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人力与天工

女配她又美又强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女配她又美又强是万意随风起的经典作品。穿到大男主修仙文中登场两次就领盒饭的女配身上,姜妙芜则表示自己除了美貌实际上实力也很很不错。适逢修仙盛世,无数少年天才名震九霄,某小白花奋然直追,坚决不如书中所述做他人的踏脚石。妖兽相伴左右,归时随心,且看姜妙芜如何于漫漫修途上企图续命,披荆斩棘直踏青云!注:传统形式女主修仙文,无cp。她借着书本的遮掩悄咪咪的看向手机屏幕,当看到那句“傅傲天眉头一挑,霸气狷狂的气势引得周围一众女修心中小鹿乱撞”时撇了撇嘴。。万万里之外的万剑仙宗中,一座孤峰之上。“大黑,这里真的是最很适合被吸收月华的地方么?”傅傲天与妖兽袋之中的乾天噬灵蛟交流道。二人逐步建立了本命契约,自然而然能直接在识海中交流。听见这个土里土里土气的名字乾天噬灵蛟默了默,却但是实情道:“很不错,这里山地土石“大黑,这里真的是最适合吸收月华的地方么?”傅傲天与灵兽袋之中的乾天噬灵蛟沟通道。。...

女配她又美又强小说-第二十六章 人力与天工全文阅读

万万里之外的万剑仙宗中,一座孤峰之上。

“大黑,这里真的是最适合吸收月华的地方么?”傅傲天与灵兽袋之中的乾天噬灵蛟沟通道。

二人建立了本命契约,自然能够直接在识海中沟通。

听到这个土里土气的名字乾天噬灵蛟默了默,却还是如实道:“不错,这里山地土石自成聚灵法阵,你若在这里吸收月华事半功倍。”

傅傲天点点头,挥手抛下一个禁制阵盘。

此地虽好,却无人相伴,傅傲天不由得想到几年前偶遇的那个如冰似雪的小姑娘,性子虽冰冷但却是良善之人,否则也不会在那种情形下救下自己。

又想到自己进宗后的那次偶遇,只可惜她已不认得自己了。

傅傲天轻叹口气,不由得又想到她那天之骄子的身份。

“我一定要勤于修炼,否则如何能配得上她!”话落再不想其他默念功法口诀准备入定。

却不料突然察觉到禁制被触动,傅傲天微微皱眉,见是一位身穿外门弟子道袍,体态娇小相貌楚楚可怜的小美人儿。

“居然是有外门第一美人之称的夏妙颜,她来这里作甚?”虽然有些疑惑和被打断修炼而产生的懊恼,但他还是站起身来打开了禁制。

夏妙颜本来是想寻一能够吸收月华之力且人少不被打扰的地方,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此处,见其中有一处禁制好奇之下便触动了一番,想着若是同峰中人还可以打个招呼。

见禁制消失,从其中走出一位俊朗非凡的少年,夏妙颜的脸颊微微泛红,却端着“外门第一美人”的架子后退几步开口道:“师妹无意打扰,还望师兄莫要见怪。”

傅傲天自然不在意,他笑了笑道:“师妹缘何来到此处。”

傅傲天本就相貌上佳,本来作为乡野少年的他肤色黝黑,经过洗筋伐髓之后虽然白了一些但比之其他男修还是要黑上许多,不过五官却十分俊朗,体态也摆脱了少年的稚嫩有了点成年男子的伟岸。

总之就是浑身带着点“男子气概”,夏妙颜看着她不由得脸颊更红了,连话都说不顺利。

她道:“不知,不知这里是否有修炼的空处,我想,我想今晚在这里修炼。”她的脑袋微微垂着,本就惹人怜爱的作态在此时更加引人怜惜。

“这里位置宽敞,师妹随意就好。”傅傲天莫名有些不自在,说完后再次布下禁制盘膝入定,却悄悄念了几遍清心诀。

那一厢的夏妙颜本想离的远一些,但想了想后又挪的近了些。

姜妙芜从入定清醒过来后,周身灵气盎然灵光隐现,是刚刚突破的征兆。

不错,不到十二岁的姜妙芜在月华之夜过后修为连破两次,已然迈入炼气五层,成为一名副其实的炼气中期修士。

虽然月华之力大半被灌入了媚珠之中,但她从月华旋涡中抽出炼化的那么几丝就让她修为有如此大的进展,以此也可见即便同是天地之间的能量,品阶比灵气要高的月华是多么精纯珍贵了。

