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魏秋月质问

涅火重生战王,你完了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涅火重生战王,你完了是刘檬静的经典作品。前生,她信赖的人把她推往深渊,父母因她而去;深深爱着的人把她推往地狱,她尸骨无存。 复活回五年前,立誓要把前生所受的伤百倍还之。 当碰上白莲花的妹妹,她先动手为强!碰上渣男,家里除了个渣女,送你。 当碰上残疾的将军,本将军难以穿行,需你扶着。这可伶虫扮的,没腿? 本小姐还没手…… “碍,你有脚。” 某女怒!意思是让她用脚扶着?很抱歉,她会啊。 可明明某男,像也没听见似得……死吗?。第一抬是黄金千两,红色的布遮盖住的是金光闪闪的黄金。第二抬是白银千两,一排排整齐有序的放着。第三、四抬是字画和古董,全是珍品。第五抬是布匹,罗裙、苏锦、云锦什么的也可以说是应有尽有……足足十七抬,抬进魏府时,也摆满了整个前厅,阵势之大。毕竟,魏钟情整整十六抬,抬进魏府时,也摆满了整个前厅,阵势之大。当然,魏倾心因腿受伤,还躺在晚心阁,自然是没有看到这样的盛况的。。...

涅火重生战王,你完了小说-第六十二章魏秋月质问全文阅读

第一抬是黄金千两,红色的布遮盖的是金光闪闪的黄金。第二抬是白银千两,一排排整齐的放着。第三、四抬是字画和古董,全是珍品。第五抬是布匹,罗裙、苏锦、云锦什么的可以说是应有尽有……

整整十六抬,抬进魏府时,也摆满了整个前厅,阵势之大。当然,魏倾心因腿受伤,还躺在晚心阁,自然是没有看到这样的盛况的。

此刻的魏倾心抚摸着手中的嫁衣,是红色的苏锦,赐婚到现在这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可准备的礼服,却一点都不显粗糙,一针一线做的极其的精美。

魏倾心试穿了下,尺寸大小都合适,对此她也很满意,赏了一些银两,礼部的人带着满心的笑容离开……

秋月阁这边,魏秋月的小丫鬟叫玉秀。之所以叫玉秀,那是因为魏倾心的丫鬟叫秀玉,机灵又能干。魏秋月才想着给她的丫鬟取名叫玉秀,希望她的丫鬟也能像魏倾心的丫鬟一样聪明又能干。

当然,玉秀她也没有让魏秋月失望,魏倾心这边的聘礼和嫁衣刚送来,她就匆匆的往回赶,把从厨房听到的消息告诉了二小姐。

“什么?你说,战王送来的聘礼有十六抬?他一个异姓王有那么多银子吗?”魏秋月站起了身,喜怒难辨的开口。

玉秀被二小姐的语气给吓到,异姓王好歹也是一个王爷,凑十六抬的聘礼,应该也能吧?可她不敢反驳二小姐的话。

二小姐真的是一个喜怒难定、脾气还古怪的人,呆在她的身边,她除了胆战心惊外,更多的还是害怕。

虽如此,玉秀还是不忘呐呐的点头,身子也稍稍的退后一点点,二小姐若是想要打她时,也不会那么的疼吧。

看到玉秀点头后,魏秋月气的不行,心中不由得冷哼一声:那个女人怎么配得起十六抬的聘礼?

想到魏倾心有的这些,嫉妒羡慕的同时,魏秋月也想起了自己。明明她也赐婚了,离成亲还不到两个月了,可宝亲王到现在都还没有来下聘,倒像是把她给忘记了似得。

这波气还没有散去,玉秀又说礼部也给大小姐送来了嫁衣,听说非常的华贵,做工也很精细。本就有气的魏秋月再也忍不住,气的扔掉了桌子边上的锈活。母亲的药,居然没有让那个女人疯?她不但活着,而且还没有疯?

母亲不是说她下的药,没人可解吗?可如今……

怎么还活着?魏倾心你的命,还真的是又贱又硬啊。

气不过的魏秋月气冲冲的起身,去了母亲的院子。风二娘躺在软塌上,小厮坐在她的身边,果子一颗颗的喂着,态度极其的亲昵。

魏秋月忍不住的皱眉,轻咳几声,身边的小厮这才回神,见到是魏秋月后,才匆匆离开。

母亲这是不怕父亲看到吗?呵,瞧这阵势不仅不怕,还越发的明目张胆了。

可面前的人是她的母亲,她还有许多事要仰仗她,就算她做的不妥,她也没有说破:“母亲,你不是说魏倾心醒不过来了吗?”

质问中带着浓浓的不满。

风二娘皱眉,显然她也打听了这个消息,按理来说,魏倾心是醒不过来的。就算是醒过来,那也过了最佳的救治时间,该彻底的疯才是。

可据她了解,她不但不疯,还半点事都没有,这就说明她下的药,被成功的解了?叶飘玲,你的女儿真的是和你的命一样的不好夺!

“不急,她后天就成亲了,成亲后,还不是我想如何便如何?她总不能还每日回魏府吧?”风二娘微眯着眼,阴森十足的开口。

魏倾心太过的狡猾,没了她,她说不定还更好得手呢。魏云既然你不仁,那就不要怪她不义了。

听到母亲这么说,魏秋月便知道母亲接下来是有大动作,既然如此,那她就再等等吧。她婚期在即,可不能再出事了。

想到自己的婚礼还什么都没有,魏秋月不由得露出艳羡的神情:“今儿礼部的来了,听说魏倾心的礼服很精致。”

同样是赐婚,凭什么那个女人就有礼部操持,而她却要自己绣嫁衣。

皇上,你是不是太偏心了?到底谁是你儿媳?可她也不想想,她一个侧妃,也值得礼部去操持?

听到这,风二娘微微的一笑,安慰道:“女儿啊,这有什么好羡慕的?她嫁的是一个废人,可你呢?”

不得不说,风二娘的格局还是要高得多,一句话直接就安慰到魏秋月的心坎上了,瞬间喜笑颜开,哪还有来之前的怒气冲冲。

也是,宝亲王身份尊贵,无人能及。最重要的是明正帝还很器重,不日怕是就要封为太子了。他是太子,到时候她就是太子侧妃,等皇上再……

到时候她就是贵妃了,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到时候她还会嫌弃自己的身份低吗?母亲说的对,是她想差了,竟羡慕起魏倾心?她不就现在风光点,他日能和盛宠的宝亲王相比吗?

和宝亲王一比,他怕是给他提鞋,都不够格。见到魏秋月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后,风二娘又说了魏秋月几句,她可不想她的女儿是个拎不清的人,把到手的尊贵往外推。

自己的女儿是个什么性子,她也知道,若是不提点一两句的话,必会犯错。他日嫁给宝亲王,真犯错了,她这个做娘的可帮不上忙了。

如今女儿在身边,她自然是要提点一二。除了眼前的女儿外,她可没别的依靠了,她自然清楚现在的大女儿尊贵了,她这个生母的身份也会水涨船高,到时候叶飘玲?还不得看她的脸色啊?

魏秋月一一的点头,母女二人难得的敞开了心扉,倒是相处融洽。魏秋月似是想起母亲和小厮的事情,她还是提点了一句:“母亲,小阔终究是下人……”

小阔就是刚刚跑开的小厮,母亲肚子里的孩子爹,本以为母亲会极其的排斥小阔的存在,不想她竟十分的喜爱小阔,这让魏秋月有些担心。

总觉得小阔会坏了她和母亲的大事,可母亲很信赖他,她也不好多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魏秋月有什么心事也不愿意和母亲叙说……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