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山里的野鸭子

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是金财元宝的经典作品。一生凄苦寿终正寝的江小暖复活了,想起将要突然发生的倒霉透顶悲惨的一辈子,她想一根绳子歪脖子树自己!结果意外救了前生痴傻瘸腿最后因救她死了的贺云笙,小贺云笙因为她不瘸腿了,还后触发了一个金手指——空间!贺云笙:“我也可以往里面放东西。”江小暖:“快跟我去藏宝贝,十万火急救我家人性命!”贺云笙:“像是还也可以在里面种东西。”江小暖:“嘘,别不要张扬,你偷偷的地种,咱偷偷的地吃。”几年后,贺云笙成了农业巨富,江小暖与有荣焉甚是欣喜,拍着他的肩膀赞:“家有小弟是富豪,我是咸鱼我想躺!”贺云笙解了衬衫领口两颗扣子,眯着眼睛之意深而长:“么不怎么回事呢?。据说他们是王主任派人来培育出鸭种蛋的,林老头夫妻但是会觉得吃惊,却也没说什么,做官的总是会想一出是一出,鸭子长得慢,肉也倒不如鸡非常好吃,有那个功夫弄鸭子,倒不如再进一步扩大鸡的数量。老两口对望几眼,摇了摇摇头,把鸭舍的钥匙交到他们,就回了房间睡着。贺云笙第二天要老两口对视一眼,摇了摇头,把鸭舍的钥匙交给他们,就回了房间睡觉。。...

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小说-第46章 山里的野鸭子全文阅读

听说他们是王主任派来培育鸭种蛋的,林老头夫妻虽然觉得惊讶,却也没说什么,当官的总是想一出是一出,鸭子长得慢,肉也不如鸡好吃,有那个功夫弄鸭子,不如再扩大鸡的数量。

老两口对视一眼,摇了摇头,把鸭舍的钥匙交给他们,就回了房间睡觉。

贺云笙第二天要开学,两人抓紧时间,一个抓公鸭,一个抓母鸭,贺云笙足足逮了五只母鸭才罢手,空间的时间是加速的,不过片刻功夫,就得了二百来个种蛋,然后给他们拿出来独立圈一个鸭舍,再换别的公鸭母鸭进空间。

这么折腾了半个晚上,就有了将近三千枚种蛋。

这时候饲养场鸭舍里的种鸭也都分配好了比例,江小暖前世没干过这事儿,以为只要公鸭母鸭关一起就行,还是贺云笙提醒:“书上说的,公鸭母鸭要一比五配比这样最好。”

两人回了临时的休息室,也就是两间相邻的小茅屋,江小暖激动又紧张,看了眼时间,道:“你明天要上学的,赶紧先睡会儿吧,等下我喊你。”

贺云笙估算了一下:“你也睡吧,差不多天亮的时候就能成了。”

小茅屋十分简陋,连床都没有,因为之前也是养鸡养鸭的棚舍,四处脏兮兮的,下脚之处皆是泥泞,江小暖忍着酸臭的异味,但要她睡觉是绝对不可能的了,于是搬了张小矮凳,坐在门前阴影处,睁着眼睛熬时间,但到底抵不住汹涌而来的困意,就这么靠在墙上睡着了。

天刚蒙蒙亮,公鸡还不曾打鸣,贺云笙翻身坐起,轻手轻脚走出了饲养场,没有惊动任何人,径直往后山的方向走,过了独木桥,头也不回地进了后山。

候在暗处盯着饲养场,一看到他出来就跟上的李保国以为自己眼花了,推了推边上的周成:“你看,这是不是贺家那小子?”

“是他,这天都还没亮,他进后山干什么?”

后山这么危险,他一个半大少年怕不是梦游了吧?这要是在山上出点什么事……

两人都觉得不妥当,一齐起身想要追上去,结果刚站起来,就看见贺云笙跟火烧了屁股一样,从后山脚下的树林里蹿了出来,一见着他们就大喊大叫着直奔而来。

“周成哥!保国哥!”

