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算计

名门正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名门正妻是油灯的经典作品。她天生的六指,幸好有曾祖母庇护,才得于平安慢慢长大;她年纪渐长,幸得叔祖新闻app宠爱,才定了本草婚约;婚约一波三折,终顺利举办,可太后亲赐的贵妾,青梅竹马的表妹,钦慕英雄的才女接踵而来,环饲夫君身侧;面对自己挑衅、挑拔和阴谋诡计,她绽颜淡笑:我是正妻,自会让你们明白了什么是正妻的气度,更会让你们很清楚什么是正妻的威仪。今天是大年三十,她穿着一身红棉袄,奶娘说了,那是娘亲特意给她做的,为的就是让她看起来就是一身的喜气,更讨人喜欢。她很欢喜,也更希望能够让亲爱的娘亲看到她,所以就躲开了一直不让她见娘亲的奶娘,拉着大丫鬟铃铛来见娘亲了。。倚着在栏杆上,望着路面结冰的湖面,黄婉媛心头无比的悲凉,眼泪在不知不觉中顺着脸颊滴下在湖面上,化为一颗晶莹剔透的冰珠。“表妹啊好雅兴,这么大冷的天,竟然在这里看风景!”一个温温柔柔的声音在身后响了,黄婉媛轻轻一怔,没想起在这种时节竟然除了人到这里“表妹真是好雅兴,这么大冷的天,居然在这里看风景!”一个温温柔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黄婉媛微微一怔,没想到在这种时节居然还有人到这里来,她仓促的擦干脸上的泪痕,转头一看,入眼的是一身素白。。...

名门正妻小说-第三十章 算计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正妻》在线阅读

倚靠在栏杆上,看着结冰的湖面,黄婉媛心头无比的凄凉,眼泪在不知不觉中顺着脸颊滴落在湖面上,化成一颗晶莹的冰珠。

“表妹真是好雅兴,这么大冷的天,居然在这里看风景!”一个温温柔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黄婉媛微微一怔,没想到在这种时节居然还有人到这里来,她仓促的擦干脸上的泪痕,转头一看,入眼的是一身素白。

“婉媛见过表嫂!”黄婉媛给来人行了一礼,她不想和王氏有什么牵扯,打了一个喷嚏道:“天气真冷,我这身体还真是不能逞强,就先回房去了。”

“听说表妹居然与母亲说愿意给二弟当妾室!”王氏淡淡的看着想要避开自己的黄婉媛,脸上的表情没变,声音也还是那么温柔,说出的话却让黄蜿蜒的心一阵刺痛,脚步再也迈不出去了。

看着黄蜿蜒脸上无法掩饰的苦楚,王氏微微一笑,道:“表妹是不是很奇怪,这昨天才发生的事情怎么会让我知道了?”

黄婉媛是觉得很奇怪,她说这话的时候除了蒙氏母女之外,只有蒙氏最信任的大丫鬟晨露在场,王氏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的,要知道蒙氏对王氏的戒心很重,不比对已经被关进小佛堂的秦姨娘少多少。

“这府上没有太多的秘密,只要有心,就能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王氏坐到亭子的长登上,没有看黄婉媛,而是像黄婉媛之前一样,倚靠在栏杆上,看着白茫茫的湖面,道:“何况这件事情母亲也没有想过要保密,想要知道就更简单了。”

黄蜿蜒咬住嘴唇,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坐下来说说话可好?”王氏偏头,看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黄婉媛道:“你有你的烦恼,我有我的苦涩,在一起说说话,诉诉苦,发泄一下,心里也能舒坦一些。”

“我们有什么好说的?”黄婉媛没有离开,但也没有坐下,要是让蒙氏知道自己和王氏坐在一起说话什么的,还不知道她会生气成什么样子呢?

“我们都是苦命的人,总能说到一块去的。”王氏淡淡一笑,道:“这个府上,能体会到你心里的苦楚的人不多,而我正好是其中的一个,表妹你不觉得满腹的委屈和伤心需要找一个人倾诉吗?”

