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气晕

有印凉聘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有印凉聘是恰似温水的经典作品。这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夹板气包在杀神凉王手底下艰苦的苟且偷生的故事。好汉不吃眼前亏…白荼叹了口气:“我忍!”“活该~”声音苏柔到骨,半是戏谑半是心疼,直听的人心尖儿一颤。。候迁这一次是折大了,侯蔡文是他亲侄子,他怎么狠得动手,可那样的情况下,他严禁不先将人收押,接着再想应付之策。却他这边还未想起个万全之策,那边圣旨就下去了:侯蔡文被发配边疆发配边疆,家眷一应贬为奴籍,送去各处为奴为婢。圣旨是皇上亲发,且无论京师如何这然而他这边还未想到个万全之策,那边圣旨就下来了:侯蔡文被发配充军,家眷一应贬为奴籍,送去各处为奴为婢。。...

有印凉聘小说-第018章 气晕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候迁这次是折大了,侯蔡文是他亲侄子,他怎么狠得下手,可那样的情况下,他不得不先将人收押,然后再想应对之策。

然而他这边还未想到个万全之策,那边圣旨就下来了:侯蔡文被发配充军,家眷一应贬为奴籍,送去各处为奴为婢。

圣旨是皇上亲发,且不论京师如何这么快得知消息,可这道圣旨,不该这么绝啊。他虽是侯家长房的庶出之子,与侯氏即便隔着嫡庶隔着两房,那也是堂兄妹,若论起辈分来,侯蔡文还得喊侯氏一声姑母。

可即便这样的血亲关系,侯氏也能下得了手?如今皇上虽然亲政,然候迁清楚,朝廷大小事宜还是得由太后过目,亲族落难,侯氏能坐视不管?

候迁不相信侯氏真的会坐视不理,然圣旨已下,唯一的解释,便是权衡利弊之下,侯蔡文已为弃子。

侯蔡文即便不争气,可到底是他的亲侄子,候迁心里煎熬非常,可他无法左右圣旨,更没办法求情,只能眼睁睁看着而无能为力。

因为无力,候迁越发的烦躁愤怒,若是没有白明坊闹事,没有凉王府的推波助澜,这后面的一切也不会发生了。

“去把赵成给我叫来。”前几日派赵成去查白明坊的下落,至今还未得消息,他现在是恨不得将白明坊抽筋剥皮,只希望赵成能找到点蛛丝马迹。

赵成匆匆而来,知道眼下情况,回话也是小心翼翼,被问到白明坊的下落,斟酌了一番才半真半假道:

“属下走遍陈州大街小巷,发现这次的白明坊印,并未散播至全城,主要集中在城北方向,城北乃是凉王府所在,属下以为,这就可以证明凉王府与白明坊是有牵连的。”

事实上,这次白明坊印虽然在城北大量散播,但城东城西城南也有,这也并不能说明白明坊就与凉王府有关联,可赵成明白,这时候,这二者必须有关系。

他继续补充道:“属下已派人时刻盯着凉王府,近日凉王府正大肆修缮,进出货运极多,属下会伺机找寻破绽。”

这番话倒叫候迁略安慰了些,可心里这口恶气依旧堵的他难受,他发狠道:“务必要查出凉王府与白明坊的关系。”

侯蔡文他是保不住了,可这笔账不能就这么算了,只要他找到凉王叛变的证据,到时候还愁报不了仇么。

赵成嘴上应是,心里却叫苦连连,他这几日查白明坊的踪迹几乎是一无所获,更遑查凉王府与白明坊的关系了,事实上,他都怀疑这二者是否真有关联。

可这话,他却是不敢说的,反正没给他规定时间,他也乐得顶着公差的名义去逍遥度日。

*

接下来的几日,侯迁也过的并不舒心。

侯蔡文一入狱,侯家坐不住了,求情的信件一封接一封,上到侯家的老祖宗,下到侯蔡文之父侯岩,也就是侯迁的胞弟,无不接二连三的送信来。信里从求情到指责,甚至字里行间还有兄弟反目之意,叫侯迁是吃不下也睡不着。

