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挖了一个地窖

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是金财元宝的经典作品。一生凄苦寿终正寝的江小暖复活了,想起将要突然发生的倒霉透顶悲惨的一辈子,她想一根绳子歪脖子树自己!结果意外救了前生痴傻瘸腿最后因救她死了的贺云笙,小贺云笙因为她不瘸腿了,还后触发了一个金手指——空间!贺云笙:“我也可以往里面放东西。”江小暖:“快跟我去藏宝贝,十万火急救我家人性命!”贺云笙:“像是还也可以在里面种东西。”江小暖:“嘘,别不要张扬,你偷偷的地种,咱偷偷的地吃。”几年后,贺云笙成了农业巨富,江小暖与有荣焉甚是欣喜,拍着他的肩膀赞:“家有小弟是富豪,我是咸鱼我想躺!”贺云笙解了衬衫领口两颗扣子,眯着眼睛之意深而长:“么不怎么回事呢?。王包婆是这个意思:“是啊!现在的天还早,咱们叫石头叔开拖拖拉拉机送了去,天黑了之前就能赶回家去了!”结果贺云笙和江小暖异口同声回了一句:“你想的美!”还一同作为礼物她一个白眼。气的她拿手指来戳江小暖,不好听的话还没进出口,就被贺云笙给堵了回家去:“王大龙破环气的她拿手指来戳江小暖,难听的话还没出口,就被贺云笙给堵了回去:“王大龙破坏大田村集体团结,这是大罪!你想救他你自己去,喊我们俩做什么,这些番薯苗也不是我们家的,我们和他又没有私人恩怨,我们跟你去算怎么回事!”。...

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小说-第26章 挖了一个地窖全文阅读

王包婆就是这个意思:“是啊!现在天还早,咱们叫石头叔开拖拉机送了去,天黑之前就能赶回来了!”

结果贺云笙和江小暖异口同声回了一句:“你想的美!”

还一起送给她一个白眼。

气的她拿手指来戳江小暖,难听的话还没出口,就被贺云笙给堵了回去:“王大龙破坏大田村集体团结,这是大罪!你想救他你自己去,喊我们俩做什么,这些番薯苗也不是我们家的,我们和他又没有私人恩怨,我们跟你去算怎么回事!”

说的好!

江小暖在心里给他喝彩,冷着一张脸怒视着王包婆:“你还有什么事吗?”

王包婆气的很,但他们不去她也没办法,要是在这里被王主任逮着,只怕更加没有好果子吃,只能嘴里骂骂咧咧的走了。

仓库里又安静了下来,江小暖在生气,却不知道是气他还是气自己还是在气王包婆这样的坏人,总之,心气不顺,不想说话!

直到把所有番薯苗整理完,两人都忙的饥肠辘辘,贺云笙忽然递过来一只鸡翅膀,烤的外焦里嫩冒着油,勾的人胃口大开,口水横流。

“别生气了吧,我记着你的话呢,我知道派出所的那些同志就在边上了,才敢冲出去的!”贺云笙小声解释。

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这么大人竟然要个小孩来哄!

江小暖叹了一声,算了算了,好歹她是个灵魂八十多的老奶奶,没道理揪着个小破孩不放,她接过鸡翅膀,撕了一半给他,问:“你怎么知道派出所同志就在边上的?他们既然在,为什么我喊起来的时候,他们没出来抓人?”

贺云笙明显一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江小暖也知道自己问错了话,问他也等于白问,于是也不再提,两人沉默地啃完了烤鸡翅,又生吃了西红柿,感觉肚子半抱了,才打住。

她感慨:“看来得想办法弄点别的种子来,好歹种点水果啊之类的,蔬菜也得更新一下,不然来来回回吃这些,好腻!”

有空间就是好啊,这家家户户菜地里蔬菜都在打蔫了,他们竟然还能吃的发腻?!

这要是被人听见,绝对要惊掉大牙!

