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剑宗鬼市开

女配她又美又强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女配她又美又强是万意随风起的经典作品。穿到大男主修仙文中登场两次就领盒饭的女配身上,姜妙芜则表示自己除了美貌实际上实力也很很不错。适逢修仙盛世,无数少年天才名震九霄,某小白花奋然直追,坚决不如书中所述做他人的踏脚石。妖兽相伴左右,归时随心,且看姜妙芜如何于漫漫修途上企图续命,披荆斩棘直踏青云!注:传统形式女主修仙文,无cp。她借着书本的遮掩悄咪咪的看向手机屏幕,当看到那句“傅傲天眉头一挑,霸气狷狂的气势引得周围一众女修心中小鹿乱撞”时撇了撇嘴。。万剑仙宗内的弟子这几天也躁动不安出来,皆因隐有传言近二十年也没重新开启的鬼市将要在宗内举行。往昔里一个个练剑练到疯魔的剑痴们也不修练了,一个个跑上山去接任务只为多攒点灵石,幸好鬼市之内换点宝贝。想来这剑修和其他修士除了不小的差距,剑修一生道途之中只修往日里一个个练剑练到疯魔的剑痴们也不修炼了,一个个跑下山去接任务只为多攒点灵石,好在鬼市之内换点宝贝。。...

女配她又美又强小说-第三十三章 剑宗鬼市开全文阅读

万剑仙宗内的弟子这几天也躁动起来,只因隐有传言近十年没有开启的鬼市即将在宗内举办。

往日里一个个练剑练到疯魔的剑痴们也不修炼了,一个个跑下山去接任务只为多攒点灵石,好在鬼市之内换点宝贝。

说来这剑修和其他修士还有不小的差距,剑修一生道途之中只修一剑,基础的法术他们虽也会,但是比起相携一生的剑来说就不会在其上耗费太多时间。

不似法修在结丹期才能祭炼本命法宝,剑修们在筑基期时就可祭炼本命灵剑,之后他们会花费这辈子所有积蓄去购买或换取各种罕见的矿石熔炼进其中,只为让它的品阶和威力升上一升。

所以说剑修大多穷的很,只因他们一有灵石就去买矿石,他们身上唯一珍贵的东西就只有那把本命灵剑。

因此也有人戏说那些剑修一辈子不是在买矿,就是在买矿的路上。

不过也不会有人为了夺取他们的本命灵剑而谋害剑修性命,一来本命之物与契主性命相连,人陨而剑毁;

二来剑修的实力全大陆的修士都是有目共睹的,若没有一定的修为压制极有可能会被反杀,便是高上一阶说不定也被那些剑修给越阶战胜了。

最后储物袋反而被他们抢走拿去换了矿石······

剑宗里的鬼市和别的宗门还也有些差距,里面的摊子九成卖的都是各式矿石,且有不少都不支持灵石购买,而是选择以物易物。

毕竟他们只修与自己灵根属性相符的灵剑,得到别的属性矿石病不能熔炼进本命灵剑,否则会导致灵剑品质下跌,剑修们只能无奈的拿出去和别的剑修互换。

鬼市中,剑修们专心致志的挑着矿石,若有心者便会发现其中近九成都是男子,只有极少数是女子,且行走之间好不飒爽,这些颇为英气的女剑修们倒也别有一番魅力。

的确,剑道之路艰苦更甚法修数倍,女修走上这条路的并不多,但若是坚持下来,日后极有可能成为人中龙凤。

这也是为什么性子虽冰冷但相貌体态温婉若仙的莫浓情在一众剑宗弟子中是那么引人注目,因为她和其他略有粗犷的女剑修相比实在是太显眼,也因此成为众剑修最想娶的女弟子之一。

“师兄这块金庚矿石怎么卖?”一位白衣剑修问道。

“拿两块拳头大小的碧水灵矿换就好。”摊主道。

“好。”耿直的剑修并没有想到有讨价还价这一说,自然那同样耿直的摊主也没有想到要赚点什么,而是报了最低价。

远远的便见三道身影向此处走来,一路上都在接受大家的注目礼,即便是背对着他们的弟子也似感应到了什么纷纷扭过身,然后目光就再也挪不开了。

三人之中其中一人相貌俊逸非凡,一身飘逸白衣穿在他的身上竟然现出几分粗犷的男子气概来。

在他左侧的女子外门弟子大多认识,正是那有外门第一美人之称的夏妙颜,此时的她时不时娇羞的看自己身旁之人一眼,那眼中的脉脉浓情任是谁也看的出来。

不错,就连这一众直脑子剑修都看出来了。

至于男子身侧的另一人······不少人看到她便目现痴迷,路都走不动了。

这位女子一身白裙,身姿婀娜曼妙,行走时步伐轻盈娉婷;只可惜面戴遮脸纱挡住了双眼以下部位,仅露出的杏仁双目如冰似玉,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距离感。

只是这薄薄的一层薄纱并不妨碍别人知道她是谁,有如此仙姿的宗内女子,只有那小小年纪却光环颇多的天骄之子莫浓情!

