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听闻家人来

女配她又美又强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女配她又美又强是万意随风起的经典作品。穿到大男主修仙文中登场两次就领盒饭的女配身上,姜妙芜则表示自己除了美貌实际上实力也很很不错。适逢修仙盛世,无数少年天才名震九霄,某小白花奋然直追,坚决不如书中所述做他人的踏脚石。妖兽相伴左右,归时随心,且看姜妙芜如何于漫漫修途上企图续命,披荆斩棘直踏青云!注:传统形式女主修仙文,无cp。她借着书本的遮掩悄咪咪的看向手机屏幕,当看到那句“傅傲天眉头一挑,霸气狷狂的气势引得周围一众女修心中小鹿乱撞”时撇了撇嘴。。“啊!我命休矣!”宿伟才悲惨的叫道,岂料一样物事卷住他的腰部,将他飞在空中的身体相对固定住,狂烈之中他睁开眼睛双眼,见是时嘉月用她的长鞭救了他。时嘉月咬牙,单手搂住树干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宿伟才,你怎么这么重啊!”实际上并也不是他重,不是飓风的吸力真的时嘉月咬咬牙,单手抱住树干稳住自己的身体,“宿伟才,你怎么这么重啊!”。...

女配她又美又强小说-第四十一章 听闻家人来全文阅读

“啊!我命休矣!”宿伟才凄惨的喊道,孰料一样物事卷住他的腰部,将他飞在空中的身体固定住,狂乱之中他睁开双眼,见是时嘉月用她的长鞭救了他。

时嘉月咬咬牙,单手抱住树干稳住自己的身体,“宿伟才,你怎么这么重啊!”

其实并不是他重,而是飓风的吸力实在太强。

宿伟才此时只能呜咽,一张嘴就是大量的水和泥土往他嘴里糊去。

就在这时秦姝媛空着的左手中又是一条长绫探出,再次缠向宿伟才的腰部,两人合力之下这才勉强保住了他的性命。

没想到这秦姝媛还有后手,时嘉月看着她左手中又一条上品法器长绫暗道。

好在没有多久这水龙卷便消散了,宿伟才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半宿没有反应,良久后才呜咽叫了两声。

几人严阵以待的向双尾灵狐的方向看去,心想莫不是它临时突破成相当于筑基期的二阶妖兽了?若是那样他们三人可必死无疑!

待当细目看去才发现灵狐双瞳通红一片,周身威势虽然增强了许多但是并没有到达二阶的层次。

妖兽之中有许多品类传承之中有一名为“狂暴”的妖术,即激发自身血脉之力获得更强的力量,不过使用之后也会受到一定的反噬,想来便是眼前的情况吧。

时嘉月吞下数枚丹药,在三人的围攻之下这妖狐都有反抗之力,如今狂暴状态下岂不是······

连秦姝媛都变了脸色,心头愤恨与惊惧一闪而逝。

可是事情并没有如他们所想的那般发展,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妖狐的第三条尾巴便缩了回去,但它却也趁几人应付它攻击时拖着一条残腿跑出十数丈远。

“反噬之力加身,身体必定更加虚弱!”

“还有机会,快追!”秦姝媛白着一张脸,表情却激动极了,大喝之后管也不管的连吞数粒丹药,操控着丹田内不多的灵力向前施展疾步术掠去。

时嘉月也不想到这最后关头功亏一篑,咬了咬牙还是追了上去,这宿伟才在战斗的后期划了不少水,现在反而还有三四成的灵力储备,远远的缀在最后。

“秦师姐,止步!”时嘉月喘息着撑着腿,一时累急已然站立不稳,他们跟着灵狐跑了许久,但是眼前这一块区域她不会不知道是什么——炼气期弟子的禁地鬼迷林。

以他们的修为进去必定九死一生!

