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挣钱

有印凉聘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有印凉聘是恰似温水的经典作品。这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夹板气包在杀神凉王手底下艰苦的苟且偷生的故事。好汉不吃眼前亏…白荼叹了口气:“我忍!”“活该~”声音苏柔到骨,半是戏谑半是心疼,直听的人心尖儿一颤。。高嬷嬷被秦保的话惊的心头一跳,左右看了看,放低声音道:“你莫要胡说八道,那都是外界传言,你跟了王爷这么多年,怎还说出来这样的混话?更何况你没见过小倌长什么样儿?”“我是没没见过,可那白荼,那模样真的是......楚楚可怜啊。”秦保也希望能是自己去想了,那秦保也希望是自己多想了,那日见白荼,他只觉是个清秀非常的少年郎,可今日再见,欲诉欲泣,全然与那日气质不同。。...

有印凉聘小说-第025章 挣钱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高嬷嬷被秦保的话惊的心头一跳,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你莫要胡说,那都是外界传言,你跟了王爷这么多年,怎还说出这样的混话?何况你见过小倌长什么样儿?”

“我是没见过,可那白荼,那模样实在是......我见犹怜啊。”

秦保也希望是自己多想了,那日见白荼,他只觉是个清秀非常的少年郎,可今日再见,欲诉欲泣,全然与那日气质不同。

他又补充道:“别的王爷十五就娶了正妃,偏咱们王爷至今未娶,也从不叫女子伺候,反是个护卫日日形影不离,这又是为何?且咱们王爷从来说一不二,你何曾见他对谁起过恻隐之心?”

被他这么一说,高嬷嬷也有些不确信了。她也曾多次提过王府应当添个女主子,就算不是正妃,侧妃也好。

可一旦她开口说这事儿,王爷就会给她黑脸看,她虽是王爷的乳娘,可也是奴才,不能逾规越矩。

“还有这运书一事......”秦保说到这里,更难过了,“我本想让人送过去,也省得他常在王府走动,谁知王爷,叫别个自己来运。”

高嬷嬷惊愕道:“王爷怎会管这些芝麻小事?”

“可不是。”秦保悄声道:“趁着这事儿还未出苗头,你得紧着些,给王爷多提醒提醒,咱们身为老仆,可不能看着主子走上不归路啊。”

高嬷嬷从秦保这里得了话,心头很不是滋味,想了想,专门挑了十个貌美的婢女送去王爷寝宫,美其名曰是伺候起居,实则是希望这些婢女能入了王爷的眼。

至于秦保,虽他不乐意白荼再来王府,可王爷亲自发话了他岂敢不从,遂又不得不派人去送口信。

白荼前脚刚回黑明坊,后脚秦保的口信儿就送来了,他呵呵干笑应下,心里却想该如何说服毛遂应下这差。

他在王府耽误了两个多时辰,啸天和牛四早就担心的不行,又见他脸色惨白神情萎靡的回来,都猜事情不好,哪儿还有心思做生意,直接闭门谢客。

再见到大家,白荼颇有些劫后余生之感,将事情前因后果大致说了,然后瞅着毛遂道:“这每月初五去凉王府运书的事儿就交给你了,那地儿,我是一次也不想再去了。”

毛遂皱了皱眉,倒也没说不,算是默认了。

白荼有些意外,毛遂可难得有答应这么爽快的时候,倒省了他的口舌了。

幸好有惊无险,牛四放心之后,又忍不住调侃:“我以为掌柜的是有傲骨的,想不到以前我竟错看了您。”

白荼给他个白眼:“什么叫好汉不吃眼前亏?我那叫能屈能伸,学着些,人啊,最重要的还是活着,命都没了,拿什么充英雄好汉?”

牛四和啸天都是哈哈大笑,牛四不怕死的道:“就咱们掌柜的这脸皮,莫说求饶了,端茶倒水当祖宗伺候都是可以的。”

白荼龇着牙恶狠狠道:“牛四,你讨打!”

