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捷报

名门正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名门正妻是油灯的经典作品。她天生的六指,幸好有曾祖母庇护,才得于平安慢慢长大;她年纪渐长,幸得叔祖新闻app宠爱,才定了本草婚约;婚约一波三折,终顺利举办,可太后亲赐的贵妾,青梅竹马的表妹,钦慕英雄的才女接踵而来,环饲夫君身侧;面对自己挑衅、挑拔和阴谋诡计,她绽颜淡笑:我是正妻,自会让你们明白了什么是正妻的气度,更会让你们很清楚什么是正妻的威仪。今天是大年三十,她穿着一身红棉袄,奶娘说了,那是娘亲特意给她做的,为的就是让她看起来就是一身的喜气,更讨人喜欢。她很欢喜,也更希望能够让亲爱的娘亲看到她,所以就躲开了一直不让她见娘亲的奶娘,拉着大丫鬟铃铛来见娘亲了。。第二十五章捷报南疆大捷的消息传到京都的时候,整个京都上上下下都不约而同的大松口气,皇上更是堂之堂之上松手了近两个多月来始终深锁的眉头,露着了让朝臣们欣慰的笑容。捷报上说在主帅马海宁的运筹帷幄下,大军失败地将此次大举进犯的蛮族军队撵出了天朝的疆捷报上说在主帅马海宁的运筹帷幄下,大军成功地将此次进犯的蛮族军队赶出了天朝的疆域,在乘胜追击的途中,骁勇善战的小将陆涛羽更一举擒获了对方的一个副帅、蛮族大首领的独子,他相当于蛮族皇子,这一次的进犯的南疆大军主要就是由他和蛮族颇负盛名大将军统领。这位蛮族皇子跟着到战场上为的可不是立什么功勋,这不过是他成长过程中的一次锻炼机会,为他以后继承其父的大首领位子做准备,不幸的是,他头一次上战场就被俘虏了。。...

名门正妻小说-第二十五章 捷报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正妻》在线阅读

第二十五章捷报

南疆大捷的消息传回京都的时候,整个京都上上下下都不约而同的大松一口气,皇上更是在朝堂之上松开了近两个多月来一直紧锁的眉头,露出了让朝臣们欣喜的笑容。

捷报上说在主帅马海宁的运筹帷幄下,大军成功地将此次进犯的蛮族军队赶出了天朝的疆域,在乘胜追击的途中,骁勇善战的小将陆涛羽更一举擒获了对方的一个副帅、蛮族大首领的独子,他相当于蛮族皇子,这一次的进犯的南疆大军主要就是由他和蛮族颇负盛名大将军统领。这位蛮族皇子跟着到战场上为的可不是立什么功勋,这不过是他成长过程中的一次锻炼机会,为他以后继承其父的大首领位子做准备,不幸的是,他头一次上战场就被俘虏了。

这么一个重要的人物被俘,蛮族只能暂时退兵,仗自然也就打不下去了,而后续是和是战,那位倒霉的蛮族大首领独子该如何处置,马海宁自己不敢全权做主,就派人回京都,一来是报告喜讯,二来也是向皇上讨一个主意。

朝堂之上立刻议论起来,天朝从来就没有多少的侵略性,而蛮族居住的地方虽然比北方的羌族要丰饶很多,物产也更丰富,但却在崇山峻岭之中,蛇虫、瘴气、猛兽都不缺,除了蛮族之外,只有胆大的商人出没,那样的地方就算是打下来,天朝也不可能移民过去,更不可能控制得了,主战主和是没有悬念的,问题只是该怎样将利益最大化而已。

