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母女

名门正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名门正妻是油灯的经典作品。她天生的六指,幸好有曾祖母庇护,才得于平安慢慢长大;她年纪渐长,幸得叔祖新闻app宠爱,才定了本草婚约;婚约一波三折,终顺利举办,可太后亲赐的贵妾,青梅竹马的表妹,钦慕英雄的才女接踵而来,环饲夫君身侧;面对自己挑衅、挑拔和阴谋诡计,她绽颜淡笑:我是正妻,自会让你们明白了什么是正妻的气度,更会让你们很清楚什么是正妻的威仪。今天是大年三十,她穿着一身红棉袄,奶娘说了,那是娘亲特意给她做的,为的就是让她看起来就是一身的喜气,更讨人喜欢。她很欢喜,也更希望能够让亲爱的娘亲看到她,所以就躲开了一直不让她见娘亲的奶娘,拉着大丫鬟铃铛来见娘亲了。。第三十七章母女“六姑娘,四夫人请您过去的!”四夫人身边的大丫鬟恭恭敬敬的对顺姐儿道,这是顺姐儿住入修心养性居后四夫人第一次派人来找她,顺姐儿轻轻沉思后,但是让她进了自己的房间。“四夫人找我们姑娘有什么事情吗?”顺姐儿还也没说话的,她身边的琥珀就“四夫人找我们姑娘有什么事情吗?”顺姐儿还没有说话,她身边的琥珀就问道,她脸上带了戒备,她可不认为对顺姐儿从来不闻不问的四夫人忽然之间找她会有什么好事情。她可听说了,璐姐儿昨夜发疯似地闹了一夜,房里能摔的东西全摔了个精光,一个劲的说姑娘抢了她的好姻缘,诅咒姑娘不得好死。把璐姐儿当命根子的四夫人这个时候找姑娘,不可能时忽然之间发现自己亏待了女儿,想补偿或者和女儿缓解关系,相反,她极有可能为了璐姐儿做出对顺姐儿不利的事情来。。...

名门正妻小说-第三十七章 母女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正妻》在线阅读

第三十七章母女

“六姑娘,四夫人请您过去!”四夫人身边的大丫鬟恭恭敬敬的对顺姐儿道,这是顺姐儿住进静心居之后四夫人第一次派人来找她,顺姐儿微微思索之后,还是让她进了自己的房间。

“四夫人找我们姑娘有什么事情吗?”顺姐儿还没有说话,她身边的琥珀就问道,她脸上带了戒备,她可不认为对顺姐儿从来不闻不问的四夫人忽然之间找她会有什么好事情。她可听说了,璐姐儿昨夜发疯似地闹了一夜,房里能摔的东西全摔了个精光,一个劲的说姑娘抢了她的好姻缘,诅咒姑娘不得好死。把璐姐儿当命根子的四夫人这个时候找姑娘,不可能时忽然之间发现自己亏待了女儿,想补偿或者和女儿缓解关系,相反,她极有可能为了璐姐儿做出对顺姐儿不利的事情来。

“六姑娘~”那个大丫鬟没有理会琥珀,只是看着顺姐儿,她脸上虽然是恭敬的表情,但眼神却很冰冷,似乎和顺姐儿有天大的冤仇一般,而她无意也不屑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

“你叫什么名字?”顺姐儿看着眼前有那么一点眼熟的人,忽然想起在她记忆深处的一张脸,那张曾经让她做了半年噩梦的脸。

“奴婢晓晓,一直在四夫人身边侍候!”晓晓看着顺姐儿,问道:“六姑娘现在可以走了吗?四夫人一定等您等急了!

“你先到外面候着吧!”顺姐儿点点头,然后对琥珀道:“给我更衣,我要出门!”

“姑娘~”琥珀忍不住的叫了一声,她不明白顺姐儿为什么要去,难道她还对那个狠心的母亲抱有幻想吗?

“给我更衣!”顺姐儿很肯定的又说了一遍,然后看着还呆在房里的晓晓,淡淡地道:“你没有听见我说的话吗?你到外面候着!”

晓晓嘴角一扯,皮笑肉不笑的道:“那奴婢在外面候着,请六姑娘快一点!”

