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哭诉

名门正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名门正妻是油灯的经典作品。她天生的六指,幸好有曾祖母庇护,才得于平安慢慢长大;她年纪渐长,幸得叔祖新闻app宠爱,才定了本草婚约;婚约一波三折,终顺利举办,可太后亲赐的贵妾,青梅竹马的表妹,钦慕英雄的才女接踵而来,环饲夫君身侧;面对自己挑衅、挑拔和阴谋诡计,她绽颜淡笑:我是正妻,自会让你们明白了什么是正妻的气度,更会让你们很清楚什么是正妻的威仪。今天是大年三十,她穿着一身红棉袄,奶娘说了,那是娘亲特意给她做的,为的就是让她看起来就是一身的喜气,更讨人喜欢。她很欢喜,也更希望能够让亲爱的娘亲看到她,所以就躲开了一直不让她见娘亲的奶娘,拉着大丫鬟铃铛来见娘亲了。。“姨娘,我真的很受了委屈的~”箐姐儿坐在小季氏房间里哭得一塌糊涂,明媚阳光的双眼中尽是泪意,她了在小季氏这里哭了好大一会儿了。“先擦一擦反正吧!”小季氏皱了皱很好看的眉头,她也也没料想到事情会发展中到这一步,她现在的很很庆幸的是顺姐儿并也没出什么事情,要“先擦一擦再说吧!”小季氏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她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她现在比较庆幸的是顺姐儿并没有出什么事情,要不然的话不管是箐姐儿还是自己都会惹上麻烦的。。...

名门正妻小说-第十六章 哭诉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正妻》在线阅读

“姨娘,我真的很委屈的~”箐姐儿坐在小季氏房间里哭得一塌糊涂,明媚的双眼中尽是泪意,她已经在小季氏这里哭了好大一会儿了。

“先擦一擦再说吧!”小季氏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她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她现在比较庆幸的是顺姐儿并没有出什么事情,要不然的话不管是箐姐儿还是自己都会惹上麻烦的。

“嗯~”用清音递上来的湿毛巾擦了擦脸,箐姐儿看起来清爽了一些,微肿的双眼尽是期盼的看着小季氏。

“你真的没有自己擅作主张,画眉做的事情确实和你没有关系?”箐姐儿这半天的哭诉小季氏信了八成,箐姐儿并不算特别的聪慧,要不然的话就不会有取代顺姐儿的念头了,只是小季氏也知道,茜姐儿的婚事给箐姐儿乃至侯府其他的庶出姑娘都提了一个醒,让她们知道在府里再得宠,到了议婚的时候身份也会成为她们致命的缺点,箐姐儿不就是因为这个才担心起自己婚事的吗?她再确定一次也不过是担心箐姐儿没有耐心等候璐姐儿出手,所以自己就动了手的。

“我听了姨娘的话,只是故意激怒璐姐儿,想让她动手为我铲除了障碍,绝对没有自作主张。”箐姐儿摇摇头,眼泪又涌了出来,恨恨地道:“我是听了紫苏那贱婢的建议,让茜姐姐把顺姐儿也邀请到了小宴上,但我不是想要利用那个机会把她给怎么了,只是想让璐姐儿在所有的面前难堪,逼她早点动手而已,没想到……呜呜~”

“我也没有想到紫苏那死丫头会是璐姐儿的人!”小季氏最生气的是这个,箐姐儿身边的人都是她亲自挑选出来的,没想到却有包藏祸心的丫头在里面,要不是顺姐儿运气好,真的从揽云亭上摔了下来,她肯定非死即伤,而茜姐儿这个从来没有和顺姐儿打过交道却请顺姐儿赴宴的人自然会受到连累,到时候茜姐儿肯定会把箐姐儿给供出来,那么自己自然也逃不掉了。只是,小季氏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在背后策划的?璐姐儿是比箐姐儿聪慧,也比侯府所有的姑娘都心狠,但她终究只是一个刚刚十二岁的小姑娘,不大可能有这样缜密的心机,定然是有高手在背后指点,这个人会是谁呢?四夫人还是另有其人?

四夫人不太可能。小季氏很快推翻了自己的猜想之一,要是四夫人或者她身边有这么厉害的人,四房的格局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姨娘~”箐姐儿看着小季氏陷入沉思,轻轻的叫了一声,道:“茜姐姐为了这个事情和我翻脸,她认定是我买通了画眉在她和姐妹们的辞行宴上害顺姐儿,她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还让我认命,说就算顺姐儿死了我也没有那个命取而代之,她说侯府不可能做那种事情……”

你最伤心的是这个吧!小季氏看了一眼箐姐儿,要不是因为这个的话自己会让她故意挑衅璐姐儿,想利用璐姐儿的手把顺姐儿给除了,再抓璐姐儿错处让四夫人让步?只是,现在看起来璐姐儿虽然恨不得顺姐儿立刻消失,但也在小心提防自己和箐姐儿,她定然已经知道了箐姐儿故意激怒她的意图,所以才有今天的事情发生。

“顺姐儿我们是不能动了,还要小心不能让别人动了她。”小季氏的话让箐姐儿脸上立刻蒙上一层颓然之色,不能动她,那自己永远不可能取代她的身份了,难道自己要像茜姐儿一样,认命的嫁给一个在家族中为生存苦苦挣扎的庶子?她不要,她不能接受那样的现实。

“姨娘,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箐姐儿根本就没有想太多,她只想顺姐儿给她让位子,让她有个好身份,能够有一门好亲事……至于其他的,她没有想。

“没有!”小季氏摇摇头,难得严肃的看着箐姐儿道:“你听清楚了,一定不能轻举妄动,要是顺姐儿出了什么事情牵连到了你,别说是想取代她的身份,就算是现在的体面也不会再有了……不要嘟嘴,你想清楚了,就算是顺姐儿真的出了事,也不会有你上位的机会。你别忘了,皇后娘娘可是我们侯府的嫡女,要是侯府除了以庶代嫡的事情,对她也相当的不利。单凭这一点,你就不可能取代她了。”

“那之前姨娘还给我出主意……”箐姐儿忽然对小季氏有了怨恨,既然知道自己不可能成功,那为什么还给自己幻想?