看到内外门最出名的美人都围着一个男修打转,在场弟子们心中都升起一股愤慨。

同样是炼气弟子,他修为还不一定有自己高,怎么就能得到两位美女赏脸同游呢?

被他们嫉恨的男子自然是我们如今不过十七却也似成年男子般伟岸的原著男主傅傲天。

傅傲天已然习惯了别人的注视,所以一贯表现出视而不见的作态。看不惯又能如何,有本事来找他啊,看他不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再抢走他们的储物袋!

只是此时的霸道男主颇有几分忐忑的时不时看向清冷仙子,犹豫了片刻还是传音向她解释道:“浓情,我本只想和你独逛这鬼市,只是离峰的时候恰巧碰到了妙颜,她又缠着我跟了来······”

所以才有了这三人同行的尴尬画面。

莫浓情良久后才回他道:“无碍。”

只是里面的疏离谁都听得出来,傅傲天见自己好不容易与心上人拉近的距离一下就反弹回去,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心中便生起几分恼怒来。

可是看了看另一侧楚楚可怜的小女子,尤其是当她用那双湿漉漉的小鹿般纯洁的眼睛看向自己时,傅傲天心中生起的一丝小火苗也熄灭了。

他早知道夏师妹倾心于自己,可是他怎么能做出回应呢?他的身体与心灵都是属于身边的冰雪仙子的啊!

“主人,”灵兽袋里的乾天噬灵蛟突然与它的契约主沟通,只是从前修为臻至妖尊的他现在却要称呼一个小小的炼气弟子为“主人”,还是让它觉得有些窝囊。

可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本命契约都已经缔结了,它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傅傲天见自己的灵兽出声连忙正了神色,“怎么了?”

“左侧第三个摊位上有一件宝物,你快去把买下来。”

听到此话的傅傲天浓眉一挑,大黑的眼光他是知道的,既然连他都说是宝物那必定不凡。

他也不犹豫,径直往所指的摊位上走去。

“就是那柄生锈的铁剑,你快把买下,日后熔炼进你的七星灵剑中。”

若是旁人能听到它的话必定大惊失色,这七星灵剑可是位列百器榜榜首的宝贝,且距离上次现世已经是万年之前了。

相传其上一任主人是一位道号七绝的分神大修,只是行迹不明连带着这一柄剑修梦寐以求的灵剑也一同消失。

却不曾想被傅傲天得到了,只是这柄剑经过漫长时光腐蚀怕是灵性有损,再者其为七绝真一的本命灵剑,原主身陨对它的危害太大,所以需要耗费诸多天财地宝蕴养帮它重回巅峰。

饶是如此,这柄灵剑比之寻常的宝器乃至一些灵器也要珍贵许多。

听到大黑如此说他自然毫不犹豫的拿起那柄生锈的铁剑,“这玩意怎么卖?”

“一块赤炎铁。”赤炎铁是十分常见的矿石,可见这锈剑在摊主眼里非常的不值灵石。

“且慢,”就在他抛下一块颇为精纯的赤炎铁准备把锈剑收进储物袋时一个路人甲冒了出来。

众人纷纷向这里望来,这三人所过之处本就颇受瞩目,眼见马上有纷争发生更是连手里的矿石都放下了,专心致志的盯着这里。

“我出十块赤炎铁,这个玩意儿归我。”路人甲轻嗤一声高傲道,他可早就看这个行事嚣张的男弟子不顺眼了,眼下必定要灭灭他的风头。

“天啦,这路人甲可是内门一位师叔的亲弟弟,这下有好戏看了。”路人乙适时的道出路人甲的身份。

“哼,我早就看此子不爽,希望这路人甲赶紧给他点颜色瞧瞧。”一众路人听到此话纷纷附和。

“你,你怎么这样,明明是傲天师兄先看到的这铁剑,也是他先买的,你怎么好意思强抢呢!”

夏妙颜一见有人要抢她心仪的傲天哥哥的东西顿时就站不住了,挺直了娇小的身板娇喝道。

“哼,一边儿去,”路人甲并不吃这一套,他指了指傅傲天手中的矿石,“正所谓价高者得,快些给我。”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