贺云笙偷偷看她,见她果然没有再生气了,便露齿一笑:“嗯!我刚种了黄瓜,我还在里面挖了一个地窖,很大的,可以用来存放很多的东西!”

江小暖忍不住给他点赞:“真是个聪明的好孩子!”

说着又要去摸他脑袋,照例被他一偏头躲开了,这次还皱了皱眉表示不悦。

啧!小屁孩!还越来越有个性了呢!

江小暖没摸着毛脑袋也不生气,正要再逗逗他,忽然听见村口一阵铜锣敲响。

她赶紧锁了仓库门窗,和贺云笙两人一起跑过去,却是苏玉英被王主任从镇上领了回来。

走的时候高高壮壮一女人,嚣张又彪悍,不过才几天没见,就瘦了好几圈,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没了,就像个没有灵魂的人偶,被人牵着回来了,然后就是一通自我忏悔,又通读了检讨书和保证书,这才算被真正释放。

秦忠汉和秦大壮夫妻俩忙着把人接回家,王包婆见状更加担心自家还被关在镇上生死未卜的侄子王大龙。

短暂的插曲过后,大田村民们又开始继续忙碌的种植番薯苗,起早贪黑几天终于将大田村所有长不起玉米的地块都间插着种上了番薯,镇上的番薯苗培育也终于走上正轨,可以正常供应其他几个村,江小暖的育苗工作也终于走到尾声。

这天,她把仓库的钥匙还给王主任,收拾好自己的日常用品往家走,一路上看着田里郁郁而长的番薯地,心情别提多高兴。

“小暖!你这很沉的吧?我来给你提着!”边上忽然蹿出来一个人,江小暖先是没在意也没见着人脸,等听清楚是谁的声音,不由吓得后退两步,然后戒备地盯着秦忠汉,“你要干什么?”

秦忠汉十分无辜:“我来给我妈向你道歉来了,你也知道的,我妈这人最好面子,但她做错了事,我这个做人儿子的,理应替她还债。”

他还是骑着邮局那辆公用自行车,看样子已经缓过了吃屎事件的后劲儿,又去邮局上班了,只是这一回到了她身边就没再骑着,而是推着跟在她边上慢慢走,一边说还一边觑着她的神色,模样十分的小心翼翼。

江小暖受宠若惊到毛骨悚然,脚下打了个突:“秦忠汉,你没毛病吧?”

那晚上的事他们俩自己心知肚明,虽然路上的坑和毛驴屎确确实实和她没有什么关系,但最终她也确实没有给他去喊赤脚医生,就等着看他出丑看他受罪的。

就这了,他不记恨她躲着她也就罢了,居然还露出这么一副对她情意绵绵、温柔小意的小心讨好模样?

是她热中暑眼花了,还是他吃屎把脑子吃坏了?

或者,这人吃屎吃出心理变态,想先来个感情攻势把她拿下,然后再各种各样折磨的她生不如死?

江小暖觉得人心当真难测,她活两辈子都没看懂,眼看他又伸手来拿她手上的手提袋子,赶紧往前走了两步让开:“不用了!谢谢!”

又走了一会儿,遇上来接她的江妈,秦忠汉这才作罢。

“你果然看上秦家那小子了?”江妈看着秦忠汉骑自行车离开的背影,心里暗暗计较,人才倒是不错,工作也很体面,就是家里老娘太不靠谱,要是小暖嫁过去,指定就是受磋磨的命!

江小暖大惊:“妈!谁和你说我看上他了?我才多大啊!”

她才十五,这年代姑娘家普遍都要过了二十才结婚,只有那些家里穷的,才会早早把十八的姑娘嫁出去。

至于前世她十五岁就嫁到了秦家,一来是因为江家出了事,二来也是因为秦忠汉那时候生了场病,苏玉英不知道怎么想的,就一定要娶了江小暖进门,为了避免被抓“封建迷信”的典型,对外只说秦忠汉看上了江小暖,看她现在孤苦伶仃的实在可怜,这才要早早娶进门护着,实际上,就是为了“冲喜”!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