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就他?

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是金财元宝的经典作品。一生凄苦寿终正寝的江小暖复活了,想起将要突然发生的倒霉透顶悲惨的一辈子,她想一根绳子歪脖子树自己!结果意外救了前生痴傻瘸腿最后因救她死了的贺云笙,小贺云笙因为她不瘸腿了,还后触发了一个金手指——空间!贺云笙:“我也可以往里面放东西。”江小暖:“快跟我去藏宝贝,十万火急救我家人性命!”贺云笙:“像是还也可以在里面种东西。”江小暖:“嘘,别不要张扬,你偷偷的地种,咱偷偷的地吃。”几年后,贺云笙成了农业巨富,江小暖与有荣焉甚是欣喜,拍着他的肩膀赞:“家有小弟是富豪,我是咸鱼我想躺!”贺云笙解了衬衫领口两颗扣子,眯着眼睛之意深而长:“么不怎么回事呢?。这么大下午的,家家户户都躲在家里避日头,她一个小姑娘反倒往田里跑?还跑去如果远如果非常危险的后山去了?秦忠汉不我相信,可一想起江小暖会有非常危险,内心突然间生起一个想法,要不然自己能在最最危在旦夕的关头救了她!不,也不需太危在旦夕,总而言之在她需的时候,他要不然能自然也就没注意到他要找的人,其实就躲在不远处的路边树丛里呢!。...

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小说-第35章 就他?全文阅读

这么大中午的,家家户户都躲在家里避日头,她一个小姑娘反而往田里跑?

还跑到那么远那么危险的后山去了?

秦忠汉不相信,可一想到江小暖会有危险,内心忽然生出一个想法,要是自己能够在最最危急的关头救了她!不,也不用太危急,总之在她需要的时候,他要是能及时出现伸出援助之手,她不是就对自己死心塌地非他不嫁啦?

这么一想,他油然而生一股英雄气概,再不跟贺云笙废话,一把将自行车掉头,骑上飞快跑了。

自然也就没注意到他要找的人,其实就躲在不远处的路边树丛里呢!

贺云笙朝着他的背影轻蔑一笑。

江小暖走出来,问道:“你跟他说什么了?”三言两语就把人打发了,他似乎还走的很着急?

贺云笙从大石头上跳下来,冲着她咧嘴一笑:“我说你去后山了,他大概是想上演一出英雄救美吧!”

就他?瘦不拉几、又胆小自私的秦忠汉?

江小暖不屑地撇了撇嘴。

他们进了办公室,开始商量把那些注定出不了苗的种子往哪里种,既能弄出一块试验田交差,还不至于耽误大田村的正常生产。

王主任中间回来了一趟,又给江小暖布置了一些工作,是把大田村所有的地块抄录整理,并计算出准确的占地数量。

眼看日头下去不少,贺云笙戴上草帽出去了。

她一边抄录整理,一边物色适合做实验田的地块,正忙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咋咋呼呼响起,越来越近。

“小暖!小暖!快回家去吧!你家出事了!”这是江小暖隔壁邻居,陈家的姑娘,比她还大一岁,叫陈大丽,就是陈石头的姐姐。

“出什么事了?”

江家和陈家相邻,中间就隔了两家的自留菜地,虽然住的很近,但两人关系并不很亲近,因为陈大丽喜欢秦忠汉,两人情窦初开之后就开始互相别苗头,前世里江小暖嫁给秦忠汉以后,两人几乎就没什么来往了,后来陈大丽嫁到了外面,两人就再也没见过。

重生回来,两人倒也打过照面,但也就点头之意,没有深交。

“哎呀你快点锁门跟我走吧!你家都要打起来了!我妈帮着拉架呢,你妈叫我来喊你的!”

江小暖一听情况这么严重,也就顾不得细问,将办公室门窗都锁上,跟着一道往家跑。

江家院子里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主要战力就是王包婆和江妈,两人都是衣衫不整头发杂乱,这个手臂上一条口子,那个脸上一道血痕,形容狼狈。

陈大丽的妈宋云秀和王包婆的媳妇儿田小英帮着拉架,张秀兰却袖着手在一旁看好戏,外面还围了一圈看戏拉架的邻居,倒是不见有男人们,都出工去了。

江小暖一回来,外面的人群主动给她让开了一条道,有人更是出声招呼:“小暖回来了啊,快做做你妈的工作,这事儿说到底还是你们家理亏,别吵得太难看了。”

江小暖没吱声,先进去,余光瞥见一个灰扑扑的身影立在杂物间门口探头探脑,正是王包婆的孙子赵家根。

她微微蹙眉,大约猜到了这场纠纷的由来。

王包婆一眼瞅见她,立刻丢开江妈朝着她过来:“江小暖!你回来的正好!来,你现在也是村干部了是吧,来来来,你来跟我好好说说这件事,到底是谁占理谁不占理!要是没个说法,我就去镇上告你去!”

她气势汹汹而来,唾液横飞,简直要喷江小暖一脸。

江小暖心里犯恶心,面上不显,不动声色后退几步让开,然后学着王主任的样子,面无表情地问:“到底什么事情,你好好说话!”

江妈也看见她了,立刻跑过来把她护在身后,斗志昂扬朝着王包婆:“我呸!你个不要脸的东西!你告我女儿什么?你没理你也告不着!自己好吃懒做不动手,别人动手得奖励了你就眼馋啦,还想来分一杯羹,我呸!哪里来的癞蛤蟆,想的倒是美呢!”

两人互戳手指互瞪眼睛,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唾沫横飞爪子乱蹿,眼看又要打起来。

江小暖一个头两个大,高喝一声:“好了!什么事情好好说!不想说就跟我去王主任面前说!”

两人同时被她喝的一愣,一起噤声。

江小暖趁机再下个威,朝着王包婆严厉地道:“你是想在这里好好说,还是要去镇上?要是去镇上,那现在就走,我和你一起去!”

这年头的人们生来对当官的有种敬畏恐惧感,尤其王包婆这样的,一贯的欺软怕硬,被江小暖气势强大的一吓,心里先就认怂了。

她吞了两口唾沫,又挺了挺胸膛,故意阴阳怪气地道:“哎哟哟,这才第一天当上官呢,就开始摆官架子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王主任呢!”

江小暖并不搭腔,依旧面无表情,等她阴阳怪气够了,才道:“有事说事。”

“哼!”一想到自己的来意,王包婆可谓底气十足,战力瞬间又饱起,她怒瞪着眼睛,指着江小暖,“说的就是你,那番薯苗是我的吧!被你拿去种了地,现在得了上面的奖励,说好了要分我们家一半的,怎么到头来你一个人全吞了?!你要不要点脸!就这事,我走到镇上,我当着领导的面说我都不怕!”

江小暖早就猜到她是为了这事儿来的,当下只问:“你说番薯苗是你的,所以也要奖励?”

“当然了!”王包婆十分自信,“这事儿是事实,你走到哪里,你就是个官我也不怕你,你别想赖账!”

江小暖点头:“我没准备赖账,但这事儿我实在没有办法做主,还是要去镇上找领导解决,走吧,趁着还早时间来得及,咱们现在就去镇上吧!”

说完真的就坦坦荡荡地往外走,走到院门口,见王包婆站着没动,反而回头真诚地催她:“快走啊,再磨蹭下去,等我们走到镇上,领导们都下班了,那就白跑了一趟。”

她这么积极,王包婆反而不敢动了,狐疑地盯着她仔细看,总觉得里头会不会有什么猫腻。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