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帮忙

有印凉聘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有印凉聘是恰似温水的经典作品。这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夹板气包在杀神凉王手底下艰苦的苟且偷生的故事。好汉不吃眼前亏…白荼叹了口气:“我忍!”“活该~”声音苏柔到骨,半是戏谑半是心疼,直听的人心尖儿一颤。。秦保等了没多久,白荼就回来了,他忙站起身抱拳:“讨扰了白掌柜,真的是事出有因,这才严禁不扰了你的清梦。”白荼轻轻一笑:“秦总管客套了,抬爱秦总管很看重,是我的很荣幸。”他做了个请,与秦保相继入座。秦保坐定后,笑嘿嘿的摆摆手:“诶...不敢不敢,白白荼微微一笑:“秦管事客气了,承蒙秦管事看重,也是我的荣幸。”。...

有印凉聘小说-第038章 帮忙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秦保等了没多久,白荼就过来了,他忙起身拱手:“叨扰了白掌柜,实在是事出有因,这才不得不扰了你的清梦。”

白荼微微一笑:“秦管事客气了,承蒙秦管事看重,也是我的荣幸。”

他做了个请,与秦保先后落座。

秦保坐下后,笑呵呵的摆手:“诶...不敢不敢,白掌柜少年有成,短短两年就能把黑明坊做到如此地步,不仅与诸多书商合贾,更在这行里颇受敬重,秦某实在是佩服啊。”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看来要找他的事也没那么容易啊。

白荼一向是不喜多管闲事的,更别说白帮忙了。不过有凉王府这重身份在,这话他也就不能说的太直了。

他呵呵笑道:“秦管事过誉了,运气罢了。”

“哈哈哈,白掌柜谦虚了。”秦保笑看着他,心里跟明镜似的。白荼不问,就是在等着他说,看来凉王的身份,也不足以让此人赴汤蹈火肝脑涂地啊。

若是换在别处,凉王府三个字只要往嘴上一挂,那谁不是鞍前马后的,偏在白荼这里就不好使了。

你要说他不够恭敬吧,言行举止也挑不出毛病;你要说他识趣吧,又总觉得他不够有心。真真是分寸有之,疏离有之。

虽说凉王府的身份足以令人畏惧,也可强势而为,可凉王府却不是蛮不讲理的,外界对王爷的传言也是源于战场上的杀戮,凉王府却从未为难过老百姓。

秦保收回思绪,既然如此,那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对付这种人,你不直来直去,他只装没听懂。

“其实今日来,主要是想请白掌柜出面给引荐些陈州手艺精湛的刻工,想必白掌柜也听说了,凉王府负责刻印新国策。时间紧迫工匠不够,故而不得不在民间找寻,只是技艺精湛的工匠实在难寻,白掌柜在这行吃得开,想必也认识或听说过不少老把式吧。”

白荼有些为难的“嘶”了一声:“这事儿秦管事当真是太看重我了,我主要是与书商打交道,却并不与工匠打交道啊。”

这是不见好不松口啊。秦保一面感慨商人果然无利不起早,一面笑呵呵的道:

“白掌柜所合贾书商,皆是中上品印制,但凡这些书坊印制的,定是有老把式的,这事儿还得白掌柜出力,你放心,事成之后,凉王府绝不会亏待了你。”

白荼笑道:“秦管事客气,能为凉王府出力,那也是我莫大的荣幸。那成,既秦管事看重,我便揽下这活儿,今日我就去找人,哪怕是跑遍全城也在所不辞。”

秦保笑着拱手道谢,又与白荼说起了刻工比试的事儿。

“......比试还可避免作假,这两日就会贴出告示,希望到时候可以吸引到一些可用之才,只是这头筹该如何准备,我却是没想法,白掌柜以为,该设个什么样儿的彩头更得人心?”

彩头?白荼双眼闪了闪,略作沉吟后,思索道:“既是凉王府办,那彩头定然不能小气了去,又是刻印比试,还得符合刻工的喜好......”

他眼睛忽的一亮,提议道:“有一样东西,兴许正合适。

话说永乐二年出了一位了不起的刀匠,此人曾用玄铁打造了一套刻刀,相传此刀削铁如泥......虽然夸张了些,但确实锋利无比,刀身比一般刻刀轻便。

于刻工来讲,拥有一套好的刻刀,等于事半功倍,能拥有这样一套精制刻刀,那是每个刻工梦寐以求的啊。”

秦保一听,觉得此话甚有道理,只是......他为难道:“永乐年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儿了,且又是传说,寻这样一套刻刀,不易啊。”

白荼眼里精光闪过,“这个传说在那些工匠眼里,大多都是信的,可没人真见过,若凉王府有这么一套,谁又敢说不是呢。”

被他这么一说,秦保立马就明白过来,永乐年的玄铁刻刀难找,可玄铁和刀匠对凉王府来说就容易多了,只要重新打造一套刻刀,再传扬成是传说中的那套宝刀,不就那么回事了么。

他感激的拱手,“白掌柜一言,秦某受教了。”

秦保这人白荼还是很欣赏的,虽是王府的大总管,可身段儿却摆的极平易近人,能有这份心态,也够令人敬佩的。

他连忙回礼道:“秦管事莫要折煞我了。既时间紧迫,那我们也别耽搁了,我吃过早饭就出门去寻。”

“那就劳烦白掌柜了。”

“应当的应当的。”白荼将秦保往门外送,快出院门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惊道:“哦对了,这月底我得负责运书册去醒州啊,这......”他为难的看着秦保:“我估计得耽误工夫啊。”

秦保嘴角抽了抽,想了想,最后道:“我回去问问王爷的意思,若是有人可替白掌柜走这一趟,那也省的白掌柜奔波了。”

“如此也好。”白荼道了声谢,将秦保送出大门外才折回。

*

却说秦保回了凉王府后,将白荼的意思避重就轻的转述了,没想到最后只得了一页纸一句话让他给白荼递去。

其实按他的意思,晚些送去较为合适,可王命在前,他也不敢耽误。遂当即就命小厮将信送去了黑明坊。

彼时白荼正吃完早饭在院里消食,听说凉王府送了信来,顿时一惊,说实在的,这么快就得了回信他也是没料到,由此可见事情结果不赖啊,否则秦保也不会这么急着回消息了,肯定是好消息。

抱着这样良好的心态,白荼兴致勃勃的拆开信纸一看,还没来得及欢呼,笑意就僵在了脸上,只见上面写了斗大的一列字:擅闯王府者,其罪当诛。

字迹苍穹有力且恣意潇洒,这手好字是谁写的一目了然。白荼仿佛又看到那个冷冰冰的王爷睥睨的瞧着自己,而他则无处遁形一般。

......

得,我倒要看看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不就是去趟醒州吗,看我不把你凉王府的秘密挖个干净。

白荼恨恨的将信纸揉成一团往园子里一扔,气哼哼的往外走:“牛四,跟上,找工匠去。”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