“姑娘,您不担心四夫人她……”玳瑁也不赞成顺姐儿去,她很想劝说顺姐儿,却终究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就如顺姐儿是四夫人不能提及的忌讳一样,四夫人也是顺姐儿不能碰触的伤。

“我想四夫人一定在考虑怎么让她的眼中钉消失吧!”顺姐儿挤出一个笑容,那笑容凄惨的让玳瑁看了心一酸,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

“姑娘,您……”玳瑁看着顺姐儿道:“我就不行,您不去,还有人赶到静心居来闹事!”

“你认识那个晓晓吗?”顺姐儿说了一个似乎风牛马不相及问题。

“姑娘,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和玳瑁很少出静心居,基本上都不接触府上的人,怎么会认识四夫人身边的丫鬟。”琥珀给顺姐儿找出一身半新不旧的衣裳,看着不起眼,但穿起来极为暖和,她可担心四夫人又来一出荷塘罚跪的老把戏,她熟练地为顺姐儿更衣,道:“不过倒是听说过这个名字,她是四夫人身边很得力的大丫鬟,都已经二十岁了,但一直没有嫁人,听说四夫人已经给她指了一门不错的婚事,今年可能就会嫁人。还有人说她是四夫人特意给九姑娘培养的,等她成亲后会以媳妇子的身份再回府上当差,然后给九姑娘当陪房。姑娘怎么对她感兴趣?”

“我曾经见过一个长得和她很像的人,是四夫人身边的一个妈妈,就是她带着四夫人的指示让我跪在荷塘边的,后来,她被祖母杖毙……”顺姐儿微微一笑,透着苦涩,道:“我怎么觉得很不祥呢?”

“姑娘,您还是不要去了吧!”琥珀又劝说道,虽然她也知道,顺姐儿已经做了的决定基本上是没有人能够改变的,但她还是努力道:“就像玳瑁说的,在无法无天的人也不敢到静心居来闹事的。”

“可是我很想知道四夫人这一次到底想干什么!”顺姐儿站起身来,道:“玳瑁也和我一起过去吧,盈儿可能不能应付某些状况。琥珀,你立刻让人把王太医请过来,我想可能有需要他老人家的地方。”

“姑娘~”顺姐儿的郑重其事把几个丫鬟吓得脸都白了,顺姐儿摇摇头,让她们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才道:“不用太担心,你们别忘了,四夫人身边有我安排的人,关键的时候怎么都会起到作用的。”

看着顺姐儿带了盈儿和玳瑁出发,琥珀立刻让让人拿了郭怀旭的名帖去请王太医,那是太医院极有声望的老太医,太夫人在世的时候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都是他上门诊脉,顺姐儿和他也极熟,看到郭怀旭的名帖他应该就知道是顺姐儿相邀了。

“见过四夫人!”顺姐儿从容的给柳月卿行了一礼,就算是装出来的懦弱都不想表现出来,没有必要让她以为失去了母爱,自己就比别人差。

“你坐吧!”看到顺姐儿出现在面前,柳月卿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几下,冷冷的说了一声之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们母女是血脉相连的陌生人。

“你怎么还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璐姐儿满是血丝的眼睛中尽是怨恨、愤怒,她表情狰狞的看着顺姐儿,怨恨的道:“你一定很高兴吧,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东西!”

“我从来就没有抢过你的任何东西,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顺姐儿平静的看着璐姐儿,抢她的东西?她把自己看的也未免太了不起了吧,她有什么好东西值得抢的?

“没有?”璐姐儿瞪着顺姐儿道:“要不是太后想要让齐云侯府和我们离心的话,你以为你能够嫁给小侯爷?他本来是要娶我的!”

顺姐儿微微一怔,璐姐儿怎么会有这样的认知?两家商谈婚约的事情齐云侯不是只透露给了那么一两个人吗?璐姐儿怎么有那样的神通知道这桩婚约,还把自以为是的对号入座了?

“没有话说了吧?”璐姐儿看着顺姐儿道:“我才是那个最适合嫁给小侯爷的人,而不是你这个让人恶心的怪物,你把他还给我!”

