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洗尘

名门正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名门正妻是油灯的经典作品。她天生的六指,幸好有曾祖母庇护,才得于平安慢慢长大;她年纪渐长,幸得叔祖新闻app宠爱,才定了本草婚约;婚约一波三折,终顺利举办,可太后亲赐的贵妾,青梅竹马的表妹,钦慕英雄的才女接踵而来,环饲夫君身侧;面对自己挑衅、挑拔和阴谋诡计,她绽颜淡笑:我是正妻,自会让你们明白了什么是正妻的气度,更会让你们很清楚什么是正妻的威仪。今天是大年三十,她穿着一身红棉袄,奶娘说了,那是娘亲特意给她做的,为的就是让她看起来就是一身的喜气,更讨人喜欢。她很欢喜,也更希望能够让亲爱的娘亲看到她,所以就躲开了一直不让她见娘亲的奶娘,拉着大丫鬟铃铛来见娘亲了。。第二十六章接风“孙儿见过祖母!”陆涛羽才进大门就看见以祖母领头的一群女眷统统在二门上,显然是为了去迎接自己的,不知道为什么,他鼻子一酸,回去的路上做好的心里准备好完全毫无用处,立马石榴裙下在老夫人面前。“回去就好!回去就好!”老夫人亲手扶起陆涛羽,一脸笑“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夫人亲自扶起陆涛羽,满脸笑容,双目含泪,道:“让祖母看看我们的大英雄!”。...

名门正妻小说-第二十六章 洗尘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正妻》在线阅读

第二十六章洗尘

“孙儿见过祖母!”陆涛羽才进大门就看到以祖母为首的一群女眷全都在二门上,显然是为了迎接自己的,不知为什么,他鼻子一酸,回来的路上做好的心里准备完全无用,立刻拜倒在老夫人面前。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夫人亲自扶起陆涛羽,满脸笑容,双目含泪,道:“让祖母看看我们的大英雄!”

“孙儿惭愧!”陆涛羽笑笑,只有他和老夫人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要不是因为郭怀旭及时将金丝软甲送过来的话,他别说是立功了,恐怕连全尸都回不来。

“黑了不少,也瘦了一点,不过看起来更精神了!”老夫人上下打量着孙儿,然后对一旁一边抹泪,一边贪婪的看着儿子的蒙氏道:“我们羽儿现在看起来才像是一个挺天立地的男子汉,你说是不是?”

“是啊,不过三个多月没有见,像是长大了好几岁,真的是个男子汉了!”蒙氏握着儿子的手,道:“母亲为有你这样的好儿子自豪!听到从南疆传回来的捷讯,我们全家都为你感到骄傲!”

“哥哥,你都不知道,从你出发以后,母亲就开始吃素里念经,祈求佛祖保佑你平安归来!”说话的是陆涛羽的嫡亲妹妹,刚满十三岁的陆妍卉,她一脸笑容的站在蒙氏身边,道:“母亲听到消息的时候激动地大哭了一场,第二天天不亮就去青檀寺烧香,谢谢佛祖保佑你,不但让你平平安安的,还立下了谁都不能比的功劳。”

“母亲!”陆涛羽能够察觉到蒙氏确实瘦了很多,捷报是二十多天前到的京都,这么多天过去了,蒙氏还这么瘦,可想而知她之前瘦得有多么的厉害,他带了深深的愧疚道:“儿子不孝,让母亲牵肠挂肚,担惊受怕了!”

“做娘的牵挂儿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岂能怪你不孝?”蒙氏拉着儿子的手,满心欢喜地道:“我们不在这里站这里,我已经吩咐临扬给你收拾衣服,准备洗澡水了,你快点回房洗漱一下,你祖母已经为你准备了洗尘宴,好好地犒劳你一顿。”

“母亲这几天天天算着你到家的日子,每天都派人到城外守着,你们刚一进城,就有人跑回来报信,然后母亲就让人给你准备你最爱吃的菜了。”陆妍卉笑嘻嘻的插话,道:“祖母说了,今天是给哥哥设的庆功宴,全家都要出席,好好地乐一乐。哥哥,你可要多喝几杯哦!”

“你母亲说的对,你快点回房好好的洗漱一下,洗去一身的疲惫和尘埃,我们还等你给我们讲一讲你在南疆遇到些什么事情呢!”老夫人也笑着道。

“那孙儿就先告退了!”陆涛羽也没有多说,立刻和早就等在一旁的临扬离开。

“我们也到花厅坐着喝茶,慢慢的等羽儿洗漱了再过来吧!”老夫人转头对看着儿子背影舍不得挪步的蒙氏说着,然后顺口吩咐侍立在一旁的内管事道:“你去看看厨房准备的怎么样了,二少爷最爱吃的菜有没有全部准备好?”

“是,老夫人!”