两人拦住了他,一同问:“出什么事了?你慢慢说?”

贺云笙喘着粗气,见鬼了似的指着身后:“好、好多、好多啊!”

“啥?”

两人同时看向他身后,神经绷紧,全身肌肉绷紧,一副随时战斗的架势,以为有什么了不得的野兽从后山跑了出来。

但很快两人一同傻眼,齐齐震惊:“这是什么?”

贺云笙举着他一贯用来熬粥的小铁锅,躲在他们两人身后,小声道:“是小鸭子?”

是鸭子,可是这特么的哪里来的这么多鸭子?!

十只百只还不觉得有什么,但几千只小鸭子一起浩浩荡荡朝你走来,试问那场面壮不壮观,又是从后山方向来的,此时又是天际微微亮,就问此时此景此氛围,惊不惊悚?你怕不怕?

江小暖是被一阵由远及近的叽叽喳喳的声音吵醒的,饲养场外,王主任、周成、李保国、贺云笙,还有村里的十几个村民,赶着一大群的小鸭子向饲养场这边过来。

场面十分壮观,江小暖也被吓到了:“这、这是什么情况?”

她与贺云笙对视一眼,两人心知肚明,又很自然地撇开视线。

贺云笙立刻举起手里的小铁锅,无辜地喊:“我真的只是去拿昨天忘在地里的锅子的,我今天要去上学,我要拿回来煮早饭的!结果我才走进树林找到锅子,就看见它们过来了!当时天还没亮,树林里黑漆漆的,可吓死我了!”

周成和李保国也点头:“是从后山里出来的,难道是附近哪个村里养的,偷跑出来的?”

王主任摇头:“永安县养殖场没有这么大规模的鸭苗,有的话昨天就卖给小暖了,附近村里……应该也不可能。”

在永安县,大田村已经算得上是地广物博的富庶大村,要说他们都没那个实力一次性孵化出这么多的鸭苗,别的村就更加不可能了!

“所以,难道真的是山里的野鸭子,自己跑出来的?”村民李全和不可思议地问出声,他家住的离后山最近,今儿起的早,一起来就看见了外面的大动静,赶紧帮着喊人一起赶鸭子。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了,四周安安静静,所有人屏气凝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全都一眼不眨又小心翼翼地看向王主任,微亮的晨光下,只听得见几千只鸭子在那里叽叽喳喳。

大田村明明靠着雄厚丰饶的后山,村民们却没有靠山吃山,甚至都没有几个人敢进山,除了因为后山凶险,也是因为政策不允许投机取巧,进山打猎砍柴采药什么的,都属于不劳而获,是明令禁止不允许的!

所以村里曾经的猎户都洗手上岸开始种地,李全和就是老猎户的儿子,当然现在他也没有机会接手他老子打猎的全套本事。

所以这么多的鸭子如果真的是从后山跑出来的,那该怎么处理?

王主任沉默良久,最终深吸一口气,大手一挥发号施令:“先把这些鸭子全都赶进去!”

从前大田村也是个养殖大户,所以饲养场不小,很多棚舍都闲置着被锁了起来,现在这几千只鸭子一来,林老头夫妻俩赶紧地拿钥匙一间间打开门,把它们分开圈好。

“就说这些鸭子是咱们自己孵化的吧!”王主任终于发了话,“不管对谁,都是这句话!要是谁说漏了嘴,别怪我不讲情面!”

大家纷纷忙不迭点头,开玩笑,大田村一下子多出几千只鸭子,意味着什么?

只要养大了,那就全是他们自己可以吃的肉!还有源源不断的鸭蛋可以吃!

王主任的意思都这么明显了,谁还会傻不拉几地往外去说?各自喜气洋洋回家交代叮嘱不提!

王主任、周成李保国等人却面色凝重,偷鸭贼还没找到,要是自己村的人倒没什么,万一是别的村的,把这里的情况说出去?那可就完蛋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