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心境暗生波

女配她又美又强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女配她又美又强是万意随风起的经典作品。穿到大男主修仙文中登场两次就领盒饭的女配身上,姜妙芜则表示自己除了美貌实际上实力也很很不错。适逢修仙盛世,无数少年天才名震九霄,某小白花奋然直追,坚决不如书中所述做他人的踏脚石。妖兽相伴左右,归时随心,且看姜妙芜如何于漫漫修途上企图续命,披荆斩棘直踏青云!注:传统形式女主修仙文,无cp。她借着书本的遮掩悄咪咪的看向手机屏幕,当看到那句“傅傲天眉头一挑,霸气狷狂的气势引得周围一众女修心中小鹿乱撞”时撇了撇嘴。。“乐羽师妹,这大比都快结束了了,你不收徒弟么?”宓姞真人此话好不夜凉,她并也不是真想乐羽将姜妙芜收入座下,反倒是获知自己如此说宓姞必然会如此做。当然二人在合欢宗内也牵涉数百年了,乐羽是什么性格她能不明白么?最是高傲且看严禁别人比自己好的家伙。宓毕竟二人在合欢宗内也牵扯数百年了,乐羽是什么性格她能不知道么?最是傲慢且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的家伙。。...

女配她又美又强小说-第十九章 心境暗生波全文阅读

“乐羽师妹,这大比都快结束了,你不收徒么?”宓姞真人此话好不风凉,她并不是真想乐羽将姜妙芜收入座下,反而是知晓自己如此说宓姞必定不会如此做。

毕竟二人在合欢宗内也牵扯数百年了,乐羽是什么性格她能不知道么?最是傲慢且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的家伙。

宓姞倒也不是看不惯姜妙芜,而是单纯的不想乐羽得到这么一个好苗子罢了。

一般而言金丹及以上修为才可收弟子,他们的弟子分为关门弟子、亲传弟子、记名弟子三类,记名弟子只是能够得到较多的修炼资源,倒未必能得真人或真君们亲自教导,是以暂且不提。

亲传弟子与关门弟子就已经是十分贵重的身份了,在修真界中这两种师徒关系不下于父子关系,徒弟们与亲生儿女也没什么区别,一旦拜入真人座下二人这一辈子就彻底联系到一起。

所以亲传和关门弟子在外行走若报出自己的名号无一不被人礼让三分,倒不是因为他们自己修为有多么高深,而是因为怕打了小的来个老的。

且这两类弟子身份特殊必定会得他们师父不少保命之物防身,若想对他们下手说不定最后倒霉的却是自己。

很多金丹真人也最爱拿自己弟子的成就出来炫耀,什么“你看,我家弟子才多大就筑基了”、“我家弟子小小年纪就领悟了剑意”、“我家弟子勾搭上了归元大陆有名的大美人”等等屡见不鲜。他们自己已没什么新鲜话头可以比了,所以只能把自己的弟子拿出来晒一晒啦。

不错,真人真君们自己也是被他们的师父一路上这么比过来的,现在他们才能体会到自己赢了的那种爽感。

所以为了不让乐羽真人体会到这种爽感,她非常不愿意乐羽收到一位好弟子!

此时的乐羽真人一口银牙差点咬碎,表情确是温婉如春水,似乎全不在意刚才发生了什么般。

她如此生气并不只是因为自己的侄女没有夺得魁首,而是因为为何此那位青衫女弟子小小年纪,也不过方才入道便触碰到了琴意,这究其她半生才领悟且引以为豪的境界!

如此对比下来,她这前三百年的努力都算什么!难道只是一个笑话么?

这种想法难以抑制的在乐羽脑海中形成,她想起自己十多岁时还只是一个只知道穿红戴绿跟在师兄师姐屁股后面跑的小丫头呢!

