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说服

有印凉聘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有印凉聘是恰似温水的经典作品。这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夹板气包在杀神凉王手底下艰苦的苟且偷生的故事。好汉不吃眼前亏…白荼叹了口气:“我忍!”“活该~”声音苏柔到骨,半是戏谑半是心疼,直听的人心尖儿一颤。。白荼的话,令陈福海内心一震。事实上,陈福海之后也隐隐想过这个问题,当然堂堂王爷,怎会轻意与他这些个市井商人做伪造公章生意呢。可他碍于对方高贵的的身份,更本敢思索,那可是真正的皇室一族,掌权者要做什么,他还也不是仅有听着的份。可白荼的话,也不无道理可他碍于对方尊贵的身份,根本不敢深思,那可是真正的皇室一族,当权者要做什么,他还不是只有听着的份。。...

有印凉聘小说-第010章 说服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白荼的话,令陈福海内心一震。事实上,陈福海之前也隐隐想过这个问题,毕竟堂堂王爷,怎会轻易与他这些个市井商人做私刻生意呢。

可他碍于对方尊贵的身份,根本不敢深思,那可是真正的皇室一族,当权者要做什么,他还不是只有听着的份。

可白荼的话,也不无道理,凉王乃八王之首,若是其他常见生意倒也可以理解,可这私刻确实有那么些令人不解。

“早期官家鬻书也常见,凉王府虽为私刻,却比一般小刻坊还要大,此事虽不常见,但也并非不可。”这是陈福海唯一能想到的理由了,那就是没什么理由,不过就是多了一项生意,除此之外,凉王府的良田铺面更多。

白荼不置可否,这样想也最正常,若是没有他从那运工口中打听来的话,他也会认为,不过是人家王爷闲的慌,刻坊大,书多的没处放,就随便送出去卖了。

可是……

“当世八亲王,陈凉王、醒崇王、会会王、文邓王、蕲恒王以及东南北三王…”

陈福海隐隐觉得白荼意有所指,却不敢多想,严肃道:“白掌柜,你这话里有话,恕陈某不敢妄加猜测。”

“晚辈也不敢妄加猜测,但晚辈可以肯定,凉王府不止与醒州陈家合贾,还与会蕲文三州的书商有往来。”

他见陈福海虽沉默不语,可显然也是将他的话听进去了,便又道:“晚辈还知道,除了这四州,凉王府还有其他几州的合贾,这剩下几州,虽不确定,但晚辈斗胆猜测,恐是南北东三州。”

陈福海闻言惊的面色大变,这三州,乃是祁王、成王、平王的封地所在。

白荼观其颜色就知道陈福海与自己想到一处去了,他郑重道:“这或许是巧合,可晚辈联想到凉王作风,便不得不多想了。陈当家的,此事……非同小可啊。”

陈福海只觉得浑身汗毛直立,他拭了拭额头冷汗,虽极力忍耐,却形容难掩惊骇,“你说这话,可有何依据?”他不死心的再问。

白荼摇首:“晚辈虽拿不出确凿证据,但晚辈因为某些原因,确打探到凉王府的鬻书动向。

东南北三州虽为晚辈猜测,然另外四州还不足以令陈当家的重视么?

晚辈今日来,也并非要说服陈当家的放弃与凉王府的合贾,乃是晚辈对陈当家的真心佩服,既察觉有异,怎忍当家的不明不白的就这么应下。

当家的大可将晚辈这些话当成是疯言疯语,如何抉择全凭您自己。”

陈福海沉默不语,两个儿子虽涉商不久,可也听出了这其中的厉害,二人面面相觑后,老大陈德笑着道:“白掌柜一路辛苦,我已命人备下薄酒,还请白掌柜移步洗漱稍后用膳。”

白荼话已说尽不便再留,便拱手告辞:“多谢大公子好意,只是我来时匆忙,书坊只丢给了个看家的,这来回月余早已堆积诸多事物,趁城门未关,我们便直接出城回去了。”