小季氏捏着手绢的手一紧,她就知道,不管自己和她有多亲,也不管自己这么多年来为了照顾她付出了多少的心血,只要有一件事情不能让她如意就要遭怨恨,她端起已经喝凉了的茶水抿了一口,就算是上等的好茶也免不了嘴里泛起苦涩的滋味。

“姨娘,对不起,我不是要埋怨你,只是……“箐姐儿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错说话了,她立刻向小季氏道歉解释。

“你是我带大的,你有口无心的脾气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不会生你的气的。”小季氏脸上带了自然的笑意,然后安慰道:“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可是这件事情你也要知道轻重,唉,其实也怪我没有说清楚,你现在图谋的不能是顺姐儿的位子,而是要捏璐姐儿的错处,用它来要挟四夫人,让她不要给你胡乱找个夫家,也不能让她像二夫人一样撒手不管……”

“那我现在该怎么做?”小季氏说不生气箐姐儿也就当真了,她对小季氏只是亲近而没有太多的尊重,她知道要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小季氏不可能成为父亲的妾室,更不可能成为四房最风光的如夫人,所以她在小季氏面前会透出一种优越感,也理所应当的认为小季氏该感激她一辈子,照顾她一辈子。

“你现在什么都不要做,做得多错的多,要是被璐姐儿或者四夫人拿到了你的错处,那可就麻烦了。”小季氏叹了一口气,道:“还有顺姐儿那里,你尽量少和她接触,不要总是找她的麻烦,要是让你父亲知道了,也不大好的。”

“我知道了!”箐姐儿恹恹的答应了一声,却还是坐在小季氏房里不走,她看着小季氏道:“姨娘,我今年已经十三岁了,我的婚事……”

小季氏忍耐的笑着安慰道:“你别急,虽然说十二三岁也差不多该考虑婚事了,可你想想侯府可没有那个姑娘是在十二三岁就议婚的,茜姐儿也不是去年议婚。订婚,然后今年才完婚的吗?她今年可已经十六岁了,你也不要着急,我想你父亲一定会给你找一门合适的婚事的。”

“那还得姨娘提醒父亲才是!”箐姐儿终于扬起了一个笑容,她现在最关心的也就是自己的终身大事,别的排在其后。

“姨娘,时间不早了,我去厨房连七姑娘的饭菜一起取来吗?”清音看了看时间,轻声提醒着两个人,最主要是提醒箐姐儿时间已经不早了。

“快到用晚膳的时候了啊!”箐姐儿这才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她慌慌忙忙的起身道:“我不在这里吃了!茜姐姐在琴音阁设宴,我可不能缺席,我先回去梳洗一下。”

“去吧!”小季氏自然不会留她,只是叮嘱了一句:“警醒一点,可别再出什么事情了!”

“知道了!”箐姐儿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等在外面的莺歌立刻跟着她离开了小季氏的院子。

“姨娘,您真的要让四爷给七姑娘找一门好亲事吗?”清音为小季氏换了已经冰凉的茶水,看看身边已经没有了其他人,就多嘴问了一句。

“你想说什么?”小季氏最信任的丫鬟就是眼前的清音,她也是侯府的家生子,不过和大多数丫鬟不一样的是她更想嫁出去当正头娘子,小季氏也为她物色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小管事,婚事也定了,只等到了好日子放出去成亲。当然,等她成了亲之后还是会回来小季氏身边当差的。

“姨娘,您别忘了以前四爷眼中最重视的就是七姑娘,连九少爷都比不上的。”清音说得很隐晦,但小季氏一听就知道她想说什么,她好不容易才让郭儒启逐渐的忽视了箐姐儿,将所有的关注都集中在自己和儿子的身上,不应该又把箐姐儿拉进来分去郭启儒对他们的疼爱和本来就不多的时间。

“我知道!”小季氏笑笑,很满意清音的细心和为自己着想的忠心,她笑着道:“可你也别听错了,我说的是请四爷给箐姐儿找一门合适的亲事,所谓合适自然需要量体裁衣,不会让四爷为难,明白了吧!”

“其实还有别的办法!”清音低声在小季氏耳边一阵嘀咕,小季氏眼睛越来越亮,点头笑道:“还是你有主意!”

“奴婢也是想为姨娘分忧而已!”清音恭敬的样子让小季氏赞许的点点头,不过她很快就又阴沉下脸,冷冷地道:“这事情不急,可以慢慢的谋划,现在最主要的是把箐姐儿身边的侍候的人好好地清理敲打一遍,我可不希望她身边再出现像紫苏那样吃里扒外的贱婢,这一次是她和顺姐儿的运气,要活得好可不能光靠运气。”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