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手艺

有印凉聘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有印凉聘是恰似温水的经典作品。这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夹板气包在杀神凉王手底下艰苦的苟且偷生的故事。好汉不吃眼前亏…白荼叹了口气:“我忍!”“活该~”声音苏柔到骨,半是戏谑半是心疼,直听的人心尖儿一颤。。凉王府主要负责铭刻新国策的事,迅速就可以得到了印证,是日上午,凉王府就在全城发了告示:召一百名刻工,六十名印工,且工钱不菲。一时间,全城大凡是有些手艺的,都涌去了凉王府。白荼与毛遂回黑明坊已是中午,但是这一路他们也听过不少关于凉王府招集工匠的话,一时间,全城但凡是有些手艺的,都涌去了凉王府。。...

有印凉聘小说-第037章 手艺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凉王府负责刻印新国策的事,很快就得到了印证,是日下午,凉王府就在全城发了告示:召一百名刻工,五十名印工,且工钱丰厚。

一时间,全城但凡是有些手艺的,都涌去了凉王府。

白荼与毛遂回到黑明坊已是傍晚,虽然这一路他们也听过不少关于凉王府召集工匠的话,可回坊后听牛四一摆,那又是全然不同的味道。

“刻工一日三钱,一月就是九两,印工一日两钱,一月六两,那百磬书院的魏先生,我看他脸色,都快怄死过去了,读了半辈子的书,一年挣的不到二十两,连个工匠都比不过,倒还真应了‘百无一用是书生’的话。”

牛四说完忽觉不对,看了毛遂一眼,忙作揖讨饶道:“毛先生别怪,我不会说话,毛先生学富五车,又岂是普通读书人可比。”

毛遂瞄他一眼:“成日跟着某些人尽学些不好的,你以后晚上去我房里写字,我教你,省得好好的一根苗子,被带的乌七八糟。”

白荼怔怔的看着毛遂:“你说的不是我吧?”

啸天和事佬似的开口道:“掌柜的与毛先生各有所长,牛四你就好好儿跟着学,将来必成大器。”

牛四嘿嘿一笑,又说起了凉王府的事儿:“……那门口排了老长的队,各类人都有,有些是真有本事的,有些则是冲着工钱去的,从下午到天黑,那队伍就没见短过,我看不出明日,就得召满。”

“刻印国策岂能儿戏?你以为随便懂点儿就行么,莫说明日,这月能不能召满都难说,一百名刻工且要技艺精湛,哪儿那么容易寻,又有几个真有本事的会喜欢自己送上门去?”白荼悠闲的喝着茶分析。

“咱管别人作甚,掌柜的何不去试试?你的手艺,陈州没几人能比得上,反正你日日除了到处闲逛也没什么正经事,一月还能挣些零花,多好。”

白荼眉头一拧:“你这是变着法儿的说我是甩手掌柜啊?”

“你不是吗?”毛遂给了他一个自己体会的眼神儿。

白荼双手叉腰一哼就要辩解,可对上毛遂的视线后,手立马就放了下来,和气的拍了拍毛遂的肩膀,“黑明坊里里外外多亏了毛先生,毛先生辛苦了,今年过年咱多买半只猪,让啸天叔做你最爱吃的腊肉。”

“换成银子更好。”毛遂提示道。

“~对了,算算时间,牛二也快回来了,牛四你抽空把他房间扫一扫,好几月没住人,灰都积满了,我得回去找找新的书商,陈州这一趟,咱们可是亏惨咯哟。”一边说一边叹息着往自己屋里走。

牛四抿着嘴偷笑,啸天看着毛遂,笑憨憨的宽慰:“今年全按你喜欢的味儿来腌。”

毛遂无奈的摇摇头,也与二人告别回了自己的房。

彼时凉王府,秦保也是一脸无奈,看着面前摆着的十多副刻板和印品,叹了口气摆手道:

