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表妹

名门正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名门正妻是油灯的经典作品。她天生的六指,幸好有曾祖母庇护,才得于平安慢慢长大;她年纪渐长,幸得叔祖新闻app宠爱,才定了本草婚约;婚约一波三折,终顺利举办,可太后亲赐的贵妾,青梅竹马的表妹,钦慕英雄的才女接踵而来,环饲夫君身侧;面对自己挑衅、挑拔和阴谋诡计,她绽颜淡笑:我是正妻,自会让你们明白了什么是正妻的气度,更会让你们很清楚什么是正妻的威仪。今天是大年三十,她穿着一身红棉袄,奶娘说了,那是娘亲特意给她做的,为的就是让她看起来就是一身的喜气,更讨人喜欢。她很欢喜,也更希望能够让亲爱的娘亲看到她,所以就躲开了一直不让她见娘亲的奶娘,拉着大丫鬟铃铛来见娘亲了。。第二十一章表妹“羽儿,你怎么能做这样的塌事情呢?”蒙氏教育眼睛又红又肿,从丈夫那里听见儿子自己请命前去南疆的事情后她的眼泪就也没停过,既恨丈夫对儿子漠不关心,等儿子铸成大错后才意外发现,又恨自己的没有用,要也不是因为自己当初肚子不不争气又也没本事好“儿子让母亲忧心了!”母亲红肿无神的眼睛,满是倦怠的苍白脸庞,泛起灰白色的鬓角,似乎一夜之间老了几十岁一般,让陆涛羽心生愧疚,但他并不后悔自己做的决定。。...

名门正妻小说-第二十一章 表妹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正妻》在线阅读

第二十一章表妹

“羽儿,你怎么能做这样的糊涂事情呢?”蒙氏眼睛又红又肿,从丈夫那里听到儿子自己请战前往南疆的事情之后她的眼泪就没有停过,既恨丈夫对儿子漠不关心,等儿子铸成大错之后才发现,又恨自己的没用,要不是因为自己当年肚子不争气又没有本事好好地治家,根本就不会让儿子从小就在庶长兄的压力下成长。她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夜,也流了一夜的眼泪,却还是没有打扰儿子休息,等到天明,想找儿子的时候他却又出了门,直到现在才回来。

“儿子让母亲忧心了!”母亲红肿无神的眼睛,满是倦怠的苍白脸庞,泛起灰白色的鬓角,似乎一夜之间老了几十岁一般,让陆涛羽心生愧疚,但他并不后悔自己做的决定。

“你知道母亲担心就不该这种任性的决定,你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情让母亲怎么活啊!”蒙氏眼泪又掉了下来,但却没有说出让儿子重做决定的话,她昨天晚上那个已经从丈夫那里确定儿子的这个决定是不可能更改的了。

“母亲放心,儿子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回来的。”陆涛羽安慰着母亲道:“您就安安心心的在家中等儿子立功的消息吧!”

“儿啊,母亲宁愿你碌碌无为一辈子也不愿意你有任何的损伤啊!”蒙氏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道:“再多的功勋也比不上你的平安重要啊!”

“母亲~”陆涛羽无奈的看着哭得一塌糊涂的母亲,道:“身为将门子弟,儿子迟早是要上战场的,您从小就耳提面命,让儿子熟读兵书,习练武艺,建立功勋。现在,正是儿子为国立功的机会,您应该为儿子高兴才是啊!”

“你要是跟着你祖父和那个没良心的父亲去北疆母亲虽然也会忧心,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惶惶不安,他们不管怎么说都会护你周全,可你去的是南疆啊。要不是马海宁那个千刀杀的为主帅,母亲相信以我儿的本事定然能够立功,平安归来,可是为什么偏偏是他呢?”蒙氏虽然家事拎不清,但也不全然是个糊涂虫,自然也知道儿子此行的凶险所在。

“母亲~”陆涛羽叫了一声,道:“马海宁未必就敢私仇公报,您别忘了,朝堂之上没有人不知道他与我齐云侯府素有怨仇,要是我出了事情,就算不是他故意为之也难脱干系,我想,他不会给儿子轻松差事,立功机会,但也不敢故意下绊子,害儿子性命,您就不要担心了!”