黄婉媛戒备的看着她,她从来都不认为自己能和她说到一起去,她们的立场不同,又怎么能有相同的话题呢?

“听说京都不少人家已经在打听二弟的事情,很多人家都起了和齐云侯府联姻的念头,想把自己家娇养的宝贝女儿嫁给二弟。”王氏看着黄婉媛,问道:“表妹觉得你未来会在一个什么性情的正室手下过日子?其实我觉得要是能够遇上一个像母亲这样的也不错,起码以表妹的兰心慧质不会吃什么苦头。怕就怕遇上一个精明厉害的,那样的话恐怕表妹愿意委曲求全,委身为妾,她也不一定能够容得下你。要是真到了那一步的话,表妹的委曲求全就只是一个笑话了,表妹这段时间一定备受煎熬吧!”

“我有姨母相护,不用担心那些。”黄婉媛脸沉似水的看着王氏,道:“倒是表嫂,表哥没有了,秦姨娘又在佛堂静修,没个知冷知热,嘘寒问暖的人,这日子过得一定很艰难吧!”

王氏的脸上闪过怒色,但她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道:“是啊,你表哥不在了,我怎么可能过得好?可是,表妹,说句实在话,我的处境比你可要好的太多了。我有一个疼爱我、怜惜我、一心一意待我,连一个通房丫头都没有的丈夫,还有一个冰雪聪明的儿子,有甜蜜的回忆,有值得期待的未来,可是表妹你呢?你有什么?”

“表嫂有的我都会有,而且我会紧紧的握住他们,不让自己失去。”黄婉媛又被人说破痛处的气恼,看着王氏的眼神也多了些不善。

“你真的能有吗?”王氏看着黄婉媛,带了些好笑的语气道:“就算母亲能护着你,让你如愿了,可是表妹可有想过,你能不能幸运的怀上二弟的孩子?就算怀上了,也顺利的生下来了,那孩子也不是你的,也不能叫你一声母亲。就像夫君一样,虽然他知道秦姨娘是他的生母,是最爱他的人,可是那又如何?他只能叫他一声姨娘,只能看着她在母亲面前受气……生了庶长子,在在父亲面前也颇有些脸面的秦姨娘尚且如此,表妹认为自己以后又能怎么样呢?”

黄婉媛何尝不知道自己以后可能还不如秦姨娘,可是她现在还能够选择的余地吗?

“其实我不能理解的是表妹之前为什么没有把握好机会呢?”王氏微微一笑,看着黄婉媛道:“要是表妹在二弟随南下的大军出征前说出愿意嫁给二弟的话,我想现在的局面一定不会是这样的……要知道二弟南疆之战看似凶险,但又金丝软甲护身,不过是有惊无险之局,要不是因为笃定自己不会受伤害,二弟恐怕也不会那么冲动吧!”

黄婉媛也知道自己失去了最好的机会,但这话她却不能对任何人讲,她挤出一个笑容,为陆涛羽辩解道:“表哥可不是因为有金丝软甲护身才上的战场,那金丝软甲是表哥出征前一位贵人所借,我们也是表哥回来之后才知道有那么一件宝贝的。”

“贵人所借?”王氏怎么会相信这样的话,她冷嗤一声,道:“你怎么会相信那种骗小孩子的话呢?金丝软甲是什么你可清楚,那可是连内库都不一定能够有的宝贝啊,要是谁家有这样的宝贝一定留给自己人用,就算自己用不着也不会随意借人,还借给一个要上战场的人。这种谎言表妹这样聪明的人居然相信了。”

和秦姨娘一样,王氏也不相信那金丝软甲会是什么贵人借的,她们都认定了那东西必然是齐云侯府的宝贝,是齐云侯赐给嫡孙保命的,她们最恨的也是这一点,要是陆涛衡能有金丝软甲护身,他可能就不会死了,不会丢下需要依靠他的人离开了。