几人打闹一番,白荼面色红润了,活蹦乱跳一如既往,忘了刚从鬼门关回来的心悸。

晚饭桌上,白荼敲着酒瓶放出豪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日在凉王府受得罪,我白荼一定会慢慢儿讨回来的。”

到了五月初五这天,牛四赶着牛车驮着毛遂来到凉王府,秦保见来的是毛遂,警惕的心就少了几分。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没出两刻钟,毛遂和牛四就赶着牛车离开了凉王府。

只不过他们却不是回的黑明坊。

二人先后去了七家书铺,直到两个时辰后,牛车已经空空如也,他们才慢悠悠的回黑明坊。

一进坊,牛四就怀抱一只木箱子兴奋的高喊:“掌柜的,掌柜的......”惊的坊内几名书客都频频扭头观望。

白荼两眼放光的盯着牛四怀里的箱子,朝内院努了努嘴,牛四会意,抱着箱子去了内院。

直到最后一位书客离去,白荼才急匆匆闭门进院,却刚好看到毛遂抱着箱子要走,他急的跑上前拦住:“这就收进库房了?我还没瞅一眼呢,给我看看。”

毛遂不给,让开一步继续走:“都一个样有什么好看的。”

“你给我看一眼,这是我挣的。”白荼瘪着嘴扯住毛遂的袖子不放手。

“这是我拿去卖的。”毛遂抱着箱子,二人互瞪白眼,牛四趁机一把抢过箱子,笑道:“那也有我的份儿,掌柜的,我可是跑了一下午,毛先生也没说给点辛苦钱。”

白荼立马儿跑去追牛四,毛遂又去追白荼,在厨房做饭的啸天听着闹声,提着刚杀好的鸡跑出来一看究竟。

“怎么了?”

白荼抓住牛四的肩膀,趁机看了啸天一眼,先是一傻眼,下一刻回头瞪着毛遂,气哼哼道:“你又杀鸡,你又吃鸡。”然后怒气冲冲的对着啸天喊:“啸天叔,以后咱这里,再不能杀鸡了。他要吃,让他自个儿掏钱去外面吃去。”

毛遂不乐意了:“我下午跑了两三个时辰,我怎么就不能吃了。”

“哼,我是掌柜的,我说了算。”白荼扭起高傲的头,从牛四手里抢过箱子,然后乐滋滋的抱着箱子进了自己的屋。

白花花的雪银啊。

白荼打开箱子,捧着那些可爱的银子,乐的嘴角能翘上天。

在和秦保确认了合贾后,他就决定把书册转卖出去,虽然不及自己单卖挣得多,但胜在卖的快,毕竟每月都有固定的两百册,也不适合散卖。

不得不说凉王府这块招聘实在好用,白荼找了十多家小些的书铺,其中就有七家当场应下,这可相当于间接攀上权贵,谁不乐意啊。

而他们这一趟,顶多三个时辰,也不过是在城里转了一圈送了一批货,就能净挣一百二十两,这天下还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吗?

“牛四,拿杆秤来。”白荼高声喊着。

牛四在院儿里答了一声,跑到门口来:“刚才已经称过了,整整一百二十两。”

“毛遂呢?”

“去厨房了,好像是让啸天叔给他做叫花鸡。”

白荼嫌弃的瘪了瘪嘴,取出两小锭银子揣怀里,然后将箱子递给牛四:“让毛遂收好了。”

牛四无奈的笑了笑,抱着箱子去找毛遂。

*

是夜凉王府,邢琰正在用晚膳,高嬷嬷在一旁无声的布菜,铜雀不高不低的讲着仪卫司这一日的收获。

“......都是些小书坊,每家只留了二三十册,一趟下来,总共换了一百二十两。”

高嬷嬷因为秦保的话,对王爷身边的一切事都格外的留心,听完铜雀的话,她便知道说的是谁了,心里越发不安,王爷可不是一个会对这些商人留心的主儿啊,何况还是让仪卫司去打听的消息。

她竖起耳朵仔细听,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听到话起,正要松口气,忽然听到:

“让秦保每月给他加一百册。”

高嬷嬷手一抖,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这个叫白荼的究竟有何本事,竟叫的王爷刮目相看?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