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两只鸭子

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是金财元宝的经典作品。一生凄苦寿终正寝的江小暖复活了,想起将要突然发生的倒霉透顶悲惨的一辈子,她想一根绳子歪脖子树自己!结果意外救了前生痴傻瘸腿最后因救她死了的贺云笙,小贺云笙因为她不瘸腿了,还后触发了一个金手指——空间!贺云笙:“我也可以往里面放东西。”江小暖:“快跟我去藏宝贝,十万火急救我家人性命!”贺云笙:“像是还也可以在里面种东西。”江小暖:“嘘,别不要张扬,你偷偷的地种,咱偷偷的地吃。”几年后,贺云笙成了农业巨富,江小暖与有荣焉甚是欣喜,拍着他的肩膀赞:“家有小弟是富豪,我是咸鱼我想躺!”贺云笙解了衬衫领口两颗扣子,眯着眼睛之意深而长:“么不怎么回事呢?。江小暖说的认真地,王主任不疑有他,跟随她后转身屋里。就在这时,始终闷头装鹌鹑,增加不存在感的赵家根突然间抬起头,慌忙叫道:“我明白是谁偷了鸭子!”江小暖和王主任一同停住了脚,扭过身来望着他,江小暖轻轻眯了眯眼睛,这么不经吓啊?这就招了?“你说,是谁?就在这时,一直埋头装鹌鹑,减少存在感的赵家根忽然抬头,急急喊道:“我知道是谁偷了鸭子!”。...

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小说-第42章 两只鸭子全文阅读

江小暖说的认真,王主任不疑有他,跟着她转身进屋。

就在这时,一直埋头装鹌鹑,减少存在感的赵家根忽然抬头,急急喊道:“我知道是谁偷了鸭子!”

江小暖和王主任一起站住了脚,转过身来看着他,江小暖微微眯了眯眼睛,这么不经吓啊?这就招了?

“你说,是谁?”王主任面无表情地一开口,一股无形的压力就压了下去,十分能给人压迫感。

赵家根咽了好一会儿口水,忽然抬头,昂首挺胸一口咬定:“是贺云笙!我亲眼看见了!”

江小暖目光狠狠一变,瞬间就冷了下来,她没有错过,刚刚他开口之前,投过来的目光泛着恶毒的光。

赵家根也就十多岁,他们有什么冤仇吗?

但是她不止一次见过赵家根言语挑衅贺云笙,两人不止一次打过架,赵家根甚至还趴在他的窗户前偷窥!

她当然知道贺云笙没有偷鸭子,但是赵家根为什么这么说呢?他是单纯地想要嫁祸贺云笙?还是为了转移大家的关注点?

赵家根说了第一句,后面就顺溜很多了,谎话不打草稿随口就来:“他贺家什么都没有了,却能天天吃饱顿顿吃饱,我好几次都看见他大中午的煮东西吃,问问现在谁家一天吃三顿的?他不是偷了农场里的鸭子,能有什么东西吃?”

“快看看其他的,说不定他还偷了别的东西呢!”

“我还看到他吃的满嘴是油,那肯定就是鸭子了!不然他哪里来的肉吃?”

王主任微微蹙了眉头:“你确定是贺云笙?”

边上也有人问:“是啊,你可确定了是他?咱们不兴冤枉人的。”

“就是他!我亲眼看见的!”总之就是,一口咬定,偷鸭子的人就是贺云笙。

“那我问你,鸭子到底是什么时候丢的?”

赵家根目光微闪,很快垂了眼皮,然后十分肯定地道:“是前天!丢了有两天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之前在饲养场里,小暖同志看到的小偷,就是他了?”

“那肯定是他了!前天偷了鸭子嘛,现在吃光了,可不得寻摸着偷点其他的了!”

此时所有人都看向王主任和江小暖,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谁都知道江小暖家里收留了贺云笙,两人日常同进同出,跟个亲姐弟没什么两样,贺云笙偷鸭子,江小暖她知不知道啊?现在事情败露了,她身为干部,会怎么处理呢?

赵家根恶意地笑了一声:“怎么不说话了啊江小暖,你之前不是说知道谁是小偷么?难不成你打算指认其他人,嫁祸别人吗?”

他的话,成功地误导了围观的村民,再看向江小暖的眼神就变得十分异样,就连王主任,也转过来看她,目露询问。

江小暖看着赵家根越来越得意的脸色,微微一笑,她身量挺直不闪不躲:“那不如把人叫来问问吧。”

她去饲养场的时候,贺云笙就在后山脚下的田里,只要找到目击证人,赵家根的谎言不攻自破。

她没有直接否认,倒是很出乎赵家根的意料。

他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心里暗道,怎么回事?

一抬头就看见江小暖正一眼不眨地盯着他看,目光一闪撇开了视线,然后下巴一抬,颐指气使:“快去把小偷抓来吧!这种祸害集体利益的老鼠屎,就该送到镇上去批判的!”

江小暖凉凉地道:“事情还没查清楚,不要乱扣帽子!你负责放养鸭子,看护不利,先扣掉一个月的工分,其余等查明真相再说!”

意思就是,不管偷窃者是谁,赵家根的责任是一定会被追究的。

赵家根当即傻眼了:“为什么啊?又不是我偷的!”

江小暖淡声道:“没有看护好集体的财产,你除了要被扣工分,也要送去镇上接受批判。”

赵家根立刻怂了,缩了缩脖子,不再说话,毕竟鸭子在他手里丢了是不争的事实。

贺云笙很快就被周成带来了,却不是被绑着抓来的,两人客客气气边走边聊,相谈甚欢。

周成向王主任汇报:“两只鸭子已经送回饲养场了。”

赵家根傻眼了,就连江小暖也很意外:“这是怎么回事?”

“我在挑水的时候,看见这两只鸭子在河边,好像脱离了队伍,刚抓住了想要送去饲养场呢,就遇到周成哥来找我了。”

他左右看了一圈,最后视线落在了赵家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了?我听说你指认我偷了鸭子啊?”

赵家根惊疑不定,傻站在那里,但确实是他当众指认的,根本也赖不掉,索性强撑着理直气壮:“肯定是你知道事情败露,所以就把鸭子还回去了!不是你偷的,鸭子为什么会在你那里?”

“那你说说看,那两只鸭子是什么时候丢的?”贺云笙气定神闲,面色如常,嘴角甚至还衔着一丝微笑,半点也没有因为被指偷窃而羞恼,仿佛被指认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赵家根最恨得就是他这幅样子,明明是一样的年纪,凭什么他总是摆着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就像看不起谁似的?

他急于撕破他脸上淡然的伪装,于是都没怎么过脑子,着急点头:“丢了两天了!”

“哦,两天。”贺云笙点点头,随即反问,“那请问,我偷了这鸭子两天,藏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我现在借住在江叔家里,我带两只鸭子回去,难道就不会被他们发现么?”

“谁知道你呢!你本来就和江小暖是一伙的!也许就是你们俩合着伙的要偷吃鸭子呢!”赵家根急于辩解,说话根本不经大脑。

“那么你的意思是,今天下午出现在饲养场的小偷,也是我了?”

赵家根只想快点指认了他,这件事就能快点结束,于是猛点头:“就是你,不是你还能是谁?”

这话一出,边上就有人出声了:“赵家根啊,你怎么能平白无故瞎冤枉人呢,贺家小子和小暖同志在后山脚下忙活好几天了,这是我们大家伙都看见的,今天下午小暖同志走了以后,贺家小子可一直在地里,没离开过呢!那鸭子也是我们看着他才抓到的,刚刚我们帮着一起送回饲养场去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