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高明”的主意

名门正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名门正妻是油灯的经典作品。她天生的六指,幸好有曾祖母庇护,才得于平安慢慢长大;她年纪渐长,幸得叔祖新闻app宠爱,才定了本草婚约;婚约一波三折,终顺利举办,可太后亲赐的贵妾,青梅竹马的表妹,钦慕英雄的才女接踵而来,环饲夫君身侧;面对自己挑衅、挑拔和阴谋诡计,她绽颜淡笑:我是正妻,自会让你们明白了什么是正妻的气度,更会让你们很清楚什么是正妻的威仪。今天是大年三十,她穿着一身红棉袄,奶娘说了,那是娘亲特意给她做的,为的就是让她看起来就是一身的喜气,更讨人喜欢。她很欢喜,也更希望能够让亲爱的娘亲看到她,所以就躲开了一直不让她见娘亲的奶娘,拉着大丫鬟铃铛来见娘亲了。。第八章“高超”的主意大少夫人胡氏面露难色的望着郭儒启,道:“前天早上你大哥也与我说起过这件事情,也说了你的担忧,但是……四弟,我能照料得了一时之间,照料不了一世啊!无论怎么说,箐姐儿是四房的姑娘,就算生母尚在,由嫡母教养是名正言顺的事情,郭儒启酒醒之后也觉得自己的请求不是那么妥当,可正如他所言,他已经是没有人可以拜托的了——母亲从箐姐儿虽然喜爱,但是她绝对不可能将箐姐儿放在身边教养,二哥是庶出,二嫂虽然出身望族,在家里说话也没有那么硬气,对这样的事情定然是避退不及,哪里敢招惹,至于三房更不可能了,那是堂兄,怎么可能沾染他的事情。所以,想来想去,还就只能是请大少夫人孙氏出面先照顾箐姐儿一段时间了。。...

名门正妻小说-第八章 “高明”的主意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正妻》在线阅读

第八章“高明”的主意

大少夫人胡氏面露难色的看着郭儒启,道:“昨天晚上你大哥也与我提起过这件事情,也说了你的担忧,可是……四弟,我能够照顾得了一时,照顾不了一世啊!不管怎么说,箐姐儿是四房的姑娘,就算是生母尚在,由嫡母教养也是名正言顺的事情,何况现在已经没了生母……替你照顾箐姐儿我当然愿意,可是要是过上一段时间,弟妹要求将箐姐儿交给她来抚养,谁都不能说什么……”

“我知道,可是我实在是不放心箐姐儿!”郭儒启也知道自己这实在难为孙氏,道:“她素日就已经很不喜欢箐姐儿了,经常会为难孩子,那个时候箐姐儿有亲生母亲关照回护,倒也没有吃什么大的苦头,可现在……没有了生母,我又不能天天看着,谁知道哪一天那个毒妇心血来潮了,会不会向她下毒手。我想来想去,却也只能是劳烦大嫂您了!”

郭儒启酒醒之后也觉得自己的请求不是那么妥当,可正如他所言,他已经是没有人可以拜托的了——母亲从箐姐儿虽然喜爱,但是她绝对不可能将箐姐儿放在身边教养,二哥是庶出,二嫂虽然出身望族,在家里说话也没有那么硬气,对这样的事情定然是避退不及,哪里敢招惹,至于三房更不可能了,那是堂兄,怎么可能沾染他的事情。所以,想来想去,还就只能是请大少夫人孙氏出面先照顾箐姐儿一段时间了。

“先把箐姐儿送到我这里,我会让琳姐儿照顾她的。”孙氏很是无奈的看着郭儒启,琳姐儿是她的亲生女儿,今年八岁,姐妹中排行第三。

“谢谢大嫂!”郭儒启大喜,立刻起身向大少夫人作揖,箐姐儿在琳姐儿身边一定能够得到最好的照顾,他终于可以放心一些了。

“你不要欢喜的太早了,要是弟妹开了口,我顶多能够拖延一两日,便不得不将箐姐儿交还给她,你还是想一个长久之计更妥当!”孙氏透着淡淡的无奈,道:“要不然到时候我和弟妹有了间隙事小,要是让母亲生气,大发雷霆可就不好了!”