相传远古时期的长生界中仙气与魔气混存,这两种能量可比月华的品阶还要高,只可惜此界日益衰落,仙气稀释了千万倍成了如今的灵气,而魔气则随着魔族战败迁出也一同消失了。

内视丹田之后,让她惊讶的是绿豆大小的媚珠变成了黄豆大小,且上面隐隐有状若蝴蝶的纹路隐现。这种变化她虽不知为何,但总归是有益无害的。

不错,这便是在媚珠牵引之下形成天地之势而产生的变化,日后姜妙芜总有发现其作用的时候。

只可惜体质的品阶并没有彻底进阶为灵级的夭容媚骨,她还需要一些机缘。

姜妙芜也不心急,能在体质这条路上迈出这么大一步她已经很满足了。

灵级的体质便可以自动牵引天地灵气进入身体,也就是说随时随地都在自发的进行修炼,除此之外还有诸多妙用只是还需要她日后自行探寻。

如今已是炼气中期就可以学习一应术法,说到这个姜妙芜就觉得头疼,那些少见威力较为强横的法术都放在藏经阁二层。

但二层进一次要五百贡献点,她还差了些许,得再攒一段时间。

“唉,这贡献点赚的也太慢了。”姜妙芜无奈的皱眉,不过她如今修为见长,也可以出宗执行任务了。

那些任务赚的灵石和贡献点可比种花多多了。

不过宗外凶险,没有庇护的低阶修士们很容易遇到危险,毕得先修习一些防身术法才好。

此外,修士一旦踏入炼气中期灵台之中便会孕育出神识来。

神识是修士极为重要的法门,若将其探出体外便可化成双目更加细致的探知周围的环境,有时候甚至能够提前对危险做出应对。

就比如现在的姜妙芜不过识海初辟,神识只能探出周围五丈之内,但是随着修为增长这个范围会缓缓增大。

但修士在外行走时周边若有旁人就不会轻易探出神识,只因用其扫视旁的修仙者是一种十分无礼的行为,若是脾气暴躁的修士甚至会直接动手开打。

姜妙芜当初进宗后这些基础知识学的还算扎实,对一些修士之间的禁忌很是了解。

没有办法,那些原著之中提到的男主遭受的一些挫折磨难,当真是可怕极了。

她没有男主那般好运和必定死不了的外挂,只能更小心更谨慎。

稍稍稳固一番修为,姜妙芜又把今日照顾灵花的任务完成了后方打道回府。昨夜一夜没睡,他们这些炼气修士尚不能辟谷亦不能不眠不休,得回去好好休息。

昨夜月华之夜她所得不少,心里自然喜滋滋的,只是刚推开屋门却听到里头传来的细弱哭声。

姜妙芜立刻收敛笑意,面露担忧的推门而入。

正伤心的郑苗苗见好友回来连忙止住了哭声,她用衣袖擦了擦眼角试图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那肿胀的双眼和泛红的眼周是骗不了人的。

姜妙芜走到她床榻边坐下,轻声问道:“怎么了?”

“妙妙,你如今是何修为?”郑苗苗泛着哭腔哽咽道。

“炼气五层,怎么了?”姜妙芜问道,上下扫视一番后心中有了答案。

郑苗苗在吸收一夜月华之力后竟仍是炼气二层。她想到二人同年入宗,如今她成功踏入炼气五层,而她却仍在初期徘徊,甚至可能还要在这个境界待的更久······

只可惜资质天定,人力在天工之下实在显得太过渺小,姜妙芜见到苦苦挣扎却仍不得寸进的郑苗苗心中不由得也生出几分惆怅来。

“妙妙,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是五灵根,”郑苗苗啜泣着,“我的族兄他是三灵根,你也是三灵根,只有我资质最差,呜呜呜······”

姜妙芜轻轻拍拍她的背,苗苗的努力她是看在眼里的,有些时候自己都睡了她还在继续打坐,如今被这挫败感打击到并不意外,哭出来发泄出来也好。

“苗苗,不要绷的太紧了,你可以出去转转放松放松,说不定比你终日待在屋里要好上许多呢。”

“你若是想,我也可以陪你一起。”姜妙芜道。

郑苗苗此时心境波动颇大,胡乱点了点头。

她轻叹口气,又安慰了她几句,只是收效甚微。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