连青柏,“就你自己。”连青柏心里直哼哼哼,他怎么会让向朝阳也居住这里,孤男孤男的说闲话再说,主要原因他妹妹还这么小,谁也别想记挂。连沐沐可以得到想的答案不满意了,将紧紧包裹拎到桌子上,献宝似的,“大哥,来看一看我给你带了什么非常好吃的。”沐沐见大哥看回来,解开我连青柏心里直哼哼,他怎么会让向朝阳也住在这里,孤男寡女的说闲话不说,主要他妹妹还这么小,谁也别想惦记。。...

六零有姻缘小说-第八章 向朝阳也是阳城的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六零有姻缘》在线阅读

连青柏,“就你自己。”

连青柏心里直哼哼,他怎么会让向朝阳也住在这里,孤男寡女的说闲话不说,主要他妹妹还这么小,谁也别想惦记。

连沫沫得到想要的答案满意了,将包裹拎到桌子上,献宝似的,“大哥,来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

沫沫见大哥看过来,解开包裹,先是掏出牛皮纸包的两只猪蹄,递给大哥,“大哥闻闻是不是很香,一共四只,我给你拿来两只呢!”

连青柏拿起来嗅了嗅,眼睛一亮,“哪里弄来的酱猪蹄,味道真不错?”

沫沫得意的扬起小脸,“当然是我做的,厉害吧!”

连青柏甚是欣慰,“果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错有大哥当年的厨艺。”

沫沫撇撇嘴,大哥只会煮个粥而已,还好意思说厨艺。

沫沫带的东西都是挑选好的,两只猪蹄,六节蒜蓉香肠两斤半重,装了两大玻璃瓶子炒好的辣白菜,两斤白面条。还有白菜肉陷的冻饺子,大概两斤左右,这是给大哥年三十时候吃的,再来四个苹果,所有的吃的就在这里了,多了沫沫也不敢拿。

这些吃的,着实让连青柏吃惊不小,“你这丫头不会是把家里的存货都拿来了吧!”

沫沫的谎话说多了,越发的自然,脸不红气不喘的,“没都拿来,今年的年景好,又赶上过年,这个月细粮每人多了一斤不说,副食品种类也多了不少。”

随后沫沫又将捞到三斤多重鲤鱼的事说了一遍,连青柏也有几年未回去,没多想就信了。

沫沫神秘一笑,又从包裹底部翻出了十盒的海滨烟,两毛一盒,在当时一般都是四级以上的技工才吸的,还有一瓶景芝白干,一块一一瓶。

“烟票是我扣爸的,酒赶上过年不要票,怎么样我好吧!”

连青柏喜的全都揽入怀里,“哥果然没白疼你。”

“我是有良心的人,不像某些人,好几年未回家。”

连青柏连忙告饶,“我错了还不行,这不是同事都是急事,我要有发扬精神,假期就借去出了,我保证,明年一定回家。”

眼瞧着已经快五点了,沫沫一天未吃饭,中途只吃了几块糖,早就饿的要死。

炉子上的煤球一直压着的,通一通就着了,沫沫活了面,晚上主食面条,至于菜兄妹两个产生了分歧。

依照沫沫的意思,有辣白菜,在切一根香肠搞定了,可是大哥不同意,晚上向朝阳也要来,愣是要拿出一只猪蹄不说,有多拿出来一根肠。

三个菜,有些不好看,沫沫怕拿多了被发现问题,最后切了半颗白菜,白菜炖土豆,剩下几片白菜叶打算用白菜做汤面,勉强算四菜一汤齐活。

五点半,菜上了桌,敲门声,连青柏出了厨房去开门,沫沫听见,“我说你怎么来这么晚,合着你去换东西去了,不错都是好东西。”

向朝阳将一条肉和一小袋米递给连青柏,“没弄到多少,让妹子先吃着。”

沫沫默了,她现在的年纪最小,的确到哪都是妹子。

连青柏,“大虎,铁柱两人没过来?”

向朝阳,“都知道你好不容易换到的精粮给妹子吃,他们不好意思过来蹭饭。”

向朝阳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眉头一挑,连青柏得意的很,“菜是不是硬,你可是托了沫沫的福了。”

连青柏什么都好,可最让向朝阳受不了的就是,张口闭口我妹妹,叨咕的他有一段时间,见到连青柏开口就躲。

连青柏瞄了一眼厨房,压低了声音,“我说哥们,你也别一直冷着脸,再吓到我妹子,火车上都没敢上厕所。”

向朝阳皱紧了眉头,“我的脸一直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想上厕所怎么不跟我说?”

连青柏一副你不懂小姑娘的样子说教,“小姑娘脸皮都薄的很,你难道让沫沫大庭广众下说?”

沫沫端着面条出来,正好听到这里,脸刷的红成了猴屁股,气血直冲头顶,只觉得脸丢尽了。

向朝阳扯了扯还要说教的连青柏,指了指僵硬的沫沫。

连青柏懵了,然后一米八几的大小伙子变成二十四孝好哥哥,小心翼翼的赔笑,“沫沫,那个我。”

“吃饭。”沫沫深怕大哥在说出什么,紧忙打断。

“好,好吃饭,朝阳,来吃饭,尝尝沫沫的厨艺。”

向朝阳坐在连青柏的身边,位置正好面对沫沫,小姑娘低着头盛面条,这都小半天了,脸依旧很红,有些掩耳盗铃似得低头吃着面,向朝阳眼底闪过笑意,这丫头蛮有意思的。

连青柏招呼着,“朝阳,来尝尝沫沫带来的香肠。”

向朝阳夹了一片,蒜蓉的味道,不肥不腻正好,“阳城带来的?我怎么不知道阳城有香肠?”

连青柏惊讶的问,“你这次回去没看到?是不是你没注意?”

沫沫心里咯噔一下,千算万算忘了向朝阳,她原本以为向朝阳去阳城是办事,没想到家竟然也在阳城,这回糟了。

向朝阳筷子一顿,余光瞟了下沫沫,“可能有,只是我去晚了些,已经被抢光了吧。”

沫沫心终于落了地,恶狠狠偷偷瞪了一眼大哥,他要是不请人吃饭,也没这事。

向朝阳眸子闪了下,嘴角微翘,看来这丫头有些秘密呢!

沫沫怕再露出马脚,快速的吃完饭,她只要一离开,大哥也就不会揪着问。

可大哥不让,喝了点酒,更絮叨了,拉着沫沫,“来沫沫,朝阳也是你哥,叫哥。”

沫沫,“......”

向朝阳倒是淡定,连青柏不止一次说,我妹妹就是你妹妹,听得多了,向朝阳心里就认同了。现在他好奇这丫头会不会叫哥,深邃的眸子注视着沫沫。

沫沫这才真的内伤了,她才不叫哥,她真实年龄和大哥几个没差多少的。

沫沫急中生智,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眼泪汪汪的,“我只有一个哥哥。”

连青柏一听,心里一酸,这丫头是他带大的,先叫的也是他,不叫就不叫吧!

向朝阳眼角抽动了下,这丫头的养成史,他也是听过的,果然如连青柏讲的,小姑娘最亲近的是青柏。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