皇帝略一思索,就将这个任务交给了林阁老,他兼任兵部尚书,这样的事情交给他皇帝自然是放心不过的。

这个小心很快就传遍了天朝上下,郭怀旭也在第一时间找信得过、也知道其中实情的人了解一二,才知道捷报上说的与事实还是有区别的。

事实上南疆战场一开始可以说是处处不顺,先是水土不服,让很多将士上吐下泻,经过随军军医治疗之后,虽然没有多少损伤,还是有将近一成的士兵丧失了战斗力,可谓出师不捷。与南蛮军队开战以后,更因为地势、气候等因素,虽然不说是屡战屡败,但三次交锋中倒有两次败阵,士气低迷之际。马海宁倒也算是厉害,一方面振作士气,另一方面则积极地找各种应对之策,其中就有派中下将领带小队人马侦查敌情,扰敌视线,故布迷阵等手段。

陆涛羽能够立功其实还归功于马海宁的小心眼,虽然被郭怀旭警告过,身边的副将也一再提醒、劝阻,但他还是不愿意放弃这个能够将齐云侯嫡孙名正言顺的置于死地的机会,一意孤行的将陆涛羽派去侦察敌情。

战场之上,不管主帅下的命令是否存在私心,像陆涛羽这样的小将领都只能乖乖地听命,明知道可能是去送死也都要听命行事,要不然一个不从军命就能立刻砍了你,事后还无法喊冤。陆涛羽虽然不服,也知道马海宁是故意想让他去送死,但还是领命而去。

不知道是该说陆涛羽洪福齐天还是该说顺姐儿有先见之明——陆涛羽等人与对方的一小队人马狭路相逢,不幸的是陆涛羽他们被敌人先一步发现,对方一箭射向了陆涛羽的心窝,幸运的是陆涛羽身上的金丝软甲挡下了这致命的一箭。在与对方短兵相接之后大获全胜,更有一个意外的惊喜,那只小队领头的居然是南蛮的副帅,南蛮大首领的独子。

喜出望外的陆涛羽等人将这个重要的人物直接绑了,一路上躲过了近十次追杀,千辛万苦才回到了天朝大营。出去的是一直二十余人的小队,活着回来的人不过五人,而陆涛羽状态最好,身上十几处伤口,但回到大营之后也虚脱昏迷过去。

在众目睽睽之下,马海宁也只能给陆涛羽记了头功,更马上派人送捷报回京,不过他的捷报自然使了春秋笔法,将他有意让陆涛羽送死之举忽略过去了。

但他南疆大军并不是他马海宁的一言堂,和捷报一起到的还有事情的详细经过,皇子自然也看到了,不过马海宁的捷报更能鼓舞士气,所以,为了大局着想,他选择相信马海宁的话。

得到了确切消息的郭怀旭笑呵呵的回到侯府,高高兴兴的给顺姐儿报喜。

“陆涛羽这个小子这次立了头功,回来后定然会受到皇上的嘉奖和破格提拔。”郭怀旭将其中的内幕隐瞒住了,只是说了结果,现在结果是最重要的。

“很好!”顺姐儿点点头,没有太多的欢喜,她之前所做的一切是希望陆涛羽能够平安归来,而现在已经达到了,那么也就够了。

“我想,等他一回来就和齐云侯夫人讨论你们的婚事,我相信他们一定会为你们办一个盛大隆重的婚礼。”郭怀旭有理由相信,齐云侯一家人会把顺姐儿视为福星,要不是有顺姐儿借出的金丝软甲,别说是立功,恐怕平安归来都是问题。

“不急!该主动的我们已经主动了,之后就要看他们的了。”顺姐儿摇摇头,道:“再说,现在南疆战事虽未平定,但南蛮已经掀不起什么大的波浪,只要等朝廷派人前往议和也就结束了。可北疆还在吃紧,还不知道结果如何,不是谈论婚事的时候。”

北疆战事吃紧,羌族今年攻势甚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好消息传来,这也是皇帝对南疆战事捷报特别高兴的原因之一。

“也是!”郭怀旭点点头,笑呵呵的道:“你可知道,要不是因为你送的金丝软甲护住了陆涛羽那小子的要害,他可能就回不来了。”