“母亲哪能不担心呢?你放心,母亲虽然不是个精明的,但也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没有了回旋的余地,不会挡着我儿,别让你上前线的。”蒙氏正色看着儿子,道:“但是,你也要依母亲一件事情。”

“母亲请讲!”陆涛羽没有敢直接答应下来,自己母亲的秉性他最清楚不过,谁知道她会有什么惊人之语冒出来。

“我要你立刻和婉儿成亲。先娶婉儿进门。”蒙氏看着儿子,道:“只以妻礼娶她进门,如果你平安归来,那么婉儿就是你的平妻,你自可再娶正室,如果你有了什么闪失,回不来了,婉儿就是你的正室。婉儿要是有了你的骨肉自然最好,要是没有的话,母亲一定让你祖父做主,过继一个支系子弟在你名下,也不让我儿断了香火。”

“母亲,旁的事儿子可以听从母亲的安排,但这件是万万不可。”陆涛羽考虑都没有就摇头反对,道:“不管儿子能否平安归来,这样做对表妹都不公平。再说,祖父前几日说了,已经与安国侯府的六姑娘交换庚帖,不出意外的话,儿子未来的妻子就是那位姑娘了。母亲受过的苦儿子看在眼中,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妻子也受那样的罪。”

“羽儿,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听我的。”蒙氏看着儿子,道:“你祖母早上过来了,她说你和那个姑娘的婚事押后再议,让我给你物色一个通房丫头。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连你的祖父祖母也不看好你前往南疆,他们也在为你做最后的考虑……”

“母亲~”陆涛羽默然了,他握着蒙氏的手,却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拒绝的话更是说不出口了。

“我已经和婉儿说过这件事情了,她并没有拒绝,我看你和婉儿见一下面,好好的谈谈。婉儿对你一往情深,为了你,她一定会愿意接受的。”蒙氏拍拍儿子的手,道:“婉儿是个好孩子,你一定要好好的珍惜才是。”

“我去和表妹谈一谈!”陆涛羽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个温婉可人的表妹对他的情意,但也知道为了自己和母亲,他都必须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而婉儿不是适当的对象,他对她也没有男女之情。所以,他对表妹含情脉脉的眼眸总是视而不见,就是不想给她有误会的机会,但是现在……为了自己她能够答应母亲这样的建议,他心底极为感动,他决定与他好好的商议一下,如果她愿意嫁给自己,那么等自己从南疆回来之后一定应娶她为正室,而不是屈于人下,如果自己不能平安回来,那么也会请母亲为他谋取一门过得去的婚事,绝对不能让她听从母亲荒唐的意见。

“去吧!”蒙氏以为儿子已然松动,叹了一口气,道:“你过来之前婉儿刚回去,这会应该在她的院子里,你就过去和她谈谈这件事情。不过这件事情最好不要让秦氏那个贱人知道,你小心一点。”

蒙氏口中的秦氏是陆廷威的宠妾,也是陆廷威长子陆涛衡的生母,在生陆涛衡的时候不过是一个通房丫头,买通了身边的妈妈丫鬟私下停了避子汤药,怀上了陆涛衡,秦氏一直小心翼翼的瞒着所有人,直到肚子掩不住的时候让人看出来,才发现的。

那个时候北疆告急,羌族大举进犯,陆廷威随父上了前线,羌族攻势甚猛,前线吃紧,连连战败,一度有消息说陆家父子俩极有可能以身殉国。为了给丈夫留下血脉,蒙氏虽然对秦氏怀孕的事情恨得咬牙,却还是让她把胎儿了下来。等到前线传来捷报的时候,秦氏的腹中的胎儿已经六个多月了,再要做什么也迟了。更何况老夫人也不会容许她做什么手脚,早早的将秦氏身边的人换了一遍,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氏生了庶长子,再眼睁睁的看着秦氏被扶为妾室,然后抢走了很多原本属于自己和儿子的东西。

