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好计

有印凉聘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有印凉聘是恰似温水的经典作品。这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夹板气包在杀神凉王手底下艰苦的苟且偷生的故事。好汉不吃眼前亏…白荼叹了口气:“我忍!”“活该~”声音苏柔到骨,半是戏谑半是心疼,直听的人心尖儿一颤。。回黑明坊,除了毛遂自觉地的去柜台站着,牛四和啸天则一脸期待……的走哪儿都跟随白荼,白荼被他们跟的无可奈何,两手一摊哭笑不得:“你们跟随我作甚?”牛四伶俐鬼似的一笑:“掌柜的究竟有什么好法子?我可不信你能这么贵了德善坊。”啸天嗯嗯点点头,“这一次他们欺啸天嗯嗯点头,“这次他们欺人太甚了,陈州附近找不到木材,我们就得去别处运,那成本高得多。”。...

有印凉聘小说-第029章 好计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回到黑明坊,除了毛遂自觉的去柜台站着,牛四和啸天则一脸期待的走哪儿都跟着白荼,白荼被他们跟的无奈,两手一摊哭笑不得:“你们跟着我作甚?”

牛四机灵鬼似的一笑:“掌柜的到底有什么好法子?我可不信你能这么便宜了德善坊。”

啸天嗯嗯点头,“这次他们欺人太甚了,陈州附近找不到木材,我们就得去别处运,那成本高得多。”

这可是大问题啊。白荼摸着下巴喃喃:“折我银子,这事是不能就这么算了。”

“所以呢?”牛四眼巴巴的望着他,“掌柜的你想到什么好主意了?”

白荼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眉梢一挑,唇角微微一勾,狡黠道:“这一次,咱们来个一箭双雕。”

是夜,白荼捧着一叠纸来到毛遂的房里,献宝似的奉上:“毛先生,您给开开眼,看看这故事如何?”

毛遂已经脱去外衣,只剩一袭雪白里衣裹身,如墨的头发随意的散下,显然是正打算入睡了。

白荼心虚的垂眼不去看他,只将东西往桌上一搁就准备离去。

“你不听听?”毛遂拿起那塌纸,首页写了“冤实录”三个大字。

“这次的故事偏长,今晚不急,毛先生什么时候看完了再跟我说。”白荼一面说一面就要推门而去。

毛遂随意的翻了翻,翻到最后一页,眉头一蹙,“这就是你的一箭双雕?”

白荼门推到一半,停了下来,回头看着他,虽是无声,可眼神却异常坚定。

毛遂心下明白了,难得语气缓和道:“你可想好了,当初你如何费力才搭上罗素那些人,甚至宁肯每月白送银子给他们。

你坚持与人合贾定契,不就是为了在侯迁面前混个面熟么,如今眼看还有半年就可跟着上京岁贡,你这么做,岂不是让从前功亏一篑?”

白荼沉吟了片刻,忽然咧嘴一笑,眼里一片星光璀璨。毛遂心头没由的一跳,扭身在床头坐下,“你自有你的想法,这话当我没说。”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白荼抿嘴一笑,又折回来,笑吟吟的在毛遂面前坐下:“咱们是一条船上的,我怎会瞒着你,这不想卖个关子嘛,弃了侯迁这条小船,那是因为我要搭上另一条大船。”

他得意的摇头晃脑,毛遂没好气的瞥他一眼,“你心里有数就行,无需跟我多说。”

“这怎么成啊,毛先生学富五车,若是有意,状元探花那都是信手拈来,万事当然还得你给把个关才好。”白荼很是狗腿的讨好道。

毛遂被子一掀就钻了进去,然后开始认真的读起白荼给他的冤实录,白荼忙不迭的将蜡烛往床边挪了挪,看了毛遂一会儿,忽然正经道:“毛先生可想过再去考科举?”

