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留下

有印凉聘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有印凉聘是恰似温水的经典作品。这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夹板气包在杀神凉王手底下艰苦的苟且偷生的故事。好汉不吃眼前亏…白荼叹了口气:“我忍!”“活该~”声音苏柔到骨,半是戏谑半是心疼,直听的人心尖儿一颤。。白荼万万想不到没想起会在王府看见毛遂,但是被五花捆上捆来的,他惊愕的一刹,不去看毛遂,不是附身低下头低声道:“王爷,您这负责指挥使抓错人了吧,这闯……您也明白,是草民犯了塌不当心而为,与此人更本豪无干系啊。”底下的戴忠看见王爷身旁站了个俊美的少年,再底下的戴忠看到王爷身旁站了个俊秀的少年,再联想到今日听到的话,心中讶然一片,原来王爷当真在身旁养了个男|宠啊。。...

有印凉聘小说-第050章 留下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白荼万万没想到会在王府看到毛遂,还是被五花大绑捆来的,他错愕的一瞬,不去看毛遂,而是附身低头小声道:

“王爷,您这指挥使抓错人了吧,这闯……您也知道,是草民犯了糊涂不小心而为,与此人根本毫无干系啊。”

底下的戴忠看到王爷身旁站了个俊秀的少年,再联想到今日听到的话,心中讶然一片,原来王爷当真在身旁养了个男|宠啊。

这模样倒是好,只是,王爷这断|袖之好却有些为难人,戴忠不由得想,幸好自己成家的早。

他收起心思拱手道:“王爷,护卫司在府墙外发现此人鬼鬼祟祟,一审之下,竟查出此人便是之前曾闯入王府刺客,他已经供认不讳,属下特将人带来容王爷处置。”

“我何时承认过?”毛遂突然反问道。

戴忠先是一愣,随即脸色黑道:“好你个小贼,适才一口承认,现在却反起口来,王爷面前可容不得你胡说八道。”

他又拱手道:“王爷,此人方才……”

“适才我只说是私闯王府,却并未承认自己是刺客,且这王府我也并未闯入,我不过这么一说,是你的人,不分青红皂白将我五花大绑捆进来。”毛遂理直气壮道。

戴忠回忆起手下的话,这么一说,还真是从外面给绑进来的。

他面上一急:“你这贼头小子,私闯王府可是死罪,岂容你随口儿戏?我看你是私闯不成,正被抓个现行,现在却来反口狡辩,王爷英明,又怎是你这三言两语就能糊弄过去的。”

戴忠转头急急辩解道:“王爷,此人身份当真可疑,且狡猾非常,请王爷准许属下将人押去刑房审问,一定能问个水落石出。”

白荼心下发笑,又觉着欣慰,毛遂果真是近朱者赤,现在可知道变通了。

他又往前凑了凑:“王爷,草民觉着这就是个误会,您看此人一副弱不禁风又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怎可能是刺客,王府守卫森严,怕是被误抓了。”

毛遂看着他似一副低眉信目,拳头捏紧了些,忽然大声道:“王爷,您跟前这人,乃是我书坊掌柜,现天色已晚,还请王爷准许掌柜的与我回去,家里人还等着。”

白荼忙冲着毛遂挤眉弄眼,示意他先不要说话,毛遂却以为是不乐意自己出现,心中气不打一处来,顿时语气又生硬了几分:“请王爷放我们掌柜的离开。”

邢琰闻声抬头,嘴角泛出个冷笑,“黑明坊的人,果真都是有骨气的。”

白荼讪笑一声:“那是王爷您宽宏大量,不与草民一般见识。王爷,其实这事儿就是误会,他是书坊里的账房,应当是见草民一直未归,这才想来问问,却叫指挥使误会了。”

戴忠越听越困惑,这怎么听上去像是来寻人,寻的还是......王爷跟前站着的那位?

莫非是......与王爷抢人的?难怪王爷不准黑明坊的上门,原来是提防着这茬儿。

既然是王爷看上的人,那他怎能让别人抢了去,遂当即就道:“王爷,属下这就将人带下去。”说完给左右示意,立即有二人上前一左一右擒着毛遂的手臂。

白荼急了,“王爷,毛先生并未犯事,且又有功名在身,还请王爷宽宏处理。”

邢琰将手中的折子往旁边一放,一副充耳不闻的模样。

白荼看这情形,便知王爷是不会计较了,他面上欢喜,冲毛遂咧嘴一笑,示意他安心。然后乖乖的垂首而立,只是眼睛却不老实的在案桌上瞄着。

正好有一本折子是打开的,他不动声色的把身子略往前倾了倾。

戴忠等了片刻,没听到准允,也不敢擅作主张,便只能立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让他们出府。”

“可是王爷......”戴忠本还想再坚持一句,可又一想,王爷从来说一不二,虽然他奇怪王爷为何如此轻易就将人放走,可他不想去自讨没趣。

“属下遵命。”戴忠拱手应道,又对左右吩咐:“松绑。”

毛遂心里同样疑惑,直到松了绑还犹自狐疑,可既然能走,还呆着作甚,他看向白荼,本以为后者定是欢喜非常,没想到白荼看也未看他一眼,整个人似都被桌上什么东西吸引了。

他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梗,出声道:“王爷仁慈,天色不早,我们就回去了。”

白荼一回神,刚才的话他也听清了,知道王爷准他回去了,本来该是件高兴的事儿,可......他看向案桌的那本折子,心里忽然有些动摇了。

毛遂见他一直没动静,心里越发急躁,莫不是想继续留着?

还不待他否认心中的想法,白荼就道:“草民现在是王爷的书童,又肩负着国策督刻之责,黑明坊到凉王府往来不便,还是王爷思虑周到,草民在王府住下,会方便的多。”

毛遂惊愕的不敢置信,可他也了解白荼,知道这不是开玩笑的话。

到底是什么让他改变了主意?他不是最痛恶这凉王府么?还是说,是舍不得这个凉王府?凉王?

“掌柜的,黑明坊还有诸多事宜等着你做处理。”毛遂虽然努力想要压下心中的烦闷,可生硬的语气依旧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白荼露出个歉意的笑,暗想以后势必得给毛遂加工钱了,自己这个掌柜当的确实不称职了些。

毛遂看出他眼里的坚决,扭过头对着前面拱手作礼,“告退。”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走。

白荼本以为他会再劝劝自己,没想到走的这么干脆,心中诧异之余,又觉得这才是毛遂。

“你不急着走了?”身侧有极淡的声音问道。

白荼殷勤的拿起墨锭又开始磨起墨来,“王爷您看重草民,草民不想辜负了您老......您的期望,王爷您放心,草民今夜就给刻印事宜拟个章程,明日一早给您过目如何?”

邢琰几不可见的弯了弯唇角,随后又淡淡道:“秦保会给你安排住处。”

“多谢王爷。”白荼墨磨得更起劲儿了,看上去全不似之前的萎靡。

......

本以为真要熬到戌时,没想到王爷提早让他下去歇息,白荼心情好,看什么都顺眼,高高兴兴的作揖致谢,心里觉着这王爷似也没那么不讲理了。

秦保给他安排的住处,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离承心殿并不远,白荼心有所求,便也有干劲儿做事儿了,找秦保要了纸笔,当夜就开始拟工匠和活计安排,一直忙到子时才真正歇下。

至于毛遂,回了黑明坊后,脸黑的跟锅底似的,啸天和牛四一直等着他的消息,可见这情形也不怎么敢问了,幸而毛遂也不是个冷血无情之人,进屋前留了一句“无事”,倒也安慰了二人。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