这日,侯迁正看着侯岩送来的最后一封信,说是要亲自来陈州见他,看话里的意思,是怨极了他。

侯迁恼火的将信往地上一扔,都来求他,这圣旨可不是他下的。

正气着,差役又送信而来,侯迁怒的把人往外轰:“滚出去,以后这些信,来一封就烧一封,甭给我看了。”

差役怯怯的捧着信,“大人,这是盐运使司送来的,说是务必让大人您亲启。”

石蒙?他无端送信来作甚?侯迁怒气稍减了两分,沉着脸接过信。

伺候的仆从都小心翼翼的秉着呼吸,然忽听一声大吼,紧接着桌上的茶具被一推在地,伴随着乒乒乓乓一阵响,屋内仆从无不吓得立马儿跪地,害怕的一句话也不敢问。

候迁看着一屋子没用的人,气的头晕:“滚出去,都给我滚出去。”

这话虽凶,可仆从们心里都是欢喜的,这时候谁不想躲的远远儿的啊,遂鱼贯而出很是迅速。

屋内只剩候迁一人,他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的手捏着信,眼里除了震怒,还有不信,以及无力。

石蒙信上说的是盐引之事,按照往年,他的人要承一半盐引,他可从中至少盈二十万两的利,今年也是早就约好的,可这时候石蒙却突然反悔,说什么今年盐引数量剧减,能承给他的盐引不足一成。

这算什么话?

候迁知道这其中定有其他猫腻,想了想,写了信又差人送去盐运使司,只是不到半个时辰人就回来了,说是盐运使不在衙门。

这下候迁是完全明白了,这件事上,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先有侯蔡文之事在前,后有盐引之事在后,两厢打击,候迁终于是气急攻心,一个仰倒就晕了过去。

而刚回到陈州的白荼,听到的便是这样的话:布政使救侄不成晕死过去,绍县县令侯蔡文被革职发配,曾户部郎中单文姬被任命为新知县。新县令一心为民办事,上任后的三把火,先后烧向了衙门内部、绍县刁户、以及村镇恶霸。

“才没几日,听说那衙门的牢房就关不下人了,这单知县看着斯斯文文的,实则办起事来也是雷霆手段毫不手软,绍县这次是遇着个好父母官儿了。”

啸天唠唠叨叨的说了许多这一个多月来发生的事,听的白荼忍不住笑话他:“你这一个月倒是见识颇多啊。”

啸天哈哈一笑,又想起一事儿,问远处坐着的毛遂道:“毛先生,你也说说那个来找咱们合贾的商人,我说不清楚。”

“合贾?”白荼疑惑的看着毛遂,指了指自己旁边的凳子颇有些幽怨道:“我出门一个多月,你也不来关切两句,都不担心我路上遇到个什么事儿么,过来坐坐,咱们说说话呗。”

毛遂斜他一眼,慢悠悠的起身,整理了一番衣服头发,才昂首挺胸的漫步来到白荼身侧,牛四赶紧把自个儿的凳子往旁边挪了挪,煞有介事的做了个请。

白荼目瞪口呆的给毛遂倒了一杯茶递上,看到后者优雅的呷了一口放下,他才翻了个白眼:“你可得了,你这身儿再怎么拾掇,那也是一身布衣。”

毛遂被他呛的一噎,干咳了咳才平淡道:“应该是官家中人,亲自找上门来,说要见你,这几日应该会再来,你到时候自己看罢。”

白荼靠在椅背上,双手抱着后脑勺,懒洋洋的晃着腿,“官府中人,不是布政使司的?”

“不是。”啸天抢着道:“那人看着比罗素气派,罗素已然是布政使司刻坊的大管事,应该不是,何况我们与衙门已有合贾,他们还来作甚?”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