“哥哥,听说你是一个人单枪匹马杀入南蛮大营,如进无人之境一样将南蛮的副帅擒拿,然后在杀出南蛮大营,将那人押回大营,结束了南疆之战的。”陆涛羽刚一坐下就被妹妹拉住了询问,她的脸上全是钦佩不已的神色,道:“你都不知道,现在京都所有的茶楼酒馆都在讲你是如何英勇建功的故事,一个说的比一个好听,听得我热血沸腾。”

“你当你哥哥是什么啊,天神下凡,能够擒敌酋之首,如探囊取物?”陆涛羽好笑的看着连比带划的妹妹,笑道:“那都是说书先生瞎编的,哥哥可没有那么厉害。我不过是在侦察敌情的时候运气好,遇上了南蛮副帅,将他擒获的。就这样,哥哥一行人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将他带回大营的。”

“她啊,自从说书的开始编故事,讲南疆战事的时候就天天派小厮去听那些越编越离谱的故事,回来之后将给她听,听的是手舞足蹈的。”太夫人笑呵呵的看着这个最疼的孙女,她是蒙氏最小的孩子,性子开朗活泼,最是讨人喜欢。

“我就说那些人的话信不得,偏偏还有人要信那些无稽之谈。”听到陆涛羽否认并说明事实,在一旁的陆涛裴立刻道:“我说的是事实却不愿意相信,真不知道脑子里装了些什么。”

陆涛裴是陆涛羽的庶出弟弟,今年十四岁,他的生母是蒙氏身边的大丫鬟,蒙氏对他还是算不错,和陆涛羽关系也很好。

“我才不相信你那些鬼话呢!”陆妍卉哼了他一声,然后道:“你说的不离谱吗?说哥哥有一件传说中的金丝软甲,因为有那件软甲哥哥抗住了不少的刀枪,才能立功劳……我们家要是有那么一件宝贝的话我能不知道?”

陆涛羽眯了一下眼,他就知道会有人在金丝软甲上做文章,事实上要不是因为看到他身穿金丝软甲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这件宝贝极有可能在他昏迷的时候就被人窃走,而不是等他醒来之后还好好的放在枕边。但就算是这样,也有人向他透话,希望他能够这件宝贝割爱……哼,他们还真敢说!

“二哥,您真的有那么一件宝贝吗?”陆涛裴看着陆涛羽,道:“还有人说那是齐云侯府的家传宝贝,以前一直是祖父穿在身上的,但祖父这一次为了您的安全,就把他给你穿上了。”

“这是谁说的?”老夫人脸色微微一沉,她自然知道软甲的来历,但陆涛裴这样的说法却是第一次听说,她隐晦的瞄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大孙媳王氏,她脸色很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

“只是有这样的传言,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说的。”陆涛裴缩了一下,呐呐的道:“其实我也不大相信这样的说法,要是我们家真有这么一件宝贝的话,我们也不可能完全不知道。”

“我是有那么一件宝贝!”陆涛羽知道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瞒得住人的,倒也干干脆脆的承认了东西的存在,道:“那是有人借我暂时一用的,用完了自然就要还给人家。”

借来的?除了老夫人以外其他的人都有些愕然,蒙氏在心里直念阿弥陀佛,要不是有人借了儿子这么一件宝贝的话,或许……她甩了甩头,不敢再想下去。

林氏眼中闪过嘲讽之色,借的?骗人也要找个合适的理由吧!什么人会把这样一件宝贝借给一个要上战场的人,要是陆涛羽死了的话,这东西岂不是有借无还?那东西定然是齐云侯府的家传宝贝,为了这嫡孙的安全,才把它拿出来的。

“谁借给你的啊?”陆妍卉瞪大了眼睛,没多少心机的她直接问了出来。

“这个啊,等以后问过主人,她同意了之后我再告诉你。”陆涛羽看着妹妹,笑笑道:“你要是感兴趣的话乘着东西还在我手上,你可以看看。”

“要看!要看的!”陆妍卉兴奋的点点头,然后拉了拉坐在她身边的黄婉媛,道:“表姐,我们一起过去看吧!”

她和黄婉媛关系很好,有这样的好事情自然要拉着她一起去了。

“可以吗,表哥?”黄婉媛温婉的看着陆涛羽,心里第一万次后悔自己当初居然没有答应姨母的要求,要知道姨母提出要求的第二天傍晚就随军出发了,就算是自己答应了对自己也不会有实质上的伤害,相反,姨母会因为这个对自己更好,表哥也可能因为这个喜欢上自己甚至愿意娶自己为正室,可是现在……别说表哥,就连姨母对自己都淡淡的,没有以前那么好了。

“羽儿,那宝物毕竟是人家好心借给你的,不要随意的拿出来给人玩赏,对主人和宝物都是一种不尊重。”老夫人看了黄婉媛一眼,她不认为顺姐儿会希望这么一个人碰她的东西。

“是,祖母!”陆涛羽也没想到妹妹会约表妹,虽然他不认为顺姐儿会在意什么人碰了金丝软甲,但是他很在意,他不想让表妹碰到属于顺姐儿的东西,她不配!

黄婉媛咬住下唇,脸上带了悲切的神情,泪珠子在眼眶中转了又转,正犹豫着要不要挤出来却看到了蒙氏瞥过来的冷冷的目光,她忽然想起来这是给陆涛羽设的洗尘宴和庆功宴,要是自己在这种场合掉了眼泪,恐怕会让老夫人和蒙氏震怒,那么……想到可能会有的结果,黄婉媛就吓得被眼泪收了回去。

她的眼泪还真听话,要掉就掉,想收就收!冷眼旁观的陆涛羽将这一幕戏剧性的场景看在眼中,记在心底,对这个表妹更是不喜。

“好了,不说这些,再说下去的话菜都凉了!”老夫人笑呵呵的道:“羽儿,这些才可都是你母亲让你专门为你给准备的,你一定要多吃一点。”

“孙儿知道!”陆涛羽也不想再谈那些话题,更不想看某些人演戏给他看,立刻第一个动筷,洗尘宴正式开始……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