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偷鸭贼

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是金财元宝的经典作品。一生凄苦寿终正寝的江小暖复活了,想起将要突然发生的倒霉透顶悲惨的一辈子,她想一根绳子歪脖子树自己!结果意外救了前生痴傻瘸腿最后因救她死了的贺云笙,小贺云笙因为她不瘸腿了,还后触发了一个金手指——空间!贺云笙:“我也可以往里面放东西。”江小暖:“快跟我去藏宝贝,十万火急救我家人性命!”贺云笙:“像是还也可以在里面种东西。”江小暖:“嘘,别不要张扬,你偷偷的地种,咱偷偷的地吃。”几年后,贺云笙成了农业巨富,江小暖与有荣焉甚是欣喜,拍着他的肩膀赞:“家有小弟是富豪,我是咸鱼我想躺!”贺云笙解了衬衫领口两颗扣子,眯着眼睛之意深而长:“么不怎么回事呢?。大田村所有的鸡鸭牛羊猪都养在这个圈养场,很大,平常都交到一对老夫妻看大门。但此时天太热,老人家并他不在门口望着,的吧都躲在屋里歇凉。江小暖大叫一声:“抓贼!”紧跟随就追了回去,但是对方是跳墙跑的,且他速度又快,江小暖从大门口再转回去,哪里还能见但此时天太热,老人家并不在门口看着,想来都躲在屋里歇凉。。...

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小说-第41章 偷鸭贼全文阅读

大田村所有的鸡鸭牛羊猪都养在这个饲养场,很大,平时都交给一对老夫妻看门。

但此时天太热,老人家并不在门口看着,想来都躲在屋里歇凉。

江小暖大叫一声:“抓贼!”紧跟着就追了出去,可是对方是跳墙跑的,且他速度又快,江小暖从大门口再转出去,哪里还能见到半点人影。

看门的林老头慌慌张张追出去,一眼看见她就问:“贼人在哪里?”

林老头瘦骨嶙峋的,早年伤了一只眼睛,身体也不好,下地挣工分还不及他一年到头累到病倒的医药钱,所以王主任安排他们两口子在这里看饲养场,工作轻松,一天也有半个工分。

看着佝偻着背的林老头,江小暖也不忍心责怪了,只是道:“场里的花名册有的吧?快些清点一下,看看少了什么。”

刚刚那人跑的太快,她是真的没看见是谁。

只模糊觉得身量不是太高,应该年纪不大的样子。

“哎!”林老头答应了一声,喊同样追出来的林阿婆去拿册子。

饲养场的花名册是农场和饲养场各留一份的,饲养场但凡有任何的增减,都要去农场办公室报备,哪怕没有出入,一个月也要核对一次数量。

牛羊鸭都被放出去了,饲养场内鸡和猪数量都没差。

难不成是她眼花了?

“林大爷,阿婆,你们就没看见有人进来吗?”

林老夫妻俩都是摇头:“都是早晚来喂食的,放养的也是早出晚归,这个时候没人会来的。”

他们说的都是一般情况,所以实际情况是他们并没有全天看着,也就不能确定,刚刚是不是真的没有人进来,更加不知道,进来的那人是谁。

江小暖没说话,面无表情收了册子,往外面去找放牛羊鸭的人去。

林老头忙忙追了出来:“小暖丫头啊,这册子我这里就一本,你拿走了……万一出了差错,我罪过就大了啊!”

江小暖心中着急,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要她再折回办公室拿册子,又太浪费时间。

于是想了想,道:“大爷和我一起去吧,阿婆留在这里看着。”

说完皱了皱眉,总觉得让一对没有任何威慑能力的老夫妻看这么大一个饲养场并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但看场子一天也就半个工分,寻常正当壮年的劳动力又有谁愿意干这个活呢?

但眼下这些只能先放下,先去核对数量要紧。

牛拢共就五头,是日常用来犁地的,羊也不多,也就十三只,江小暖找出去的时候,陈石头已经赶着往回走了。

鸭子在册子上登了有五十只,是赵家根负责的,也是放的最远的,江小暖直接找到了后山脚下的大河边才找到他,只是这里是下游,距离上游的实验田还有一段距离。

牛羊猪不多,鸡鸭的数量也大概按着村里的户头数养的,鸭少鸡多,一年到头家家户户分到两三斤肉就算好的,主要还是年景不好,粮食人吃尚且不够,只能少养牲畜少费粮。

江小暖在河边树下找到了歇凉睡觉的赵家根,喊他:“赵家根,把鸭子都往回赶,我要点清数目。”

赵家根躺在树根底下,脸上盖了顶凉帽,睡得正是香甜,忽然被她一喊,身体一颤吓了一跳,显然是正做美梦呢,被她给叫醒了。

“卧槽!谁TMD……”转头看见是江小暖和林老头,狰狞的面色微微收了收,但仍然是一副老子不爽的架势,“这才几点,赶什么赶,鸭子还没吃饱呢!回去了你喂粮食啊?”

现在是能吃野食不喂粮食,王主任的指令。

江小暖挺直着脊背,目光锐利:“现在要清点数目,鸭子没吃饱,你等下再放出来。”

“我吃饱了撑的啊?一天放两回,赶两回?”赵家根斜着眼睛冷笑一声,把一根狗尾巴草衔在嘴里,吊儿郎当的,“当官了不起啊?想一出是一出,要赶你自己赶!”

江小暖皱了皱眉,当她不会赶鸭子?

呵~

她还真就会赶了!

眼下点数要紧,她不跟他掰扯。

几十只鸭子被她几声吆喝驱赶,开始齐齐掉头往饲养场走,熟练又高效的手段叫赵家根和林老头都很吃惊。

然而鸭子被赶上来,大家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册子上登记的是五十只,但他们点来点去,最终确定,只有四十八只,确实是少了两只。

“这里只有四十八只鸭子,赵家根……”江小暖刚想问他有没有发现可疑的人靠近,偷走了鸭子,话还没说完呢,赵家根就急急打断,辩解道:“不是我!和我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为什么少了两只!我早上出来的时候就是五十只鸭子!一定是你!是你刚刚没赶好,吓跑了两只鸭子!”

江小暖站着没动,仔细看他一会儿,然后点头:“那我们再回去找找,左右这边就这么大,两只鸭子还是能找到的。”

“找就找!反正和我没有关系!”赵家根急的脸红脖子粗,一边还拉上林老头作证,“林大爷可以给我作证的,和我没有关系!”

林老头尴尬地搓搓手,支支吾吾没有吭声,鸭子丢了,他是看守饲养场的,说到底也有责任。

江小暖并不和他们辩解,先把鸭子赶回了饲养场,又清点了一遍,确定除了两只鸭子以外没少其他的,便带着赵家根和林老头去了农场办公室。

大田村所有东西都归集体所有,少了两只鸭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最关键的是,要找到偷鸭子的贼,永绝后患。

王主任听完了前因后果,问江小暖:“你看清是谁了么?”

江小暖摇头,实话实说:“事出突然,那人身手极快,我没看清。”

而且她仔细想了想,总觉得身形有点熟悉,可和大田村的人又都对不上号。

赵家根站在那里,一改往常的嚣张跋扈的模样,低着头缩着肩膀一声不吭,甚至在王主任视线扫过来的时候,还几不可查地颤抖了几下。

江小暖看的分明,垂眸深想了片刻之后,对着王主任道:“主任,我知道是谁了,我们里面去说吧?”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