“这件事我们连发言的权利都没有了,更不用说改变什么!”顺姐儿摇摇头,就算是璐姐儿以为的这桩婚事本该属于她的,但皇上都已经下了口谕,给自己和陆涛羽指了婚,难道还能更改不成?就算自己和齐云侯府没有意见,皇帝也愿意见到陆涛羽娶一个“健全”的妻子,不介意更改一下圣旨,那太后呢?她做了那么一回恶人,达不到预期的目的,岂能干休?璐姐儿未免也太天真和自以为是了吧!

“要是你大病一场,留下病根的话,我就能让这桩婚事回到原来的轨迹。”柳月卿看着顺姐儿,脸上的表情很冷,但眼神却很矛盾,这是第一次正视长大了的顺姐儿,她长得是挺像自己的,但相似的程度没有璐姐儿多,她的眼睛和鼻梁更像郭儒启,其他地方则像自己,可以说是集两人的优点为一身,自己的眼睛也不难看,但比起顺姐儿来却少了些水波滟滟的明丽,鼻梁也没有那么英挺,要是没有那让人恶心的六指……她甩了甩头,不让自己胡思乱想下去。

“大病?留下病根?”顺姐儿看着柳月卿,这个给了她生命,却曾经想要扼杀她的母亲,脸上浮起没有笑意的笑容,道:“留下什么病根能够改变既定的事实?”

“只要你生了一场病,永远不能生育,就算是太后也不会再坚持要小侯爷娶你为妻了!”璐姐儿冲口而出的话让顺姐儿心寒,她听着璐姐儿道:“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怎么能嫁给小侯爷呢?那不是摆明了要齐云侯府绝嗣吗?只要证明你确实不能生育,那么你自然就不能嫁人,那我嫁给小侯爷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那我呢?我以后该怎么过四夫人又是怎么安排的?”顺姐儿看着柳月卿,为了给璐姐儿让路她居然想到这样的招数,这个招数毒辣了些,但确实能够改变这桩婚事,可是她在想这招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也是她的女儿呢?

“已经留了一条命给你你还不满足吗?”璐姐儿不等柳月卿说话就抢着道,她对这样的安排并不满意,她认为母亲应该狠下心来,让这个令她们抬不起头来的怪物消失才对,而不是让她继续给自己添堵。

“四夫人,您是不是也认为这已经是很仁慈的做法了?”顺姐儿看着柳月卿,她没有真的没有敢奢望这个狠心的母亲对自己和颜悦色,但却没有想到自己已经低调到了这个地步了,她还这么恨自己,为了一个可能,就想毁掉自己的一生。自己不应该奇怪才是,就算没有那个可能,她想必也很乐意毁掉自己这个令她感到耻辱,抬不起头来的怪物女儿吧!

“你本来就不该存在!”柳月卿没敢看顺姐儿的脸,她不是担心自己会心软,只是觉得莫名的心虚,她端详着手上的茶杯,道:“你放心,只要你不挡璐姐儿的路,你还能一直好好的活着!”

“好好的活着?”顺姐儿讽刺的看着柳月卿,道:“所谓的好好活着您应该也想好了吧?是让我一辈子呆在安国侯府到死还是等事情平息之后找个小寺院让我从此在您眼前消失?”

“你到底答应不答应?”柳月卿恼怒地问,虽然她还没有最后拿定主意,但顺姐儿说的都是她想过的,要是顺姐儿真的连生育的权利都被剥夺了的话,那么她这辈子也不可能再嫁人了。

“我不答应!”顺姐儿摇摇头,她绝对不会答应这种要求的,就算她现在答应了之后她能有无数的办法应付柳月卿和璐姐儿她也不会答应。

“你找死!”璐姐儿毫不犹豫的抓起茶几上的杯子就往顺姐儿头上砸,不用顺姐儿示意,盈儿就轻松的把那杯子拦住了,一滴茶水都没有洒到顺姐儿身上。

“如果四夫人没有别的事情的话,那么晚我就走了!”顺姐儿缓缓起身,话都说到了这里,她没有必要再留下来,除了让她对母亲死还能有什么?

“你……”柳月卿看着顺姐儿略带倔强的脸,略带迟疑的道:“还有最后一件事。”

“做完了你就什么都不用再做了!”璐姐儿带着恶意的补充了一句。

“我会依您的意思的!”顺姐儿有了明悟,看着柳月卿一字一顿的道:“您说吧!”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