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看戏

六零有姻缘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六零有姻缘是三羊泰来的经典作品。复活回没消失了前,低调生活,没想起,都当奶奶的人了,从儿媳妇身上明白了……连沫沫头有些疼,缓缓睁开双眼,愣住了,熟悉的摆设,这是她的房间?连沫沫惨然一笑,一定是执念太深,哪怕是死了,都要梦回过去。。连秋花见沐沐尚待无恐的样子,心里没了底,么她想错了?怎么可能会,连沐沐一点儿都不像连家人,她会猜错的。沐沐哄好了小弟,哄着小弟回卧室去,小弟死命的摇着头,窝在沐沐的怀里一动不动的。沐沐没办法,没办法将小弟抱在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连国忠揉沫沫哄好了小弟,哄着小弟回卧室去,小弟死命的摇着头,窝在沫沫的怀里一动不动的。。...

六零有姻缘小说-第三十三章 看戏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六零有姻缘》在线阅读

连秋花见沫沫有待无恐的样子,心里没了底,难道她想错了?怎么可能,连沫沫一点都不像连家人,她不会猜错的。

沫沫哄好了小弟,哄着小弟回卧室去,小弟死命的摇着头,窝在沫沫的怀里一动不动的。

沫沫没办法,只能将小弟抱在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

连国忠揉着屁股和连青义干瞪眼,闵华则是拉着连秋花嘀咕,眼睛不安分的转着。

开门声,沫沫没想到向朝阳会提前回来,惊讶的很,“你不是说中午不回来吗?”

向朝阳目光注视着沫沫,环视了一周后,气场一变,瞬间严肃了。

连国忠慌忙收回打量的目光,这个男人是谁,咋比大哥给他的压力还大。

“事情处理的很顺利,我路过国营饭店,今天有肉包子,都包了,一共二十五个,放哪?”

沫沫埋怨着,“你浪费这钱做什么,家里有吃的。”

向朝阳拆着牛皮纸,“没花几个钱。”

沫沫暗道不会过日子,一个肉馅包子是要二两粮票加两毛钱呢,这些包子五块钱加五斤粮票,贵死了。

向朝阳刚要拿包子,手缩了回去,转身去厨房洗干净了手,才拿着包子递给沫沫。

沫沫眨了眨眼睛,“给我?”

“你们都没吃午饭吧,这都过点了,趁热吃。”

沫沫肚子真饿了,却不打算接向朝阳手里的,可向朝阳挡着,大有你不接我就一直举着的架势,家里还有外人在,只能接了过来,随后要放到小弟手上,只见小弟手上向朝阳抢在她前面放了一个。

向朝阳抱着连青川,“我抱着他吃,你先吃。”

连青川不想离开姐姐的怀抱,扭动着,却被向朝阳大手钳着,向朝阳拍了拍青川的屁股,青川告状的话咽了回去,老老实实的吃着包子,不敢动了。

连青义没这个待遇了,只能自力更生,拿起包子咬了一大口,故意吧嗒出声,“肉包子真香。”

有向朝阳坐镇,连爱国不吭声,闵华刚才也被向朝阳目光重点关照过,虽然眼馋,却也忍住了。

连秋花目光就实质了很多,一直盯着向朝阳,她有自知自明,这一类的男人她驾驭不了,她更关注的是男人和连沫沫的关系。

连沫沫没长情商,不代表她没长,这个男人对连沫沫一定有心思,连秋花怨恨命运不公平,为什么连沫沫身边的男人优秀,后又笑了,一会连沫沫成了野种,看这个男人还看不看得上连沫沫。

姐弟三人吃了一个包子就都不动了,沫沫问向朝阳,“你吃了吗?”

向朝阳摇头,“没有。”

沫沫推着包子,“赶紧吃,现在还热乎。”

向朝阳也不矫情,拿起一个包子垫底,剩下的放好,“放厨房热着吧!等一会在吃。”

沫沫起身拿着去厨房热着,解决了小叔一家,正好和爸妈一起吃。

连青义感觉向朝阳有些怪异,十五岁的小伙子了,对感情也是朦懂的,朝阳哥对姐姐很在意,随后又否认了,朝阳哥比姐姐大好多岁呢,一定是他想多了,朝阳哥只是把姐姐当妹妹看,一定是这样的。

连国忠夫妻进来,头上都是汗,田晴围着沫沫,见闺女好好的,蹦蹦跳的心终于落了地,紧绷的神经一松懈,脚软了。

连国忠忙扶着,“你看你,我说不用担心,你就是不听。”

“别五十步笑百步,你不急骑那么快做什么?”

连国忠不吭声了,他能不急吗?自己一手指头都没打过的闺女,连爱国竟然敢动手,撕了连爱国的心都有了。

连国忠回来了,连爱国的底气也足了,“大哥,你可算回来了,我跟你说,连沫沫不是你闺女,你在帮别人养闺女。”

连国忠一巴掌扇了过去,“放你娘的屁,老子的闺女老子还不知道,你他妈是来找揍的。”

连爱国躲着连国忠的拳头,边哀嚎着,边喊着,“我说的是真的,你看连沫沫长的哪点像你,一点都不像咱连家人。”

沫沫见向朝阳看向她,脸颊烧的慌,今天是把人丢了个干净了,目光不善的瞪着向朝阳,一点眼力价都没有,这个时候不应该赶紧退避吗?哪有像他这样的,端着茶缸子喝着水,跟看戏似得。

连国忠骑在连爱国身上,拳头砸的直响,听着都疼的慌,“给老子闭嘴,今天老子就教你怎么做人,别一天天跟搅屎混子似的。”

闵华嗷了一声,冲田晴去了,“都是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我打死你。”

双胞胎哪里能让妈妈吃亏,虽然不能打女人,但是架起了闵华,田晴心里火还没处发呢,大嘴巴子招呼上,下了死手,一巴掌一巴掌的特别响,“我让你们两口子嘴上没把门的,我让你们给我扣屎盆子,我让你们敢跟我闺女动手。”

沫沫看傻了,妈妈第一次这么彪悍,太霸气了。

向朝阳目光从田晴的身上移开,落在沫沫身上,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

沫沫看了个正着,向朝阳今天犯什么病?

连国忠和田晴揍累了,才放开小叔两口子,连国忠抖了抖身上的土,扶着妻子坐好顺气,沫沫紧忙给爸妈倒水。

连秋花缩在墙角,见连国忠看她,更是不敢动了,连国忠眼底结了冰。

连国忠回房间拿了照片,坐下敲着茶缸子,吓得小叔两口子一激灵,“我告诉你连爱国,沫沫是老子闺女,她长得像外婆,看好了这是照片。”

“沫沫过来,给你小叔看看手臂内侧的胎记。”

沫沫撸下袖子,连爱国看的清楚,傻眼了,这个胎记他认识,连家小子身上都有,像桃子,没想到连沫沫会有,连沫沫真是大哥的闺女,红着眼看向妻子,闵华目光有些躲闪,“我只是怀疑,你不是也怀疑。”

连爱国没时间段官司,“你们两个滚,我不想看到你们,以后要是敢上门,看我不打断你们的腿。”

连爱国夫妻知道今天惹毛了大哥,赔了半天不是,灰溜溜的走了,连秋花没跟着,委屈的很,“大伯,我不知道。”

连国忠无力的摆摆手,“以后在学校好好呆着,别来了。”

连秋花咬着牙,这是断亲戚的意思?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