这种对比无法不让她生气,似乎她往日里的高傲和自命不凡都是这么的可笑。

其实这种想法确是乐羽真人自己的心态出了问题,毕竟在场的其余七位真人并没有生起半点轻视或者觉得她可笑的念头,包括宓姞真人在内。

世间强者辈出,若是因为他人比自己优秀而嫉恨或者怀疑自己那么在道途之上是走不长的。他们脚下的路本就蜿蜒曲折,若是还丧失了信心与勇气,那只会止步不前。

所以很多真人和真君宁愿自己的弟子锐气一些,因为这可以让他们更加具有打破桎梏的勇气。

看到小辈之中天才迭起他们会有欣喜、有宗门崛起在望的振奋、有修仙盛世在即的激动,但却不会怨恨甚至因此产生恶意。

结丹真人在这一方世界已经是十分高的境界,他们在元婴真君乃至化神真尊的面前都有一定的话语权。他们的心性功夫也得到了近百或者上百年的磨炼,否则无法突破到此境界。

乐羽真人此时心境产生了波动,这对她来说既是危机也是机缘,若跨过这一步自然是天空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但若堪破不了自己的心魔,那就只能止步不前了。

“此子的确在琴道上有些天赋,但她年纪尚小还需历练,收徒一事日后再议。”乐羽真人温婉道。

她才不想把这么个弟子收入座下天天搅乱自己的心境呢。

果真如此,宓姞真人不屑的撇了撇嘴小声嘟囔一句,小鸡肚肠的。

听她如此说,其他几位真人自然也不会把目光放在姜妙芜身上,否则不就是和师妹抢弟子了嘛。

且说方才棋艺比试结束,郑苗苗虽然没有得到前三,但也拿了第八名的名次,能有三十块灵石的奖励呢。

二女喜的不行,姜妙芜扬着嘴角表情有些邪恶的走到张璇面前。

张璇鼓着张小脸,可是士气不足连连后退几步,“十块灵石,拿来!”姜妙芜伸出邪恶的小手。

“我,我,我,呜呜呜。”张璇掏出十块灵石甩向姜妙芜,流着悔恨的泪跑走了。

姜妙芜把灵石揣进兜里,又从管事那儿取了作为魁首奖励的芙蓉琴,与郑苗苗一同回到了落雁峰上。

“妙妙,快点把下品宝器拿出来让我瞧瞧,”郑苗苗笑嘻嘻的道,“我族兄虽然迈入了筑基期拜入内门,但他也就只有一件宝器呢。”

姜妙芜也是迫不及待,她右手一挥一架木质古琴出现在案桌上。

七弦古琴,琴面为铁心树所制,所以轻拨琴弦可使人静心凝神,其上绘有三朵栩栩如生的芙蓉花,姜妙芜轻轻在花朵刻纹上摸了摸,感慨道:“宝器,就是不一般。”

“的确,只可惜以我们的实力无法使用,”郑苗苗羡慕极了,她问道,“妙妙你打算怎么处置这架古琴呢?”

对于炼气修士,只有踏入炼气中期即炼气四层才可以施展法术,也可以使用一些不需要耗费多少灵力的下品法器,但中品、上品法器只有炼气后期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至于宝器,那是属于筑基修士的战斗手段,也许待她迈入炼气后期丹田有了一定的灵力储蓄方能发挥出下品宝器的两三成威力吧。

姜妙芜遗憾的轻叹口气,“虽然不能驱使其作战,但这比起宗门分发的七弦琴好上许多,用它来练琴也不错,说不定进展比起原先更快呢!”

“的确如此,不过妙妙你也要小心,”郑苗苗有些担忧,她族兄早早踏入修途,也曾告知过她不少此路中的凶险恶意,那些谋财害命的人从来不在少数,“你众目睽睽之下得了一件宝物,说不定有人会为了这而······”

她话未说完,但姜妙芜却了然的点点头,事实的确如此,她如此低微的修为揣着件宝贝,的确十分危险。

但只要她在宗门之内,就没有人敢冒着违反宗规被处置的危险贸然下手,姜妙芜心中存了个心眼,但一时三刻并不十分担忧。

一连半个月没怎么修炼,二女交谈了几句后便各自上榻打坐去了,毕竟修为才是存身立命的根本。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