秦姝媛步伐稍缓,她一双粉拳紧握,双目之中狠色闪过居然仍追了进去。

时嘉月站在刻有鬼迷林三字的石碑边眉头紧锁,筑基丹是好,但是却不能与自己的性命相较,她打算歇息片刻恢复丹田灵力后打道回府。

虽然有些遗憾,但也无可奈何。

宿伟才更是犹豫,以他的修为进去更是危险,只是难道要让心上人一人冒险么?更何况秦师姐方才在自己危急时救了自己一把,自己怎么能忘恩负义。

“秦师姐,等等我!”他大喊一声身形如风向那道缥缈白影追去,全力施为之下速度也不慢,以至于石嘉月甚至在他身后看到了一连串的粉红泡泡。

殊不知宿伟才心中猜想那秦淑媛是否会因为他的行为而感动,到时候就可以抱得美人归了;再说那灵狐已是风中残烛,坚持不了多远。

留候在外的时嘉月打坐完毕后见二人迟迟不归,无奈之下只得转身离开。

姜妙芜施展疾步术往宗门的方向奔去,可到了山脚下已经月上中天,山门已关。

她在山脚下的溪华城中客栈里租了个房间,打算简单修整一晚。

“这下可以好好看看我的战利品了。”姜妙芜看着从章佳那儿拿来的储物袋,出宗一行中终于有了些喜意。

章佳未死,储物袋上有她的神识烙印,只能用自己的神识缓缓使其消融,想来得花些时间。

好在她和章佳的修为差距不大,约莫一个时辰后成功打开。

将里面的东西噼里啪啦的倒在房间里的木桌上,姜妙芜将杂乱的衣衫鞋袜给拨开,数了那一百多块灵石后撇撇嘴,“虽然不多······但也是我灵石大计上的第一步。”

除了灵石外还有两部金属性法术,只可惜她不具金灵根自然用不了;之后是三个玉盒,两个空的另一个里面装着一株不知名灵草。

三个白玉瓶,一瓶只有三粒的聚灵丸,一瓶还剩大半的辟谷丹还有一瓶姜妙芜方才服用的用以恢复灵力的聚灵丸;

最后就是一把下品法器长剑,这一把长剑没有任何属性,倒是可以平时拿出来装装样子。

看着空落落的储物袋,姜妙芜想了想将其塞进了袖口中的暗袋里,毕竟储物袋中不能再放其他储物工具,除非是比较高级的储物戒指、手镯、项链之类。

不过这三样极为难得,便是当今的炼器大师也未必能炼制出,当然不是说他们的手艺不到家,而是因为最重要一样材料纳虚石已经绝迹了。

姜妙芜此时心情还算不错,运转玉容诀打坐一个多时辰,借助化出的温和灵力修复自身伤势,虽说见效极慢但时不时传来的痛感已缓和许多。

第二天,简单收拾过后抬步向山门上走去。

她已经做好准备迎接秦姝媛、时嘉月回宗后带来的风暴了!

山门处,守门弟子检查了一番她的弟子玉牌,竟未立即放行而是开口问道:“你就是天香峰的姜妙芜?”

后者听到这位师叔叫自己名字时貌似有些别扭,但是并未多想,用疑惑的目光看向这位师叔。

“你的家人来找你了,在山门旁的三号客房住了一宿,这灵石你回头结一下!”

“家人?我还有家人?”姜妙芜一时惊讶没忍住就说出口来,引得这守门师叔拿一种看白痴的目光上下扫了她几眼。

连有没有家人都不知道?听外门一位姓彭的弟子说天香峰中有一名为姜妙芜也就是眼前这一位女弟子傻乎乎的,在鬼市之中被别人激的买了一摊子的垃圾,如今看来果然如此,做出这样的傻事还真不稀奇。

“呃,我这就去看看。”说完姜妙芜顶着犹如实质的目光一溜烟的往山门边三号客房跑了去。

莫名觉得有点丢人是怎么回事?

她来到这个世界中并没有原身的记忆,关于原身的状态一无所知,可是想到带到宗门的包袱里的那几件简单衣衫,想来原主的家庭并不富裕。

没有灵石就罢了,连一个铜板都没有,若不是进宗后分发了辟谷丹,怕是她得饿死。

如此想来姜妙芜心中有了些猜测。

推开三号房门,里面一个七八岁大小胖嘟嘟的小男孩正在吃桌子上的灵果,见到她后胖脸一皱,随手把手中的灵果核向她丢来,生气的道:“你昨天干什么去了?怎么到现在才来?”

姜妙芜侧身躲过,表情已经不太好看了。

热门