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魏倾心,你师父想你了

涅火重生战王,你完了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涅火重生战王,你完了是刘檬静的经典作品。前生,她信赖的人把她推往深渊,父母因她而去;深深爱着的人把她推往地狱,她尸骨无存。 复活回五年前,立誓要把前生所受的伤百倍还之。 当碰上白莲花的妹妹,她先动手为强!碰上渣男,家里除了个渣女,送你。 当碰上残疾的将军,本将军难以穿行,需你扶着。这可伶虫扮的,没腿? 本小姐还没手…… “碍,你有脚。” 某女怒!意思是让她用脚扶着?很抱歉,她会啊。 可明明某男,像也没听见似得……死吗?。听见这话的魏钟情都快气疯了,她这都疼得要死不活的,他倒好作为她将要要嫁的相公,竟也没半句宽慰的话。冷哼一声别过身,不想和他沟通交流一个字。看见这,战王有些哭笑不得,没想起这丫头的脾气还挺倔。战王看了眼她的背影,都忍的谴责了出来:“你怎么不多带看到这,战王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这丫头的脾气还挺倔。战王看了眼她的背影,忍不住的指责了起来:“你怎么不多带几个人出来?别以为你有了三脚猫的……”。...

涅火重生战王,你完了小说-第五十三章魏倾心,你师父想你了全文阅读

听到这话的魏倾心都快气死了,她这都疼得要死不活的,他倒好作为她即将要嫁的相公,竟没有半句安慰的话。冷哼一声别过头,不想和他交流一个字。

看到这,战王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这丫头的脾气还挺倔。战王看了眼她的背影,忍不住的指责了起来:“你怎么不多带几个人出来?别以为你有了三脚猫的……”

可还不等战王说完,魏倾心抬起头,瞪着他,大声的吼了起来:“是,我就是活该!啊……”

只是,她刚刚还好好的趴在马背上,怎么瞬间她就趴在战王的腿上了?意识到这点的魏倾心,涨红着脸,根本就不敢看他。

直到她的裙摆被彻底的撕裂,魏倾心才抬起头,有些不解的开口:“你……你要干什么啊?”

战王该不会是一个登徒子?若是如此,她一定会抓废他那张好看的脸,不想战王撕开她右腿的裙摆后,却没有做其它的事情。

一条一指宽,两尺长的伤口出现在眼前,战王冷着一张脸,白皙的手从袖中掏出乳白色的药瓶,取开瓶塞然后极其认真的替她敷药、包扎。

全程魏倾心都沉默不语,许是冤枉了战王,她显得有些小心翼翼的望着近在眼前的人。近看战王越发的好看,白皙的脸颊,精致的五官,那双黝黑的眼配上长长的睫毛,眨眼就像是两把小扇子似得,好看的很。

心也不受控制的跳动了下,等她反应过来她在干什么时,不由得有些脸热。

暗夜望着远处的二人,他在想这轿子该不该叫来?当然,战王可不知道暗夜的想法,包扎好后,便别过眼,极淡的开口:“魏倾心,你师父想你了。”

魏倾心听到这,差点从他的腿上摔下去?她师父想她?怎么可能?她在战王府学了一个月的武,她师父没笑过一次,对着她也是一副不想搭理的样子,说他想她?

战王,您能不说笑吗?

离得有点远的暗夜,自然也听到了这话,忍不住的吐槽:主子,您想派他到她的身边去保护就直说,干嘛说一些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言?

“战王,你有何吩咐?”直说可好?好吧,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战王这么说,是有什么吩咐。

战王望着怀里的女子,娇小的模样,黑而亮的眼像是一汪水似得清亮,脸色惨白的样子惹得他心疼的不行。

当他的人说她出去快一天了,他心慌的不行,赶紧和暗夜出来找。明明着急的很,却不能暴露自己去找她,沈城他真的是一点都不喜欢呢。

可要想打消明正帝的怀疑,他大概要在沈城呆上很长的一段时间吧?对明正帝的怨念大抵又多了一丝。

“你师父前几天就说你三脚猫的功夫学的不好,还老爱出去,所以他想去你身边保护你,直至你嫁到战王府后……”战王睁眼说瞎话,说的还义正言辞,最重要的是说完后,人家的脸还一点都不红。

魏倾心则怔怔的,对于战王说的话,别说一句,她是一个字都不信。他师父像个会关心她的人?而且还说那么长的一段话?

可偏偏面对他一本正经的神色,她不知道是该拒绝,还是该接受。

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她,只得沉默着。毕竟她一个女子,身边跟着一个长得还不错的侍卫,像什么样子?

暗夜看了眼远处的二人,瞧这沉默的样子,怕是把话给谈崩了?

“主子,轿子来了。”暗夜走了过去,行礼。

“嗯!那把她抱进轿子,送回府吧。”战王点头,吩咐。

暗夜上前,从主子冷冽的神色下把人接了过来,抱进了轿子。

魏倾心在还没有到魏府时,便在她师父的拥抱下回到了她的晚心阁。开玩笑,要是让魏府的人知道她又遇袭了,岂不是落人口舌?毕竟她才刚刚赐婚,就传出与战王以外的男人有身体接触,这不是打人家战王的脸?

魏倾心回过神,望着还在门口的男子,有些不解的开口:“师父,你怎么还没有走?”

暗夜倪了她一眼,她难不成忘记了他被主子派来保护她了?看到她如此单纯的模样,他有些担心就这,等到了战王府岂不是被主子给吃的一点都不剩?心中还是有一丢丢的同情她……

思绪回笼,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他好歹把她抱进了魏府,还不说他和主子在沈城找了她一天,可她倒好一句感激的话都没有,居然还问他还不走?

还能再无情点不?他真的是一点都不想理会她,主子无情,她就是无义,二人天生一对。

转身,倾身而起,不知所踪。

魏倾心望着消失无踪的师父,无奈,师父总是这么的喜怒无常?要走,好歹也说一声,让她有礼貌的和他告别啊。

魏倾心连着两天没去养心苑,祖母便派了方嬷嬷来探望,当看到魏倾心右腿上那长长的伤口时,不由得泪流满面。

小姐猜对了,大小姐是真的出事了。

魏倾心则露出灿烂的笑容,尽量的让自己的表情和语气轻松点的安慰着,无奈方嬷嬷经过祖母的事情之后,整个人都苍老了一番,两鬓都布满了白发,无论魏倾心怎么哄,方嬷嬷都不依不饶哭着。

方嬷嬷边哭,边上下打量着魏倾心其他的地方,当看到布满伤痕的身子时,哭声越发的响亮起来:“大小姐,老奴多么希望你立马就成亲离开这吃人的地方啊……”

不想听到这话的魏倾心却有些伤感的开口,语气低落:“嬷嬷,我舍不得你和祖母,也舍不得母亲和父亲……”

不到二十天了,想到临近的日子,魏倾心越发的不舍。前世她成亲,祖母就离世,这一世好多的事情都发生了改变,她相信祖母不会那么快离她而去的。

魏倾心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是她还有些害怕成亲……

方嬷嬷知道她受伤的事情,祖母自然就知道了,听说祖母为此伤心不已,非要赶来看她,可嬷嬷怎么忍心?

听到这,魏倾心就越加的自责,祖母那么大的年龄,还要为她担惊受怕,她实在是不孝啊……

第二天,周文涛表哥三人也火急火燎的来了晚心阁,他们回了趟蓉城,毕竟要去军队,很多东西要准备,这事也要和家里人说一声。

这才去了四天,回来就告诉他们,表妹不久就要成亲,而且还把自己搞成这幅模样,她确定二十天后,她能恢复好?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