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魏秋月卖惨

涅火重生战王,你完了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涅火重生战王,你完了是刘檬静的经典作品。前生,她信赖的人把她推往深渊,父母因她而去;深深爱着的人把她推往地狱,她尸骨无存。 复活回五年前,立誓要把前生所受的伤百倍还之。 当碰上白莲花的妹妹,她先动手为强!碰上渣男,家里除了个渣女,送你。 当碰上残疾的将军,本将军难以穿行,需你扶着。这可伶虫扮的,没腿? 本小姐还没手…… “碍,你有脚。” 某女怒!意思是让她用脚扶着?很抱歉,她会啊。 可明明某男,像也没听见似得……死吗?。风二娘听见魏秋月的话后,大眼睛一瞪,脸上的肥肉随着她的动作一抖一抖的,有些油腻的张口:“下人又怎么了?起码他的心中都是我……”闻言,魏秋月有些脸热,怎么母亲竟把红杏出墙做的这么的理直气壮,哪除了起先那么的轻蔑和一直坚持。若也不是亲眼见到所见的话,魏秋月如今看到她这么理直气壮的样子,魏秋月也知道母亲是听不进她的劝。罢了,随她吧。至于小阔,有她看着,她深信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母女二人又说了下话,直到天黑了,魏秋月才从荷韵阁回到她的秋月阁……。...

涅火重生战王,你完了小说-第六十三章魏秋月卖惨全文阅读

风二娘听到魏秋月的话后,大眼一瞪,脸上的肥肉随着她的动作一抖一抖的,有些肥腻的开口:“下人又怎么了?至少他的心中都是我……”

闻言,魏秋月有些脸热,怎么母亲竟把红杏出墙做的这么的理直气壮,哪还有初时那么的不屑和坚持。若不是亲眼所见的话,魏秋月都要以为前后相差这么远的人不是自己的母亲了。

如今看到她这么理直气壮的样子,魏秋月也知道母亲是听不进她的劝。罢了,随她吧。至于小阔,有她看着,她深信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母女二人又说了下话,直到天黑了,魏秋月才从荷韵阁回到她的秋月阁……

次日,魏秋月带着一框框做工精美的荷包去了晚心阁,她的大姐明儿就要成亲了,她自然是要去送礼添妆的。

魏倾心听说魏秋月又来了,有些紧张。上次魏秋月送了个荷包来,第二天她就中毒昏迷了,这毒是不是她下的,她还不知道,自是不敢大意。当然,就算不是她,也是她相公北辰墨,二人蛇鼠一窝,都不是什么好人!

虽如此,可魏倾心还不得不见,被秀玉扶着走到了院子里,看到三大框的荷包,魏倾心真心的心累了。师父你的内功再高,怕是也吹不掉这三大框的荷包了吧?

最重要的是魏秋月还像是故意似得,竟然用大大的竹筐来装荷包,这么重,别说风,就是抬都要两个人,指望这些荷包被吹走有些不太现实了。

只是一眼,魏倾心便收回了目光,缓缓的开口:“二妹妹,有心了,这才几天都绣好100个了?”

说完,那一双黑而亮的眼眸闪过怀疑,似乎在说这些真是你绣的?

魏秋月被魏倾心怀疑的眼神刺激到了,心中愤怒,可面上却是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大姐姐,你看妹妹的手……”

白皙的指尖,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针眼,触目惊心。

魏秋月的绣艺,在沈城都是排的上名号的,区区一百个荷包,不至于会让自己伤的如此的惨不忍睹?

卖惨?

可魏秋月是不是忘记了,管家的权利在母亲手中,她要知道点事情还是轻而易举的,别以为她不知道这几天魏秋月在外偷偷购买荷包的事情。

她不说破,不代表魏倾心她傻。想到这,魏倾心不由得勾唇一笑,吸了吸鼻子,泪水像是及时雨似得说来便来:“都是姐姐的不是,才让妹妹如此的辛苦,我真的是愧疚万分……”

魏秋月却一点都不高兴,紧紧的握拳,这是装傻?还是在装傻?她之所以来这里,可不单单是为了来送荷包,而是因为——

她听闻祖母前两天给了她不少的地契田契的,明明都是孙女,凭什么她有?她却没有这些啊?

不得不说老太婆实在是太偏心了!

魏倾心去陪她礼佛,就得到了她的喜欢。可她呢,在这段时间在养心苑忙上忙下,还给她抄了一本佛经,可她连老太婆的面都没有见到,还哪里谈喜欢?

老太婆对魏倾心的好,她真的是又嫉妒又记恨,偏偏她又近不了她的身,空有一身毒,真的是想做点什么,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本以为她带着一手的伤痕,她看在她为她绣荷包的份上,她会拿一些地契给她,毕竟她一个女儿家家的拿这么多地契干什么?分她一点,也不会怎么样。

可如今?说几句愧疚的话,就想打发她?魏倾心,你真当她稀罕你的歉意啊,几句话而已,谁不会说?既然她想装作不懂,那她就直说:“大姐,妹妹听闻祖母给了你好些地契?”

魏倾心听到后,一怔?感情来这里送她荷包是假,来她这里要东西才是真?

可是,凭什么?凭她的脸皮厚吗?

魏倾心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缓缓的开口:“妹妹好灵通的消息,祖母是给了我一些,毕竟我明儿就得成亲了,祖母说怕战王对我不好……”

说完,眼神有些落寞和哀伤。谁都知道她嫁的相公是个没权、没钱、地位还很尴尬的王爷,以后免不得要受一些白眼。

祖母给地契,也让她有租金可收,也不至于把日子过得这么的寒酸。听到这,魏秋月沉默着,似是在认真的思考她说的是否属实。

魏倾心又继续吹捧:“二妹妹和我就不一样了,宝亲王身份高贵,哪里需要这些物质的东西来傍身?日后姐姐过的不如意时,还望你多多的帮衬一二呢……”

几句话说得魏秋月飘飘然起来,哪里还记得来这里的目的啊?等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走出了晚心阁,如今再回去,怕是——

显得有些刻意。想到这,魏秋月不由得跺了跺脚,便一脸阴沉的走了回去。魏倾心,你怎么那么扣门?她又没有说全要,都舍不得,哼……

“小姐,老夫人真是那么说得?”秀玉望着远去的身影,有些悲伤的开口。她虽然也在,可当时好像没有听到老夫人说这些话啊。

魏倾心就像是没有听清秀玉的话似得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看来祖母的身边还有魏秋月的人?不然,祖母给她地契的事情,魏秋月怎么会知道?

抬起头,这才注意到秀玉一直望着她,魏倾心不解的问她,这才知道她刚刚竟然走神到忘记回答小丫头的问题了。

“当然要给了,毕竟她也是祖母的孙女啊?至于是不是要给这些,你难道没有看出来我是在忽悠我的二妹妹么?我之所以那么说,不过是我不想给她那些地契罢了。”魏倾心听完秀玉的问题之后,笑的十分的夸张。

那是祖母给她的,她凭什么她要,她就要给她啊?

看到秀玉都信了她的话,魏倾心笑的洋洋得意起来,看来她忽悠人的本事还是有的,几句话就把魏秋月给吹走了。如今她都走了,她就不信她还会再厚着脸皮再来。

至于明天?今晚是她最后呆在魏府的日子了,魏秋月想要她的东西,她要是有那么厚的脸皮来战王府,而且还开的了口的话,她还是不介意给点田契,让她去管理的……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