“叔祖怎么知道是金丝软甲起了作用?”顺姐儿微微的一皱眉,不相信前方传来的消息会有那么细致,除非……她无奈的摇摇头,想必有人专门给他通风报信了。

“有人给我带了信,说陆涛羽那小子回到大营之后就昏迷不醒,有军医给他治疗的时候发现,他上身的皮甲破损多处,好几处都在要害,本以为这小子可能没救了,结果把皮甲脱了才发现,他里面居然有一件传说中的金丝软甲,上身多处淤青,却没有伤及要害,他完全就是脱力昏迷。和他一起逃出生天的几个人也都说,要不是陆涛羽骁勇善战,以一敌十,别说是将南蛮副帅顺利带回去,恐怕他们的命也得搭上。那人还说,如果不是因为陆涛羽的金丝软甲在数十人面前露了面,而是让人私下知道了,很可能会有人为了那宝贝杀人夺宝,要知道,对于武将来说,有了那宝贝,等于多了好几条命。”郭怀旭得意洋洋的道:“金丝软甲救了陆涛羽那小子一命,等于你救了他一命,还住他立下这样的功劳,在皇上面前都露了脸,这一切可都是你的功劳。”

“叔祖,金丝软甲确实帮了他的忙,但如果陆涛羽自己没有本事的话,金丝软甲也不能起到什么作用。”顺姐儿露出一个笑容,道:“你可不能在别人面前说这样的话,更不能让人知道,他那金丝软甲是我的。”

“为什么?我还恨不得世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呢!”郭怀旭看着顺姐儿道:“难道你担心什么人说你们私底下来往,有损闺誉吗?”

“我不担心那个!”顺姐儿摇摇头,要是他们的婚事成了,赠送金丝软甲的事情就是一件传奇,要是没成,她的闺誉固然有损,但陆涛羽和齐云侯府恐怕也要背上一个忘恩负义的名声,就凭这一点,齐云侯府就不可能毁了这门亲事。

“那你为什么要隐瞒这件事?“郭怀旭想让世人都知道顺姐儿是陆涛羽的福星。

“叔祖,名声对我来说没有那么重要。”顺姐儿看着郭怀旭道:“而且,我和陆涛羽的婚事您也不要再提起,到了谈婚事的时候也和陆家打声招呼,不要提起我曾经说过的话,更不要说关于金丝软甲的事,这些事情我们知道也就够了。”

“你是想……”郭怀旭虽然不大愿意,但很快就明白了顺姐儿的意思,他忍不住的摇摇头,笑了起来,道:“只有他们知道的话,他们才会加倍的对你好,对吧?”

“叔祖既然知道我的意思那就更好了。”顺姐儿嘴角微微一挑,道:“等到正式谈婚事的时候最好也把您之前就和齐云侯接触过的事情隐瞒一下,我不想府上的人知道你对我那么偏心。”

“是不希望璐姐儿又因此找你的麻烦或者闹得不可开交吧!”郭怀旭脸色立刻沉了下来,恨恨地道:“我觉得我应该和你祖父说一声,也早点给她订了亲事,免得她做的事情让人知道了嫁不出去。”

“叔祖,算了!”顺姐儿摇摇头,道:“她是四房的嫡姑娘,她的婚事自有父母操心,您不但是隔辈之人,还隔了房,没有必要为了那些小事让人说您什么。”

“我看你是担心我让你祖父插手她的婚事,柳月卿会不高兴吧!”郭怀旭看着顺姐儿,眼底有些感慨,柳月卿什么时候能够恍悟顺姐儿才是她能够引为自豪的孩子呢?

顺姐儿笑笑,却一句话都没有说,郭怀旭叹了一口气,却没有再提这些不高兴的事情,换了一个话题道:“等你们成亲的时候我一定请皇后给你准备第一台嫁妆,让所有的人都清楚,你也是皇后的宝贝侄女。”

“那我就先谢谢叔祖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