毛遂眼不离纸一言不发,白荼等了等,不在意的耸耸肩,正要起身,却听毛遂缓声道:“自落榜后,我便发誓不再考了。”

“为何?”白荼屁股又坐了回去,好奇道。

毛遂抬眼看着面前的人,姣好的面容在烛光下显得柔和而平静,只是那双眼睛却忽闪忽闪,一看就是个不安分的。

他是四年前认识白荼的,那时候,他正因为落榜而走投无路,无颜面对乡亲父老,更无颜面见爹娘,毛遂甚至想过干脆一了百了。

可命运使然,他遇到了白荼,那个看上去瘦瘦小小的少年郎,将身上仅有的二两银子给了他,然后诓他说,“跟着我,以后多的是银子。”

毛遂被二两银子就这样简单的收买了,甚至还签了字画了押,虽然不是卖身契,且那字据白荼已经还给他,可他是读书人,重信誉,那一张薄纸,就像是枷锁,将他困至今时,困了四年。

可他,从不曾想挣脱。

“考上又如何?当官又如何?如今天下妇人当政,乌烟瘴气不成体统,我毛遂不屑与这群乌合之众同流合污。”语气里狂放可见一斑。

白荼忍不住笑起来:“是是是,毛先生才可比天,自然不屑与这些凡夫俗子为伍。”

毛遂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又咽了下去,然后一副旁人勿扰的模样盯着手里的冤实录。

白荼起身,“那我就不打扰毛先生了,可别看太晚,仔细伤眼睛。”

毛遂看着白荼离去的背影,眼里有些说不明的情愫,连他自己都未察觉。

*

夏日的夜总算不如白天燥热,只是虫叫蛙鸣依旧扰的人心烦。锦阳街的小破庙里,乞丐赖三正恼火的赶着蚊子,忽然破门咯吱响了起来,赖三没觉得四周有风,警觉的抓起一旁的棍子。

门从外面被打开,果然有人鬼鬼祟祟的摸进来,赖三眯着眼睛装睡,想等那人靠近了就一棍子打过去。

“赖三,起来,快起来。”那人却并不靠近,隔了三丈远喊道。

竟然认识自己?赖三迷糊的坐起来,朦胧的月色下大概看得清一个人形,个子不高,听声音年纪也不大。

“你就是赖三?”那人问道。

赖三狐疑的看着他,并不点头,而那人也没等他回答,就扔给他一块碎银子,然后神秘兮兮的道:“让你做件事儿,做成了,再给你一块,够你吃好几个月了。”

赖三捡起脚边的银子,又惊又喜两眼放光,忙放嘴里咬了一口,竟真是白银,他喜的赶紧跪下磕头:“老爷您说,让赖三干什么都行。”

那人稍微走近了些,用赖三可以听到的声音如是这般的吩咐一番,最后问:“听懂了吗?”

赖三连连点头:“听懂了听懂了,那事成之后……”

“在这里等着便是,银子我会给你送来。”说完也不再多话,转身就走。

赖三也是有心眼儿,磕头作揖一番,看着那人走出去后,竟猫着腰跟了上去。

许是那人怕马车太明显,又或是别的原因,总之他竟是步行而去,这可正好了,赖三一路就这么尾随跟着,直跟了两炷香的工夫,才见那人闪进一处院子。

赖三不识字,就记下门口的模样,又拿石子儿在墙上画了记号,这才满意的离开。

翌日一早,赖三高高兴兴的收拾了一番,去街上买了五个肉包子,然后哼着小曲儿往槐树街去。

“陈州出了个陈凉王,抵夷安邦好儿郎,陈州还有个黑书坊,左搭衙门右载王,顺风顺水把名扬……”

赖三唱着小曲儿在街上晃悠,突然有人喊住他道:“站住,你嘴里唱的什么?”

赖三看过去,是个站在铺子门口的人拦住了他,他往铺子里面瞧了瞧,疯疯癫癫的笑道:“这也是个黑书坊。”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