“我会的!”陆涛羽点点头,转身去表妹居住的馨园,他也不想太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一路上极为小心,到了馨园门口都没有和任何人正面撞上。

馨园是一个两进的小院子,蒙氏对这个侄女相当的疼爱,她到齐云侯府的时候蒙氏的长女已经出嫁,蒙氏很干脆的就将长女以前住的院子腾出来给侄女居住,那可是府上极好的院子了。

院子的大门口没有人,陆涛羽不以为意的直接进了大门,但令他觉得奇怪的是垂花门也没有人,守门的婆子居然一个都不在,陆涛羽皱了皱眉头,难道是婆子们偷懒?

找不到通报的人,陆涛羽只好自己进了院子,刚一进院子就听见里面传来压抑的的怒骂声:“她以为我是什么人,怎么能这般的糟践我!”

陆涛羽脚步一顿,那是表妹黄婉媛的声音,只是平素里她总是温声细语中略带了些少女的娇憨,若黄鹂般婉转动听,连带着让人对她也多了些好感,而现在那声音哪怕是压低了很多,也能够听得出其中的怨怼,不用想都知道,说话的人正处于暴怒之中。

“哎呦喂,我的小姑奶奶,可不能砸东西啊!”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惊叫起来,但也小心的压低了声音,显然是不想让人听见,那是表妹身边的齐妈妈,是她的奶娘,当初就是她护着表妹从泸州到京都的,是表妹最信任的人,见了谁都是笑脸相迎,人缘颇好。

“我都被欺负成这个样子了,你还只……呜呜~”黄婉媛的声音提高了八度,她的话没有说完就像被人捂住了嘴巴一样,只传来呜咽声,然后陆涛羽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他不假思索的闪身进了旁边一间开着门却没有人的房间。

正屋的门被人推开了,一个梳着双丫的大丫鬟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之后舒了一口气,但却没有关上门,而是回屋子里拿了一个小杌子出来,坐在门口打络子。

陆涛羽皱了皱眉,他打量了一下房间,大概是丫鬟婆子们休息的地方,摆了不少凳子,几张茶桌,桌子上还有放了小点心和小零食的盘子。这间房子还有后窗,只是不知道通到什么地方。

“奶娘,我忍不下去了!”黄婉媛的声音又响起,可能是确定院子里没有其他人,门外又有心腹丫鬟守着,声音也大了几分,她说什么,陆涛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我的好姑娘,忍得下去得忍,忍不下去也得忍,我们现在是寄人篱下,只能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齐妈妈的声音也不小。

“我怎么能够忍得下去?”黄婉媛气恼的道:“前几天还和我说什么侯爷为表哥寻了一门好亲事,对方不但出身勋贵人家,还是皇后娘娘的侄女,要我为了表哥的前程着想,委屈为妾,她以前是怎么说的,她许我的是平妻之位!现在呢,表哥要上战场,极有可能回不来了,她不为我考虑出路我不怪她,可她也不能把我往火坑里推啊!说得还挺好听的,要用妻礼迎我进门,要是能够个一男半女那就是表哥的长子长女,是她的长孙,就算表哥娶了正室进门最重视的也会是我,我的孩子也算是嫡出。可是她也不想想,表哥能有那个命平安回来吗?他们要不是不抱希望的话会做这种事情吗?她是想让我进门就成寡妇,给她生孙子,要是生不出来的话,还可以过继一个过来延续香火,她也不想想,我可是她的侄女,我才十四岁啊!”

原来是母亲和自己的一厢情愿,表妹一点都不愿意啊!陆涛羽自嘲的笑笑,没有失望,但也不愿意再听下去,他推开后窗跳了出去,却发现那是两个院子的一条夹道,顺着夹道他迅速的离开,回到自己住的地方,他长随临扬见到他大松了一口气,小跑着迎上来道:“二少爷,老爷等你好大一会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