“那东西是安国侯府的,是安国侯府的二老爷,皇后娘娘的父亲在表哥出征前送过来的。”黄婉媛倒是知道一点内幕,道:“当时姨母正在和表哥话别,是国丈亲自送上门来的,表哥回来的时候姨母还庆幸说,要是表哥早一步或者国丈晚一步的话,金丝软甲可能就到不了表哥身上了。”

国丈的东西?王氏眼睛微微的一眯,身为皇上的岳父,有些出人意料的好东西也属正常,只是……她笑着叹气摇头,道:“表妹还真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为了给二弟辩解,居然编出这样荒谬的事情来。我远远的见过国丈几次,也听说过那位一向不与朝臣来往,和我们侯府更没有什么交情,他怎么可能把那么一件至宝借给二弟呢?他就不担心二弟有个万一,这东西也要不回来了吗?”

“谁说他和侯府没有来往?”黄婉媛一个激动就说出来将整个侯府没有几个人知道的事情,道:“他看中了表哥,想要把安国侯府的一个姑娘嫁给表哥为妻,他们早已经商量好了,等表哥从疆场回来就准备婚事,要不是因为大表哥出了意外的话,可能现在已经纳彩了。”

安国侯府的姑娘要嫁给陆涛羽?王氏微微一惊,她知道陆涛羽肯定会娶一个比自己出身好的妻子,但这个消息还是让她吃惊,看来为了让陆涛羽能够顺利的承爵,老侯爷还是做了很多的努力,她微微一笑,道:“原来是这样啊,只是不知道想要和二弟议婚的是那位姑娘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但一定会是嫡出的姑娘吧!”黄婉媛摇摇头,看着王氏道:“表嫂应该知道嫡庶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界线,庶女再好也是庶女,表哥肯定要娶一个嫡出的姑娘为妻。”

王氏眼中闪过厉色,她父亲是礼部侍郎,可她却只是姨娘所生,虽然她的生母也很受宠,连带着她也很得父亲疼爱,但到了谈婚事的时候却事事不顺心,要不是因为这样,她也不会嫁给陆涛衡,黄婉媛这番话显然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是啊,庶女再好想要嫁到门当户对的人家也只能嫁庶子为妻或者嫡子为妾,这是身为庶女的悲哀。”王氏叹气看着黄婉媛,道:“我也知道表妹很看不起我们这些庶出的,可是表妹可有想过,你现在做的选择已经让自己的子女背上了庶出的包袱?”

黄婉媛神情僵硬的看着王氏,语气冰冷的道:“表嫂是想说我很不争气吗?为了自己就不考虑下一代了。”

“我怎么会这样说表妹呢?”王氏看着黄婉媛道:“我只是为表妹感到可惜,明明是嫡女,却被自己的亲姨娘逼到这种地步,要是二弟再娶一个家世显赫,人才出众的妻子回来,难说连现在的选择都不能保证。表妹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一定要被人牵着鼻子走,而不主动出击呢?”

“表嫂想说什么?”黄婉媛看着王氏。

“要是京都待字闺中的贵女们知道二弟有一个青梅竹马的表妹,你说她们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青睐二弟呢?安国侯府的那位姑娘会不会一气之下不愿意下嫁呢?”王氏笑眯眯的看着黄婉媛,道:“相比起来,我更愿意和表妹这样的熟人做妯娌,要是表妹有什么想要帮忙的,可以和我说一声。我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但一些小忙还是可以帮得上的。”

“你是想让我……”黄婉媛的话没有说完,她立刻明悟过来王氏的目的,她虽然知道要是被人发现的话自己要为此付出代价,可是那代价比起她可能得到的好处就渺小得多。

“我说了,表妹是聪明人。”王氏盈盈起身,道:“要是表妹想通了的话可以和我通声气,这里冷得慌,我要先回去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