郭儒启的笑容僵在脸上,他知道孙氏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母亲对几个少夫人可从来做不到一视同仁,对大少夫人孙氏严厉,对二少夫人江氏严苛,对三少夫人齐氏客气,对四少夫人柳月卿却是宠爱有加,要是柳月卿因为箐姐儿的事情在母亲面前上眼药,孙氏确实会很难做人。

“大嫂有没有什么办法?”在郭儒启眼中,孙氏一向都是善良大度的人,对郭儒行的几个妾室虽然谈不上有多么的仁善,但也绝对不苛责,长房的庶出子女对她也是敬重有加,这样的一个人一定知道该怎么做比较好。

孙氏眼睑微微垂下,遮住了里面闪烁着的精明,她叹了一口气,道:“我能有什么办法?只能是教导箐姐儿,让她在短时间内更懂事一些,她明白讨嫡母欢心的重要性。箐姐儿从小就是个机灵会讨人喜欢的,经过此番的变故,一定会更懂事的。”

“原来大嫂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啊!”郭儒启失望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件事情确实是不好解决。

“你把大嫂当成是万能的了?”孙氏失笑,道:“你大嫂我虽然年长几岁,可终究也只是妇道人家一个,能有什么办法?”

“我还以为大嫂能够找一个妥当的人来照顾箐姐儿……实不相瞒,箐姐儿身边的丫鬟婆子我一个都信不过,谁知道她们到底是听谁的话!”季姨娘不过是安国侯府的家生奴才子,她在的时候倒还能够笼络得住身边的丫鬟婆子,可她已经不在了,那些丫鬟婆子指不定会有什么想法呢!

“找个妥当的人?这可是极难的事情!”孙氏心里微微一晒,看来不用自己暗示什么了,却满脸的苦笑,道:“你看看二房三房,就算是同姓同宗的姐妹也都不能同心,还能有什么指望?”

二房江氏、三房齐氏都是名门望族出生,她们嫁进安国侯府的时候除了陪嫁的丫鬟婆子等数十人之外,都不约而同的带了一个同族偏房的庶出妹妹,那是家族专门为她们挑选的妾室人选,为的就是帮助她们稳固地位,揽住丈夫的心。三房看起来倒是一团和气,没有闹出什么事情和笑话,可二房却不一样。小江氏甚得二少爷郭儒礼的欢心,为了她冷落正室不说,她还抢在江氏之前有了身孕,江氏为此一哭二闹三上吊,差点弄假成真,一命呜呼,后来是郭家太夫人发了话,直接灌了药,落了胎,才没有将事情闹大。从那以后,江氏和小江氏的明争暗斗就没有停止过,让各房看尽了笑话。

郭儒启却眼睛一亮,道:“大嫂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了主意。”

“什么主意?”孙氏透着一些不相信,似乎不认为郭儒启会有什么好主意一样。

“轻红有一个妹妹今年十三岁,早就到了进府当差的年纪,她与我提过,看看能不能给她妹妹找一个体面又轻松一点的差事,可马上就是年关,我也很忙,一直没有时间和管家打招呼,她妹妹也就没有进府。”轻红是季姨娘的名,还是她进府以后改的名字,以前叫什么与郭儒启说过,不过他已经记不得了。

“有这么一回事啊!”孙氏一脸的恍然大悟,却借着喝茶的动作掩去了眼中的冷意,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季姨娘有个妹妹。季姨娘的那个妹妹比她长得还要出挑,今年打着探视季姨娘的幌子进进出出府里好几次,只要有机会,就会几个少爷面前晃来晃去,那目的,只要是个有眼睛的都明白。

季姨娘虽然倒也是个机灵的,可出身不高,眼界也就高不了,手段自然就差了些,她那妹妹还没有进得府来,那点不可告人的小心思已经让人看得清清楚楚了。本来,几位少夫人对这个在四房得了宠就把自己当成是个人物的季姨娘虽然没有什么好感,可比起四少夫人来却少了些厌恶,平日里还能为她说上几句话,可从她那个妹妹出现过几次后就把那一点点善意全数收回。她被夫人审问的时候,三个少夫人都在场,却都只是冷眼旁观,没有一个人为她说一句好话,就是因为她们姐妹的痴心妄想。否则,以夫人对四少爷的宠爱程度,只要有人说上几句好话,她也不会直接将他的爱妾直接杖毙,连缓和的机会都不给一个。