陈福海听罢赶紧挽留:“白掌柜若是连顿便饭都不吃,叫陈某情何以堪。”

白荼摆手:“晚辈一直敬重陈当家的,当家的实在无需客气,日后若有机会,晚辈再来叨扰。”

见他实在坚持,陈福海也不好再留,让陈德亲自将人送出城。

白荼走后,陈福海便一直在堂屋发呆。二儿子陈茂见父亲愁眉苦脸,便劝道:“爹,你也不必太过忧心,毕竟这只是他的猜测,儿子觉得,他此番前来是另有所图。”

陈福海瞪了他一眼:“他是另有所图,可他所言也绝非信口胡诌,若真被他猜中,这事于我们陈家,要么一步登天,要么就……万劫不复。”

陈茂见父亲神色严肃,也不敢再随便发言了,遂问:“那爹打算怎么办?我们已经应下了,难不成还能反悔?那可是凉王府啊。”

陈福海沉默了片刻,喃喃道:“虽是应下,可这货还得月余才会从陈州启程。”

陈茂有些惊讶:“听爹的意思,我们是不接这笔生意了?”

“哎……”陈福海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白荼的话看似荒唐,却句句都在理。

陈凉王,既是靖国百姓敬重的王爷,也是令朝廷忌惮的藩王。他手握重兵,又是当年文帝最宠爱的儿子,一出生就赐了个琰字,于当时来说,他是太子的不二人选。

这些年朝廷迭代,凉王历经两任帝王,而今新皇还尚未立后,侯氏虽已退出朝堂,可大小事务依旧得由她过目,人都暗地里说,邢家天下已经快改姓候了。

凉王的野心呢?有多大?当年与帝位失之交臂,他难道就没有不甘吗?

陈福海越想越觉得头皮发麻,陈家世代经商,祖辈都是兢兢业业,到他手上也发展的极好,虽没大富大贵,但子孙后代也吃穿不愁。

如今凉王府这尊大佛主动找上门,倒叫他受宠若惊了。

陈福海左思右想,决定先弄清楚白荼所言是否有虚,他当即休书三封,命人快马加鞭送去蕲文会三州。

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圈子,书市亦如此。陈袖坊不仅是醒州数一数二的书坊,在整个靖国书市也颇有些名气,与陈福海相熟的也是遍布全国各地。

陈福海这三封书信便是送去自己的老友处,欲让老友们帮他打听一二。他料定,若真有与凉王府合贾的书商,定也是当地的大坊。

陈德回来后,先与陈福海说了出城经过,又听说要托人去打听实情,他觉得不妥,便劝道:

“父亲,此事重大,孩儿认为父亲此举过于草率,若叫凉王府的人察觉,我们陈家吃不了兜着走啊。”

陈德一向谨慎,陈福海对此也欣慰非常,便耐心解释:“为父托的都是好几年的老交情了,他们省得,况我也未在信中交代全,就算把信送去凉王府,他们也未必能看出端倪来。”

话已至此,陈德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他想了想,又担心道:“若事情真如白掌柜所言,父亲打算如何?”

陈福海再次陷入沉默,他这一次,是真的拿不定主意啊。

往好了算,白荼所言有误,他便可一切照旧;

可往坏了算,若蕲文会三州当真有与凉王府合贾的书坊,就算不能证明真有隐情,可有白荼的那番话在前,也难以令人心安。

成王败寇,哪怕凉王势力庞大,也难保其真能夺得那黄金宝座,而一旦失败,凡与其有关联者,皆逃不过一死。

况且,还不知凉王府此番动作,是悄无声息,还是与其他藩王联手而为。可不管怎样,这事都不似表面那么简单。

陈福海也是为商几十年,商场风云虽不抵官场,但他所见的争斗也不少,今日是友保不准明日就成了敌,更保不准下一次是否又成了友。

一切,皆因利而起。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