“拿出去都拿出去,这样的品质还好意思说是陈州数一数二,把人都给我轰走,另外再贴张告示,印品上乘者来,若再阿猫阿狗的谁都来,就让他尝尝凉王府牢饭的滋味。”

一向笑容可掬的秦管事被气成这样,小厮也跟着惶惶,命人将刻板全数撤走后,小心问道:“那后面的还看不看?还有四五十人等着。”

“不看了不看了,明日再贴告示,再来的,需得拿出上品印品,否则就以‘欺骗王爷’为罪,牢饭伺候。”

小厮应下,退下去将其他等候着打发了。

屋内的秦保皱着眉看着留下的三十多副刻板,虽然其中也有一些品质非上品,但他今日看了不下四百副刻板,也唯有这三十多副能拿得出手。

刻印国策关乎国家体面,一笔一划一刀一刻都需得精准万分,丝毫差错都出不得。何况这件事还有太后在背后时刻盯着,更不能出岔子。

然时间仅有半年不到,王府能用得上的刻工三十余名,印工六十余名,若是不在民间召集,根本完工不了,而一旦不能如期完工,到时候凉王府将面临更大的过错。

秦保本以为偌大的陈州,找一百五十名工匠易如反掌,现在他却觉得,人好找,可真正手艺精湛的却难找。

然王爷将这件差事交给他,他就无论如何也要完成才行,否则就只能自己卷铺盖走人了。

“老把式多藏于市井,这样等着他们主动上门,不是办法啊……”秦保踱着步喃喃自语,“若是走街串巷的挨家挨户去寻,犹如大海捞针,时间也不够……”

忽的,他脚下一顿,静了静,脸上的困扰转瞬就变成了兴奋,对啊,还可以用其他法子。

再三确认了心中的想法,秦保赶紧去往承心殿。

一进殿,秦保先是恭敬叩礼,然后面带喜色的说出了想法。

“王爷,奴才想到一法子,可在陈州举行刻印比试,先请几位德高望重的老把式参加,再设个好的头筹,以吸引那些藏于民间的老把式,如此,兴许会比王府召集要好的多。”

“现召到多少人?”邢琰问道。

秦保讪讪,“尚且只有三十余人,奴才再派人去民间查访,定在十日之内找其一百五十名工匠。”

邢琰淡淡的嗯了一声,片刻后又想起什么,道:“本王记得那个叫黑明坊的,似多与陈州书商合贾?”

秦保突然被点醒似的,对啊,他一下午忙着应付那些来应召的,竟忘了还有白荼这层关系,遂赶紧道:“奴才这就去黑明坊走一趟。”

“明日再去不迟。”

秦保一想,现在也天黑了,确实不大合适,遂应是,恭敬的退下。

翌日。

还不到辰时,秦保就急匆匆的赶去黑明坊,他知道黑明坊这时候还未开门,直接去了后门,应门的还是老关,只是哈欠连天的模样一看就是刚被吵醒的。

秦保歉意的笑笑。其实大多铺子这时候已经起了,偏黑明坊是个例外,可他心里着急,也就顾不得这些了。

“我是凉王府的管事,想找你们家掌柜的,还请老伯给通报一声。”

老关记得他,上次来似乎还谈了一桩不小的买卖,他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说话有些含糊,“掌柜的这时候还未起,恐要等一会儿,这位老爷不若去堂屋坐会子,我去叫他。”

“多谢了。”秦保从袖中取出一串铜钱想要递给老关,老关却摇着头打着哈欠往内院白荼的屋子去。

白荼睡的正香,被一阵叩门声吵醒后,看一眼天色,明明还早,顿时心中没好气,“谁啊大清早的?”

“掌柜的,凉王府的管事来了,说要见你,人在堂屋等着。”老关扬起声音,说完就自顾自的往门口耳房去,却是去睡回笼觉的。

秦保?白荼一下子清醒过来。这大清早的就来寻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啊,莫非与凉王府刻印国策有关?

可为何来找自己呢?白荼一面揣着疑惑,一面起身穿衣往外走。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