要是季姨娘知道自己的死反而成全了妹妹会不会气得活了过来?孙氏在心里冷笑着,抬起头,脸上却没有丝毫冷意,只是有些拿不准的道:“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不论身份单论血缘的话,那是箐姐儿的亲姨母,对箐姐儿也会多一份真心,只是……四弟能确定她能全心全意的照顾箐姐儿吗?”

“轻红曾经与我说过,她和妹妹感情最好,轻红没有进府之前姐妹俩几乎是形影不离,而她妹妹不但模样长得好,也是个心地善良、聪明伶俐的,一定会全心全意的照顾箐姐儿的。”郭儒启听到的,看到的都是季姨娘那妹妹最好的一面,自然觉得那姑娘很不错,想着她和箐姐儿是至亲,会箐姐儿自然会比他人更上心才是。

聪明伶俐倒是有几分,心地善良就有待商榷了!孙氏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讽刺,那女子她也是见过的,年纪不大,心眼不少,比季姨娘厉害多了。季姨娘当了郭儒启的妾室之后,每个月都有八两银子的月钱,她很是得宠,要什么东西基本上都是郭儒启给她买,每个月都能够省下三五两银子送回去。等生了箐姐儿之后,箐姐儿每个月的十五两月钱她能省下个七八两,送回去的就更多了,而这些钱大多都被她父母花在小女儿身上了。

他们是侯府的家生奴才,自然知道养一个能够当上姨娘的女儿能够带来多大的好处,季姨娘没有进府、没有当上姨娘以前,家中拮据都一直娇养着两个女儿,不让干一点点粗活,等到季姨娘风光了之后,两口子并他们的儿子都有了体面的差事,加上季姨娘的补贴,日子过得那是一个滋润,对这个小女儿就更重视了。不但不做一点粗活,还有小丫鬟侍候着,更请了先生学了些琴棋书画的皮毛,很有几分才女的韵味,要不是奴籍的身份在那里摆着,心或许会更大。

“那四弟准备什么时候将季姨娘的妹妹接进府,又怎样安顿她呢?”孙氏顺口问了一句,她相信这个很是有些天真的侯府四少爷一定会给自已一个堪称幼稚的答案。

“这件事自然是越快越好,我今天没有什么事情,下午就去轻红家中,把这件事情和她父母弟妹说一说,轻红昨日……于情于理我也该去他们家一趟,就把这两件事情一起办了。”郭儒启声音有些低沉,心情也很是低落,但还是振作了一下,道:“至于身份,先让她做箐姐儿的贴身大丫鬟……等过得两年,箐姐儿更大一些,让人更放心一些的时候,我会给她找一门好亲事,算是给她一点点补偿,不会耽误她嫁人的。”

还真是天真!孙氏心里冷哼,她相信不管是季家的其他人还是这位季家妹妹,都会“欣然”同意让季家妹妹贴身照顾箐姐儿,不过能够肯定的是,他们最关心的不是箐姐儿,而是让季姨娘死后,能否再出一个季姨娘。不过,那已经不再是孙氏的烦恼了,相信季家妹妹会把握住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将目标锁定郭儒启,而不是其他的几位少爷身上。这样也挺好,当然,要是能把柳月卿气晕过去那就更好了。

“既然四弟已经有了主意,那我这个当大嫂的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孙氏笑笑,道:“我一会就派几个得力的妈妈过去先把箐姐儿接过来,等你那边安排好了再接箐姐儿回去可好?”

“那就暂时麻烦大嫂几日了!”郭儒启点点头,立刻起身告辞,要上季姨娘家需要准备一些礼物,季姨娘就这么不清不白的去了,她的父母一定伤心欲绝,虽然他们都不是贪图黄白之物的人,但多少也是个安慰不是。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